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三四章 我不签!

第一六三四章 我不签!

        延康闻道院,玉辰子、魏随风等人迎来了天庭的谈判使者,道:“五位道兄,里面请。”

        这次奉昊天帝之命率众前来谈判的是五帝内座。

        五帝内座是天庭中的要职,权势很大,仅次于七公。

        天庭中帝座强者很多,七公、四宰、三师、二辅、五帝座、五帝内座都是帝座强者才能担任的官职。

        五帝座和五帝内座是四色大帝的补充,倘若四色大帝战死或者反叛,便由五帝内座补充过去。

        这次谈判,天庭把五帝内座的五大重臣派过来,可见重视。

        他们每个人都带着数以百计的随从,声势浩大,这些随从并非是伺候他们饮食起居,而是天庭的术数大家或者谈判精英。

        五帝内座中的年关河突然停下脚步,看着一个少女快步走来,在闻道院的门匾上挂了一块明镜,便匆匆离去。

        年关河诧异,看向迎接自己的玉辰子魏随风等人,笑道:“延康在我们到来时便挂了一面镜子,莫非是照妖镜?要逼我们现出真身不成?”

        魏随风哈哈大笑,道:“年老兄多疑了,你是年兽血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镜中是道问,闻道院的一个风俗,用来交流用的,倘若有人修行遇到困难,把明镜悬挂起来,便会有天下英才尝试解答。皇帝也从国库里调拨一部分钱财,给答出难题的人以丰厚奖励。”

        “原来如此。”

        年关河仰头,打量明镜,道:“难怪延康学术之风如此昌盛,连天尊也要转世到延康求学。”

        突然五帝内座中的梦先秋笑道:“延康国库里的钱财,也都是天庭的钱财,延丰帝怎么能把天庭的钱财拿出来,随意给其他人?按律当斩!”

        魏随风脸色微变,冷笑道:“小梦,延康还没有降呢,你来斩我延康的皇帝,信不信我先宰了你?”

        “云罗帝,延康降了,杀你的头对我来说应该只是一句话的事吧?”梦先秋似笑非笑道。

        玉辰子连忙道:“延康的子民,也是天庭的子民。皇帝把天庭的钱财给天庭的子民,肉还是烂在锅里头,没有流出去。诸位,请!”

        五帝内座的五大权臣哈哈大笑,梦先秋赞道:“还是玉辰子会说话。请!”

        玉辰子弯腰抬手,笑道:“五位上使先请。”

        众人鱼贯而入,走入闻道院。

        梦先秋大马金刀落座下来,道:“前面几次商谈,进度缓慢,陛下很是光火,因此命我等连夜赶工,把陛下的旨意抄录下来。这次,我们来不是为了商谈的,而是契约已经订好了,延康签字便可!”

        魏随风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厉声道:“天庭很牛吗?谈都不谈,直接把契约订了送过来,老子降了吗?老子还没降!他奶奶的牧天尊降了,老子不降!”

        五帝内座各自变了脸色。

        玉辰子拍案怒道:“魏随风!你给我闭嘴!这次与天庭商谈,牧天尊命我全权负责,你是我下属,我没有话,你什么牢骚?”

        魏随风冷笑道:“玉辰子吃里扒外,谁人不知?牧天尊瞎了眼,让你负责,你能把延康卖了!你本来就是天庭安插到延康的奸细!”

        玉辰子怒不可遏,气的浑身抖。

        魏随风冷冷道:“天庭直接把契约送过来,留给老子地盘了吗?留给老子好处了吗?除了我之外,还有地德元君,不能要点好处?幽溟太子也是响当当的帝座强者,不能要点好处?他们不说,单说天尊,月天尊,凌天尊,幽天尊,他们的好处哪里去了?你直接签,我不杀你,他们也会杀你!更何况,老子乃是羽林军的领袖,麾下不下十万精锐羽林军,你让老子们去喝西北风,老子们大不了反出去占山为王!”

        玉辰子气结:“来人,给我把这厮打出去!”

        魏随风一巴掌拍下,将他打翻一个跟头。幽溟太子急忙阻挡,慢吞吞道:“你们啊,不要吵闹……”

        玉辰子爬起来,躲在幽溟太子身后:“幽溟太子,你与姓魏的都是我的副手,姓魏的造反,给我拿下他!”

        幽溟太子慢吞吞道:“玉辰子,直接签订契约的确不妥,难以服众啊……”

        魏随风杀气腾腾,喝道:“老幽,你躲开,我砍死他,让牧天尊再换一个人来!”

        幽溟太子慢条斯理道:“别闹……”

        五帝内座各自皱眉,年关河侧身问身后随从,道:“陛下定的契约,给延康的当权者留下足够的利益了吗?”

        那随从摇头,低声道:“陛下把延康的一切财富和权力都收了去,没有留下什么好处。”

        年关河大皱眉头,向其他内座大帝道:“难怪延康反应如此强烈,陛下定的契约的确不妥,只怕会引起延康反弹。”

        梦先秋道:“延康反弹,那就杀了便是。”

        年关河摇头道:“陛下不怕延康,陛下怕的是隐居的那位。”

        他突然停口,没有继续说下去,道:“陛下想一口吃干抹净,但延康的枭雄众多,不留下点利益来,怕是无法签订契约。”

        “老子反了!”

        魏随风披风一抖,转身离去,叫道:“这次他姓秦的要投降,不是我姓魏的要投降,延康上下本来便怨声载道!他姓秦的不打,老子替他打!老子这便去找月天尊、凌天尊、幽天尊,联合无忧乡反了!”

        五帝内座互视一眼,年关河站起身来,朗声道:“云罗帝留步!”

        魏随风停步,怒哼一声,面色不善道:“你要我留步怎地?要杀我不成?你们五帝内座的本事,未必便能留得下魏某!”

        年关河笑道:“既然是相商,那么便还有商榷的余地。云罗帝不必着急,容我回去通禀陛下,再做定夺。”

        魏随风放缓脸色,瞥了玉辰子一眼,又勃然大怒,厉声道:“再敢出卖延康利益,打杀你这天庭奸细!”

        玉辰子怒道:“我是天庭奸细?我做奸细能有什么好处?”

        “我哪里知道?我只是听闻天庭送了你几座诸天,人家都说这次谈判之后,你便要躲起来做富家翁!”

        ……

        两人吵闹起来,又要开打,幽溟太子在中间劝架,慢吞吞道:“都少说一句……”

        年关河命麾下一个文官前往天庭,禀告昊天帝他们遇到的难题,昊天帝正在造父天宫与新晋的造父宫主星犴天尊说话,闲杂人等不能进去。

        直到十多日之后,昊天帝从造父天宫中走出,容光焕,显然心情大好。

        那文官连忙上前,向昊天帝说了延康谈判一事,道:“牧天尊不问事,他麾下的那些当权者却都不服输,嗷嗷叫着要造反。”

        “会吵的孩子有糖吃,这是朕没有分给他们利益,他们吵起来了。”

        昊天帝看得很准,笑道:“那么,朕可以让步一些,不要逼得太狠。逼得太狠,牧天尊便会造反。你回去告诉五帝内座,要他们可以放松一些条件。但,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期限!”

        他脸色转冷,冷笑道:“今年年底,他们必须给朕签了!倘若不签,那就休怪朕无情,抹杀了延康!”

        那文官匆匆离去,返回延康,向五帝内座复述昊天帝的话。

        五帝内座松了口气,道:“陛下肯让点利益出来便好,那就方便谈了。”

        然而,这个口子一开,延康内部的各种利益方都跳了出来,打算分一杯羹。闻道院里面,吵得乌烟瘴气,延康的一个个巨头和天庭的使者吵,自己人内部也在吵翻天。

        五帝内座的五位大帝头晕脑胀,他们五人各有几百个随从,加在一起两三千人,但也被吵得筋疲力尽,无从应付。

        这事吵到年底,还是没有完全确定下来。

        昊天帝怒不可遏,下令召回所有的使者,准备开战。

        这个命令刚刚下达,天庭的使者还未回到天庭,便有消息传来,牧天尊不隐居了,出山来到延康,上表天庭,说愿意臣服,亲自率领延康使者前往天庭继续商谈。

        昊天帝一边下令天庭整顿大军,随时准备开战,极限施压,一边又命牧天尊率领延康的使者去天庭继续商谈。

        春节过后,秦牧率领延康的使者团赶到天庭,刚到天庭,昊天帝便将秦牧请了过去,谈天说地,不让他与使者团碰面。

        另一边,延康使者团则被关在锦绣天宫中,天庭派出几万文官,不让延康使者休息,睡觉,也不给延康使者饮食,轮番谈判,吵得锦绣天宫鸡犬不宁。

        玉辰子、魏随风、幽溟太子等人率领的延康使者撑不住,先后在契约上签了字,已经是半年多时间过去。

        昊天帝命人把厚厚的契约装在宝辇里送到后宫中,足足装了七辆宝辇才装完,笑道:“牧爱卿,延康投降事宜,已经谈完了。朕不算亏待你们,各种利益,能让的,朕都让了,现在该爱卿签了。”

        秦牧翻看这七车的契约,一一读去,不由脸色微变,读的越多,脸色便越是阴沉。

        昊天帝见他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由微微皱眉。

        秦牧将七车契约书读完,挥袖一拂,冷笑道:“这契约,我不签!我不签字,谁签字都没用!”

        昊天帝大怒,直起身来,一炁大罗天从终极虚空浮现,威盖天地,笼罩天庭,冷冷道:“牧爱卿,你不签?你是在戏耍朕不成?”

        秦牧不卑不亢,道:“陛下分走了延康绝大部分好处,其他人只是汤汤水水,而我则什么也没有落到。陛下是否承认我是陛下的最大对手?难道我便连点汤汤水水也不值?陛下轻视微臣,便是轻视自己。”

        昊天帝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直视他的双眼:“你已经隐居了,还要这么多的好处做什么?你应该让朕放心,让朕高枕无忧,而不是准备东山再起!”

        秦牧涩然道:“臣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

        昊天帝气极而笑:“你今日若是不签,朕便一纸令下,让虚天尊灭你延康一半人口!”

        秦牧体内被尘封的道心层层解开,战意滔天:“你能灭多少,臣便能复活多少!”

        昊天帝怒火中烧,冷笑道:“你以为朕对付不了你的复活神通?朕将他们的灵魂送到终极虚空,将他们送入归墟,将他塞入祖庭玉京城,让他们彻底湮灭,你能救活哪个?”

        秦牧气息委顿下来。

        就在此时,突然上宰大臣匆匆前来,满脸焦急,瞥见秦牧,又住口不谈。

        昊天帝冷冷道:“说!这里没有外人!”

        上宰大臣迟疑一下,道:“陛下,玉矶、师秀、灵书、灵渊,四大诸天造反,杀了这四个诸天的主宰,要誓师讨伐天庭……”说罢,又瞥了秦牧一眼。

        昊天帝挥袖一拂,淡淡道:“而今天下一片清明,朕也是无双的明君,他们竟然为一己私欲而反,真是作死。传我令,让虚天尊灭了他们。”

        他看向秦牧,微笑道:“牧爱卿,你来与朕一起前往这四大诸天,看看反贼的下场。”

        ————感冒了,咽喉炎,嘴巴苦,精神头有些不济。夏天到了,大家吹空调要当心。微信搜索宅猪,关注宅猪公众号,十天尊强弱排名,和十天尊完全体强弱排名将会逐一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