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三八章 破局之战

第一六三八章 破局之战

        太初哈哈大笑,声音洪亮,震荡虚空。

        他的实力太强大了,站在那里便让一重重虚空扭曲,向他倾斜。

        他得到了自己的肉身,又以力成道,修成一炁大罗天,虽然被昊天帝压过一头,但他依旧是这个世上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

        他的笑声,震得星空也在剧烈起伏,刚才隐去的星辰竟然被震得再度浮现出来,幻明幻灭。

        秦牧则是面带微笑,静静地看着他。

        “牧天尊,你败过多少次了?”

        太初笑声收敛,悠然道:“延康劫,你第一败,败在寡人的手中,生不如此,延康的生存毁灭,在朕一念之间。那一战,你哭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走投无路,你只得将自己与秦凤青分离,你甚至连自己幽都神子的身份也保不住。最终,延丰帝和延康国师变成天庭阶下囚,延康近乎覆灭,你差点便一无所有!”

        秦牧微微一笑,道:“那次也是我头一次与二哥交锋,二哥老谋深算,把我害得很惨。”

        太初笑道:“那时的你只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尽管春风得意,看起来谋略很深,但在我看来只是罐子里的蛐蛐儿,你的任何举动,任何想法,在我眼中都很可笑。你第二败来的更狠,玄都之战,你一败涂地。你看似救了天公,但却失去了整个玄都,失去了天公肉身。”

        他露出讥讽之色,道:“没有了天公肉身,天公只是一个凡人。没有了玄都,延康便暴露在玄都的下方,天灾可以肆意降临!人族,就是这么孱弱的种族,他们不像半神天生强大,却拥有着非凡的繁衍生存能力,但是倘若玄都落入天庭之手,人族再强大的繁衍生存能力都无法对抗天灾!你第二败,让人族失去了未来!”

        秦牧不以为意,淡淡道:“玄都之战,我并不算败。二哥,你太高看自己太高看玄都和天庭了。玄都之战,我复活天公,得到五十天道至宝,有天公和五十天道至宝,天庭想从玄都降灾,根本没有可能。”

        “老四,不必往脸上贴金了。”

        太初呵呵笑道:“你的第三败,便是幽都。幽都之战,你奇袭土伯,先我们一步杀了土伯,的确是神来一笔。如果昊天帝没有三公子四公子的后手,恐怕你便要大获全胜,夺得幽都!可惜,没有如果。”

        他肃然起敬,沉声道:“这一战,你并非是败在昊天帝的手中,而是败在弥罗宫三公子四公子的手中,虽败犹荣。”

        秦牧微微欠身:“二哥谬赞了。幽都之战,我也并非全败。最低,秦凤青成长起来,土伯也得以保全。对你来说,我是大败,但对我来说,我真正的得到了土伯这个盟友。同时。”

        他灿烂一笑:“我也得到了一个莫大的机会。昊天尊收权,琅轩死了,火天尊死了,十天尊分崩离析,这是大绝望之后的大希望。”

        太初正色道:“从前,我观你如掌上观纹,到幽都之战,你已经跳出我的预料。你的成长,的确神速。区区百年,你便成长到这一步,可敬可畏。但是你这一生三大败绩,已经将你的气运消耗一空。”

        “幽都之战过后,你自知已经无力对抗天庭,假意投降,韬光养晦,甚至娶妻成亲,意图拖延时间。但是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昊天帝比我更出色,他不会给你这个时间,更不会让你活着。”

        他淡淡道:“你签订延康投降协议,你的用处也就没了。昊天帝让我前来,送你上路。他给我两个选择,一是杀了你,我或许无法办到。二是把你沉入祖庭玉京城的混沌长河,你若是不死,便可以回到过去宇宙,去做你的弥罗宫七公子。昊天帝的想法和手段,的确胜过我良多,我败在他手中,心悦诚服。”

        他的身后,一炁大罗天愈发明亮,道树散发出大道的气韵愈发惊人,悠然道:“成了道,才知道与未成道时的差距有多大。老四,念在我们当年曾经结拜过,我给你一条生路。你主动进入祖庭玉京城,跳入混沌长河。我不会为难你。你也不会死,你毕竟是弥罗宫七公子,在过去宇宙,你还可以好端端的活着。”

        秦牧哈哈大笑,背负双手,落寞道:“当年我们四人结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三哥罗霄死得早,我们三个都是满嘴谎话的大骗子,没有一个去陪他。后来,二哥与我一起送大哥太帝上路陪他,我很欣慰。今日,也是时候送二哥去陪大哥和三哥了。”

        太初瞳孔微缩,身后的一炁大罗天中,一口帝剑缓缓飞出,帝威弥漫,淡淡道:“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还是这种脾气。”

        秦牧缓缓拔出劫剑,抛开剑鞘,淡淡道:“二哥,我也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延康形势一片大好,你若是肯与我一起对付昊天帝,将来你依旧可以做你的成道者,不必死。你我兄弟二人可以联手对抗史前入侵,为你过去的恶赎罪。”

        太初叹了口气,手掌握住太初帝剑,虽然是真正的帝剑的仿造品,但这口剑毕竟是他亲自炼制。

        他萧索道:“我们四兄弟义结金兰,没想到今日竟会只剩下我一人。”

        秦牧弹剑,目光注视着剑尖,目光幽幽:“我这一生三落三起,大起大落,无外如是。经过这三次大起大落的沉淀,这世上能够击败我的人,只有我自己了。我这口剑,不必再遮掩锋芒了。”

        他屈指弹剑,剑声鸣响,剑光霎时间洞穿重重虚空,剑光漫天。

        秦牧轻轻一挥,剑尖向下,剑指元界,一时间元界上空剑光如虹,从元界的西土极地,横跨不知多少万里天空,漂浮在元界东方的海面上。

        秦牧眉心竖眼缓缓张开,轻声道:“断!”

        延康,有神人看到这一道剑光,急忙通知延丰帝和延康国师,延丰帝激动莫名,延康国师则显得沉稳许多,立刻奔向闻道院,厉声道:“天空中有剑光出现了!断对迁桥,快断对迁桥!”

        闻道院中,无忧乡天师樵夫闻天阁举起斧头一挥,一道道命令传达出去,元界诸天万界,一座座灵能对迁桥顿时被天庭道门和延康道门的神人破坏。

        诸天万界中一片大乱,那些奉命断神桥的神人们顿时与天庭守护对迁桥的守军冲突,厮杀惨烈!

        廊沧诸天,十多个道士拥着黑虎神浴血厮杀,奋力冲上灵能对迁桥的祭坛,天庭驻扎在此的神魔大军源源不断涌上,那些道士齐声叱咤,合力组成剑阵,化作道剑二十八重天,挡住敌人。

        黑虎神奋力向前冲,爆喝一声,催动灵能对迁桥,灵能对迁桥一重重结构向外膨胀,向不同方向旋转。

        突然,一个道人被一杆神枪穿透肉身,元神脱体飞出,被钉死在祭坛上。

        黑虎神视而不见,全力催动祭坛,打乱术数次序。

        廊沧诸天是天庭势力最为庞大的一个诸天,天庭在这里屯兵数十万,守护对迁桥,可以做到快速反应,从这里第一时间赶往元界,也可以将消息第一时间送达天庭!

        因此,无论如何也要将这里的灵能对迁桥破坏,否则便会功亏一篑!

        又有一个道人战死,剑阵被破,天庭驻扎在此的大军顿时如狼似虎的扑上来,将剩下的十几个道人淹没!

        黑虎神咬紧牙关,怒吼一声,从灵能对迁桥中抽出中枢,整个灵能对迁桥顿时崩塌!

        他转身杀入因为对迁桥崩塌而散乱的天庭大军之中,试图救出那十几个道人。

        “快走——”

        一个道人身中数十剑,肉身千疮百孔,硬生生顶着六七个天庭神魔,回头咧嘴一笑,血将牙齿染红:“我们已经成功了,能活下来一个是一个!快走——”

        黑虎神虎目含泪,调转身形,无数传送符文爆发,将他吞没。

        他传送而去,而在散落崩塌的灵能对迁桥中,那道人的声音传来:“我们道门,以术数观真理,求大道!不要小觑延康道门的道法!小天星道解——”

        轰——

        无量星光从那里爆发,疯狂旋转,向外膨胀,那是延康术数中的微观术数,以术数来解析天星爆发的异象,威能恐怖,很快将那里淹没。

        “诸天万界通往天庭的灵能对迁桥,被全部断去。”

        元界外,秦牧眉心竖眼缓缓张开,道:“昊天尊的举动,无非是请虚天尊从幽都出手,灭掉我延康或者无忧乡的所有生灵。或者从玄都出手,让元界彻底陷入黑暗,让祖神王降灾元界。而这一切,我都早有对策。”

        太初瞳孔骤缩,目光落在他身后的元界之上。

        只见元界延康,一尊少年的身躯正在疯狂变大,渐渐高过了延康的元木,头颅高耸如云天,两根长角九曲十八弯,直直插入天外!

        “吾身所立,即是幽都!”

        那尊少年土伯口中传来厚重的幽都魔语,刹那间,延康所在的空间分裂,形成小幽都与延康重叠的异象!

        与此同时,无忧乡三十三重天的位置,幽天尊坐在纸船上,抬手点燃自己面前的马灯。

        灯光亮起,他的阴影唰的一下笼罩大地,他的元神与他的阴影一般广大,在元界西方建立起另一个幽都!

        两个幽都重叠,边边角角没有遮挡住的地方,则浮现出酆都世界,死者生界的石碑越来越高,如同矗立在元界中的一座大山,护住这些地方。

        阎王披风猎猎,仗剑笼罩酆都,矗立在黑暗之中。

        同一时间,天公来到元界中心,将天纲至宝猛然插在地上,他身躯挺立,其他四十九天道至宝呼啸升起!

        嗡。

        天机天权天煞等至宝浮上元界的天空,在刹那间便形成四十九重屏障!

        元界中藏有四十九重天内天,诸天星辰星斗在四十九重天内天中浮现,太阳月亮,应有尽有,化作一片小玄都。

        太初看着这一幕,声音沙哑道:“老四,你准备得很周全。”

        秦牧微微一笑:“二哥夸奖我了。”

        他身后突然一片大天庭浮现,七十二宝殿拱卫三十三天宫,秦牧元神站在混沌殿前,声音是道语,宏大广闻:“二哥,你知道我是弥罗宫七公子,但是却不知道我并非是在过去宇宙成为七公子。”

        秦牧站在自己的天庭下面,显得极为渺小,仰头看着肉身庞大的太初,淡淡道:“我是在这里,在这个宇宙,成为弥罗宫七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