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章 国师无双

第一六**章 国师无双

        东帝青龙瞥他一眼,只觉这一任延康国师和前一任延康国师都是一样形容讨厌,令人不爽。

        秦牧把他从太初的一大罗天中救出,江白圭用东帝神器复活他,这二人的用意他自然是一清二楚,无非是借用他这位强大的古神的力量,为延康征战。

        东帝青龙,本来便是无比强大的存在,江白圭没有手段破东天青帝,只能复活他请他出手。

        但一个兵都不给,这是要他独自出战吗?

        对面六十路军侯,天兵天将何止百万?

        各种重器,各种阵法,再加上东天青帝,自己独自冲上前去,是去送死吗?

        东帝双眸中紫光大作:“江白圭,你的意思是说,你只给我一匹马,让我去迎战东天六十路军侯,于数百万神魔之中取东天青帝项尚人头?”

        江白圭点了点头。

        东帝龙眸眯了起来,长长吸气:“那么你何时率兵出征接应我?”

        江白圭道:“东帝在前方冲锋,时机一到,我便会兵。”

        东帝死死盯着这个儒雅的男人:“一匹马?”

        “绝世好马。”

        江白圭不紧不慢道:“青龙天尊,你的肉身,你的祖地,还有你无数子孙,都在敌营。你也可以不出战,抛弃这一切。”

        东帝哈哈大笑,转过身去。

        江白圭淡淡道:“青龙天尊,牧天尊已经还过你的人情了,不再欠你什么。倘若你将来又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东帝青龙心头一跳,明白他的意思,转过头来:“倘若我再让他欠我的情面,那么将来即便我死了,他也会再度复活我。”

        江白圭面带笑容,缓缓点头。

        东帝青龙继续道:“现在,就有一个让他欠我情面的大好机会,只要我能助国师大破东天六十路军侯,便是大功一件,牧天尊必然感激在心!”

        江白圭含笑点头。

        东帝青龙巨大无比的肉身晃动,越来越小,化作一个龙人身的中年帝皇,一身神威震荡,沉声道:“牵我马来!”

        江白圭牵马上前,把缰绳交给他。

        东帝龙气流转,龙气钻入那枣红老马体内。

        那老马一声嘶鸣,鬃毛飘扬,片片龙鳞从体内钻出,马蹄破开,锋利的龙爪钻出,体魄越来越大,一身神龙力量外泄,化作朵朵神火漂浮在它的四周!

        适才这匹马只是一匹凡马,而现在果真变成了火龙驹!

        东帝坐在龙马上,瞥了江白圭一眼,道:“你很坏,你是坏人。”说罢,双腿一夹,龙马腾空跃起,口中恢恢叫唤,脚踏海面,直奔对面的东天阵营而去!

        龙马狂奔,马背上东帝声音震荡海面,高声道:“东天青帝,还记得当年你被我空手折断,打成废物一事吗?”

        他龙吟声传遍东海,所有人都清晰可闻!

        “当年你被尊为天下第一帝座神兵,然而在我面前,却被我生生折断,打碎你一身道行,破你一身道纹。”

        东帝哈哈大笑:“我以为你这厮死了,随手一扔,没想到你却命大,竟然能活下来,不知在哪处腌之地扎了根。想来是土地肥沃,遍地黄汤!”

        “嘟嘟”

        东天大营之中,号角声长鸣,青帝站在城楼上,面色铁青,抬手一挥,只见东帝的无头肉身被押来,青帝冷笑道:“泼黑狗血!”

        顿时有将士把一盆盆黑狗血浇在东帝无头肉身上!

        东帝顿住龙马,大笑道:“我一人一马,前来挑战,青帝你果然还是从前那等没胆色之徒,用黑狗血来侮辱我的肉身!青帝,你只配做根柴火棒,被人抓在手里舞弄,无材无用。你这等龌蹉之徒,被人玩腻了便用来揩屁股上的污秽!”

        青帝勃然大怒,厉声道:“给我把东极天的龙族押出来砍头!斩龙台伺候!”

        立刻有不少将士纷纷押着东极天的神龙登上城墙,让东帝青龙的子嗣跪下,头颅探出城垛,一个个神魔刽子手扬起神刀魔刀,手起头落!

        东帝好整以暇,笑道:“我子孙遍布诸天万界,何止亿万?上至天龙,下至蛇虫,各族中都有我子嗣,你杀便是。青帝,你也只配躲在万军之中了,令人不齿。你若是出城与我一战,我佩服你的胆色,再把你打回原形,变成一根揩屎棍!”

        青帝再也忍耐不住,遥望江白圭的阵营,吩咐左右,道:“我出城去击杀这厮,你们镇守大营,千万不能出动。若是江白圭率兵来攻,你们也不能出阵搭救我!只管守好大营,不要乱了阵势!只要阵势不乱,江白圭奈何不得我们分毫!”

        众将士领命。

        青帝独自走下城楼,抓来一头神龙,挥手一鞭子下去,将那神龙打回原形,青帝乘龙出城。

        东帝哈哈大笑,迎着青帝冲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青帝长啸不绝,身后突然天宫浮现出来,他的天宫与众不同,天宫中的建筑呈现出宝树状!

        无数宫殿堆积搭建,如同一株宝树,而他的天宫足足有七座之多,七株宝树,同根同源!

        东帝因为从前是古神,虽然有过转世身修炼过神藏天宫体系,但这具肉身却只是造化神器制造出的一具神器,所以没有催动功法。

        古神天生强大,天生便掌握大道,东帝神器是按照他的肉身来制造,对他自身的大道极为兼容,因此他也无需去催动功法!

        两人碰撞的一刹那,大海沸腾,两人的力量竟然势均力敌,东帝笑道:“你果然还是一根揩屎棍,我才刚刚复生,便拥有与你抗衡的力量,倘若我巅峰时期,捏死你如同捏死蚂蚁……”

        他话音未落,青帝身后无数条粗大无比的根须飞舞,化作木质的拳头,嘭嘭嘭连续不知多少击,轰击在东帝脸上,将他的脸打得变形,打得龙牙脱落不知多少根!

        东帝被轰飞出去,脑袋一懵,眼睛余光瞥见青帝脚下无数触手翻飞,那是他的根须。

        他的根须延伸到大海之中,在海下穿梭不停,有如木质游龙,飞向自己这边追去!

        “这厮,比当年所谓的天下第一帝座神兵时强横多了!可惜我这具肉身不是我的真身,只是一件模仿我真身的神器罢了……”

        东帝喷出口中断牙,催动肉身的力量,突然感觉到这东帝神器的体内,竟然有着一座座天宫烙印,不由呆了呆。

        延康在铸造东帝神器之时,竟然将八种龙族的帝座功法也化作了烙印,融入到东帝神器之中!

        这种炼器手法,前所未有,越了天庭和开皇时代不知凡几!

        不知是何人竟然能够做到这样高深莫测的炼器手段,可想而知,此人炼器,必然已经细致入微,达到近乎道的层次!

        东帝立刻催动体内磅礴的元气,沿着那些天宫烙印运行,突然,无比狂暴的气息从他体内喷薄而出,一座座天宫从他体内腾空而起,让他的力量急剧膨胀!

        东帝落在海面上,脚踏大海,稳住身形,轰轰轰,海底传来剧烈震荡,青帝一条条粗大无比的根须被他以法力生生镇压!

        青帝冲上前来,两尊当世最顶尖的神交锋,杀得天昏地暗,而在两边,鼓声喧嚣震天,延康与东天的将士各自擂鼓助战!

        东帝尽管现了这具神器的奥妙,但是毕竟没有修炼过这些龙族帝座功法,对法力的调动并不灵便,还是被压在下风,屡屡吃亏。

        青帝的强大,出乎他的预料,而且生命力之强,着实恐怖,断肢重生,断也能重生,而且造化之道也是无以伦比,任何伤势顷刻痊愈,比他还要高深!

        东帝青龙乃是气血之神,天底下所有古神,以他的气血最为旺盛,然而这具神器的气血虽强,却比不上他的真身,此消彼长之下,他败相已现。

        “我被青帝打死的话,牧天尊会不会复生我?”他心中有些惶恐。

        倘若寸功未立,秦牧还会救他吗?

        “江白圭这厮,怎么还不兵?”他心中更加惶恐,神通渐渐乱了起来。

        延康海岸线,江白圭站在小船之上,遥望海面上的战斗,始终没有下令兵。

        “打得还不够狠,须得再狠一些。”

        国师江白圭计算着东帝青龙的伤势,他的计算与秦牧的计算不同,秦牧更像是推演,而江白圭的计算则是将东帝青龙的方方面面统统化作一个个数据,比如东帝的法力还剩多少,东帝的神通占多大比例,其人的气血所剩几何,战意占据多大比例,如此等等,汇算到一起,便变成了一个准确的数字。

        东帝距离死亡还有多久的数字。

        而今,在他的眼中,这个数字在不断的缩小。

        “我若是出兵,青帝必定会舍弃东帝逃回东天阵营,但倘若诱惑足够大,那么他便会迟疑一下,尝试在我的大军到来之前击杀东帝。”

        国师江白圭目光闪烁,东帝距离死亡还有多久的数字还在不断缩小,心中默默道:“而我兵,要做的便是在他格杀东帝之前来到他的身边,将他擒拿!因此,双方的距离也需要准备好。”

        他还在等,东帝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然而还在死死与青帝抗衡,死战不退,等候他兵。

        江白圭眼中,一个个数字跃动,突然他眼中的数字顿住,他脚下的小舟顿时如同离弦之箭激射而出!

        与此同时,延康阵营中一座座大营门户洞开,无数延康神魔脚踏海面,结成阵势呼啸向前冲去!

        天空中,万帆齐动,旌旗飘扬,一艘艘楼船大舰同时将丹炉火力提升到极致!

        而在同一时间,海底也有一艘艘大船,在海下航行,而在海面下,鲲族等神族也在进军,在海床上还有一尊尊神魔脚踩海底地面,奋力前进!

        江白圭将自己的智慧调动到极致,同时调动天空、海面、海中、海底各路大军的阵势,冲向敌营!

        海中,一艘奇怪的船上,有着琉璃般的舷窗,地德元君公孙站在舷窗下,背负双手抬头仰望。

        青帝见状,心中一凛,但是看东帝的惨状,便有些迟疑。

        他猛地下定决心:“我能够在延康大军到来之前,击杀青龙!”

        小舟船头,江白圭背负双手,小舟的度越来越快,冲在延康大军的最前方。

        “……六、五、四、三!地德元君出手!”

        他刚刚默念到这里,突然海面下一艘大船破水而出,出现在东帝与青帝之间,公孙站在舷窗后,与青帝照面。

        她抬起手掌,五指叉开,正在飞身而起的青帝突然肉身之中传来咔嚓咔嚓的轻响,一身元气飞木化,连同他的肉身一起很快变成木头。

        海面上出现一株古老无比的大树,根须扎在东海中,粗大如龙,树干盘绕如虬,极为古朴。

        “地德元君!”

        青帝心中一惊,元神立刻出窍,从肉身中飞出,带着自己庞大的肉身便要逃脱,就在此时,江白圭的小舟来到,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铺开,将青帝元神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