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九一章 落子天地间

第一六九一章 落子天地间

        “青帝很厉害,可惜遇到了江白圭!”

        青帝依旧在大军围困之中,不断受伤,但是江白圭并未下令杀死他,这才是最可怕之处。

        围点打援的重心就在于打援,不杀青帝,为了引来援军,引来青帝的援军而不杀,是为了引来更多的援军。

        这是奇。

        更多的援军到来,把第一批援军以最快的速度消灭掉,免得陷入围攻,这是正。

        消灭掉第一波援军,调整阵势投入更多的兵力围困第二波援军,这又是奇。

        奇正变化,让筹码变得更大,迫使敌人无法舍弃自己这一方的有生力量,从而不断的绞杀敌人。

        而对战场的运用,天理人欲的把控,极为考验主将的智慧,任何一个方面出了差错,都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

        延康的兵力远不如东天,如何以少胜多,而不至于被敌人优势的兵力吞噬,更是一个莫大的考验。

        延康国师江白圭,已经出神入化,战场之上再无敌手。

        随着东天的天江、车骑、阵车等各部投入战场,青帝心中更是一片冰凉,东天六十路军侯牵扯进来的神魔越来越多,便越来越难以割舍。

        这么大的兵力倘若被延康完全吞掉,铲除,换做任何一个将领都无法接受!

        而今已经不是将他围而不歼的问题了,哪怕江白圭立刻放了他,东天的大军也不可能撤离战场了!

        “东帝的伤势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吧?”

        国师江白圭来到东帝身边,道:“现在阁下可以唤醒万龙巢,唤醒自己的肉身和东极天的神龙了。”

        东帝起身,哈哈笑道:“江白圭,阁下果真心狠手辣!”

        他一声长啸,气血狂暴,而遥在对面的东天阵营中,无头的青龙肉身突然剧烈震荡,腾龙探爪,抓向万龙巢!

        万龙巢乃是他的圣地,他便是出生自那里,这万龙巢的威力不逊于南帝的道火祖地!

        道火祖地的威能可怕至极,可以扭曲时空,一重道火一重天,整个宇宙仿佛都处在祖地的道火之中。

        万龙巢祖地没有道火祖地那么强大的威力,但这座以气血见长,当万龙巢中的气血爆发之时,东天阵营中所有的神龙的气血都在几乎狂暴般的提升!

        那些神龙是东极天的神龙,都是东帝青龙的子孙后代,得到了万龙巢气血加持,顿时肉身不断隆起,将身上的捆龙索崩断!

        东极天的神龙只是被斩首了一部分,还剩下数以万计的神龙在军中做奴隶,此刻这些神龙纷纷脱困,爪牙狰狞,龙吟声从东天大营中不断传来。

        东帝长吟不绝,那些神龙实力暴增,扑向东天大营中的其他各路大军,一时间东天大营中一片混乱,血肉横飞。

        与此同时,江白圭下令全军出击,飞行在天空中的楼船大舰距离东天大营还有千里,便见炮光划破海面,轰向大营的城门,将城门轰开。

        无数神魔脚踩海面,冲向东天大营,一座座重型神器的威能被激发,射日神炮被催动,各种杀阵的杀气冲天而起,搅动风云!

        同一时间,不知多少神魔从海底摸到大营下方,破开大营地基杀入城中,海中又有披着铠甲的大鲲跃出水面,在空中飞行,每一头大鲲背上站着数十位神魔,推出剑楼,楼中剑丸倾泻如雨。

        就在此时,地德元君公孙嬿飞身而去,向东天大营走去。

        前方的海面上,顿时无数嫩芽从大营中生长出来,枝条翻飞,将数不清的东天将士锁住!

        原本,东天将士只要能够结成阵法阵势,还可以与地德元君抗衡。

        地德元君虽是地母元君之女,但她的修为实力,只是相当于修成十几座天宫的帝座强者,还称不上天尊。而且地德元君没有经历过多少厮杀,战斗经验不足,想要压制她,只需要几十万神魔,布下严整的阵法,便可以与她对阵。

        但是此刻大军一片混乱,一盘散沙,再无人能够阻止公孙嬿!

        公孙嬿又被称作小地母,面对同等境界的存在她可能不会是对手,但是面对一盘散沙的东天将士,那么便是一边倒的屠杀!

        只见她的神通所过之处,正在厮杀战斗中的东天将士纷纷木化,血肉化作木头,变成一尊尊木雕!

        公孙嬿无法木化这些神魔的元神,但是元神脱离了肉身,还能多少战力?

        东天大营中,东天将士的元神飞舞,然而随即便在延康将士和东极天神龙的攻击下纷纷崩溃,瓦解,更有甚者化作灵魂黑沙!

        滚滚黑沙沿着海面涌动,流向天阴界。

        被困的青帝见状,不由万念俱灰,江白圭这一击可以说是断了他一切希望,东天六十路军侯,只怕一败涂地!

        一招之差,满盘皆输!

        “江白圭,我……”

        东天青帝刚刚说出这话,还未来得及说出投降二字,突然东帝青龙暴起,杀入三军阵中!

        几个起落之间,东帝青龙将青帝的元神格杀!

        东帝青龙面目狰狞凶恶,爪子扣住青帝的本体,那株古树,张口喷出神火,将古树点燃,让古树在神火中化作灰烬!

        “青帝,你杀我这么多子嗣,辱我肉身,夺我祖地,奴役我的后代,我将你挫骨扬灰也是便宜了你!”

        青龙张口喷出一股龙息,把青帝的灰烬吹得满天都是,恶狠狠道:“老对手,上路吧!”

        正在围攻青帝的三路大军见状,不知所措。

        东帝青龙发泄怒火之后,不经意间瞥见面沉如水的江白圭,心头不由一突。

        江白圭面色愈发阴沉,东帝心中惴惴。

        “青龙天尊,你想英勇战死在这东海之上吗?”

        江白圭面沉如水,不咸不淡道:“青帝本欲投降于我,他投降了,东天大军也会落入我的掌控,延康将士非但不用继续与东天大军厮杀,反而凭空多了一股莫大的战力。现在青帝被你所杀,东天各部大军必定誓死抵抗,我延康将士不知要死多少才能将他们拿下。”

        东帝青龙畏惧他,更甚于畏惧秦牧,闻言连忙赔笑道:“我的实力远比青帝强横,我东极天的神龙大军,也不比东天大军弱多少。国师,与其重用青帝,不如重用我!千金易得良将难求,我愿做国师麾下一员冲锋陷阵的良将!”

        江白圭没有说话。

        东帝心中惴惴,不住地打量他的面孔。

        过了片刻,江白圭道:“那么东帝还在等什么?还不出战?”

        东帝青龙终于放下心来,立刻杀出,向东天大营杀去,心道:“他称我为青龙天尊时,便是心动怒火和杀意,称我为东帝时,便打消了怒火和杀意。现在看来,我可以平安了。”

        江白圭看着他杀入东天大营,握紧神剑的手这才缓缓松开。

        他的指节因为太用力而有些泛白。

        泰山王、天策上将等人走上前来,卫国公躬身道:“恭喜国师收一员大将!”

        江白圭面色如古井无波,轻声道:“我适才便差点忍不住杀了他。”

        众人吓了一跳,卫国公正欲说话,想起自己的嗓门太大,连忙住口,泰山王道:“国师因何动杀心?”

        “东帝青龙,更应该被称为青龙天尊,与天庭十天尊都是一样的人物。他这等存在活下来,将来混入延康的高层,窃取果实,将来延康倘若腐朽,便是出在这一类人身上。”

        江白圭道:“延康变法,自延丰帝起,至今已有二百六十年,历经延康劫而不灭,无数将士抛头颅洒热血,为的是建立一个神为人用,权为民用的世界,让人尽其才,尽世间最大之公正公平。两三百年走来,倘若在最后关头,被青龙天尊这样的存在摘取果实,岂不是最大的悲哀?”

        众人默然。

        “然而东帝青龙的作用又极大,他的力量极强,东极天的神龙也听他调遣,诸天万界中龙族无数,他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倘若他助阵延康,对我们来说好处也是极大,可以让延康少死很多人。”

        江白圭继续道:“然而,这一战中,他的功劳极大,又轻易杀不得。杀他,龙族反叛,其他诸天因他之死也不敢投降,这让我不知该如何对他。”

        泰山王道:“国师不必担忧,待到将来战事平息,寻个由头清洗了他便是。”

        江白圭道:“建立不世伟业之后,清洗有功之臣,必遭骂名。这个骂名,不仅是我来背,而且皇帝也要背。”

        众将士再度沉默。

        江白圭将这点杂念摒弃,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而今我们先做好眼前的事!”

        他亲自率军杀向东天大营,冲入战场。

        无忧乡太清境上,秦牧与云天尊对弈,轻落一子,笑道:“东天已平,昊天帝断其一爪!”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天空剧烈震荡,西土方向,无边的金气四射,宛如一个巨大的金色大球,迸发出无比犀利的光芒,将元界照亮了大半!

        同一时间,北疆坎地,玄水滔滔,天河转向,围绕坎地盘绕了一周,冰天雪地之中,一片大泽降临,冻土千万里,悬于坎地上空!

        秦牧笑道:“玄武二帝到了,北天可平。”

        “牧兄为何不说西帝?”

        云天尊看着棋盘,瞥他一眼,道:“西帝白虎,降临西土,西天白帝的确是对付不了她,但西土孤悬在外。天庭只需要派出一位天尊级存在,西土必然被破,西帝必然被杀。倘若人皇秦武无法挡住南天的败军,那么你还是与昊天尊平手,占不到任何便宜。牧天尊可知道,天庭有多少天尊?”

        秦牧微微一怔。

        云天尊道:“三十五尊。”

        秦牧挑了挑眉毛。

        “祖庭玉京城的灵官殿主,一人便可以化作三十位最顶尖的天尊。”

        云天尊落下一子,淡淡道:“他的肉身可以化作一尊尊堪比天尊的古神,每一个都神通广大。这一局,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