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蓝白社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四章 成为天鬼的可能

第六百七十四章 成为天鬼的可能

        在一间环境雅致的房间内,耸立着两座墓碑。

        分别是小兄弟会初代会长,以及三代土芒掌控者。

        至于二代没有墓碑。

        初代并不是土芒掌控者,但他曾拥有过那个年代所有的收容物,所以也是以石化而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且显然,金苹果的秘密,除了奇古利一族,恐怕就只有初代会长知道了。

        “社长,开始吗?”博士严肃的问道。

        墓碑旁一名d级人员,见到在研究所说一不二的博士,恭敬地叫墨穷社长,顿时懵了。

        墨穷瞥见d级人员欲言又止的样子,微笑道:“d-1599454。你有什么问题吗?”

        d级人员紧张道:“请问……我到底有没有,哪怕一丝可能,摆脱d级人员的身份?”

        “历史上从来没有被特赦的d级人员。”墨穷说道。

        d级人员呆滞着,眼神绝望,蓝白社长亲口说的,还能有假?

        然而墨穷紧接着说道:“不过也许有一天,创造巨大功绩的d级人员,可以不再执行试验,而在蓝白社的土地上种田,活到老死。”

        d级人员瞪大眼睛,这也行啊,至少有个盼头。

        回归社会他是不指望了,社会上已经无他立锥之地,他已经习惯蓝白社的生活,能最终把d级人员的工作‘退休’掉,而留下来种地,这已经是最好的归宿了。

        “会有这一天吗?”d级人员说道。

        “你问的是可能性,那当然是有的。”墨穷说道。

        博士瞥了眼墨穷,没有说话。

        事实上要说可能性,那自然是什么可能性都有的。

        比如收容物被彻底根绝,那以后都不需要d级人员了。

        又比如d级人员足够多,多到根本用不着那么多人,那么一些过去立下功劳的d级人员,也就没什么任务了,留在虚岛种地也是可以的。

        墨穷理论上,说的其实是废话。

        但作为‘蓝白社长’,这番话却给了d级人员继续努力活下去的勇气。

        “d-1599454,唤醒三代。”博士说道。

        “是!”

        只见一座墓碑,瞬间变成了一名白袍男子。

        正是当初帮助过墨穷的那名会‘主动性人格分裂’的古代刺客。

        当然,当时是萝莉形态,所以三代不一定认得出现在的墨穷。

        “你好,我是蓝白社长。如你所愿,我亲自与你接触。”墨穷精神传感道。

        三代看了看墨穷的徽章,微微一笑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们还挺认真的……”

        墨穷不想跟他废话,立刻将小兄弟会现在的情况,以及‘以太’的所作所为,一股脑地传输给他。

        三代眉头微皱,思考了大约十五秒钟,才说道:“终于被时代所淘汰了……你们继承了白袍的思想,并且更为广阔,灭掉已经成为时代绊脚石的小兄弟会,我没有任何意见。”

        “不过以太,是当初帮助那群石匠的先贤的后人。因为那先贤叫‘琴·古利’,所以他的后人都叫琴古利,听你说,现在那个是琴古利二十八世?”

        墨穷说道:“不是叫奇古利吗?”

        “谁说的?唔,发音变了吗?”三代说道。

        墨穷点头,后人发音改变了是很正常的,三代是极古老的刺客,他的发音无疑是正确的。

        “琴古利……等一下,禽滑厘?”墨穷楞道:“你是说那名先贤叫禽滑厘?他是不是来自东方,并且带来了天志图。”

        看到印在脑海里的天志图,三代点头道:“没错,我们叫它真理之图,它阐述了什么是真理。”

        “所以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为了那个真理之眼。”

        墨穷惊道:“那个‘天鬼’?”

        他知道,真理之眼,就是所谓的天鬼,一个能篡改世间规则的意识。

        “你也知道天鬼?没错,一个可以创造收容物的存在。”三代说道。

        “我当然知道,我明白了,你们是墨家的分支……”墨穷说着,将关于墨家的墨拘一脉的情况,告诉了三代。

        两人相互一印证,发现小兄弟会确实是墨家的暴力版本。

        禽滑厘是墨子的得意门生,他曾去过西域埋葬祝融之羽。

        在老年的时候,他失踪了。

        现在看来,他踏上了向西的旅途,以他当时的年纪来说,是没打算再回中土了。

        他一路走到了欧洲,遇到了一群被压榨的石匠,作为一名机关术大师,他十分尊重技术,自然不爽一群拥有高超技术的石匠,作为奴隶。

        于是禽滑厘传授了墨家的技术与剑术给他们,并且教会了古罗马的石匠反抗精神。

        告诉他们,只知道制造剑,然后抱着剑哭泣,那么永远都是奴隶。唯有拿起剑,将旧有的枷锁击破,才能迎来新时代。

        于是,刺客诞生了。

        禽滑厘似乎在拿他们试验墨家的升级版,那就是暴力组织。他也许看透了墨家的弱点,知道墨者想踏入朝堂而实现抱负,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脱下了黑衣,换上了白袍。

        一代代刺客,找准时代脉络,然后用袖剑,将阻碍浪潮的人杀掉,时代洪流,也就疏通了……

        “所以,当代的以太,表面复仇,实际上是在继续探索天鬼?你说,他会不会将全人类神性化,然后指定一个追求天鬼真理的终极目标?”墨穷问道。

        三代说道:“不不不,天鬼存不存在没有意义,禽滑厘认为那是一种境界!他希望有一天,人类可以成为天鬼。直接以‘观察’,来篡改、创造世间的一切规则,包括绝对特性。比如将一把刀的运动本质,篡改为球体,那么无论你怎么扔出这把刀,它都会螺旋翻滚。这就是最简单的一种收容物。”

        “反之,如果天鬼把收容物的特性,认定为不存在,那么特性就被删掉了,它就是一件普通的东西。”

        “明白吗?小兄弟会的终极目标,不是希望见到子虚乌有的天鬼,而是更实际一些,成为‘天鬼’。也许只是理想中天鬼的万分之一的威能,但只要能做到篡改一丁点特性,也算是成功了。”

        “天鬼并不是某位神,而是另一扇门……理应人人都可以成为天鬼!”

        墨穷了然,刺客把成为天鬼当做了一种目标。

        哪怕只能篡改一点点,也是开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先例。

        但这可能吗?

        “如何做到?不可能一点苗头也没有吧?”墨穷问道。

        三代说道:“金苹果,接受它的诱惑,吃了它的人,可以感受世界的本质。哪怕只有七天就会死,但是这七天时间里,说不定人类就可以找到成为天鬼的方法。”

        “什么意思?看到世界的本质是什么意思?”墨穷奇怪道。

        三代说道:“就是字面的意思,二代吃了金苹果,之后他只要摸到收容物,就知道它全部的特性。不仅仅是收容物,任何物品都可以,他可以感受到别人身上的种种数值,比如年龄,比如出生到现在说过多少个词,比如遇见过多少人,比如吃过多少粒小麦……等等等等……他全部都知道!”

        “他甚至能说出人们身上的‘微粒’数,至于那个微粒是什么,他不知道。”

        “明白吗?他几乎能知道一切,但因为人类的愚蠢,而不能理解一切。”

        “之后的七天里,二代苦思冥想,不断地接触各种东西,包括我们当时所拥有的各种收容物,最后给他发现了两项奇异的规则,也就是我们后来一直所用的‘鹰眼’与‘刺客步伐’。”

        墨穷呆滞道:“到底是创造的还是发现的?”

        “发现的,那是世界上本来就有的特性,但是他说可以创造,只要给他足够长的时间,感受足够多的收容物,他相信自己迟早可以明白怎么篡改他所感受到的根源。”三代说道。

        墨穷说道:“如果成功,那他就是天鬼。”

        三代苦涩道:“可惜只有七天,七天后,他似乎在一种极度的痛苦中,被金苹果吞噬了。”

        “之后我们又派人尝试了很多次,但都失败了,二代反而是收获最大的,其他人七天甚至什么也没想出来,就死了。”

        “时间太短,而我们的收容物有太少,据我们推测,如果在这七天内,接触数百件收容物,或许就能感悟到如何篡改特性了。”

        “明白吗?这就是为何我们得知你们这个时代,竟然有这么多收容物后而震惊的原因。”

        “在过去,上千年也没出现这么多……”

        “刺客等来了最好的时代,可是却被时代所抛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