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六零四章 道门弟子

第一六零四章 道门弟子

        给他一丁点儿的希望,他便会振作起来,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希望。

        大梵天王佛道:他便是这样的人,不会放过任何的希望。凌天尊,先前是怎么回事?

        凌天尊道:先前,他已经准备负荆请罪,前往天庭跪地服输,求昊天尊保全人族。

        道祖与大梵天王佛沉默下来。

        倘若不是被逼到绝境,秦牧这样的人,是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举动的。

        先前,秦牧面临的压力太大了,大到将他压垮的程度!

        最主要的并非是开皇的死,开皇的死只是一个引子,最重要的是幽都的沦陷。

        幽都失陷才是将他压垮的原因!

        牧天尊,天庭大军或许可以拖延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但是昊天尊火天尊等人来犯呢?

        道祖问道:如何抵挡?

        秦牧又陷入沉思,司婆婆狠狠瞪了道祖一眼,道祖赧然,向大梵天王佛问道:不该问吗?

        大梵天王佛道:该问,但不该现在问。既然问了,那就不必放在心上。司施主不过是舔犊心切。

        道祖赞道:老和尚人情练达。

        闻道院中,秦牧又走来走去,连续七八天,他就是这样一直走个不停,不断思索对策。

        玉辰子回来了没有?

        他突然高声问道:玉辰子!

        玉辰子刚刚返回闻道院,气喘吁吁奔来,道:国师有何吩咐?

        我书写降表一封,上表昊天尊,便说愿意请降。

        秦牧飞速道:你把我的降表送到天庭中去,交给昊天尊。此去,你可能会死。

        玉辰子肃然道:死国可矣。愿为延康献上首级。

        秦牧提笔,玉辰子磨墨。

        秦牧正要落笔,却停了下来。

        玉辰子疑惑,只见秦牧在慢慢酝酿精神,渐渐变得心灰如死,万念俱灰,先落了两行泪,落笔时笔锋又颤抖了两下,似乎在哽咽。

        随即,他的笔锋游走,在纸上写下向昊天尊请降的话,言辞恳切,却又在恳切中带着不甘,有愿为人族的安危而殊死一搏之意,做玉碎瓦全之争。

        然而,他又放低了姿态,道:陛下贵为天帝,我亦贵为天尊,率凌月幽太始等臣归降,不可草率。

        他言辞中恳请昊天帝派来使者,商谈双方权力交接,以及投降的具体事宜,言语中又吐露出自己对权势的一点眷恋,道:愿得一隅之地,作为隐居之所,率一隅之民,为陛下塑金身,日夜祈祷膜拜。

        他又说起延康产业,如数家珍,每一个督造厂能够生产什么,哪些督造厂可以交给天庭,哪些督造厂希望自己留着,又说起延康下辖的省份,下辖的诸天,诸天产出什么宝物,延康国库的天币数量几何,每个省份的天币数量几何,如此等等。

        玉辰子一边看,一边摇头。

        秦牧的姿态放得太低了,有些谄媚之嫌。

        不过,为何国师说我去送降表可能会死?他心中纳闷。

        却见秦牧又写道:阆涴,造物主国色天资之女也,臣已睡了。陛下若是喜欢,要立她为后,臣当星夜兼程给陛下送去。

        玉辰子连打几个冷战,面黑如铁,心里直犯嘀咕:果然可能会死!国师心黑,他说睡了阆涴,昊天尊要做天帝,便绝不可能要他睡过的女人,更不可能立这个女人为帝后!降表前面,昊天尊可能会乐开花,但降表后面,便可能会杀我的头!

        秦牧封好降表,交给玉辰子,道:玉君能否做好此事?

        玉辰子迟疑一下,随即慨然道:愿为延康赴死!

        秦牧深深看他一眼,道:你可以不必死。以你的才智,能做好这一切,只是,你要小心一人。

        玉辰子目光闪动,笑道:知我者,国师也。敢问何人可以作为我的对手?

        此人名叫孟云归,乃是天庭四大天师之中的孟天师。

        秦牧嘱咐道:孟云归曾经看破我的铸造立国计谋,他定然可以看出我献上降表的用意。

        国师的用意,是用商谈投降事宜拖延天庭出兵时间。

        玉辰子道:国师之所以列出延康有多少督造厂,每个督造厂能够生产什么,其实是把自己的利益摆在土匪们的面前。倘若土匪是一个,还则罢了,但是天庭中有昊火虚祖太初太极这些土匪头头,他们需要瓜分延康的利益。如何瓜分,这需要时间来让他们彼此博弈。

        秦牧点头,道:然后呢?

        玉辰子手持降表,继续道:他们商议如何瓜分,但国师未必肯给。国师虽然投降了,但是投降了的国师便是天庭的十天尊,也要分走一部分利益。而这其中也需要留下延康的一部分利益。延康存活下来,才能给天庭带来更大的好处,因此天庭不会一口把延康吃干抹净,这就有不断商讨,不断扯皮的空间。

        秦牧点头,道:然后呢?

        天庭使者前来延康,需要花费时间,回去汇报几位天尊,又需要一些时间。延康的使者前往天庭,在天庭协商,又需要一些时间,延康使者回到延康向国师汇报,又需要时间。

        玉辰子道:一来一往,时间便会越拖越长。倘若国师挑选的使者是死皮赖脸,脸厚心黑的,拖延的时间可以更长。这就是国师选择我去天庭的原因。而且,国师还可以许给某位天尊更多的好处,让天尊之间为了这些好处而彼此之间相互扯皮。等到商讨出结果,也有两三年过去了。

        秦牧露出笑容。

        大梵天王佛向道祖侧身道:你道门的弟子,本事倒是不坏。

        道祖不无得意,笑道:我们道门,精于计算。玉辰子在延康变法中吸收了微观术数,参悟出混沌术数,很是了得。他的混沌术数善于模糊计算。

        玉辰子话锋一转,躬身道:天庭第二天师孟云归既然能看破,还恳请国师给我指条生路。

        秦牧沉吟道:孟云归是人族

        玉辰子道:同族之情,未必能动其心。国师换一条路。

        秦牧道:孟云归贪财

        玉辰子摇头道:此乃他的伪装之道。无非是因为自己是人族,智谋太高,导致他谨小慎微,故意暴露自己贪财,免得为他人所害。国师再换一条路。

        秦牧道:第三天师白玉琼,也是人族,同样也是南帝的转世身。你去了天庭之后,先去见她。白玉琼对孟云归知之甚深,可以告诉你孟云归的弱点。

        玉辰子道:那么国师,我该如何打动白玉琼?

        秦牧法力运转,以轮回之道炼出一枚玉佩,道:你持这块玉佩见她。她欠我的,该还了。你对她说,倘若孟云归不闭嘴,人族将被灭族。

        玉辰子没有接玉佩:国师怎么敢肯定,白玉琼心向人族?

        她转世了一百九十七世,从未转生为其他种族。

        秦牧目光闪动:一百九十七世,都是人族。

        玉辰子收起轮回玉佩,躬身道:某,定不负国师之托!说罢,起身而去。

        秦牧目送他远去,感慨道:人族有此奇才,真是幸事。

        他处理完此事,突然回顾左右,问道:琅轩神皇已死,他在延康的分身是谁?皇帝是否已经派人去杀他?

        这时,灵毓秀从外面走了进来,道:朕已经派出玉京王仙人,前往沧浪屿,格杀琅轩转世身余苍乞。不日之后,便会有消息传来!

        请陛下立刻通知王沐然,不要杀琅轩分身,让他给余苍乞一条生路,将他逼到南天,让他去见火天尊!

        秦牧躬身道:请陛下下旨。

        众人不解其意,灵毓秀看着他,过了片刻,道:逼琅轩分身入南天,国师意欲何为?是给火天尊晋身之资吗?

        琅轩进入南天,不是火天尊的晋身之资。

        秦牧道:而是火天尊的亡命之始。

        何以言之?灵毓秀皱眉道。

        琅轩,太初之子。昊天尊,太初之子。昊天尊可以杀琅轩,但火天尊是一个奴才,不能杀琅轩,否则便是取死之道。昊天尊容他,太初不能容他。

        秦牧不紧不慢道:琅轩到了南天,火天尊将琅轩交给昊天尊,太初必会杀他为儿子报仇。火天尊不将琅轩交给昊天尊,昊天尊便会杀他。

        他淡淡道:而今,火天尊对昊天尊来说已经变成了累赘,天下即将一统,火天尊从昊天尊这里分一杯羹,已经让他肉疼。昊天尊对火天尊本来便极为猜疑,火天尊毕竟是人族,无法让他放心,他总担心火天尊会投靠人族。就算火天尊不投靠人族,投靠太初,也会变成一根压倒骆驼的稻草,让他的大好局势变得不利。这个时候,死掉的火天尊,才是最好的狗。

        灵毓秀道:狡兔死,走狗烹。

        秦牧道:琅轩的转世身无关紧要,他去南天只是一条导火索,索命的导火索。

        灵毓秀元神呼啸从肉身中脱离,转瞬即逝,正是催动元神引,亲自去通知王沐然。

        秦牧闭上眼睛,过了片刻这才缓缓张开,迈步来到老佛和道祖身前,落座下来。

        道祖沏茶,道:天尊放松下来了。不打算再做些什么?

        不做了。

        秦牧饮茶,面色平静道:我现在只需要静候天庭与延康的谈判,静候火天尊之死。

        就在此时,狐灵儿和司芸香带着数以百计的道门高手鱼贯而入,狐灵儿脆生生道:公子,你要的诸天万界的贸易数据和天币流通数据,整理好了!

        秦牧急忙把杯中茶一饮而尽,又自忙碌起来。

        道祖摇了摇头:真是闲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