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一五章 一如初见

第一六一五章 一如初见

        天阴界。

        阴天子左右看去,只见帝译月和天阴娘娘一左一右,把自己堵在中间。

        即便是他,此刻也不禁有些慌了。

        现在没有了冥海,没有了冥都天门,面对帮助他完善冥都天门和轮回之道的帝译月,他都未必能够挡得住,更何况还有一个死而复生的天阴娘娘?

        这二女对他的恨,可想而知!

        阴天子勉强一笑:“译月,我好想你,即便我奉昊天帝之命杀你,也没有毁掉你的肉身。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意。我对你是真心……”

        轰!

        帝译月和天阴娘娘一左一右杀来,二女同时动用自己最为强大的神通,帝译月最为狠辣,自从复生以来,她的修为实力突飞猛进,帝座功法已经修炼到小天庭,十座天宫组成小天庭。

        她原本便是开皇最为器重认为是延康时代天资最高的人,是难得的都灵之体,洞房花烛夜时被阴天子暗算,失去了两万多年的时间。

        但是她被秦牧复活之后,吸收延康变法成果,修为实力又开始一路高歌,经历了太虚之地的战争,而今的实力早已在阴天子之上。

        天阴娘娘则是道生古神中最弱的古神,也是死亡最早的古神之一,反倒因此让她摆脱古神的束缚。

        阴天子为了对付她,先取得她的信任,然后设计暗算,将她重创,再让天阴界的殍鬼将她一身血肉和魂魄统统吞噬,只剩下一张皮!

        最终,殍鬼占据了天阴娘娘的皮,而阴天子也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天阴界,天阴符文,以及用天阴界灵魂黑沙炼制而成的冥海。

        阴天子也是靠斩杀天阴娘娘,而成就他冥都黑帝之名。

        天阴娘娘被秦牧重塑灵魂,复活之后,摆脱古神束缚,已经不再是古神,她反倒可以修炼参悟其他道法。

        这些年她的实力早已胜过从前!

        二女夹攻而至,杀招尽出,阴天子见状,不由恶向胆边生:“当年我杀了她们,心怀愧疚,因此有些愧对她们,每次见到她们便退避三舍。要成大事便不能有妇人之仁!我现在是阴天尊,哪个天尊不是双手沾满了鲜血?”

        他全力催动法力,脑后浮现出五座天宫,从前他只能催动四座天宫,需要靠冥都天门的帮助才能炼成八座天宫。但这些年延康变法,他也有所获益,终于修成第五座天宫。

        倘若有冥都天门在,他便可以施展九座天宫的小天庭功法,倒有一战之力。

        然而此刻天门已毁,阴天子的神通与二女初初碰撞一下,立刻道法神通瓦解。

        阴天子口中吐血,倒飞而去,突然一条飘带飞来,缠绕在他的脖子上,将他扯了回来。

        “你们心狠手辣,便休怪我无情!”

        阴天子眼中凶光大作,催动轮回神通,心道:“大不了同归于尽!我将你们拉入轮回之中,让你们永远沉沦!”

        他有这个信心。

        就算是冥都天门已毁,但是他的轮回大道还在,这种越了幽都大道的轮回之道是他最大的本钱。

        他而今的修为实力不如帝译月和天阴娘娘,但这种神通将二女拉入轮回之中,洗去她们的记忆,将她们打成凡人,并非难事。

        他与二女越来越近。

        他知道自己只有一击的机会,因为帝译月和天阴娘娘的修为实力过他太多,在他中招的时候,他才有机会击中她们。

        因此,这是同归于尽的一招!

        帝译月抄剑在手,站在另一座轮回天门上,红衣飘飘。

        阴天子看到她飘扬的红衣,那是他为帝译月披上的红妆,不觉间他想起自己与帝译月在一起时的日子。

        可能,那是他自从暗杀御天尊之后最快乐的时光。

        自从与昊天尊联手杀了御天尊之后,他一直做噩梦,一直陷入杀害御天尊的愧疚之中,御天尊是他心目中的英雄,是他的兄长,是他仰望的人物。

        但是他迫于昊天尊的胁迫,为了自己的性命不得不与昊天尊联手在瑶池的缦回廊阁暗杀御天尊。

        御天尊死后,他便一直看着自己的双手,总是觉得自己手上沾染了洗不掉的鲜血。(详见)

        杀害御天尊之后,他不得不登上昊天尊的战车,变成昊天尊的走狗,他不得不学得更为狡猾,更为阴险,因此他才能活过残酷的龙汉时代,成为冥都黑帝活到现在。

        四色大帝换了不知多少茬,只有他是一株常青树,屹立不倒。

        但是他始终战战兢兢,始终难以感受到真正的快乐,直到他遇到了帝译月。

        那是快乐的时光,让他放下了一切包袱一切戒备,与帝译月相恋,他是真心的。

        然而当十天尊告诉他,要对开皇天庭下手,要他趁着大婚之日除掉帝译月时,他犹豫了,挣扎了。

        他曾经幻想索性反了天庭,索性与帝译月远走高飞,索性与这个女子隐姓埋名就这样平凡平淡的度过一生。

        甚至,他还想索性投靠开皇天庭,索性与帝译月结为夫妇,在战场中与十天尊轰轰烈烈一战,壮烈战死,或许可以洗去自己过去的罪孽,博得死后的美名!

        但是,他又怯懦了。

        他不敢对抗十天尊,他不想失去自己辛辛苦苦用背叛用阿谀奉承用出卖自己换来的地位,于是成亲的那晚,帝译月含羞背对着他,他却颤抖着举起了剑,刺入自己新娘的后心。

        他看着凤冠霞帔身着大红色衣裳的帝译月,两人已经很近,帝译月脚下的冥都天门威能爆,镇压他的修为法力,而她的手中的剑要刺入他的胸膛。

        这个时候催动轮回神通,帝译月绝对无法躲过!

        阴天子抬起手来,脸上露出笑容,那是迷倒了无数女孩子的笑容。

        嗤——

        帝译月剑光贯穿他的心脏,剑如雨,从他后心射出,扫荡他脑后天庭,将一座座天宫裂开,一座座宫殿坍塌,破坏他的道法神通的根基。

        阴天子的手掌也触摸到帝译月的脸颊,他站在天门上,与帝译月相对,一如当年他们初遇的时候,他看到这个美丽的神族少女,英姿飒爽,于是动了调戏之心。

        那时,他就是这样去摸女孩的脸,女孩也是剑刺他的心。

        那时,他的另一只手夹住了女孩的剑,这一次,他没有。

        他的脸上的笑容一如从前,像是要唤醒帝译月的记忆,然而天阴娘娘的手掌已经来到他的后心,这一击如此凶猛,直接将他的元神震荡得粉碎,将他的灵魂震成灵魂黑沙!

        同一时间,帝译月的剑光将他的五座天宫悉数瓦解,狂暴的法力失控,天宫天庭是借来的力量,借祖庭玉京城的力量。因此天宫天庭崩溃,这股力量便会失控!

        阴天子吐血,强行将自己的灵魂黑沙困在体内,他张嘴,想像从前一样风流倜傥,说出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说出的话。

        然而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自己最想说的话:“原谅我,当年我不敢反抗,我一直爱着你。”

        鲜血涌入他的喉头,让他的话模糊不清。

        阴天子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身体,想让自己像从前一样从容,一样风流,维护自己在这个爱过的女人面前最后的形象,然而他的话还是被涌上来的血变成了不明意义的声音。

        轰——

        他的肉身炸开,化作血雾,无数灵魂黑沙如同潮涌,四下奔流。

        “怎么样?”

        天阴娘娘急忙落在冥都天门上,挥手驱散血雾和黑沙,围绕着帝译月上下乱摸,急切道:“阴天子最后击中了你,你没有受伤吧?这孙子损得很,他的神通道法令人防不胜防!你没有受伤吧?”

        帝译月目光茫然,天阴娘娘在她面前不断晃手,她这才回过神来,喃喃道:“他最后一击没有任何力量,也没有藏着任何神通……最后一刻,我感觉到他对我没有了任何杀意……”

        天阴娘娘松了口气,拉着她上下审视,还查看她的灵魂,现她的确没有中阴天子的暗算,这才彻底放心,道:“阴天子坏得很,这个人肯定是坏水做的,这辈子从未做过一件好事!我觉得你还是让牧天尊给你检查检查,免得有我看不出来的神通。对了,他刚才对你说了什么?”

        帝译月摇了摇头:“我没有听清。”

        她有些惆怅,曾经自己最爱的男人,后来自己最恨的男人,最终还是死在自己的手中。

        这一刻,她心中没有大仇得报的欢喜,反而是惆怅涌上心头。

        她低头看着阴天子的血涂在他们联手打造的轮回天门上,轮回天门散出幽光,磨灭了阴天子一切复生的可能。

        或许,她比阴天子更了解他的功法神通,因此秦牧才会暗中命人去通知她,因此她才有了报仇雪恨的机会。

        但是此刻,她回忆起与阴天子的点点滴滴,那种惆怅感便越来越浓。

        那是她此生最快乐的日子。

        她曾经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开皇,直到她遇到了阴天子,她被这个男人吸引,以为两人能相濡以沫,以为两人能化解天庭与开皇时代的矛盾。

        事实证明,两个人的爱情在权力欲望和天下滚滚大势面前,什么也不是。

        她的梦化作了泡影,爱情变成了冰冷的冰棺,变成了仇恨,变成兵刃相向。

        她报仇了,眼角却有泪水滑下。

        “我已经彻底忘记这个男人了。”

        她对天阴娘娘说道:“开皇已去,无忧乡失去了主心骨,天庭与延康之战恐怕拖延不了多久。我一定不会辜负开皇的期望,不会重蹈当年的覆辙,我会作为第一天王,率领无忧乡与天庭决战!”

        天阴娘娘欣喜道:“恭喜你大仇得报。我也很舒畅呢。”

        帝译月点了点头,脸上没有半点笑容,她看着冥都天门,眼前又浮现出与阴天子初见的那一幕。

        她晃了晃头,将自己的思绪掐断,离开天阴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