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八五章 两个丈母娘

第一六八五章 两个丈母娘

        幽溟太子回到南天,见到了船头上化作朱雀的白玉琼。

        白玉琼依旧浑浑噩噩,似乎是本能的带着这一船的南天人族,远离战争之地,从天河上离开。

        幽溟太子上前,白玉琼像是认得他,又认不出来他,并没有对他动手。

        幽溟太子检查一番,大皱眉头,白玉琼脑海中的记忆太多了,如此多的记忆,而且是混乱的记忆,导致她的神志不清。

        幽溟太子尝试着为她梳理记忆,但是她的记忆实在太庞杂,让幽溟太子无从下手。

        “她出了什么事?”他询问南天的人们。

        船上的人们把经过告诉了他,只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无法知道白玉琼为何会产生这种变化。

        幽溟太子有些茫然,不知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远处,商平隐率领天庭残部,不敢近前。

        这里是天庭的粮仓,翼罗天王虽败,但天庭肯定还会派来更加强大的存在和更多的兵力前来,南天的劫难还会继续。

        幽溟太子远望商平隐,商平隐拄着琉璃青天幢站在远处的楼船上。

        琉璃青天幢被翼罗天王夺走,而今落在商平隐的手中。

        幽溟太子有些不知所措,他虽然是玄武二帝的太子,但是领兵打仗却不擅长,尤其是要带领着这些基本上没有力量的南天凡人,更是双眼一抹黑。

        他搭救的那些楼船上的人们,已经被他送到其他诸天暂且避难,不过这也是权宜之计,倘若天庭增兵,这些人族也是在劫难逃。

        就在此时,幽溟太子突然感觉到虚空中传来一股奇特的召唤力量,这股力量将他锁定,然而并非是把他召唤过去,而是另一个世界中有人在施展逆向召唤神通,试图过来。

        他心中微动,这股气息是龙麒麟的气息,他很是熟悉,因此没有反抗。

        过了片刻,龙麒麟站在一头巨大的虚空母兽的头顶,从兽界降临。

        “南天的战事结束了?”

        龙麒麟四下望去,有些诧异,询问道:“孟云归呢?”

        幽溟太子把事情说了一番,龙麒麟沉默良久,道:“真正的壮士。”

        幽溟太子请他去看白玉琼,龙麒麟检查片刻,道:“她目前的情况很是奇特,像是南帝朱雀的记忆觉醒,与她近两百世的记忆混在一起,因此导致她的思维混乱。倘若两种记忆完全融合,她便会清醒过来。”

        “清醒之后的白玉琼,还是白玉琼吗?”幽溟太子问道。

        龙麒麟摇头:“是南帝。我适才检查,现她们的记忆已经开始融合了。”

        “那么,白玉琼是因此死了吗?”

        幽溟太子有些惋惜,道:“我觉得白玉琼并非是南帝的一部分,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倘若就此变成南帝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委实可惜了这等女中豪杰。”

        龙麒麟思索片刻,道:“南帝与白玉琼的记忆已经开始融合,这种融合只要开始,便无法被打断。而且现在她的思维极其混乱,很难区分出哪些是白玉琼的记忆,哪些是南帝的记忆。我没有这等神通帮她梳理记忆。这世上有这等神通的,唯有一人,那就是教主。”

        幽溟太子看向他,船上的南天人们也纷纷露出期盼之色。

        龙麒麟看着这些人的面孔,迟疑一下,咬牙道:“教主的轮回之道,可以让她保留自己的记忆,让她还是白玉琼。其实教主对白玉琼一直都很有好感,概因他们同病相怜。白玉琼是南帝的神魂转世,却拥有了自己的意识,是个独立的生命。教主也是同一个身体中诞生出的第二个意识,当年教主因为白玉琼一番话,这才没有直接下手让她变成南帝。我前去相求,教主多半会答应唤醒白玉琼。不过此举,怕是会得罪南帝……”

        他有些犹豫,道:“南帝朱雀收回自己的神魂的决心很是坚决,白玉琼觉醒朱雀魂的时候,肯定瞒不过她,她必然会感应到自己的朱雀魂的复苏。我去求见教主,她若是知道了,固然不敢对教主有什么怨言,但肯定对我有些意见。她是我丈母娘,女儿都嫁给我了……”

        船上的南天人们纷纷跪拜,祈求道:“但请尊神搭救恩公……”

        龙麒麟脸色大变,连忙闪身躲过:“延康可没有这种跪拜别人的规矩!你们快起来,我答应便是了,大不了得罪丈母娘便是!”

        他脸色阴晴不定,走来走去,道:“怎么说白玉琼也算是我半个丈母娘,就算得罪了另外半个丈母娘,这件事也是值得做的……你们这些南天人,总是求神拜佛,将希望寄托于他人,如何让你们破心中神,的确需要白玉琼丈母娘……”

        他突然气息一震,施展召唤神通,焰明天的上空一个个空间裂缝出现,一头头太古巨兽的兽王从裂缝中飞出。

        其中更有不少巨兽化作顶天立地的巨人,却是兽族的神通者,这些兽族神通者便是龙麒麟的嫡系。

        龙麒麟一口气召唤上万尊兽族神通者和兽王,向幽溟太子道:“你没有足够的兵力,不是商平隐那等天师的对手,我先交给你这些兵力应急。白丈母娘被唤醒后,你我便可以离开南天,将南天交给她了。”

        “你如何去延康?”

        幽溟太子道:“此去延康,即便以你的度也需要数年的时间,等你见到牧天尊,只怕白天师已经被同化了。”

        龙麒麟笑道:“我与教主情同父子……兄弟!嗯,是情同兄弟手足!我施展逆向召唤神通锁定他,我没有这么强大的法力到他身边,但教主感应到我,便可以把我召唤过去!”

        他信心满满,取出一粒灵丹,道:“这是教主亲自给我炼制的灵丹,我留下了一颗,灵丹上有他的气息,凭借这股气息,我便可以锁定他的方位,施展召唤神通了。”

        他催动召唤神通,刚刚与遥在元界的秦牧建立联系,还未来得及催动神通的力量,突然间虚空剧烈震动,一股浩瀚深邃的力量从遥远的元界洞穿过来,空间坍塌,将龙麒麟一下子拉入空间深处。

        幽溟太子吓了一跳:“这是牧天尊的力量吗?一瞬间便锁定了龙山散人的方位,直接将他挪移了过去!对了,龙虓天尊怎么会大慈悲,把龙山散人放出来,又给他这么多兵力?”

        龙麒麟天旋地转,下一刻突然脚踏实地,只见自己出现在无忧乡太清境的一座大殿中,正座上秦牧和灵毓秀夫妇坐在那里,旁边有阆涴、幽天尊、开皇帝译月和初祖人皇等人相陪。

        秦牧和灵毓秀正在会客,客人一身大红衣裳,有如烈火,是个美貌妇人,正是南帝朱雀!

        龙麒麟心头一突,连忙上前几步,顾不得与秦牧招呼,慌忙拜见南帝朱雀,高声道:“小婿拜见岳母大人!”

        他心里直犯嘀咕:“说南帝,南帝到!不愧是度天下第一。难道是岳母感应到白岳母的朱雀魂觉醒,担心教主会坏她好事因此忙不迭的跑过来?”

        他正想着,南帝朱雀笑吟吟道:“好女婿,真是我的好女婿。丕儿,起来吧。你不是在南天的吗?南天战事如何?”

        龙麒麟站起身来,低着头眼珠子乱转,思索该如何回答。

        秦牧笑道:“丕,南帝这次带来了喜讯,是来向我说南海大捷的。南海一战,势头一片大好,赤帝齐暇瑜投诚,赤皇、明皇率领赤明余族,与赤帝、烟儿汇合,几番恶战,将南天三十九路军侯灭了大半,业已登6,把敌军逼向无忧乡。”

        灵毓秀笑道:“南帝想让延康另派一路大军,阻挡天庭的败军去路,免得败军被天庭大军接应。”

        龙麒麟听到他夫妻二人说出这话,心中微动:“教主和教主夫人是在帮我圆场。看来教主已经觉察到什么。”

        “教主,夫人,我此来并非是为了南天,而是兽界。”

        龙麒麟黯然,哽咽道:“我义父龙虓天尊,因为违背小土伯之约,已经魂飞魄散了。丕,德行浅薄,而今继承义父之位,忝为兽界之主。”

        南帝不禁动容,喜不自胜,笑道:“那么我家烟儿,便是兽界的女主人了?”

        秦牧笑道:“恭喜朱雀姐姐。”

        南帝连忙道:“何喜之有?何喜之有?龙虓是贤婿的义父,他死了,虽说是罪有应得,但我也是伤心得很。贤婿,你虽说是兽界新主,但不可骄傲,一定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龙麒麟想起龙虓对他的好,不禁悲从心来。

        南帝连忙劝慰一番,道:“贤婿,龙虓之死乃是命数使然,怪不得别人,也怪不得你。”

        秦牧叹道:“丕,你与龙虓父子感情,我是知道的,不必伤心了。你现在成为兽界的新主,的确要像朱雀姐姐所说的那样,戒骄戒躁。便是我,也是一日三省吾身,每日都要回顾这一日的作为,是否有错。”

        他头顶光芒流转,从光芒中飞出一面明镜,道:“这面镜子叫做顾视,是我每日顾镜自视我心的宝物。今日便赠给你。”

        龙麒麟上前,接过这面顾视宝镜。

        秦牧又勉励一番,道:“南天的战事也是至关重要,保住南天,可以断天庭粮草和后勤。我分身乏术,不能亲自前去,你而今是兽界之主,权大势大,当保住南天!”

        龙麒麟道:“教主,南天人愚昧,该如何破他们心中神?”

        秦牧沉吟片刻,道:“兽界不是也有延康吗?那些人,我许你出动了。”

        龙麒麟大喜,正欲退出这座大殿,南帝连忙起身,笑道:“我与贤婿好久不见了,我去送送他!”

        龙麒麟无奈,只得与南帝一起走出这座大殿。

        殿外,南帝朱雀笑道:“贤婿,牧天尊给你的顾视宝镜,让我欣赏欣赏。”

        龙麒麟只得取出顾视宝镜,南帝朱雀对着镜子照了照,又对着镜子背后照了照,没有现异常,这才交给他,笑道:“贤婿如何回南天?”

        龙麒麟毕恭毕敬道:“回岳母大人,此事简单,我逆向召唤,使自己到兽界。到了兽界,幽溟太子会施展召唤神通,召唤我,我便可以降临。”

        南帝朱雀点了点头,道:“多多保重。”

        龙麒麟拜别,施展逆向召唤神通,返回兽界。

        到了兽界之后没多久,幽溟太子施展神通,龙麒麟从兽界降临,取出顾视宝镜,道:“这面宝镜是教主的轮回大道所炼,我岳母不识轮回大道,被我逃过一劫。有了这面镜子,白丈母娘便可以得救了。”

        他拿着顾视宝镜来到白玉琼所化的朱雀面前,那朱雀看向宝镜,过了片刻,朱雀双眸流出两行火泪。

        镜中,不仅仅有白玉琼的一生,还有她很久很久之前的前世鹊菲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