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八八章 天下无神

第一五八八章 天下无神

        秦牧错愕,他一路上想了无数种可能,想着如何在应对虚天尊、琅轩神皇、祖神王的同时,斩杀土伯,想着土伯在幽都大道的控制下会如何反击,以及在这场战斗中,幽天尊到底会如何应对。

        他还想到另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那就是太初。

        太初回归了自己的身份,他是否会看破自己的计划,是否会插手?

        而且,他考虑的另一个重点,就是三公子和四公子达成一致,也即是说,这两位公子的布局已经连为一体。

        三公子的凌霄陷阱与四公子的祖庭血祭,两个计划同时进行,两位公子不再相互使绊子。他们在这场杀土伯之战中,会有什么布局?

        他们给了太初和昊天尊多少好处?

        这些好处,会对他与开皇、云天尊等人造成多大威胁?

        秦牧还想过失败的可能,自己在杀土伯失败之后,该如何收场,如何将损失降到最低。

        杀土伯成功,自己又该如何才能保住幽都?

        倘若保不住,自己必须拿出应对手段。

        杀土伯,他要面对的局势之复杂,是从前未曾经历过的,因此让他殚精竭虑。

        然而,他却忽视了最为关键的一点,杀土伯或许根本不难,只要让凌天尊走到土伯面前,凌天尊一招干掉土伯即可!

        当初月天尊将凌天尊送到太帝背后,太帝被凌天尊一招干掉,土伯比神识大罗天中的太帝还要有所不如,因此只要凌天尊进入土伯的眉心,一招干掉他并非难事。

        “我所虑太多,反而忘了最简单的一条路。”

        秦牧跟着幽天尊走入天齐仁圣王府,心道:“不过凌天尊杀土伯简单,但是事前和事后,都需要无比详细的谋略,方能避免伤亡,避免幽都落入天庭之手。”

        圣王府中,秦牧没有看到幽天尊的母亲,心中诧异,询问一番。幽天尊亲自端茶倒水,款待两人,语气平静道:“娘亲投胎去了。”

        秦牧惊讶,深深看他一眼。

        幽天尊道:“幽都之战,任何人都难以保全,我娘留在这里,我需要分心照顾她,因此我送她投胎去了。”

        秦牧沉默良久,叹道:“你竟然舍得。”

        “我太自私,因为这一点亲情,束缚了娘亲百万年,让她在幽都陪伴我。是该放手了。”

        幽天尊身躯颤抖一下,声音有些涩然,随即又恢复平静:“她投胎之后,不会觉醒上一世的记忆,不会记得有我这个儿子。她会成为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子,有着自己的生活,有着自己的未来。我曾经去看过她,她很好,她过得也很好,她不认得我了……”

        秦牧心中感慨万千,却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拍了拍他的肩头。

        幽天尊收回所有的阴差老者分身之后,便恢复到少年时代的身体,像是又变成了当年那个带着鬼脸面具的自闭少年。

        他的母亲在他封闭的内心中几乎占据了全部的空间,母亲支撑着他走下去,支撑着他活到现在。

        很少人能够在他的内心中占据一席之地,只有三个人例外。

        第一个人便是当年死在瑶池盛会中的御天尊,御天尊是他的大哥,支持他,鼓舞他,在他娘亲死后,是御天尊走入他的心扉,让他振作起来,完成开辟生死神藏的壮举。

        第二个人是秦牧。

        秦牧为御天尊报仇,敢于怒犯天庭,敢于得罪元姆夫人和天帝太初,得到他的敬重。秦牧又盗出御天尊尸身,承诺百万年后复活御天尊,而幽天尊因为这个承诺,留在幽都百万年之久,一诺万古轻,不过如此。

        第三个人,便是土伯。

        土伯与幽天尊表面上是君臣关系,土伯是幽都的主宰,幽天尊是他封的天齐仁圣王,总理幽都一切事务,同时也是阴差老者,负责接引诸天万界的一切死者。

        土伯只有一个下属,便是幽天尊,所有的活儿基本上都是幽天尊一个人完成,辛苦可想而知。

        但是实际上,幽天尊与土伯是朋友关系。

        他们是多么相似的两个人,同样被亲情羁绊,土伯受困于与女儿虚天尊的父女亲情,幽天尊受困于与母亲的母子亲情。

        两人之间有着许多共同话题,虽然两人聊天的时候都是锯嘴葫芦,倒不出几个籽儿,但是他们却很知心。

        他们都很自闭,却又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从对方身上找到勇气。

        玄都之战,幽天尊为了秦牧,可以从对母亲的羁绊中走出,甘愿随秦牧前往玄都征战,舍生忘死。

        而幽都之战,幽天尊甘愿为了土伯让母亲转世,让母亲忘记对自己的一切记忆!

        “我们来杀土伯,最难以接受的应该是幽天尊。”

        秦牧心中默默道:“不过幽天尊应该会理解。他会释然,放下心中的负担,因为阿丑土伯会活过来。”

        “我从你们身上,感觉到你们对土伯都有杀意。”

        幽天尊深深的看了秦牧和凌天尊一眼,眼中闪过警惕的光芒,提醒两人道:“别胡来,别做傻事。”

        他虽然自闭,但却聪慧过人,隐约猜测到秦牧的想法。

        “肯定是因为幽都大道敌视我的缘故。我曾经复活百万人,惹怒了幽都大道。”

        秦牧哈哈大笑,催动轮回神通,道:“因此幽都大道促使土伯杀我。凌天尊担心我,我们心中警觉,故而被你误以为是对土伯的杀意。”

        幽天尊摇头道:“我的感知不会有错。你在用一种奇妙的大道,遮掩你对土伯的杀意。这种大道很是奇特,但是这种大道是出自幽都大道,从幽都大道中发展出来的新的大道。因此瞒不过我。”

        秦牧继续催动轮回大道,竭力屏蔽他的感知,试探道:“现在呢?”

        “还是能够感应到,但是淡了许多。”幽天尊道。

        秦牧潜心凝神,催动道境第三十一重天神通,轮回寂寂,无相无名。

        他的脑后,轮回旋转,炫目的光芒闪过。

        秦牧又问道:“现在呢?”

        幽天尊身后元神在轮回的光芒中衣袍飘逸,猎猎作响,然而轮回寂寂大神通过后,他还是感应到秦牧对土伯的杀意,并未被这一招神通所控制,道:“又淡了一些,不过已经很轻了。土伯未必能感应到你对他的杀意。”

        秦牧松了口气,轮回旋转,对着凌天尊施展神通。

        幽天尊眼中神光闪过,过了片刻,道:“凌身上的杀意也减轻了许多,你们现在接近土伯,土伯不会主动攻击你们了。你们可以去杀土伯了。”

        他从秦牧的举动中已经猜出他们的用意,心思透彻,令人钦佩。

        “你知道我们要杀土伯?”秦牧试探道。

        幽天尊摇头:“昊天尊布局,借土伯的性命来钳制你们,让你们落入他布好的陷阱,你为了跳出陷阱,免得秦、月、凌等人折损,便必须先下手干掉土伯。土伯一死,人质便没了,昊天尊的陷阱也就不复存在。我不是傻子,从你身上感到杀意时,我便知道你的目的。”

        凌天尊看着他,眼中流露出一丝欣赏。

        秦牧问道:“幽,你不阻止我们?”

        “土伯想成为真正的阿丑,我只会成全,不会阻止。”

        幽天尊道:“不过,你须得做好万全准备,土伯死后,幽都怎么办。”

        他眼中的神光渐渐暗淡:“土伯肉身,不能落入天庭之手。幽都,也不能落入天庭之手。幽都大道也不可落入天庭掌控。这些都是在土伯死后,你需要注意的事情。而这些你掌握不了。”

        秦牧点头。

        他的确掌握不了。

        他需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他来杀土伯,是为了提防落入昊天尊与太初的陷阱,免得自己人死伤惨重,然而这个陷阱可以跳出去,但之后的幽都之战在所难免。

        他可以斩杀土伯占据先机,然而幽都之战也极为重要!

        土伯便是幽都,土伯的肉身承载着幽都的一切,包括幽都大道,土伯肉身万万不能有失。

        应对最坏的情况,便是土伯的生死簿!

        所以他必须前来盗走生死簿。

        “生死簿已经被你偷走了吧?”

        幽天尊突然道:“你在拥着我走入府中时,便顺走了生死簿吧?”

        秦牧叹了口气,取出生死簿,放在桌子上推到他的面前,道:“既然被你识破,那么生死簿还是由你掌握比较好。你是幽天尊,生死神藏的开辟者,由你利用生死簿来施展神通,庇护人族,将人族从生死簿上除名。”

        幽天尊摇头道:“我做不到。”

        秦牧微微一怔。

        幽天尊道:“用生死簿将所有人除名,别说我,就算是土伯也做不到。这生死簿是公道之簿,是幽都大道所化,幽都大道是不可能违背自己。生死簿无法让人族摆脱幽都的控制。”

        秦牧大皱眉头。

        倘若土伯的生死簿无法保证人族的安危,那么幽都真的落入天庭之手时,人族的末日也就降临了!

        “我用生死簿只能做到一点。”

        幽天尊没有将生死簿推回去,而是手掌放在生死簿上,面色平静道:“那就是,抹去所有人的生死神藏。”

        秦牧眼角跳动一下,嗓子有些沙哑:“抹去所有人的生死神藏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

        幽天尊道:“一切诸神,寿命有了尽头。只有某些强大的存在,如精通造化之道的强者,才有可能超脱。”

        秦牧心脏剧烈跳动几下,喉咙越来越干,沙哑道:“后果是什么?”

        “天下无神。”

        幽天尊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需要我这么做吗?”

        ————求月票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