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蓝白社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二章 十日之约

第五百零二章 十日之约

        “咻!”

        宫商羽从天坠落,一脸懵逼。

        他被秒了!

        元婴没了!惊得他再看绝仙榜,分明就在他手中。

        “诶?”

        他坠落到地上,刚落由亚当斯缓冲接住,竟是等候多时了。

        “你输了。”亚当斯说道。

        宫商羽脸色变换,怒道:“他还是用了绝仙榜!”

        另一头,墨穷也晕乎乎地落下,他心神受损太严重,半空中就昏迷了。

        苟爷接稳他,抱到屋里睡觉去了。

        亚当斯说道:“他可没有用绝仙榜,取你元婴的是蓝白之道,这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宫商羽错愕,蓝白之道?是的,他知道,可来了这之后,见那绝仙榜奇妙无比,墨穷又说什么绝仙榜能把人贬谪凡尘,便觉得这才是真正取人道果的东西。

        现在看来,取人道果真的是墨穷自己的神通,有没有绝仙榜,他都能做到,是他自己误会了。

        “诶?那……诶?”宫商羽不善言辞,感觉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如何说。

        他哪知道什么是惯性思维,只觉得对方也没说不用绝仙榜就不能取人道果,这纯粹是他自己想岔了。

        如此要说对方诓骗他,也不对,对方也没骗他什么。

        “我斗法输了,技不如人……我没什么好说的,也不算违抗师命。”宫商羽也不屑于耍赖,只得拱手道。

        亚当斯暗想这老实人啊,笑拉着他手走进庄园。

        这里,宁道文等五个师弟都在这里,脸色苍白。

        看到宫商羽也没了道果,顿时知道他们算是一败涂地了,他们彻底沦为俘虏了。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宁道文咬牙切齿道。

        苟爷变回壮汉道:“重建秩序!”

        “你们几个交代一下这百年来都做了什么,我好看看谁值得归还元婴……”

        宁道文一怔,随即大喜,元婴还会还他们?这可太好了。

        然而还不等他说什么,就听到苟爷道:“哦对了,你就不要想了,说了谁对凡人动手,谁名字上绝仙榜,你还那么做,若不是墨穷阻拦,你刚才已经杀死不知道多少凡人了。你的元婴我要了,你永绝仙途。”

        “什么!”宁道文大惊,才知道名字上绝仙榜是怎么回事。

        就相当于进黑名单,道果夺走了不还,永绝仙途!

        其他几人也大惊,急忙说自己没杀过凡人,但苟爷一摆手道:“这么说不算,来,看着我的眼睛。”

        霎时间,一人被苟爷催眠,一五一十地交代这些年的修仙经历。

        “啧啧啧,以十万苍生元气冶炼法宝,你虽然没有亲自动手,但却是你调集了大军杀戮。”

        苟爷拿着小本一边记录,一边说道:“吊销你的修仙资格,永绝仙途,并且终生监禁。下一个!”

        一天下来,苟爷又收获了一大堆情报不说,谁名字该上绝仙榜,他也心里有数了。

        有三人直接或间接导致大量凡人死亡,属于超凡犯罪,予以剥夺修仙资格终生,没收元婴及全部法宝,并终生监禁。

        另外三个,宫商羽是个自闭男,除了清修就是沉醉于音乐,游历山水也是孤身一人,哪怕见证红尘纷争,战火纷飞感悟天心,也只是坐云旁观,未曾去搅动过风雨。虽然之前震晕几百平民,但并没有伤人性命。

        那中年修士也差不多,直接是个老宅男,沉迷修炼,平时也不跟同门师兄弟来往,谁都跟他不熟,倒是从未履足过红尘世俗。

        还有一个倒是经常出入世俗,轻视凡人,不过却也没做过什么,尽管是因为不屑,但倒还自律。

        第二天一早,墨穷精神饱满地走来,看了看记录。

        这上面有众人交代的所有东西,其中包括一些精妙功法和法术,乃至炼器炼丹之道。

        突然,他瞥见一种拿奇珍异兽血液辅助炼丹的妙术,不禁看得入迷。

        丹书记载,苍生万物皆可炼成丹,生灵元气越旺盛,则以其血为引,丹药的品质越高,且能大大提升出丹率。

        若有非父母孕养,钟天地所生,古往今来唯有一只的奇兽之血为引,可让世间任何一种丹药的炼制成功率为十成。

        可那种生物曾经或许存在,但现在早已绝迹于世。

        “墨穷,开始晋级吧!”苟爷见他看得入迷,提醒道。

        墨穷放下记录,说道:“就这三个元婴是吧?你们谁先?”

        亚当斯笑道:“我来我来!”

        他当即盘膝坐好,根据早已烂熟的炼化之法,将一份元婴摄入眉心。

        墨穷的心神紧随而入,帮他梳理境界,抛除杂质。

        如此,等于两人合力炼化一个,其中一个还是开挂带飞的那种,效率比墨穷独自炼化时高多了,不一会儿亚当斯就当着他们的面成就元婴期。

        炼化导致的损伤,都有亚当斯承受了,所以他进屋睡觉去了,墨穷倒是还能继续帮其他弟兄炼化。

        一个黑脸修士看着自己的元婴被炼化,在一旁哭天喊地,嚎啕不已,可是波黑死死按着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元婴与别人融合。

        永绝仙途!这就是永绝仙途,他此刻就算师尊来救他,他也再也不能修仙了。没有灵魂,他不过是行尸走肉。

        “啊啊啊!魔头啊!你们是魔头啊!”

        他在那哀嚎,其他人也是兔死狐悲,心生悲戚。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们又能如何?没想到这群魔头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吞噬道果,那他们的元婴哪还有的好?定然全给炼化了!

        中年修士悲戚道:“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他是个宅男,这次出任务纯粹是师兄弟们说了太多闲话,才无奈应了。早知道打死他也不来,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苟爷见他哭泣,吐了个烟圈道:“你哭什么哭?又没吊销你的修仙资格,等我们解决这三个,就把你的元婴还给你。”

        “什么!”中年修士骇然,元婴真的会还他?

        之前听什么归还元婴,只当是个笑话,明明这些人能拿道果修炼,他们又得罪了这伙人,这伙人又怎么可能再还元婴给他?

        这样的话,简直是骗小孩子的。

        就连宫商羽都说道:“我愿赌服输,没什么好说的,但你们也不用诓骗我,你们四个元神境,会只炼三个元婴吗?”

        中年修士一听,刚兴起的希望又变成绝望。

        是啊,这里有四个元神境,明明都能炼化元婴晋升,怎么可能真按照罪行来算?

        只见姜龙也在墨穷的帮助下踏入元婴期,场上还剩苟爷和悠姐,但准备拿来炼化的元婴,只剩下宁道文的了。

        难不成真能不让一人晋升,反把元婴还他?

        墨穷白了一眼,取下耳环,当即分出车芸。

        车芸不需要单独用一个元婴晋升,她与墨穷融合后炼化了一个元婴,当时就一起突破了。

        如此苟爷和悠姐也是一样的,他们俩融合之后再炼化,那么只需要炼化一个就行。

        “什么!这是什么双·修秘法!”宁道文惊讶道。

        在他眼中,他认为墨穷和车芸,苟爷和悠姐,简直就是天生的阴阳相济。

        一阴一阳,从身体到灵魂都完美融合,这是绝佳的双·修道侣!

        宁道文酷爱双·修之道,所以对此十分了解,哪怕此刻修为尽失,也看得出他们融合之后的身体,是天然的双·修道体。完美的阴阳调和,可共享境界和道行!

        如此,也难怪融合炼化,踏入元婴期,分开后,两个都是元婴期。

        别人双修要找个极度契合的道侣,还要用交·合之法,在水乳交融中突破,才会出现同步境界的情况。

        但这两对倒好,直接合成一个人!

        这才是真正的阴阳相合啊,阴阳化一,是为太极。

        “阴阳归太极,使得自己就是自己的道侣!达到了自己双·修自己的至高境界!”

        “举世罕见,仅存在传说中的绝妙双·修秘法!彻底到极致,不能更极致了……”宁道文呢喃着,他从没想过,还能这么双·修的。

        不管他惊骇什么,墨穷等人,依靠耳环,先后只炼化了四个道果,就让六个人都成就元婴期。

        至于剩下三个元婴……

        “我们的秩序,这两天也说得很清楚了。现在元婴还给你,法宝就没收了,希望你们记住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该做,如果以后违反规则,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剥夺你们修仙资格。你们……只是开始。”

        墨穷说着,将元婴还给了两人,除了宫商羽。

        倒不是怕他,没有镇魂钟,他完全不虚宫商羽,更何况宫商羽的元婴自损了,他又不能睡觉休养,现在心神对决连普通的元婴期都打不赢。

        “你的元婴,我会交给亚当斯,你之前震伤我们数百平民,先关着吧。”

        宫商羽一怔,没说什么。

        另外两人惊喜地融合元婴,恢复了实力。

        见状,宁道文等彻底毁了元婴的人,眼珠子都快瞪下来了。

        “真……真的还了!”

        “怎么可能!”

        那中年修士也懵了,他想不通在如此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下,这群人竟然真把元婴还他了!

        明明其他几个师弟直接被炼化了道果,永绝仙途,凭什么他们三个就例外了?

        就因为那几个伤害了凡人,而自己没有?

        真的就只是因为这个规矩?

        中年修士失而复得,喜极而泣,不管墨穷说什么,都一个劲地应声。

        反观宁道文,肠子都悔青了,回想过去,他其实跟凡人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只不过单纯因为排场问题,随手弄死了一些凡人,结果这竟然成了今日被剥夺修仙资格的关键。

        他那时哪知道会有今日,但他日之因就是今日之果。

        一时间,他仰天长叹,竟有所悟。

        “我……我们走了?”两个重回元婴期的修士走了两步说道。

        墨穷挥挥手道:“回去告诉你师傅,十日之后,我去羽化宗找他。告诉他我们蓝白社的规矩,他若有不服,十日后见分晓!莫要再派人来骚·扰了。”

        “是是……”两个修士急忙离开。

        宫商羽见他们走,倒是不羡慕。

        其实按照他本心,他也愿意留下来跟亚当斯探讨音律,这世间只有亚当斯能欣赏他的音乐,他反倒不希望亚当斯死了。

        听闻墨穷的话,宫商羽皱眉道:“你不要发疯,你对付我都吃力,拿什么面对我师尊?我师尊四象大能,功参造化,宗门能八卦、四象境界的长老更是数不胜数,你小小元婴凭什么敢闯羽化宗?”

        墨穷笑道:“我现在只缺时间,放心,我自有打算。”

        宫商羽摇摇头,直感觉这群人真是疯子,但他又敬佩这些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想来自己被关一阵子,元婴也会还他的。

        便也没再多说,留在这十日,且看他们如何翻天,到时候再跟师尊说情饶亚当斯,甚至他们一命就是。

        两名修士没有法宝了,但毕竟是元婴期,可以御风飞行。

        不一会儿,就飞得不见了。

        外面的大军一看,得,撤吧!

        墨穷看着二人离去,知道这两人会把蓝白社的秩序传播出去。

        建立秩序,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若要让规则深入人心,它必须要有权威性。

        宫商羽等三人没有干涉过世俗,那么就不必废了他们道果。堵不如疏,修仙在这个世界是禁不绝的。

        既如此,把元婴还给他们,也是在维持秩序。

        至少,他们会深深记住一件事:蓝白社他们销毁元婴,不是跟他们作对导致的,而是违反他们的规则导致的。

        如此就算这几个修士,之后还是因为师命难违之类的问题,跟他们作对,找他们麻烦,也不敢再去伤害凡人了。

        因为跟墨穷作对,属于正常斗法,即便以后又落到他们手中,只要不死,元婴还可能归还。

        但破坏规矩,把事做绝,属于犯罪,再落到他们手上,就会跟宁道文等人一样,永绝仙途。

        如此围三阙一,墨穷等人要施行的秩序,就潜移默化地植入给了他们。

        让他们宁可再来打一次,也不敢妨害凡人。只要墨穷他们活着一日,哪怕不服他们,别人也不敢破坏规矩!

        这是无形的约束,让仇人也会不自觉去遵守的约束。

        这才刚刚开始,墨穷很清楚,唯有连这世界最强的修仙者也不能反抗他们后,这个规矩才会真正地被当做整个修仙界的规矩。

        “你!对!就是你!来教我炼丹!”墨穷指着宁道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