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蓝白社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我不是人了!

第六百五十三章 我不是人了!

        “都是我的错。”姜龙十分自责。

        可以想象,大概率就是因为他接触林光头颅的时候,想了那些知识,才导致它们被‘吞噬’的。

        “不能怪你,这谁知道呢?”苟爷说着,看向研究员们。

        一名博士苦涩道:“是我们的失误,没有试验出来这人头也是可以吸收知识的。”

        “事实上我们试验过了,捧着脑袋,像对付白布一样,构想一些知识,看看会有何反应。”

        “而且我们十分谨慎,都是选择一点点数据型的知识测试。”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像姜龙这样动用这么多重要知识,才没能触发吧。”

        人头吞噬知识的方式,和白布鬼影不同。

        鬼影是来者不拒,少量的知识也会给点反馈。

        但人头不是,它似乎只有达到一定量后,才会突然接受,否则一丁点反应也没有。

        正是这样的区别,让他们没有发现人头也是可以吞噬知识的。

        要么不吞,一吞直接从根子上影响整个宇宙,简直防不胜防。

        “也不能怪你们,也许还有行为上的一些触发条件,比如姜龙当时想救活林光。”苟爷说道。

        众人叹气,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姜龙想救活自己人,这个念头本身是没问题的,心里想想怎么了?

        可这就是导致了极严重的后果。

        就像是一种交易,持有人头的人,可以与白布本体进行一种无形的交易,这种交易的具体方式,和摧毁鬼影一样。

        “跟特么交赎金一样!我算是知道为什么把身体和灵魂收走,却把脑袋留在这了。这其实就是留下一个媒介,被杀死的人,还能被它复活,只要外面的人愿意支付知识。”苟爷说道。

        墨穷也道:“而这一次的支付,却是直接施加于整个宇宙的。某种角度上,代价其实是宇宙承担了,我们人类不过是宇宙的一部分。”

        “这代价也太大了,虽然知识量大概也是一牛顿,但却是永久性的,世界性的。”

        复活一个被断头者,却让却世界为此承担了代价。

        他们无意间救活了林光,直接导致了‘世界级认知灾害’。

        这样的认知灾害,蓝白社经验丰富,也是经历过的。

        它往往由模因导致,极少像现在这样,收容物仿佛直接篡改了宇宙,屏蔽了某个东西。

        认知灾害严重的话,理论上也是一种末日。

        迄今为止,蓝白社所经历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冷战期间,某个收容物令狭义相对论出现了认知扭曲,全世界的人都因此相信‘时空旅行’是可行的。

        包括科学家,包括蓝白社员,都对此深信不疑。

        具体表现形式为:狭义相对论,在1977年【数据删除】日。突然认知上变成了证明时空可逆的著作。不管是谁,读了狭义相对论,都会这么觉得。而最优秀的物理学家,甚至都这么认为。

        至于为何以前的记录中说该理论否定了时空逆转,其实是别人没看懂。

        于是当时苏·联与美利坚军事竞赛时,苏·联启动了一项耗资巨大的科研项目‘回到过去计划’。

        该项目与美利坚的‘星球大战计划’同为冷战关键,都是当时两大阵营的科技攀比的媒介。

        毫无疑问,苏·联被‘回到过去计划’坑惨了,时空旅行根本不可行。

        其实美利坚也因为认知扭曲,而想全部投入到时空旅行技术上,得亏当时登月耗了太多钱,投入的比较慢,等美利坚这边的时空旅行计划才刚开始,该认知灾害被蓝白社收容了。

        起初蓝白社完全被蒙在鼓里,自己也都在研究时光机器,为此耗费了大量的钱财。

        这种情况,直到三代目社长上任。

        大体上是他使用了一件未知的收容物,确定了一件事:时空绝不可逆,此为铁则。

        接下来就是选择了:到底是相信这件收容物,还是相信全世界所有人,包括自己?

        三代目社长选择了相信收容物。

        他认为这是一项已经影响全世界的认知错误。

        而镇压它的方法很简单,因为没有正在看相对论,且不记得内容的人,是可以说服他相信时空不可逆的。

        所以,三代目篡改了全世界所有的狭义相对论内容,包括绝大多数记得内容的人的记忆。

        添加了一些虚假的数据和理论以及错误的推导过程,让狭义相对论变得臃肿而充斥一些漏洞。

        同时,该效应消失了。

        现在,社会上流传的狭义相对论,其实是‘蓝白版本’,它依旧阐述了爱因斯坦要阐述的东西,但总有人能找出差错来,只因那些差错都是为了让它‘不是原版’而额外添加的。

        真正的原版,在蓝白社内部,仅作为历史文本,它依旧让人觉得时光旅行是绝对可行的。

        可以说,三代目用这种方法,将狭义相对论,变成了两本著作。两本主要阐述的内容相同,但一本是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另一本是三代目社长的《盗版相对论》——至少收容物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乎,只有前者才会触发那个效应。

        认知异常被压缩到了蓝白社收藏的那几本里,而外面广为流传的,都是没触发异常的。

        “情况虽然不同,但思路是一样的。”

        “认知灾害,基本就这两种办法,一,摧毁导致这一切的源头,或利用该源头逆转这个认知。二,改变异常认知载体,使它不属于‘达标事物’。”

        听了的苟爷的话,墨穷点点头。

        “我知道的你意思,无非就是,让人体……不是人体……”墨穷说道。

        很简单,姜龙献祭的人体内部生理知识,是他认为的那种人类。具体范畴不知道,也许是智人,也许是他已知的所有人种包括古猿,这一点只能通过实验来确定。

        当然,姜龙献祭的范畴现在已经提交了,这是宇宙层面的改变,所以换个名字骗自己之类的行为,是没用的。

        但是,可以通过物理途径,把所有人的基因改变,使其大家不是人,而是别的物种。

        不就可以认知内部结构了吗?

        只要新物种跟原来差不多,但又不是原来的人类了,就可以最小影响的绕过‘不可知性’。

        这理论上是可能的,就看到底改变到什么程度,他们可以不算人类。

        “这回骗自己没用,必须实实在在地改变。若是要改变得太多,那么这个办法就不可行。”墨穷说道。

        “哪怕改变的部分对社会没影响,我们想改变全球所有人的物种属性,也是千难万难。有这功夫,我们不如想想怎么尽快把这白布毁了,或者……把知识换回来。”亚当斯说道。

        姜龙说道:“退一万步,我们现在认知断层的厉害,怎么研究这种基因变化?”

        一名研究员走过来听到这话,插嘴道:“这倒不是问题,交给总部以及其他宇宙的研究员处理,最好弄出傻瓜式的基因药剂,到时候做好给我们就是了。”

        “怎么给?墨穷又回不去,难道说先等墨穷解决龙晶问题?”亚当斯说道。

        随后众人一愣,对视一眼。

        墨穷二话不说,拿刀直接把自己腹部剖开。

        虽然医疗条件崩溃,但他一样敢这么下刀,毕竟龙血能量的恢复力太强了。

        只见他扒开皮肉,嗤嗤往外冒气。

        众人一起看向里面,一脸震惊。

        “咦!我认得了!我认得了!”苟爷惊道。

        “你认得什么了!”墨穷说着,也低下头往里看。

        这回没有看解剖图的茫然了,也没有看林光x射线透析的陌生感了。

        而是像看猴子、猪狗的内脏一样,能认出这鼓囊囊的应该是胃囊,旁边嗤嗤冒气的,应该是动脉被切开了。

        “哈哈哈哈!我不是人了!”墨穷惊喜笑道,他现在是龙血人,一个新物种。

        “我认得,这是血管,这是我的血,哈哈!我在大出血!”

        听到墨穷的话,苟爷一巴掌拍上去道:“别扒拉了!快止血!”

        墨穷一笑,手一松,就见敞开的肚子贴合起来,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几十秒钟后就看不到痕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