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九一章 土伯的遗产

第一五九一章 土伯的遗产

        秦凤青眼泪啪嗒啪嗒的砸落在无暇的生死簿上,这金册闪闪发光,将一滴滴眼泪照耀得通透。

        渐渐地有光芒从泪水中透射出来,像是光芒穿过晶体,四下里折射,不断流转。

        秦凤青大怒,挥手将这卷生死簿抛出!

        “我要你这洗脚布有何用?你还我土伯”

        生死簿浮空,书卷舒展开来,越来越大,霎时间一片金色光芒笼罩在他的头顶。

        金色光芒还在扩张,延伸。

        此时,虚天尊已经顺着天河来到幽都,不经意间抬头看去,只见一片金色光幕从土伯的头顶延伸,越来越广,很快将黑暗中无数个世界遮掩!

        冥河也被金色光芒斩断,滔滔冥河之水冲入金色光幕之中,在光幕中流淌!

        虚天尊惊疑不定,幽都的广阔几乎与整个宇宙等同,只要有死亡的地方便有幽都,即便是祖庭,也与幽都重叠!

        只有少数世界让幽都无法降临,比如玄都、天阴、天庭等世界。

        此时,这金色光幕扩张的速度难以想象,将几乎所有世界都遮挡住,切断了这些世界与幽都的联系!

        “土伯发狂了么?”

        虚天尊眼中精光闪烁:“他是决定将天下众生都拉着与他陪葬么?他果然已经丧心病狂,开始大肆屠戮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才是土伯,这才是真正的魔道!”

        她周身魔气喷涌,染黑了冥河,笑道:“你总是假惺惺故作公正无私,故作公道,一幅秉公办事没有私心的样子。但我是你的女儿,我怎么不知道魔道是什么?而今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她的身后,虚空裂开,天公巨大的面孔挤破天际,俯身看来。

        祖神王站在天公的眉心,魔气与玄都的神气碰撞,相互湮灭,让天公周围弥漫着湮灭造成的火焰,布满了天空。

        “虚天尊,土伯要屠戮众生,倘若他把所有生灵都杀了,我们去统治谁?”祖神王高声道。

        “让他杀!”

        虚天尊挥了挥衣袖,冷笑道:“他杀的越多,对我们来说越是省力。别说杀光众生,就算他毁灭一切世界,那又能如何?他始终难逃一死!”

        祖神王皱眉。

        虚天尊冷冷道:“大不了我们再造诸天,造化众生,创造出一批听话的生灵和诸神!”

        突然,她不觉间泪湿双颊,眼泪从她的脸颊上滑过,飘在空中,化作一朵朵魔火浮动。

        “我怎么会流泪?”

        虚天尊喃喃道:“我这辈子只流过一次泪,还是年幼无知的时候,从那之后我便再也没有落泪过……”

        她看着自己漂浮在空中的魔火泪珠,有些失神,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就在此时,笼罩整个幽都世界的生死簿表面浮现出一个名字。

        “土。”

        虚天尊看着这个名字,露出疑惑之色,喃喃道:“土是谁?”

        生死簿上的那个“土”字渐渐暗淡,只见这件幽都至宝的表面浮现出一个画面,那是古老无比的蛮荒时代,太古之时,天地间有一批巨人,他们是造物主的前身,在那时,他们还未成为造物主。

        他们在祖庭的大陆上生活,懵懂无知,不知何谓死亡。

        直到有一天,一个叫“土”的人死了。

        这一刻,蛮荒无知的巨人们终于知道了何谓死亡,他们围绕着这尊死去的巨人,祈祷,祭祀,篝火照耀黑暗的天空,熔化了大地,将山石泥土化作岩浆。

        岩浆与天河一起奔流,古老的巨人们祭祀着“土”的尸体,祈求死亡避开他们。

        他们扎了木筏,把“土”放在天河上,看着这木筏顺着天河和岩浆长河一起奔流而去。

        天河流逝,世间的大道渐渐起了变化,这条天河变得漆黑,充满了魔性,充满了巨人们对死亡的恐惧。

        哗啦!

        天河与熔岩长河突然坠下,坠入一个正在形成中的异度空间,土的木筏燃烧,土的尸体在火焰中化作灰烬,岩浆围绕他的尸体旋转,形成两个巨大的长角!

        他的肉身被熔岩所取代,魂魄被烧成灰烬,幽都大道与其残魂结合,形成了新的三魂。

        他的肉身之中充斥着幽都大道的力量,他的体魄越来越庞大,幽都也在飞速扩张!

        魔道将他化作牛首虎面人身的神,天河奔流,来到这里化作冥河,变成被他握在手中的长鞭。

        幽都将他变成了一个先天神,掌控死亡的神,他秉承着幽都的意志,统治幽都的世界。

        幽都大道的秩序,便是他的秩序,幽都大道的意志,便是他的意志!

        他将用幽都秩序统治死者的世界,贯彻幽都意志,公正不阿,无偏无倚!

        第二尊道生古神,土伯诞生了。

        那时的巨人们仰望天空,天空便有了玄都,第一个巨人死亡,便有了幽都。

        而土伯,正是应着生命逝去而诞生的神。

        生死簿上这一幕飞速闪过,接着第二个名字出现,第三个名字出现,突然间,整个生死簿上浮现出无数个名讳,无数张面孔,惟妙惟肖,一闪而过!

        那是从太古至今死亡的生灵的名讳,这些亡者的数量之多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根本来不及观看便消失不见。

        祖神王和虚天尊心中惊疑不定,突然所有的名讳从生死簿上消失,只剩下一个名字。

        秦凤青。

        “小土伯秦凤青?”

        虚天尊心头微震,只见这个名字越来越大,渐渐充斥整个生死簿,名字消散,显露出秦凤青大哭的身影。

        这时,虚天尊和祖神王骇然的看到,秦凤青站在幽天尊的元神手掌心中,土伯就在他的面前,然而此时土伯那无比庞大的肉身竟然变得龟裂,浮酥,岩浆将他体表的熔岩煮的浮动不已,那些不可摧毁的熔岩正在变得酥软!

        岩浆便是土伯的血液,此刻这些血液从土伯的体内流出,有如一条条血管炸开!

        不仅如此,土伯那无比庞大的双角开始坍塌,组成双角的死亡世界在破灭,熔化,从上空坠落下来!

        秦凤青哭得更狠,然而从土伯体内溢出的幽都魔道正在向他的体内钻去,仿佛幽都魔道找到了新的容器。

        “不好!”

        虚天尊厉声道:“土伯死了!”

        幽都,生死簿下,秦凤青像是无助的孩子,泪眼婆娑。

        幽都大道顺着生死簿的照耀,离开土伯那无双的身躯,涌入他的体内,他的身体在渐渐生长,就如同过去的土伯一般,熔岩在他的头顶化作了双角。

        那是他羡慕良久的双角,他曾经不止一次偷偷窥探着土伯,打量土伯的双角,含着自己的手指头幻想着自己也能有这一双威风凛凛的大长角。

        他还曾偷窥过虚天尊,羡慕虚天尊有着一双长角,埋怨自己头顶为何没有长出角来。

        现在,他得偿所愿,他继承了土伯的遗产,也有了自己的双角。

        不仅如此,冥河从生死簿中流出,流过他的手掌,他感应到冥河变成了他的武器,他的长鞭。

        土伯肉身崩塌,幽都大道倾入他的体内,他却没有感觉到任何欢乐,只有浓浓的悲伤。

        “我不想要……”

        很快,幽天尊元神的手掌便无法托起他,秦凤青在飞速生长,超出他的掌控。

        他不再是一个大胖娃娃,很快成长到少年,然而土伯的肉身的双角也很快崩塌到根部,土伯的头颅,也即将瓦解。

        秦牧和凌天尊从土伯眉心竖眼中走出,仰望着越来越高越来愈大的秦凤青。

        “哥哥长大了……”

        秦牧目光复杂,想笑却忍不住落泪,心中默默道:“我想让你永远如此纯真,永远像个没长大的婴孩,无忧无虑。可是,我做不到,我不能保护你让你在这个惨淡惨烈的世界中快乐无忧,所以我只能让你意识到他的残酷,让你快快长大,能够自保,能够保护你所爱的人……”

        他向凌天尊道:“土伯肉身即将崩塌,我们需速速赶往土伯的脚下,那里有着阿丑土伯和天公……”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冥河长鞭呼的一声扫在他的身上,将他缠绕,卷起。

        秦牧被冥河死死束缚,身不由己旋转,被拉到秦凤青的面前。

        “哥,你听我说!”

        秦牧刚刚说出这话,便听秦凤青怒声咆哮:“坏弟弟”

        轰!

        山峦般的拳头砸在秦牧的身上,将他轰飞,没有飞出多远,冥河长鞭便再度将他卷住!

        “打死你,坏弟弟!”

        秦凤青奔来,又是一拳轰在秦牧身上。

        秦牧咳血,倒飞而去,随即又被卷住,被扯向秦凤青。

        秦凤青双角熊熊燃烧,大道神通的威力越来越强,他原本便不逊于阴天子,现在的实力更是突飞猛进!

        他的拳头轰下,突然秦牧抬手,小小的手掌轻轻挡住秦凤青的拳头。

        “哥。”

        秦牧抬头,神识波动:“我可以复活土伯。”

        秦凤青又惊又喜,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只手掌轰在笼罩幽都的生死簿上!

        这股威能极为可怕,竟然将笼罩幽都的生死簿打得扭曲,截断了流向秦凤青的幽都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