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二三章 牧天尊大婚

第一六二三章 牧天尊大婚

        这几日,延康上京下京都是热闹非凡,人来人往,青牛告诉霸山祭酒,道:“老爷,大姐在酒肆里买醉,桌子墙角,放的都是酒坛。”

        霸山祭酒顿时紧张起来,道:“你看好她,不要让她惹事。我去告诉司婆婆!”

        青牛连忙跑到酒肆,只见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冰雪可爱,坐在酒桌边大呼小叫,让店家上酒,屁股后面的九条狐狸尾巴已经露了出来,差点便要现出原形。

        然而酒肆里的酒已经被她喝完了,店家也没有办法,又认得这个酒鬼,不敢赶走她,只好眼巴巴的站在一旁听着她的数落。

        “……我也是拜过堂的,虽然不是大房,但好歹也是妾室……”

        狐灵儿醉醺醺的,毛手毛脚爬到酒桌上,一条腿站在酒坛子里,另一条岔在外面,撸起袖子,酒气熏天,连一身白裘都沾满了酒气,向店家诉苦道:“这次怎么也得给个名分吧?你说是不是……”

        青牛慌忙上前:“右仆射醉了!快,快!把右仆射送回府上!”

        “我没醉,我认得你,你是老三……呃,是老四,不对!龙丕跟田蜀和齐九嶷拜了把子,你应该是老六还是老七……”

        狐灵儿还在胡言乱语,青牛连忙将她请下来,护送着她前往尚书省仆射府。

        狐灵儿来到尚书省,醉眼斜睨,瞥见左仆射,冷笑道:“这里有个同病相怜的哩!司芸香,你是二房,你来评评理,当年瞎老爷做主,可是把我们仨都嫁了,拜过堂了呢!”

        司芸香和她同为尚书省仆射,一左一右,掌管延康财政大权,但是这些年历练却比她稳重了很多,笑吟吟道:“妹妹醉了,先回去歇息。”

        狐灵儿大咧咧道:“老九,不用你扶,我能走!”说罢推开青牛,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咕噜一声栽入花坛中,只有尾巴露在外面,抖了两下又一动不动。

        青牛哭笑不得:“我怎么又变成老九了?”

        司婆婆得到霸山的汇报,立刻警觉起来,道:“霸山,给我找来一些人,看住一些危险分子!这个关头,千万不能出事!”

        霸山见她说得严重,急忙道:“婆婆放心,我一定把这事办的妥妥的!”

        他迟疑一下,道:“不知要监控哪些危险分子?”

        “小狐狸是第一个!还有便是司芸香这丫头!”

        司婆婆飞速道:“尤其是司芸香,小狐狸是个直肠子,但这丫头鬼得很,不可不防。除此之外还有些重点监控对象,比如西土的野丫头们,她们还有走婚风俗,当心新婚夜把新郎官勾搭到她们房里去!还有便是地德元君,也须得当心……”

        霸山用心记忆,闻言不由为难道:“地德元君而今的修为造诣,已经是延康绝顶的存在了,除了魏老教主、幽溟太子这样的存在,谁能挡得住她?”

        司婆婆瞪他一眼,道:“挡不住也得挡!”

        霸山缩了缩头。

        司婆婆继续道:“除了她们之外,你还需要当心阆涴……”

        霸山打了个哆嗦,急忙向外走去:“婆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地德元君倒也罢了,阆涴那是神王,是天尊级别的存在,整个宇宙洪荒除了有数的几个人,谁是她的对手?”

        司婆婆连忙道:“你放心,阆涴是个忘情的人,以造物主的利益至上,不会乱来。我只是担心她若是想与新郎官生个小造物主,将来会惹出麻烦。你无需看紧他,只需要看紧牧儿即可。他管得住裤腰带,便没有问题。”

        霸山祭酒叫苦不迭:“师弟管不住裤腰带,我就能替他管住了?”

        司婆婆笑道:“管不住也没关系,大不了多抱几个崽儿。至于凌天尊,是对牧儿没有想法的,惟独月天尊,我有些不太敢肯定……”

        霸山面色如土,双腿战战。

        司婆婆继续道:“……但抢亲是不至于的,她若是抢亲,也须得顾及自己的脸面不是?她就不用考虑了……”

        她左思右想,把有可能闹事的人列出一个名单来,不知不觉到了深夜,霸山祭酒抬头看星空,只见繁星闪烁,笑道:“这天也是妖异,明明是十五,大晴天,连个月亮也没有……”

        司婆婆顿时醒悟过来:“糟了!忘记她了!月亮消失,定是她来了!你快去寻你师弟,再晚的话,便被她拐走了!”

        霸山祭酒也醒悟过来,失声道:“你说的是月亮上的那位?这的确是个大事!我这便去寻师弟!”

        他匆匆离去,直奔秦牧的府邸,还未来到秦牧的居所,便见那里月华荡漾,将整个府邸照亮。

        显然,是延康天上的月亮,不知不觉间从天上溜了下来,落入了秦牧的府中!

        霸山硬着头皮闯了进去,心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上皇剑神破坏了这桩婚事!”

        他闯入府中,只见那轮月亮挂在秦牧宅院的上空,高约十来丈,月亮被人炼制成宝,可大可小,而今悬挂在那里只有尺许见方。

        霸山匆匆进去,秦牧府中的仆人不多,也来不及阻挡他,便被他闯了过去。

        厅堂前,秦牧和白璩儿坐在堂下的石阶上,一个是双鬓花白,一个依旧如同少女。

        两人不知在聊些什么,霸山闯进来时,见到两人衣衫整齐,放下心来,躬身道:“霸山拜见上皇剑神。师弟,你将要成亲,不宜与其他女子共处一室。”

        秦牧温和笑道:“所以我和璩儿在堂外说话,并未进房。”

        白璩儿起身,招了招手,月亮向下垂下,越来越大,离地还有一丈三四,便停了下来。

        这女子走入月宫中,没有去看霸山。

        霸山放下心来:“只要不在这个档口出事就好……”

        白璩儿站在月宫中,一条衣带飘下,她向下伸出纤纤玉手,露出期待之色。

        秦牧站起身来,扬起自己的右手,两人指尖相触。

        霸山头皮发麻,重重咳嗽一声。

        秦牧手指颤了颤,缩了回去。

        白璩儿脸色黯然,没有缩回手,月亮渐渐升起,衣带在月亮四周飘飞。

        只见那月亮越升越高,越去越快,渐渐地月华满天,高不可触。

        秦牧抬头仰望,过了良久这才收回目光,道:“霸山师兄,不必担心我,我自有分寸,不会乱来。”

        霸山祭酒松了口气,道:“我怕你情难自持,老哥哥我也是过来人,你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

        秦牧露出笑容,道:“师兄,你言重了。我成亲,是为了拖延天庭对延康的清算,也是为了让昊天尊对我放心。我肯定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候出岔子。而且,我与秀公主自幼青梅竹马,早已私定终身,之所以拖延到现在才成亲,也是为时代所迫。”

        霸山仔细看了看他,道:“有师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几日,我住在你府上,你好酒好肉招待着。”

        秦牧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头。

        他的目光越过霸山,落在灵毓秀身上。

        灵毓秀不知何时来到这里,想来也是注意到月亮下凡,沉入秦牧的府邸,然而却没有立刻过来。

        等到霸山前来,她才赶来。

        霸山识趣的离开。

        秦牧和灵毓秀并肩而行,走在花园中,灵毓秀抬手欲折花枝,折了一半却又松开,花枝弹了回去。

        “你有心事。”秦牧道。

        灵毓秀笑了笑:“你不也是?”

        秦牧笑道:“你的心事我明白。你是在担心,觉得你我的婚事其实是为了拖延天庭,觉得咱们成亲是为了打消昊天尊对我的猜忌怀疑。你不必这样,你明白我的心意。就算没有这些,我也要与你成亲。”

        灵毓秀借着月光看着花园中的花朵,有几个花骨朵未曾开放,她指尖轻触,花骨朵在月光中幽幽绽放,道:“我总想回到咱们在涌江初遇的时候,那时两小无猜,感情最是纯真懵懂。那个时候,我们倘若成亲该是多好。”

        秦牧拈花,笑道:“人总是要长大的,你我已经长大了,历经了这么多危险,最终还能走在一起,这才是生活。我们经历了这么多考验,今后还会相互扶持,继续走下去。”

        灵毓秀看着他,幽幽道:“我总担心你心中有些芥蒂,有些不舍。”

        “并没有。”

        秦牧拥她入怀,嗅着她的发间香气,喃喃道:“并没有。”

        他看着天上的明月,心跳慢了半拍。

        月亮下凡,只是牧天尊成亲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不为人注意。

        这一日,牧天尊大婚,各方使者纷纷前来,络绎不绝,诸天万界的主宰也纷纷派来使者道贺,蓝御田、虚生花等人从祖庭赶了回来,也参加这场婚礼。

        西帝白虎,北帝玄武,南帝朱雀,也纷纷命使者前来,献上厚礼。

        新晋天尊龙虓,也命义子龙丕从兽界赶来,龙丕带着自己的儿女亲自来看秦牧,心中唏嘘万分,哽咽落泪道:“教主终于不用我操心了……”

        无忧乡的秦汉珍夫妇也赶来了,心中感慨不已。

        太初也命人前来献礼,礼盒中是一块龙鳞。

        这一日,宾客云集延康上京下京,热闹非凡,残老村八老坐在父母的座位上,旁边还放着一个空位。

        延丰帝与皇后,秦汉珍夫妇也坐在堂上,与八老一起受秦牧夫妇跪拜,各自含笑,却又偷偷扭头去抹眼泪。

        成亲大典这天,狐灵儿从宿醉中醒来,没有赶上婚礼。

        到了洞房之时,秦牧和灵毓秀听到外面有声音传来:“你们还亲嘴呢!好不要脸!羞,羞——”

        瞎子的声音传来:“牧儿别慌,我把灵儿赶走!”

        灵毓秀脱鞋砸了出去,嗔怒道:“瞎爷爷,你也来听墙角?”

        窗外传来哎呀一声,不知是哪个女子被鞋子砸到,听声音依稀是司芸香。

        秦牧哈哈一笑,铺开纸张,灵毓秀为他研墨,秦牧提笔作画,不过片刻,江山万里图跃然纸上。

        两人牵手走入画中。

        是夜,画中莺啼燕语,春潮涌动,或高或低,悠扬婉转,妙不可言。

        ————宅猪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五二零,宅猪都结过婚了,不关心这个的,绝非有意,绝非有意,我都结过婚了,嗯,就是这样,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