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七二一章 反攻天庭

第一七二一章 反攻天庭

        岚枫谷地,第一批来到这里的援军反倒是哑巴和延康的一众天工,来到这里之后,便立刻忙碌开来,待到第二日,一座座传送门户被他们立了起来。

        第二批来到这里的是林轩道主和道祖等道门的术数高手,他们来到之后,立刻调整每一座传送门户的术数,与其他延康神城的传送门户相连。

        从传送门户中走出来的诸多药师是第三批援军,这些药师来到这里之后,便立刻取出各自的丹炉,炼制维系传送门户所需要的药石。

        等到这些做完,岚枫谷地的一座座传送门户已经与延康的诸多神城连通,延康各大神城的神魔大军开始有条不紊的从传送门户中走来。

        传送门户是利用传送神通设计出来的宝物,使用传送神通远距离传输,极为消耗法力,即便是秦牧袭杀灵官分身时,也承受不住。

        传送门户消耗的则是药石。

        像延康这种大规模的运送兵力,消耗极为巨大,因此运送兵力很少会利用传送门户,除非事态紧急。

        现在,便是最紧急的时刻!

        月天尊与阆涴神王赶回来的时候,樵夫闻天阁便知道江白圭已经到了玄都战场,因此她们二人才有机会赶来。

        “无忧乡!出兵——”

        岚枫谷地的一座座神城门户开启,无忧乡残存的将士出征,帝译月、青皇、帝释天、田蜀、烟云兮、濯茶、渔翁,与开皇天庭幸存下来的老将,各自引领大军出岚枫谷地,向天庭大营进。

        诸多天神力士奋力将秦牧的棺椁抬起,走在最前面。

        灵毓秀与延康各军将士站在城楼上,目送无忧乡的军队离开岚枫谷地。

        无忧乡的军队是前锋,前锋是一口尖刀,用来撕裂敌人的,倘若无法撕裂敌人,那么尖刀便会被折断!

        无忧乡的军队此行将会面对一场前所未有的硬仗,而今出城的人,多少能够活着回来尚是未知之数!

        自从这次天庭入侵以来,无论是延康还是无忧乡,都是被动防御,天庭来攻,延康和无忧乡来守。

        而今,是第一次主动攻击,可想而知天庭的震怒和反扑是何等可怕!

        但是,这一战想要获胜,需要有无忧乡这口尖刀狠狠刺出,刺破天庭看似无敌的皮囊!

        “李悠然!”

        赤帝齐暇瑜孤身一人独自出城,唤住帝释天,道:“你是李悠然!”

        帝释天摇头:“施主不必执着于名与相,我是一尊忿怒的佛,佛是如来,视众生平等,无相无名。”他率军远去。

        赤帝齐暇瑜催动凤凰船飞来,站在船上向下问道:“你忘记过去了?”

        帝释天抬头,遥望她美好的容颜,道:“施主,你还有凤族在,不必执着于个人情感。你若是觉得我是李悠然,那么我便是李悠然,如来大爱无疆,可爱众生,也可爱你。回去吧。”

        齐暇瑜瞪大眼睛,目送他远去。

        岚枫谷地城楼之上,延丰帝走来,站在灵毓秀身边,沉声道:“第一战,必须要将天庭大营撕裂一个口子,无忧乡此去,危险重重。”

        灵毓秀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延丰帝也显得有几分老态了,比当年那个锐意变革推行变法的中年帝皇显得沧桑了许多,但是他的精气神还很充沛,神采飞扬。

        “父皇,这一战你来指挥。”灵毓秀道。

        延丰帝摇头,笑道:“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领袖了,若非你要嫁给姓秦的,我也不想接延康的摊子。你在魄力上不如我,但比我细心,比我有耐心,更懂得藏拙、藏锋。这一战,你来调度。我要亲自上阵杀敌!”

        灵毓秀点了点头,回头道:“瞎爷爷,延康阵法造诣,无人能出你之右,你神眼无双,现在起便是延康阵法天师,你留在我身边。”

        瞎子拍了拍手,延康许多修炼阵法的年轻纷纷上前,瞎子道:“一人智短,在这个年代,知识道法大爆炸般增长,仅凭个人,已经很难在一个领域做到全才了。我需要这些小朋友们来助我一臂之力。”

        灵毓秀躬身:“有劳瞎爷爷。”

        她直起腰身,一声令下,幽都之中,无数纸船进,船上纸马不断跃出船头,在黑暗的幽都中狂奔。

        而纸马的背上则是战死在这场浩劫之中的神魔,虽死犹酣战,战意滔天,浩浩荡荡,冲向天庭阵营。

        那一艘艘纸船上,一个个幽天尊提着马灯,照耀前方的道路。

        在数以亿计的纸船上空,土伯生死簿金光灿灿,如同一片没有厚度的金纸,照耀下来。

        而在幽天尊分身大军的后方,秦凤青三头六臂,每颗头上长有三只眼睛,头顶生有双角,跟在他的身后。

        秦凤青身后,则是呼啸转动的六道天轮,天轮六道向不同方向旋转,跟随着他。

        轰隆!

        岚枫谷地中一座座神城喷出长长的光焰,缓缓启动,向天庭大营而去。

        城中,一艘艘楼船大舰腾空,度要比神城快了许多,有条不紊的驶出神城,那些楼船的甲板上排着一排排的飞车,大型飞车上有来自延康的药师正在加紧调试飞车的丹炉,而其他将士则在飞将各种神兵利器往飞车上搬。

        待到他们整理完毕,一艘艘楼船大舰上的主将一声令下,一辆辆飞车的丹炉启动,飞出楼船,度比楼船要快了不少,飞车大军呼啸而去。

        村长催动气血,如同一个少年,腰间配着神剑,迎风而立。

        他站在最前方的一辆飞车上,飞车军多是修炼剑术剑法和剑道的延康英杰。

        呼——

        赤帝齐暇瑜的凤凰船震动羽翼,飞出神城,后方是凤族的大军,不过每一个凤凰背上皆站着十多个延康将士,各自背负一人多长的战刀。

        他们的腰间还佩戴有刀囊,里面藏有刀丸。

        屠夫身躯魁梧,站在一头凤凰的背上,旁边两头凤凰飞来,神刀洛无双出现在他的左侧,妖刀哲华黎出现在他的右侧,霸山正在后面穷追猛赶。

        延康四大刀神背后,是延康修炼刀法刀道的年轻一辈。

        “他怎么也来了?”

        哲华黎回头瞥了霸山祭酒一眼,皱眉道:“他又不是我们神刀营的,他走的是战法合流的路数。叛徒!”

        霸山祭酒勃然大怒:“臭小子,有能耐你停下!”

        “不要理会他。”

        屠夫没有回头,道:“你越是理会他,他越是开心,嗓门越大。牧儿和田蜀不在,只能把他拉出来凑数。”

        霸山祭酒青着脸,叫道:“老师,你胳膊肘往外拐,不疼吗?好歹我是你亲生的徒弟!”

        屠夫脸色铁青。

        洛无双不解,心道:“天刀是何等的豪气豪情?满腹经纶,出口成章,怎么他的徒弟却是个大老粗?”

        一段天河飞出,天河越来越长,汹涌澎湃,玄帝武帝化作巨大的玄武,如同河中大6,在天河中游动。

        而玄龟和腾蛇身后,拖动着更为庞大的大泽,那是玄武二帝的祖地。

        祖地中,来自玄族和武族的半神们精神抖擞,各自找到自己的伙伴,都是一男一女,相伴结阵。

        天空中,魏随风凌空飞行,大袖飘飘,身后则是数以万计的羽林军,振翅飞行。

        武帝所化的千翼腾蛇仰头,笑道:“云罗帝,这场战事小心点,当心人如其名!”

        “呸!”

        魏随风哈哈大笑:“我是天底下少数几个能够施展出不易神通的,虽然是残的,但也足以保命!倒是你们夫妻,一定要当心才是!”

        “大吉大利。”

        玄帝所化的玄龟抬头笑道:“我善于占卜,算过一卦,此行大吉!”

        岚枫谷地的神城渐渐提,谷地中,哑巴率领数以万计的天工开启新建的一座座督造厂,锻炼神兵,以备消耗。

        同一时间,还有许许多多神通者来来往往,从延康运来灵丹妙药和神金神矿。

        天空中,百十座神城迎着落日的余晖,向天庭大营进。

        而在神城下方,司婆婆率领延康的地面大军,延康将士们一边行军,一边催动召唤神通,神城下的天空不断裂开,出现兽界那广袤无垠的世界。

        一头头太古巨兽从另一个世界纷纷探出头来,从天空中落下。

        司婆婆带领着万千将士登上一头头巨兽宽广的后背,巨兽奔腾,踩得大地颤抖,度越来越快。

        司婆婆看了旁边一眼,只见少年祖师文元和花萱秀站在一头巨兽背部,连忙道:“文元,照顾好你师妹!她是咱们天圣教的圣女!”

        文元祖师有些委屈,心道:“年老的凤凰不如鸡,而今我的地位也急转直下了,难道我和牧儿一样人老珠黄了……”

        司婆婆还是有些担心花萱秀的安危,向江云间道:“云间,你修为高,照顾好你花师妹!”

        江云间面色严肃的点头,他此次率领的军队是四帝神兵大军,每一个将士身上都背着四帝神兵,如五雷壶等物。

        文元祖师和花萱秀身后,则是由天圣学宫的士子、国子监和祭酒组成的大军,这些人往往是来自当年的天圣教,有天王、护法等元老。

        秦牧做教主之后,改革天圣教为天圣学宫,天圣教原本名声不好,被称作天魔教,而今算是洗白了。

        文元祖师是这一代的教主,也只是挂个名头而已。

        延康各路大军悉数进,行进两日,天庭大营在望,而在此时,无忧乡的大军已然与天庭大营的军队正面碰撞!

        延康反攻的第一战,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