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六六章 诛道身,灭道树

第一六六六章 诛道身,灭道树

        商君完全敛去气息,他站在秦牧的阴影里,仿佛不存在一般。

        然而就在他收刀隐去的一刹那,灵官殿主的宝殿轰隆震动,大罗天在震动中崩溃瓦解,宝殿带着三枚道果一朵道花从终极虚空中急坠落,向元界方向坠去!

        那座宝殿下,只见灵官殿主被碾碎的血肉在蠕动,自我重组!

        “商君,你坏我道行,毁我肉身,此仇我将来必报!”

        灵官殿主的声音传来,他的肉身蠕动,突然分成四个部分,各自带着道果道花,向不同的方向飞去。

        商君从秦牧的阴影中飞出,直追灵官殿主的头颅所化的古神而去!

        与此同时,灵官殿主被劈开的道树也径自飞起,试图追上宝殿。

        秦牧脚步一动,落在其中一半道树上,将这半株道树镇压,随即身后一座混沌殿飞出,将另外半株道树镇住。

        两半道树震动,条条大道浮现出来,共同向秦牧攻去!

        “七公子,你想夺我道树?做梦!”

        这道树中传来灵官殿主的道音,道树宛如有生命的大道一般,攻势猛烈至极,树枝树叶轻轻一颤,便是各种神通道法攻来!

        灵官殿主的肉身尽管被毁,道果道花护着残躯飞走,但他的道树却依旧拥有无边威能,单单是枝条枝叶中迸出的神通,便足以让天尊也叹为观止!

        秦牧单手持剑,一剑平平斩出,剑光所过之处,道树迸的一切神通统统被切成两半!

        道境第三十三重天,天都开天篇!

        嗤——

        这一剑斩在道树上,威能爆,灵官殿主的半株道树顿时坍塌,只一瞬间,便道树便化作混沌,从太易到太极衍变,随即道树彻底瓦解,在终极虚空中化作一片完整的天地。

        随即这片天地星空在终极虚空的作用下飞膨胀,坍塌,即将毁灭!

        秦牧的灵胎神藏铺开,将这片天地容纳,归墟大渊自我坍缩,很快将道树所化的天地连同秦牧的灵胎神藏一起吞噬。

        轰隆!

        他的神藏再度开天辟地,重新演化出来。

        秦牧抬头,鸿蒙紫气氤氲,充斥在神藏之中。

        他的元神、肉身汲取灵官殿主道树所化的鸿蒙紫气,不断生长,干瘦的双腿也渐渐复原,元神也恢复到瑶池境的水准。

        灵官殿主另一半道树竭力对抗混沌殿,试图逃脱,然而怎么也逃不出混沌殿的镇压。

        秦牧走上前去,如法炮制,又是一剑斩去,将灵官殿主的另一半道树摧毁,先开辟成天地,再加以毁灭,演化鸿蒙元气。

        他吸收了这半株道树,元神再度成长!

        短短片刻,他的元神便成长到天海境的水准。

        商君飞身而回,提着灵官殿主的头颅,只见灵官殿主头颅双鬓如同飞翼,向上生长,眉心有第三只眼,眼中有小人,鸟人身,如同金乌,与太阳古神有些相似。

        他还长有獠牙,那些獠牙竟也化作一尊尊古神的形态,很是奇特。

        秦牧惊讶,头一次见到这种古怪的肉身形态。

        这个灵官殿主简直像是集合了一个宇宙的古神于一体,他的肉身似乎随时可以分解成一尊尊古神!

        不过,灵官殿主的头颅已经被商君所杀,这些古神也都已经死亡。

        “商君这口刀,真是锋利无双!”秦牧不禁赞叹。

        商君的道,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为了尽快除掉对手,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没有任何力量上的浪费。

        这与其他道法神通不同。

        天下道法,很少有专门为了杀生的,更多的是追求道的本质,至于神通的威力如何则往往只是旁枝末节。

        学以致用,神通只是道的用处用法而已。

        而商君的杀道,却是专门为了杀生而存在,其道法神通一切目的,都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用最小的力量干掉对手!

        这在很多人眼中是舍本逐末,然而实际交锋中,道行比他高,道境比他深,也有可能会死在他的手中。

        商君却震惊于秦牧在这短短片刻便将灵官殿主的道树完全毁灭,只是他虽然震惊,却没有多说什么。

        像灵官殿主这种古老的存在,很难被杀死,先前他能偷袭成功,靠的是秦牧让灵官殿主的道心动摇,被他的杀道刺入脑海之中。

        倘若灵官殿主的道心没有动摇,即便他能刺杀成功,恐怕也是以命换命的下场。

        而且,就算他折损性命,灵官殿主也无法被他杀死。

        像灵官殿主这等存在,就算是一个宇宙的破灭大劫也很难将其完全磨灭,他的道树道果可以度过破灭劫而不灭。

        唯一有威胁的便是宇宙生劫。

        然而秦牧却将灵官殿主的道树磨灭,这一点,商君便无法办到。

        “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肉身……”

        秦牧打量灵官殿主的头颅,微微皱眉:“倘若与天庭对决中,这样的存在肉身分解,化作一尊尊古神杀入战场,对延康来说只怕是致命的打击!”

        更让他忧心的是,如果其他殿主的肉身也是这般强大,弥罗宫的公子再将几个殿主送来,谁能抵挡?

        商君偷袭一次还可以,若是灵官殿主有了防备,就算商君再度成道,也奈何不得这等存在。

        “公子,这是他的道果。”

        商君摊开手掌,灵官殿主的道果飞起,试图逃窜,却见他的掌心上空形成一个杀道囚笼,将道果困住。

        “七公子,这道果的力量太强,我不能摧毁。”商君道。

        “商君,你还是称我为牧天尊吧。在十七纪我是天尊,不是公子。”

        秦牧观察片刻,细细查看灵官殿主道果中蕴藏的大道,赞叹道:“不愧是殿主级别的存在,胜过其他成道者不知凡几。”

        他拔出劫剑,唰唰唰,一剑又一剑向道果刺去,然而每一剑都是剑尖刚刚触及道果,便随即收回,并未刺入道果之中。

        秦牧收剑:“把道果松开吧,让他回到那位殿主的身边。”

        商君依言放开道果,只见那枚道果飞离开终极虚空,消失无踪。

        “道果中内藏我的剑道,倘若那位殿主强行收回道果,有他的苦头吃。”

        秦牧离开这片虚空,搜寻太易地理图标记的方位,道:“对了,这个殿主是谁?”

        商君摇头道:“我也不知。”

        秦牧叹了口气:“他的肉身造诣很高,肉身的法门也很怪异,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商君行走在他的影子里,道:“下次杀他之前,我会帮天尊问一下他的名字。”

        秦牧点头,问道:“弥罗宫其他殿主,也拥有如此诡异强大的肉身吗?”

        “不知,我未曾杀过。”

        “商君,倘若遇到其他殿主,我们先问一下他叫什么。”

        “不可。若是他有了防备,便不好杀了。”

        “这倒也是。”

        ……

        天庭大军之中,天宫耸立,这里已经建立起了昊天尊的别宫,别宫随着天庭的大军而动,两株道树漂浮在别宫之上,巍峨壮观。

        这两株道树乃是昊天帝和太初太上皇的道树,镇压天庭气运,远远望去,大道飘摇,道光条条道道,神圣庄严。

        即便是相隔几万里,也可以听到从道树中传来的道音道韵。

        别宫的凌霄宝殿中,昊天帝面色凝重,看着三位形容古怪的古神。

        只见这三位古神一个是龙人身,脑后一枚道果滴溜溜旋转,另一人是蛇人身蛇尾,脑后道花飘动,还有一人是牛人身,脑后也有一枚道果。

        “天帝,我中了七公子的暗算,七公子不知从哪里寻到了以杀成道的商君,趁着我在终极虚空寄托大道,被终极虚空镇压时偷袭我,让我道身被毁。”

        其中那龙人身的古神乃是灵官殿主的肝肠所化,身上站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古神,开口道:“我一时不查,中了暗算。商君坏我道身,七公子毁我道树,商君还擒走我一枚道果,此仇不共戴天,我与他们不死不休!”

        昊天帝眉头舒展开来,面色温和道:“敢问殿主,道身被坏,道树被毁,对殿主的实力有多大影响?”

        那蛇古神道:“这番受挫,削我七成修为。”

        昊天帝眼角跳了跳,向太极古神抛个眼色,太极古神会意,心道:“陛下想要斩杀这位灵官殿主,炼化他的道果,夺他修为……”

        牛人身的灵官殿主叹道:“而今我的实力,只相当于三位普通的成道者了。这次受挫,怕不是要修炼千百万年,才会恢复到巅峰状态。”

        昊天帝心中凛然,又向太极古神抛个眼色。两位太极古神连忙打消对灵官殿主的杀意。

        就在此时,天空中道光大放,又有一枚道果飞来。

        三个灵官殿主突然各自叱咤一声,三人融合,化作一个无头身躯,肚子的脐带处长出一颗龙头,他的肩头长出一对牛角,胸口浮现出三只牛眼,背脊盘绕大蛇,极为古怪。

        那龙头张口,叫道:“七公子在我这枚道果中留下了十三道剑道神通,准备借我的道果暗算我。我虽然知道他要暗算我,却不得不破解!天帝,我需要你准备一场罗天大醮,用众生之血来献祭,破他的剑道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