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七一五章 入棺沉河

第一七一五章 入棺沉河

        昊天帝恶狠狠看着远处的秦牧,突然转身,来到凌霄宝殿前,只见凌霄宝殿的殿门被红绳结网封锁,无法进入其中。

        而殿内则传来一股股恐怖的波动,像是有什么人在殿内争斗。

        那应该是三公子的意识驾驭着凌霄宝殿的力量,与秦牧的红绳结扣抗衡,尝试破解红绳结扣神通!

        昊天帝叩拜一番,道:“凌霄公子,牧天尊已经没有了气息,是否已经丧命?”

        殿内的动静突然平息下来,三公子的声音传来:“弥罗宫七公子一直在过去宇宙,他怎么可能会死?过去宇宙纪,不知多少人想要杀他,他还是活的好端端的。就算是破灭大劫,创生之劫,也未必能杀死他。现在的他不过是伤势太重,借机入灭假死而已。”

        昊天帝心中凛然:“幸好没有中计!”

        三公子道:“不过他的伤势极重,应该没有剩下多少力量,否则也不会用半个月的时间来收缩神藏,入灭假死。倘若他全盛时期,一念灭世一念天开,便可以治疗身上的伤势。我那一招是老师破天都之主所开创的神通,他中了那一招,他想要入灭也艰难万分!入灭之后,想要开天重生也变得异常困难!现在他的状态,非生非死,试图借入灭来破我给他留下的道伤,却无法破解!”

        昊天帝抬头,失声道:“公子的意思是?”

        “现在的他,一身战力所剩无几,没有多少实力,也没有多大威胁。你完全可以将他擒拿,送到祖庭中沉河。”

        三公子沉声道:“把他丢回玉京城的混沌长河中,他便无法回到这里,除非他也进行血祭!不过,血祭是我主持的,布局了六十亿年,我不会给他回来的机会。只要把他送回过去,你便再也无需担心他,延康也弹指可破。”

        昊天帝心头突突乱跳,拜谢过后,站起身来,向秦牧遥遥看去。

        “这神通是我老师开创,用来困住二公子无极的,老七虽然只学了皮毛,但是我想要破解,只怕也须得花费五六年的时间才能将这一式神通解开。”

        三公子的声音传来:“这些日子你尽管做好你的事,不要来打扰我,握全心全意破解红绳结扣,若是分心,很容易遭到反噬。你更不要触动这红绳结扣,明白吗?”

        昊天帝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没有听清他的话。

        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只见秦牧枯坐在世界树下,两位太极古神命人前去探查,那几位天庭的探子还未走到跟前,突然间嘭嘭炸开,化作几缕混沌之气!

        两尊古神吓了一跳,急忙催动太极沙盘做出防御姿态,然而秦牧依旧气息全无,依旧坐在那里。

        只有那几个天庭探子所化的混沌之气被牵引着,落入秦牧身下的混沌血池之中。

        那里一片平静。

        突然,太阴娘娘目光闪动,催动神通,一道神通化作长河千里,奔腾咆哮,直奔秦牧而去!

        那长河奔腾之时飞速变化,来到秦牧附近时已经化作血肉之躯,如同千里长龙,张牙舞爪,狰狞凶恶!

        太极古神的神通,端的是神妙莫测。这一击的威力极强,乃是她全力所发,料想即便是天尊也要起身抵挡。

        与此同时,太阳天尊也自施展神通,两人的神通恰恰互补,两条长龙一黑一白,首尾相扣,化作一道太极大神通!

        然而那太极大神通还未来到秦牧身边,便见秦牧身后世界树枝条飞舞,将那神通穿透,将两条黑白长龙绞杀!

        那两条长龙死后,也化作丝丝缕缕的混沌之气,流入秦牧身下的混沌血池。

        昊天帝看到这里,有些迟疑,虽说秦牧的肉身无比强大,死后犹有余威,但也不至于死后强大到这种程度。

        难道说,他还有意识,能够控制世界树和混沌血池来攻击近身的神魔?

        “三公子,等闲人根本无法接近牧天尊的肉身,如何才能将他送到祖庭玉京城沉河?”昊天帝躬身跪拜。

        殿内,三公子闷哼一声,过了片刻才缓过气来,冷冷道:“我适才告诉你,不要打搅我,险些害得我被红绳结扣扣死!你这么蠢,罢了,我教你如何打造一口葬道神棺,你打造出这口棺材,把老七装进去,抬到祖庭,扔进混沌长河中即可!”

        凌霄宝殿中,红绳结扣震荡不休,三公子的一缕神识勉强穿过结扣的封锁,钻入昊天帝的脑海中,道:“这口葬道神棺,被装进去便休想逃出来,是埋葬成道者的棺椁。你尽快打造出来,把他装进去,再用我教你的戮道神钉,钉住棺材板,便可以把他送到玉京城沉河!”

        昊天帝大喜,潜心参悟三公子所传授的葬道神棺的炼制方法,只是这是炼器手段,对于炼器,他的成就有限。

        “来人,请造父天宫星犴天尊!”

        过了不久,星犴姗姗来迟,昊天帝将葬道神棺的炼制方法传授给他,道:“道友贵为天尊,又是造父宫主,多久才能炼成这口棺材?”

        星犴细细体悟,无数个大脑漂浮在空中,帮助他思考运算,良久之后,方才张开眼睛,道:“军中有祖庭的宝地炼制而成的异宝,材料足够,半年即可炼成。不过臣需要天庭中所有的帝座强者相助,还需要几位天尊和成道者相助。”

        昊天帝皱眉,道:“半年时间太久,倘若牧老贼醒来,那便晚了!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

        星犴细细考虑一番,道:“三个月的时间,只怕炼出来会有些许瑕疵。”

        昊天帝询问道:“多大瑕疵?”

        星犴又盘算片刻,道:“百分之一的瑕疵。倘若再给我三个月,便可以炼成最完美的棺材,装进去谁也逃不掉。”

        昊天帝大喜,笑道:“区区一毫的破绽,不足为虑。你尽管去做,朕许你各军之中的重宝尽你动用!”

        星犴躬身,立刻着手准备。

        天庭各军之中,多有祖庭的宝山宝矿湖泊河流海洋炼制而成的宝物,还有各种神材,虽然不如世界树和元木,但也非同小可。

        星犴持昊天帝的旨意,讨要过来,各军敢怒不敢言。

        造父天宫上下,数以万计的天工纷纷开动丹炉,熔炼各种神兵,星犴则设计葬道神棺的部件,过了两个月,葬道神棺已经初步成型。

        昊天帝亲自率领文武百官,在星犴的指挥下祭炼这口神官,帝后娘娘和太初两位成道者也被调用。

        又过了一个月,葬道神棺炼成。

        星犴取来炼制好的九十九口戮道神钉,道:“这些神钉,一半钉在牧天尊身上,一半钉在棺椁上,便可以与棺椁融为一体,再也无法逃脱。”

        他交差之后,想了想,道:“陛下,臣一直想弄一份牧天尊的大脑,想亲自前去一趟,看看能否割下牧天尊的头颅。”

        昊天帝笑道:“天尊忠心可嘉。不过,牧贼的余威极为可怕,以你的实力无法接近。此事,便让太上皇和母后前去做便可。”

        星犴只得作罢。

        太初和帝后娘娘当即带着葬道神棺和九十九口戮道神钉赶往秦牧“葬身之地”,待来到那里,太初顿时只觉自己一身大道蠢蠢欲动,几乎要被磨灭化作混沌,不禁赞叹道:“好厉害的余威!”

        两人来到世界树下,正要接近秦牧,突然帝后娘娘眼角一跳,叱咤一声,挥手便是一道归墟大渊向秦牧的影子印去!

        秦牧的影子蠕动,突然一道刀光切入大渊之中,嗤的一声,竟然将大渊切得裂开!

        “商君!”

        太初心头一跳,伤口又隐隐作疼,急忙道:“梓潼,你牵制商君,我将牧天尊入棺!”

        帝后娘娘冷哼一声,周围一口口细小的黑色裂缝漂浮,与秦牧的影子大战。

        秦牧的影子在地面上蠕动,扭曲,生长,化作一个持刀人的形象,在地面上与她大打出手!

        太初慌忙去搬秦牧的“尸身”,不料他试图搬动“尸身”时,下方的混沌池也被搬动,世界树也跟着升空,无比沉重!

        “牧天尊死后还这么沉!”

        太初闷哼一声,将秦牧连同世界树混沌池一起搬起,催动葬道神棺,神棺变得巨大,将秦牧的尸身放入棺中。

        太初松了口气,取出戮道神钉,数了数,不禁有些迟疑:“星犴天尊说这神钉一半钉在牧天尊肉身上,一半钉在棺材板上,可是这里只有九十九口神钉,无法均分!”

        帝后与商君一战越来越快,太初顾不得多想,把五十口神钉插入秦牧的肉身各处。

        秦牧身上有许许多多伤口,是三公子神通留下的伤,恰恰好五十个伤口,对应五十口神钉。

        太初合上棺材,将剩下四十九口神钉拍入棺材板中,把棺材钉死。

        顿时,秦牧肉身中传来的异常恐怖的力量消散,被神棺完全隔绝。

        太初松了口气,立刻去帮帝后娘娘对付商君,而商君突然间一刀劈开空间,闪身投入其中,消失不见。

        “穷寇莫追!”

        太初止住帝后,道:“处置牧天尊要紧!商君必然会偷偷尾随葬道神棺,路上可以设伏,将他斩杀!”

        帝后会意,与他回到天庭大营,昊天帝传令右羽林军,道:“押送神棺前往祖庭玉京城!”

        羽林军都是生出双翼的半神,速度极快,闻言当即押送葬道神棺启程,飞出元界,向祖庭飞去。

        太初和帝后娘娘一个藏身在终极虚空中,一个藏在归墟神通之中,悄悄跟随,等候商君现身,便将他斩杀。

        羽林军在星空中长途跋涉,飞行了数月之久,商君一直没有现身,两人心中焦躁。

        这一日,突然,太初和帝后娘娘看到一个羽林军的影子出现异动,不由大喜,二人当即扑出,合力一击将那个羽林军将士打得粉碎!

        “不在影子里!”

        两人四下搜寻,只见星空中一道刀光闪烁不定,当即冲出,向商君追去。

        羽林军继续前行,又过了两个月,距离祖庭还有一半路程。

        这一日,羽林军拖着神棺振翅飞行,即将穿过一轮太阳时,只见一朵莲花在星空中开放,极为绚丽,接着又有一朵莲花在他们前方绽放。

        羽林军急忙止住身形,列阵,谨慎的看着那不断闪现的莲花。

        他们定睛看去,只见那莲花并非是莲花,而是一种奇妙的神通,是有人在星空赶路留下的脚印。

        正在赶路的是个俊美脱俗的年轻人,长衫飘飘,很是贵气,气质也是令人过目难忘,不绝生出好感。

        羽林军主将上前,喝道:“天庭羽林军,奉天帝陛下命,押送牧天尊尸身前往祖庭!闲杂人等,统统退下!”

        那年轻人脚步停下,看了看羽林军,又看了看被羽林军护在中央的棺材,面色温和道:“这棺材里是秦教主?”

        ————牧天尊被装盘……是装棺材里了,家属情绪很稳定,嗯,还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