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七一九章 大势将去

第一七一九章 大势将去

        “你是星犴。”

        国师江白圭先是向上皇剑神白璩儿见礼,又向易石生见礼,这才来到星犴面前,打量他一眼,将他认出,道:“你帮助上皇剑神,灭掉了神策左卫?”

        星犴站起身来,身体破破烂烂,到处都是伤口,但他其实并无疼痛感官,他的这具身体也是组装的身体,一切疼痛感官早已被他抹去。

        事实上,他很少有人类的情感。

        延康两个五百年一出的圣人终于面对面,星犴侧头看着江白圭,打量几眼,觉得他面目可憎,竟然与自己有几分相似,说不出的讨厌。

        这种厌恶,来自于江白圭眼中的理性和智慧的光芒,星犴也有这种理性和智慧的光芒,不过两人选择要走的路不同。

        “你来晚了。这一战,我替你打了。”星犴移开目光,淡淡道。

        江白圭点了点头。

        “而今元界已成焦土,延康是最后的安宁之地,星犴,你一身本领,守护延康,就是守护你未来的道统。”

        江白圭的目光也避开他,来到他的左侧,与他并肩而立,而两人却面对相反的方向,道:“天庭必败无疑,将来延康变法,会推行到整个元界,诸天万界。你大有可为。”

        “你是圣人,我不是。”

        星犴摇了摇头,踢了踢箱子,道:“我只是一个求道之人,无论延康胜还是天庭赢,我都可以活下去。我很讨厌自己心中残存的人性,这人性让我做出不理智的举动,这一次,我便险些把我这么多年的收藏统统毁了,岂能再做第二次?你来了,我便会离开延康,离开元界,另觅一个安身之地。”

        “圣人?”

        江白圭哈哈一笑:“你觉得这世间真有圣人吗?其实并不是。所谓五百年一出的圣人,只是五百年内出生的至高智慧,智慧最高的那个人。像你我这样的人,在各自的五百年内智慧最高,就算前推百万年后推百万年,我们也是智慧最高的那一批人。”

        星犴侧过身来看他,疑惑道:“原来你明白这一点,我还以为你以圣人自居。你既然明白,应当知道这世界上能够被我们看入眼的人着实不多,因为整个世界充满了蠢材,所以们显得异类,对其他人来说,我们就是怪人。我们觉得我们的行为处事很正常,但他们便会觉得我们太理性而无人性。其实人性,不过是愚蠢的表现罢了。”

        江白圭转过身来,两人终于正面相对。

        “但这世间是有圣人的。”

        江白圭道:“圣人不在于出生,而在于其言与行。我并非是五百年一出的圣人,但我可以做到圣人。”

        星犴哈哈大笑,摇头道:“知行合一?蠢材。做圣人对你有什么好处?能让你成道,还是能保你不死?你不如我,我比你自在,比你保命的方法更多。”

        江白圭笑道:“我有三立。立教化,延康广推教育,推行天下,让人们不再无知,不再媚神,让人们知其然知其所以然,心中自然无惧无畏。立言,便是立知,传授知识,教授认知,身可以腐朽,元神可以湮灭,但言可以永存,知言可知行。立功,便是我现在做的事,大功,推行后天之道,广兴经济战备,繁盛后天生灵。小功,便是灭了天庭。三立之后,我将成道。”

        星犴静静听他说完他的理念,过了片刻,道:“这世上你我同类太少,我钦佩你,但并不认同你。不必留我,你也留不下我,我去了。”

        他迈步离开,箱子则哒哒哒的跑到白璩儿身边,蹭了蹭女孩的腿,与她告别,然后快步追上星犴。

        江白圭目送他远去,收回目光,道:“白前辈,上皇的将士令人钦佩,后面的战事便不必劳烦你们了。”

        白璩儿摇头:“这是历代上皇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

        江白圭察觉她的心意,不再劝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即刻启程。”

        易石生将九位上皇天帝收入棺椁,似乎是在期待他的这些师兄能够在棺椁中重新化作尸妖,然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国师打算前往岚枫谷地?”白璩儿问道。

        江白圭摇头,道:“岚枫谷地是我师闻天阁镇守,他的智慧比我高,他能守住。真正的破局之战,并不在岚枫谷地,而在玄都。”

        他抬头向上看去,天空中无数太阳远离延康,即便如此,空气也是无比炽热,延康许多地方都被烤成焦土。

        那些太阳如同走马灯一般乱转,那是月天尊和阆涴竭尽所能拖住玄都的太阳守月亮守,只是无法完全拖住那么多的大军。

        “幽都已经落入延康的掌控,玄都若是也落入延康掌控,那么大局可定。”

        江白圭道:“岚枫谷地即便获胜,也只是小胜、惨胜。我的目的,不是挡住天庭的攻势,而是把天庭连根拔起!玄都至关重要!有了玄都和幽都,攻守之势异也!”

        星犴带着箱子走向附近的灵能对迁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箱子说话,道:“元界不适合我了。现在,昊天帝、太初认为我已死,秦教主的人情也还了,天大地大,任我遨游。我不欠任何人。”

        箱子跟着他,盖子啪嗒啪嗒的开合,似乎是与他对话。

        “因为一时意气,毕生收藏化作乌有,你也心疼吧?”星犴笑了。

        他通过延康的灵能对迁桥来到其他诸天,放眼看去,不禁皱眉,只见许多诸天的人们正在逃难,天庭的神魔大军到处抓捕其他诸天的生灵,当成粮食,又洗劫财富,弄得其他诸天乌烟瘴气。

        星犴走过十几个诸天,不禁皱眉,这些诸天也不再适合他做学问了。

        那些逃难的人们有些是逃往其他较为偏远的诸天,有些甚至逃往元界,更有许多神魔前往延康,打算与延康结盟,共抗天庭。

        星犴即便对天下大势没有多少兴趣,此时也看出了一些门道。

        “江白圭不愧是五百年来最聪明的人物,看出了滚滚大势。昊天帝倒行逆施,民心尽丧,延康成为民心所向之地,时间推移,兵力便会越来越强。天庭,灭亡不日了。”

        他目光闪动,向祖庭而去,心中默默道:“江白圭真的可以成为圣人,但我也不会比他差了。天庭的神魔,我基本上研究透彻,各种大脑也收集完毕,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天庭。现在只有一个地方对我很有吸引力。”

        他行走在星空中,恰恰与虚生花错开,因此没有机会知道祖庭中发生的事故。

        即便他知道,只怕也不会退却,反而愈发欢欣鼓舞。

        虚生花带着秦牧的棺椁,长途跋涉,在岚枫谷地之战最为惨烈的时候来到延康。

        岚枫谷地已经变成血染的战场,这里承受了天庭的神师和水师的主力攻击,几乎所有人,无论是否有没有参悟出祖庭道境体系,悉数上阵,太始、蓝御田、初祖、村长、帝译月、南帝、北帝等人也入阵厮杀!

        延康虽然高手众多,但是兵力严重不足,想要守住战线着实困难万分。

        虚生花托着葬道神棺来到战场,葬道神棺上的一根根戮道神钉被他打开,棺材板被掀开一线,里面神光氤氲,从那一线缝隙中散发出来。

        厚重的道威镇压当世,棺椁中传出的道威立刻震惊了所有人,任何人都能感觉到那股恐怖的大道威严。

        “牧天尊的棺椁!”

        两位太极古神立刻鸣金收兵,严守阵势,紧张的看着走来的虚生花。

        虚生花用力,将葬道神棺掷出,这口巨大的神棺呼啸从两军阵前飞过,咚的一声落在两军阵前。

        两位太极古神立刻聚在一起,分为两半的伴生至宝太极沙盘立刻轰然合拢,太极之道的道威弥漫,沙盘阴阳旋转,被两位古神提升到极致,随时准备应对不测。

        数以百万计的神魔屏气凝神,紧张的看着那口神棺。

        虚生花从天庭神魔大军前经过,走向破破烂烂的岚枫谷地。

        他把秦牧丢在两军阵前,没有把棺材带到岚枫谷地的打算。

        双方大军鸦雀无声,无数双目光都在盯着神棺,只有从兽界召唤来的太古巨兽发出不安的低吼声。

        哪怕是虚生花的风姿无双,也没有人去看他,他们的目光都被神棺所吸引。

        天河水师和天庭神使的将士众多,很多人汗水和血水混在一起,从将士们的额头上滑落,低在残破的神铠上。

        两位太极古神脸上的汗珠也越来越多,想要派人前去检查神棺,却不敢下令。

        气氛无比压抑。

        远处,天庭大营中,昊天帝和太初也在死死盯着那口神棺,一颗心揪得越来越紧。

        昊天帝原本还在埋怨太初自作主张,诛杀星犴天尊,现在见到虚生花托棺前来,这才知道错怪了太初。

        突然,几根手指从棺材缝里探出。

        所有人瞳孔骤缩,只见那几根手指抓住棺材板轻轻拨动,葬道神棺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在寂静的战场中显得格外刺耳。

        嘭!

        棺材盖落地,天庭神师水师数以百万计的将士齐齐后退几步,握紧手中的神兵魔兵。

        忽然一头军中的太古巨兽发出惊天动地的长鸣,掉头便跑,冲散了许多将士的阵型。

        “不要走动!”太阴娘娘声音沙哑,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

        那口葬道神棺中,道光冲天而起,直连天穹,如同一片道光大幕徐徐铺开,只见道光中一株世界树冉冉升起。

        然而却没有人去看那株世界树,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死死的盯着棺材口。

        一个身影从棺椁中缓缓坐起,侧脸对着天庭神师水师,然后慢慢的转过头来。

        哗啦——

        天庭神师水师将士顿时惊变,一片喧哗,转过身去四散而逃。

        两位太极古神急忙下令,约束各军将士,但哪里有人听他们的?

        在极度恐惧的支配下,所有人连同太古巨兽也各自亡命,奔向天庭大营!

        与此同时,天庭大营中传来昊天帝的旨意,让太极古神退兵。

        两位古神心有不甘,回头看向已经被打得残破不堪的岚枫谷地,却迎上了秦牧的目光。

        两位古神心中一惊,立刻后退。

        昊天帝看到如同潮水般涌向天庭大营的神魔大军,心中突然有一种大势已去的悲凉之感。

        随即,他又精神一振,默默道:“朕还有机会!只要三公子破开红绳结扣印,朕便可以翻盘!只要这几年,守住天庭的局势便可!”

        “牧天尊!”

        岚枫谷地中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延康无忧乡的神魔们在欢呼,先前声音还很嘈杂,但是后来所有人的声音汇聚成一股惊天动地的洪流!

        “牧天尊!牧天尊!”

        这股洪流,宛如延康变法一般热烈,如星火燎原一般蔓延开来,传递到一座座神城中,演变为更加洪亮更加震撼人心的呐喊。

        虚生花走入岚枫谷地,蓝御田急忙上前,疑惑道:“虚道友,我哥怎么坐在那里不起身,而且转头的动作也很慢?”

        “秦教主之所以转头这么慢,是因为他身上有五十根很长的神钉,钉在他的伤口中。”

        虚生花道:“他起身的时候,已经疼得要命,多半身体还在抖。转头的时候更是要命了,钉子很长的。”

        灵毓秀也赶了过来,听到这句话不由更是担忧,道:“外子被丢在那里……”

        “不会出事的。”

        虚生花安慰道:“秦教主即便是死的,余威犹在,更何况还有一口气?”

        ————各位书友,牧神记在起点这边举行本章说活动,活动时间7月6号到7月11号,欢迎大家参加!有活动奖励,起点币和现金!具体活动规则,稍后会有单章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