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六零章 第八棵树

第一六六零章 第八棵树

        “世界树和归墟的位置,在宇宙中是永恒不变的。”

        老汉道:“确定了世界树和归墟的位置之后,有了参照,便可以将第十六纪的道树分布图,与第十七纪的终极虚空一一对应。有了这些,寻到太易所在,应该不难。”

        秦牧点头,心神舒畅,笑道:“寻到太易,太易应该有办法让瘫子醒过来。我再解决了这片碑林,便可以解救出瘫子了。”

        他虽然说起来很是轻松,但是老汉和老妪都知道其中的难处。

        太易没有被镇压在这里,肯定是被镇压在别处,这里有太易破开了禁制,但是那里却没有,因此需要秦牧去破解禁制。

        “此行可能会有危险,让小商陪你前去。”

        老汉道:“小商虽然是以杀成道,但并非是滥杀之人,有他相随,公子此行便少了诸多危险。而且他熟知道树分布,可以帮助公子更快找到太易。”&1t;i>&1t;/i>

        秦牧点头,带着商君离开这里对他来说应该不是太难。

        “那么……”

        他环视一周,微笑道:“诸君可以告诉我,第八株道树是谁的道树了吧?”

        村庄里算上那头猪和瘫子,只有七个人,但是道树却有八棵,显然这里除了这七人之外还有第八个人。

        那妇人笑道:“公子又在说笑了,这里只有我们,哪里有第八人?”

        秦牧惊讶,看向其他人,羊角辫丫头道:“这里的确没有第八人。”

        盘中猪头道:“我们不会欺骗公子,这里的确没有你所说的第八人。非但没有第八人,也没有第八棵道树。”

        老妪心中微动,急忙道:“公子先前一直说八株道树,莫非公子不是在诈我们?”&1t;i>&1t;/i>

        秦牧失笑道:“我早就告诉过你们,我乐善好施,是满怀慈悲的大好人,我岂会诈你们……等一下,你们不知道你们村里有八棵树?”

        老妪面色凝重,点了点头。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气氛有些压抑。

        老汉道:“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公子是在诈我们,所以才说有八棵树。但是在我们眼中,这里只有七棵树,被镇压在这里的,也只有我们七人。”

        秦牧心中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沉声问道:“你们看不到第八棵树?”

        众人纷纷摇头。

        气氛变得更加压抑。

        秦牧能够看到那株道树,是因为他眉心竖眼着实强大,甚至连混沌都可以看穿。而他们却没有如此强大的神眼。&1t;i>&1t;/i>

        那丫头突然笑道:“公子,你是在开玩笑对不对?你不要吓丫丫……”

        盘子里的猪头突然打个哆嗦,两只猪耳朵贴住眼睛,却露了一线,偷偷四下张望。

        秦牧心念微动,收回自己的剑道,这尊猪神顿时感觉到阻挡自己肉身复原的剑伤消失,连忙把肉身拼凑起来。

        秦牧笑道:“多半我的术数是武斗天师濯茶教的,算错了。我可以带着一个人离开这里,把你们都带出去,则需要破解方尖碑林,我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只能劳烦诸位继续留在此地,等到我有了足够实力,再回来破解方尖碑林,搭救诸位。”

        老汉走到一株树下,愁眉不展,苦笑道:“我留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守住瘫子,瘫子不醒,我便不能离开。就算公子破解了碑林,我也不能离开此地。”&1t;i>&1t;/i>

        他坐在石头上,点燃了烟丝,吧嗒吧嗒的抽着水烟,昏花老眼时不时的向秦牧看来。

        老妪颤巍巍的来到另一株树下,嘿嘿笑道:“老怪,我留在这里陪着你。”她坐下来,慵懒的晒着太阳,抬手把头上的簪取下。

        商君向村外走去,道:“我在村外等公子,公子不要耽搁太久。”

        朱三通扛起自己的道树,笑道:“这一战是不打不相识,我老朱从前是错怪公子了,还请公子见谅。我先去把我的树种好。”

        丫头则捧着自己的道果,蹦蹦跳跳的来到自己的道树前,笑道:“我还得把自己的道果挂在树上。”

        妇人叹道:“原本想请公子吃顿便饭,怎奈生了这么多事。公子,我要收拾一下瘫子的衣裳。瘫子的衣裳洗好了,我便把它挂在瘫子的道树上晾晒。”&1t;i>&1t;/i>

        她端起盆,来到瘫子的道树下,把瘫子的衣裳挂在道树上。

        做好这一切,妇人又来到老井旁的树下,取出棒槌敲打其他衣裳。

        村口,商君站在自己的道树下,手上青筋根根绽起,他手中只剩下了半口刀,虽然刀被秦牧斩断,但对他的实力影响却不大。

        丫头则从自己的道树树冠中探出头来,神情紧张,死死盯着秦牧的举动。

        老汉抽着水烟,老妪梳着头,朱三通把自己的道树栽下,化作黑野猪用鼻子和獠牙拱着泥土,把土夯实,小眼睛却骨碌骨碌的乱转。

        妇人则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衣裳,却忘记了添水。

        在他们眼中,秦牧挪动脚步,来到一处空地,那里空无一物,然而秦牧却抬起手来,轻轻向前伸去。&1t;i>&1t;/i>

        众人精神顿时高度紧张,突然,秦牧像是触碰到什么。

        那隐藏起来的第八株道树!

        秦牧的指尖刚刚触碰到那株道树,六个身影陡然暴起!

        丫头从树上扑下,如燕子抄水,身形紧贴地面,脚尖一点随即贴地飞起,猛地一咬舌尖,道血喷出,涂在手中道果上,道果光芒大放!

        妇人抡起棒槌,脚步错动,身形旋转如风,爆喝连连,舞动棒槌狠狠向秦牧所触之处砸落!

        朱三通怒吼,拔起自己刚刚种下的道树,化作顶天立地的黑野猪,人立起来,挥起道树向秦牧手指之处扫去!

        与此同时,商君的断刀,老汉的水烟袋,老妪的簪,同时攻至!&1t;i>&1t;/i>

        六人施展全力,威势比刚才围攻秦牧也丝毫不逊!

        他们深知自己只有一击的机会,这个隐藏在他们之间的道树,已经隐藏了数十亿年之久,一直没有被他们察觉,可见对方的实力着实高深莫测!

        倘若被对方有所防备,只怕他们联手也难能奈何对方分毫!

        因此这一击,他们务必要摧毁对方道树,灭掉对方的道果,毁掉对方的道行!

        轰!

        无比剧烈的波动传来,风暴席卷,让站在那株道树旁边的秦牧衣衫猎猎作响,被逼得不断后退!

        秦牧一路后退,抵抗这股强横的冲击,待到风波散去,只见他已经退到了村外。

        他张开眉心竖眼看去,只见那株道树还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道树四周不见人影。&1t;i>&1t;/i>

        秦牧心中一惊,细细搜寻,只见丫头被挂在自己的道树上,一只脚露在外面,手中还抓着自己的道果,昏死过去。

        妇人栽到自己的井中,死死的抓住棒槌,棒槌卡在井口。

        商君四仰八叉的坐在自己的道树下,握刀的手虎口流血,双眼茫然,手中的断刀已经尽碎,刀柄变成了碎屑。

        老妪的簪插在自己的眉心,气若游丝,老汉的水烟袋破裂,他的头撞在自己经常坐着的那块大石头上,头破血流。

        而朱三通的獠牙悉数断去,抱着自己的道树昏死过去。

        秦牧愕然,这短短一瞬间,六大成道者便悉数落败,悉数受伤!

        “大公子!”

        老汉颤巍巍的坐了起来,手臂在颤抖,努力的想要填上烟丝,然而水烟袋却破了,烟水流了出来。&1t;i>&1t;/i>

        他声音沙哑,眼中有着恐惧也有着恼怒:“是大公子的道树!他一直都在这里!嘿嘿,这个老阴货……”

        秦牧四下张望,目光突然落在高悬在天幕上的那轮太阳上。

        那轮太阳火力熊熊,已经燃烧了怕是十个宇宙纪,不知多少亿年,从第七纪一直燃烧到现在!

        按照规律,太阳早就应该熄灭,死亡,蒸,最终变成虚空,然而这轮太阳却还活到现在,不能不令人怀疑。

        “大公子并不在这里。”

        秦牧突然道:“他只是将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道树留在了这里。”

        老汉挣扎起身,仰望天幕上的那轮太阳,颓然的叹了口气,声音沙哑道:“我被镇压在这里太久,早已比不上他了。嘿嘿,当年与他齐名,现在却比不上他的一只眼睛……”&1t;i>&1t;/i>

        他很是落寞。

        他因为一句承诺,守着瘫子十个宇宙纪,这十个宇宙纪,他已经荒废了修行,远远比不上当年与他齐名的大公子,心中的失落可想而知。

        其实秦牧也看得出来,老汉被这里的人尊为老怪,应该是他那个年代极具盛名的人物,以至于很多人听过他的传说。

        然而这个小村庄里的所有人,实力最强的并非是他,反而是商君。

        商君虽然只有一枚道果一株道树,但实力已经凌驾在村庄里其他成道者之上!

        这也是秦牧想要带着商君离开的原因。

        秦牧上前,拔掉老妪眉心的簪,为她简单的治疗一下伤势,又拍了拍老汉的肩头。

        老汉回过神来,萧索道:“我不能送公子了。”&1t;i>&1t;/i>

        其他人各自挣扎起身,把秦牧送到村口。

        商君勉强站起来,沉默片刻,道:“我已经没有了刀,恐怕无法帮你做多少事。而且我杀性太重,仇家极多,我只会给你招来灾祸。”

        秦牧笑道:“巧的很,我仇家也很多,恐怕比你的仇家还要多得多。”

        商君迟疑一下,秦牧面色平静的看着他:“以杀成道的商君,你胆怯了。你惧怕外界的原因,并非是你败给了大公子,而是你惧怕回到外界。”

        商君沉默。

        “即便你以杀成道,修成杀道三十六重天,你还是道心有缺。”

        秦牧目光锐利,道:“你觉得第十六纪是毁在你的手中,你因此而感觉到内疚,自责,觉得无颜走出这里。封住你的,镇压你的,并非是大公子,而是你自己给自己寻找到一个囚笼,把自己囚禁起来。你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以杀成道的商君,你就算走出这里,你也无法让自己的道烙印终极虚空,成为成道者了。”&1t;i>&1t;/i>

        商君声音沙哑:“那么你还需要我吗?”

        秦牧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笑道:“自然需要。我需要你帮我寻到太易,我还需要一口世间最锋利的刀。你现在已经不是那口刀了,不过我可以把你磨成那样的刀。跟着我,我可以让你走出来。”

        商君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如同他的影子。

        很快,他们走入方尖碑林,商君隐藏在他的阴影中,两人的步履相同,同时迈开脚步,同时落下脚步,带着相同的律动,渐渐消失在碑林中。

        村庄外,众人看着两人消失,朱三通突然道:“弥罗宫的七公子,是一个奇怪的人。”

        “他的确是一个奇怪的人。”

        老妪叹道:“明明是敌对势力,但是却让人很难对他恨得起来,非但恨不起来,反而很想与他做朋友。”

        妇人笑道:“这样奇怪的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可惜成亲了,否则丫丫也可以寻一个好夫家……”

        丫头啐了一口,羞红着脸躲到树后。

        众人哈哈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剧烈咳嗽。

        ————这周,周日晚上十点,宅猪一台和2o把虚生花秦牧江上初逢的扇子,直接点击抽奖即可。大家来测测手气吧!对了,记得关注宅猪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