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八二章 我有一个梦想,孟云归篇(上)

第一六八二章 我有一个梦想,孟云归篇(上)

        “龙虓已死。我感应到我与他的小土伯之约消失了。”

        秦牧听着月天尊的琴音,突然说出这句话来,感慨道:“我原本期望,他能够率领兽界,与天庭一战,他雪中送炭,这份恩情必定大得很。”

        月天尊侧头弹奏着琴曲,秀发从脖颈左侧垂下来,只是这琴曲断断续续,不是很连贯,道:“龙虓是食利者。太古时代,他依附于伯阳神王而生,众生祭祀他,他食伯阳神王与造物主之利;

        “造物主灭亡,龙虓不舍其利,又不敢舍命一搏,于是诈死脱身,躲在祖庭背面继续食造物主时代的余利;

        “十天尊时代,他依附于天庭,天盟,建立兽界,继续食利,他无需拼命便可以保住自己的地位;

        “昊天帝时代,昊天帝封他为十天尊,他统治兽界乃是正统,继续食利。这样的存在,即便是将来你获胜了,建立了新庭,他也是会攀附你,继续食利。到那时,牧天尊如何处置他,只怕会成为一个莫大的难题!”

        月天尊突然拨乱琴弦,有些恼怒道:“这琴谱根本不可能弹奏出来!”

        她弹奏的琴谱是秦牧交给她的,琴谱极为古怪,月天尊也是琴律上的大家,绝无仅有的音律强者,然而秦牧的琴谱,她始终无法完整的弹奏出来。

        “这是四公子亡妻创造的曲子,弥罗宫四公子经常在混沌长河中弹奏此曲。想要对付四公子,必须从这首曲子着手。”

        秦牧目光闪动:“四公子几乎没有弱点,唯一的弱点便是这首曲子。”

        月天尊翻看琴谱,道:“这首曲子非常难弹,难点不在于琴谱,而在于意境。琴律中的意境极为深远,大概留下琴谱的人,已经音律入道三十六重天了。我虽然音律颇有建树,但还没有修炼到这种水准。”

        秦牧侧身问道:“月,你的载极虚空何时成道?”

        月天尊抬头,恬静一笑:“我感觉不远了。”

        秦牧大是开心,笑道:“你若是成道,我们的胜算便大了一分。”

        月天尊不禁有些好奇,道:“牧天尊以为,我成道之后,我们的胜算有多少?”

        “一分。”秦牧竖起一根指头。

        月天尊白他一眼,哭笑不得:“我成道之后才有一分胜算?我若是没有成道,岂不是连一分胜算都没有?”

        秦牧点了点头,道:“背靠大树好乘凉,昊天帝背靠祖庭玉京城这株大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目前为止,我们看起来是能挡下天庭的攻势,但实则一分胜算也没有!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我们的胜算会越来越高。”

        他的目光落在渡世金船上,心中一片火热。再坚持十六年,开皇的身影便会出现在金船上,那时才是延康反攻的时机!

        “对于南天,你怎么看?”

        月天尊道:“南天的人族数量极多,几年前孟云归反出天庭,命人前来求援。延丰帝派去龙山散人和幽溟太子,然而天庭也派去了重兵,这一战,只怕南天支撑不住。”

        秦牧摇头道:“无论延康还是无忧乡,都没有余力去支持南天了。这种情况下,南天只能靠自己。”

        月天尊不再说话。

        现在天庭的大军不断出击,已经快要形成了对无忧乡的三面包围趋势,只留下通往延康的一个缺口。

        而南海,赤明二帝烟儿南帝和赤帝,正在进攻天庭南天各部的大军,战局尚未平息,无暇来援。

        北疆坎地,魏随风率领老部下羽林军和延康军队,与北天黑帝年关河的大军死磕,魏随风的兵力少,不断向延康求援。

        只有东海江白圭那一路兵马一路获胜,但是偏偏碰到东天青帝这个以谨慎著称的主儿,延康国师江白圭虽然不断获胜,但都是小胜,无法将东天青帝的兵力完全消灭。

        延康国内还有不少兵力,但现在延康的各个督造厂都在全力运转,需要这些神魔源源不断的制造神兵神器。

        战场上,神兵利器损耗极快,即便是重器也会被打得粉碎,因此需要强大的后勤能力!

        战争打得是财力,是储备,也是铸造能力。

        天庭靠的是底蕴和储备,但是战时的铸造能力却远不如延康,延康的许多督造厂原本是民用,但这时候都已经改成了军用!

        延康的战争机器启动,迸发出的力量堪称惊世!

        因此这场战争拖延的时间越长,对延康越是有利,时间越短,对天庭越是有利。

        “南天被火天尊奴化,已经没有了抗争精神,寻常时期想要改变南天的人族的思想,需要三五代人的时间,甚至更长。可能需要花费几话。

        翼罗天王面色转冷,传令道:“传我命令下去,天庭将士在前线苦战,用性命拼搏,理当享受!焰明天的牲口,无论年岁,统统押送到船上,送到元界!”

        白玉琼身躯颤抖一下。

        翼罗天王瞥她一眼,白玉琼没有动弹。

        命令下达,天庭将士立刻去办,先前各个村落城郭中的人们不想反抗,不敢反抗,现在整个村子部落城市的人都将变成神魔的口粮,他们终于想起了反抗。

        白玉琼低头看去,一个又一个村落的人们被神魔们镇压。

        村落中,城市中,哭喊连天,妇孺相抱一团,年轻人试图拼命保护自己的妻子儿女,然而没有任何作用。

        他们在这一刻克服了心中的奴性,但是他们没有反抗的力量。

        白玉琼竭力稳住心境,看着这一幕幕发生,她觉得此时此刻的她,与南天麻木的人们一样,没有了血性,只剩下奴性。

        现在焰明天的人们克服了心中的奴性,克服了火天尊的奴化教育,而她心中的奴性却无法克服。

        她竭力说服自己,自己麾下还有人族的诸天,为了南天的奴隶而反叛天庭,会让他们送命。

        自己只是在隐忍,只是在委曲求全,并非是自己心中暗藏着一个跪着的自己,自己一直都是站起来的,从未跪下过。

        而她的良知却在告诉她,她一直都是跪着的,从未站起来过!

        突然,远处的天河上传来一股股恐怖的悸动,孟云归率领道。

        他的身后,那满船的人们纷纷跪下,没有一个敢站起来,有孩童想哭,却被母亲捂住嘴。

        翼罗天王抬手,抓起一个妇人,面带戏谑的笑容盯着孟云归:“孟天师,他们只是奴隶,只是牲口,是天庭神魔的粮食,每年献祭给半神的牲口都不计其数。当年,你为何没有因此背叛天庭?为何这个时候才背叛天庭?”

        孟云归声音沙哑,嘿嘿笑道:“当年我只是耳闻,没有目睹。我没有亲眼所见,虽然伤心,但可以忍耐。现在我看到了,触动我的道心,我便要反。”

        他直起腰身,抹去嘴角的血:“从前南天的人还能活,活到六七十岁,才能变成祭品,但是天庭与延康开战,战争旷日持久,南天只怕要被吃绝种,别说六七十岁,就算是婴儿,只怕都会被吃掉!我岂能忍得住?”

        白玉琼飞来,没有上前,默默的站在远处。

        翼罗天王仰头,将手中的妇人放入口中,吞了下去,似笑非笑道:“为了他们?为了这些不知反抗的牲口?”

        他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背后跪着不动的人们:“除了天尊天帝,这世间还有谁人的权势在你之上?你就为了这些牲口,反叛天庭?孟天师!”

        他笑得有些疯狂:“所有神明都说你是第一天师,智慧高绝犹胜商天师,在我看来,你做了一个最蠢的决定!”

        他笑容突然完全敛去,冷漠无比:“杀了他。”

        ————又是快五千字的大章,然而关于孟云归的章节,可能需要两个这样的大章才能写完,猪蹄子快要报废了,猪脑也快要蒸发了。泪,求票票安慰,你们谁捡到了我的票票(迷茫的东张西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