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五六章 小村郭,杀猪菜

第一六五六章 小村郭,杀猪菜

        秦牧走向第一座方尖碑林,这里不仅仅有奇特的血锈味儿,还有着极重的杀伐之气,除此之外最让他不舒服的便是这些方尖碑所散发出的镇压之力。

        这些方尖碑是弥罗宫大公子炼制出来,用来镇压敌人的。

        这股力量镇压着他的元神,让他的元神力量无法发挥出来,不仅如此,镇压之力还锁住了他的神藏!

        大公子的道行极高,留下的方尖碑林渐渐作用在他修成的大道上,让他的道法神通散乱沉寂!

        大道的威力,体现在神通上,倘若道法神通无法运转,实力便无法发挥!

        秦牧现在所面临的情况便是如此。

        “大公子修炼的是弥罗宫主人的鸿蒙元气,而鸿蒙元气是他所有道法神通的基础,倘若方尖碑林连鸿蒙元气也可以镇压,那么他自己便会被自己炼出的方尖碑林镇压在这里!”

        秦牧停下脚步,他现在还在方尖碑林的外围,以这种趋势,恐怕他走不了多远,一切修为实力甚至道法神通统统都被镇压。

        就算太易被镇压在此,他也无力营救,因此他必须想出对策。

        “也即是说,鸿蒙元气可以避开方尖碑林的镇压之力,不过我需要知道大公子的鸿蒙符文封印所用到的符文序列!”

        他停下来仔细研究方尖石碑,对于门板上蕴藏着的符文,他已经有所了解,这几年他都在研究门板上中蕴藏的鸿蒙符文和神通。

        但是门板是门板,石碑是石碑,两件东西中蕴藏的鸿蒙神通肯定不太一样。

        就在此时,秦牧突然怔住,看着地面。

        地面上除了他的脚印之外,还有其他人的脚印!

        他细细查看,只见地面上脚印有从外面走进来的,也有从里面走出去的,从脚印的大小来看,应该是同一人的脚印。

        “这个人是走入了门后的世界之后,停步于此,然后立刻转身,离开此地!”

        秦牧露出惊讶之色,从脚印来看,这个人显然不是弥罗宫大公子,此人闯入门后世界,应该气势极强,他的脚印深深的印在门后世界的地面上!

        他挟无敌之势而来,几步之间便来到第一块方尖碑前!

        秦牧抬脚,一脚重重踩下,然而只在这地面上留下浅浅的脚印,与那人留下的脚印相比,显然他的实力要逊色许多。

        “比我的实力要强!”

        他站在第一座方尖碑前,那座方尖碑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一个大坑,显然,这座方尖碑是被那人直接连根拔起!

        “然而他的脚步到了这里,便突然停住,他拔起这座方尖碑后,仿佛遇到了什么令他也感觉到极为恐怖的事情。”

        秦牧站在碑前的脚印上,向方尖碑林中看去,却看不出有什么不对之处。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看到了另一面断成两半的门板竟然散落在碑林中。

        “这块门板?”

        秦牧错愕,随即醒悟过来:“这扇门户有两扇门,那人一定是从外面闯进来,一拳将其中一扇门轰飞!那扇门是二公子所炼,坚硬无比,他一拳将之轰断,实力的确远在我之上。断门被他轰飞,落入碑林!”

        “他挟势闯入门中,然而走到这里拔起第一座之后,立刻感受到无以伦比的危险,转身就走,因此离去时留下的脚印便变得很轻,很淡。”

        秦牧转过头来,看着门户的另一扇门,那离去的脚印很轻很淡,来到门后,为了泄愤,一拳将剩下的那扇门轰飞。

        “但是他的气势已泄,没能将这扇门轰成两半,只将这扇门轰得飞入废弃之地。”

        秦牧又转过身去,狐疑的打量方尖碑林:“那么,让这位大高手感应到的凶险,到底是什么?是这股杀气?”

        他摇了摇头,杀气虽然浓烈,但还不至于浓烈到惊走这等存在的地步。

        “是方尖碑林的镇压力?也不对,他能将第一块方尖碑连根拔起,说明他不惧大公子的布置,他有充足的把握这才前来破阵。那么惊走他的……”

        秦牧大皱眉头,心中有了几个猜测,但都拿不准。

        “罢了,只要进入其中查看一番,便知道到底是什么惊走了这样一位大高手!”

        他走向下一个方尖石碑,石碑如镜,表面光滑无比,甚至映照出他的五脏六腑和他的神藏。

        倘若细看,甚至能够看到秦牧的大道构成,看到组成秦牧的每一个粒子的构造,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大脑,以及大脑的思维变化时引起的神经丛电流!

        若是对一个人的想法有着极深的理解,那么通过这块石碑的镜面,便可以看穿这个人的一切想法!

        “从石碑的表面来看,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符文,但这正是弥罗宫主人的鸿蒙符文的奇异之处!”

        秦牧信心满满的站在石碑前。

        因为他知道,鸿蒙符文,有着无限细节!

        当初研究弥罗宫道纹时,他便发现了这一点。

        弥罗宫道纹拥有着无限细节,而这些无限细节的根本,便是来自鸿蒙符文。

        因此,这方尖石碑看似没有任何瑕疵,可以映照出无限细节,但他还是可以看破其构成!

        因为,石碑镜面所映照出的无限细节,其实是鸿蒙符文映照石碑镜面前的人或物时,通过人或物的构造,展现出鸿蒙符文的无限细节!

        鸿蒙符文保罗万象,可以化作一切道法神通,可以演化一切人或物。

        秦牧站在石碑镜面前方,看似照镜子,实则是石碑中的鸿蒙符文在镜中重构了另一个他。

        “想要让大公子藏在石碑中的鸿蒙符文阵列展现出来,最简单的办法,便是让它照耀不到任何东西!”

        秦牧将自身仅存的鸿蒙元气绽放出来,化作四个镜面,立在石碑的四周!

        他的鸿蒙元气化作符文状态,每一个符文都纤细无比,让这面石碑无法再照到其他任何东西。

        没有了映照物,方尖碑中蕴藏的符文逐一显现出来。

        构成石碑的主体是混沌石,大公子烙印在混沌石上的鸿蒙符文呈现出无比致密精美的构造,像是艺术,又像是复杂精妙的机械构造,不断变幻。

        秦牧如痴如醉,钻研这些符文烙印,石碑符文烙印的变化,呈现出的是一种术数结构,每一种变化都蕴藏着极深的术数道理。

        尽管来自不同宇宙纪,语言文字不同,但是鸿蒙符文却是相同的,道语也是相通的,更为关键的是,术数也是一种可以交流的语言!

        这三种语言,秦牧的造诣都很高,让他对于大公子这种鸿蒙封印神通的领悟变得比想象中的要简单许多。

        即便如此,秦牧也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这才将方尖碑上的鸿蒙封印吃透。

        他要做的,并非是暴力破解方尖碑林所形成的封印,而是让自己进入碑林,不被封印镇压。

        而最为关键的一环,便是他需要让自己的元气,模仿方尖碑的鸿蒙符文序列,让碑林中的封印以为自己是缺少的那块石碑!

        秦牧又在碑林外停留良久,反反复复的推演,检查自己的纰漏。

        等到他再也检查不出错误,这才迈步走入碑林,此时,碑林散发出的镇压之力,已经无法威胁到他,反倒让他如鱼得水。

        那一面面方尖碑的镜面映照他的身影,映照出的也并非是他,而是映照出一座行走着的方尖碑!

        这就是鸿蒙符文最为奇特的地方。

        秦牧一路穿行,渐渐深入碑林,不过从碑林中散发出的杀气和血腥气也越发的浓郁起来。

        “这股杀气,非同小可,比天公死时形成的天煞之气还要浓烈,比斩神台上的两口神刀还要强横许多!什么人拥有如此恐怖的杀气?”

        方尖碑林宛如一个迷宫,石碑镜面映照其他石碑,让人头晕眼花,容易迷路。

        秦牧转了良久,依靠天上的太阳分辨方位,渐渐走入碑林的中心。

        最后一层碑林圆形排列,越过这片碑林,前方突然变得山清水秀,青山绿水,宛如世外桃源,最让秦牧惊讶的是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小村郭,村郭里炊烟袅袅,正有农家烧火做饭!

        村口有青年在树上挂着一头猪,倒吊着,正在杀猪放血,下面则放着一个盆,盆里盛满了猪血。

        而青年旁边有一个扎着一对羊角辫的小女孩,正绕着树撒欢般的奔跑,咯咯地笑着,声音很是清脆。

        村口的石墩子上坐着一个老者,正在啪嗒啪嗒的抽着水烟,眯着眼睛,吞云吐雾。

        石墩子后也有一株老树,树上挂着几只结茧的毛毛虫。

        秦牧的目光越过这个老者,只见村子里老树下的老井旁边,有一个妇人坐在那里,拿着木棒洗衣裳,一边,一边骂咧咧的,不知在骂谁。

        一个老妪坐在房檐下晒太阳,双手放在小肚子上,眯着眼睛打盹儿,时不时偷偷的张开昏花老眼,偷偷打量那骂咧咧的妇人。

        这个小村郭一片祥和,像是只有一家五口生活在这里。

        秦牧眨眨眼睛,打量一番,没有走入这个村庄,而是侧头想了想,取出太易留给自己的地理图,唰的一声展开。

        太易的地理图是以太易拐杖画出来的,地理图极为复杂,魏随风描摹下来交给秦牧。

        秦牧展开地理图,看了一番,又挠了挠头,他刚才进入方尖碑林,根本没有按照这幅地理图标记的路线走!

        魏随风交给他许多地理图,他基本上没有按照路线走过,都是胡乱闯进去。

        “看来走错路了。”

        秦牧卷起太易地理图,转过身去,打算离开这片碑林重走一遍,懊恼道:“大师兄若是知道了,肯定会吹胡子瞪眼……”

        突然,村口石墩子上的老者放下水烟,笑眯眯道:“贵客远道而来,不留下来吃顿杀猪菜再走吗?小商已经杀好猪了。”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从幼儿园到高中,又何止十年磨剑?高考的师弟师妹们,吃了这顿杀猪菜,那就拔心中霜刃之剑,披荆斩棘,剑开南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