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八七章 杀土伯需要几步?

第一五八七章 杀土伯需要几步?

        他的气他的气势不可谓不强,龙汉九天尊中,火天尊开辟天人神藏,位列第四。

        他的天分极高,否则也不可能开辟天人神藏,在神藏修炼体系中留下自己厚重一笔。

        天人神藏是将天与地连在一起的神藏,这个神藏连接了五曜六合,又对之后的生死神藏起到了承接作用。

        延康变法改良神藏,修改了云天尊开辟的神桥神藏,但是对天人神藏却没有改动多少。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火天尊的资质非凡之处。

        云天尊却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他那恐怖的道威,火天尊的法力雄浑无比,比云天尊这具肉身雄浑多了,然而云天尊依旧淡然从容,甚至看着火天尊的眼睛中带着一丝怜悯和同情。

        “火,你这是打算除掉我了吗?”

        云天尊似笑非笑道:“这次你杀我,想来不会再噙着泪了吧?”

        火天尊森然道:“从前,我以为你是我的道友,因此为杀你而落泪。但是直到现在我才看出你的真面目,你不过是一个与秦业与秦牧一样的野心勃勃的宵小之辈!”

        他杀气腾腾,面具下的瞳孔中流露出无边杀意:“你的危害,比秦牧比秦业还要大!他们蠢,但是你更聪明,你会将我们人族带入万劫不复之地,将我辛辛苦苦营造的大好局面破坏得一干二净!我决不能容忍你活着!”

        云天尊哈哈大笑,眼中的怜悯更甚:“火,你难道没有好奇一点,你是怎么知道我必然会走这条路的?是谁告诉你我会经过这里的?”

        他的身后,村长微微一怔。

        他也在纳闷这件事情。

        云天尊前往祖庭这件事,只有五个人知道,秦牧、凌天尊、云天尊、月天尊和他。

        然而火天尊却像是早就知道云天尊会去祖庭,甚至提前到了他们的必经之地等候!

        云天尊自然不会出卖自己,而秦牧、凌天尊、月天尊和村长更是不可能出卖他!

        那么火天尊到底是怎么知道云天尊会从这里经过的?

        “你能来到这里等候我,是那个人故意泄露风声给你在延康的转世身,让你知道我会去祖庭,会经过这里。”

        云天尊淡淡道:“他的目的不是借你的手除掉我,他也知道你即便斩杀我的肉身,我也不会因此死去,毕竟我已经修成了完美的神识大罗天,比太帝还要完美。他的目的只是让我对你死心。”

        他露出讥讽之色,悠然道:“这个人,便是被你鄙视的牧天尊。你怎么都得过他?他是另一个我,主导着这一世的我。他将这个消息吐露给你,一是要让我看清你的真面目,对你彻底死心。第二点,便是引你过来,既是要打得你道心瓦解,也是要借机除掉你。”

        火天尊瞳孔骤缩。

        他能在这里堵住云天尊,的确是他的转世身无意中得到的消息!

        他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便立刻前来。

        云天尊微笑道:“牧天尊做事,既有我的心狠手辣,也有杀人诛心。换做是我,绝不会给你你看到你众叛亲离的机会,我会不择手段除掉你。然而他不同,他算到你必会来,算到虚、祖等天尊已经前往幽都。他要打的你道心瓦解,心生绝望。”

        突然,峡谷中的道火呼啸转动,在火天尊的脑后化作一重重道火。

        火天尊警觉的看向四周,倘若引他前来,那么秦牧一定布下重重后手,务必要将他斩杀在这里!

        秦牧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时机!

        这时,火天尊看到了天空中一株道树浮现,那株道树扎根在终极虚空的大罗天中,一个身影站在树下,如同一口绝世之剑,以天地为剑鞘也无法遮掩他的锋芒!

        开皇秦业!

        开皇秦业,一直守护着云天尊!

        云天尊看着火天尊的一举一动,心中更加失望,摇头道:“火,你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敢打敢拼的火了,你看到秦天尊,露出了怯战之心。当年的你,即便是遇到牧天尊也敢与他死磕一场,即便被打得头破血流也要继续与他战斗。难怪你的道心无法像秦天尊那样透彻,难怪你斗不过牧天尊。你同样也斗不过昊天尊。”

        他点拨火天尊,道:“你是人族天尊,昊天尊怎么会对你放心呢?我与昊天尊碰过面,他被我惊走。他知道我复生,怎么会不提防你?”

        火天尊微微一怔。

        云天尊高声道:“昊兄既然来了,为何还要藏头缩尾?而今的你成就大罗天,乃是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存在,也至于要做宵小勾当?”

        他的话音未落,又有一座大罗天浮现,道树根植大罗天,道花盛开,昊天尊站在道树下。

        两座大罗天交相辉映。

        昊天尊哈哈笑道:“知我者,莫过云兄也。”

        云天尊微笑道:“你我斗了三十万年,对彼此了解都很深。”

        “然而你却斗不过我。”

        昊天尊悠然道:“而今我在这里,可敌秦业。只需火天尊动手,你必死无疑。甚至连秦业,说不得今日也要葬送在这里。云,你上一世斗不过我,这一世依旧是如此。”

        “是么?”

        云天尊笑道:“我是斗不过你,但是牧天尊不会。牧天尊虽然不如我心狠手辣,但心思比我要细腻。你怎么知道来的人只有开皇一位?”

        昊天尊心中凛然,站在大罗天上向下看去,突然衣袖一卷,将火天尊卷起,带着火天尊呼啸而去,很快消失无踪。

        “被他发现了。”

        月天尊从空间深处走出,懊恼道:“看来开皇没有说错,我的载极虚空不再完美,昊天尊也可以看破我的道法神通!”

        云天尊笑道:“你倘若能够将空间之道参悟到极致,生道树,开道花,结道果,那么昊天尊也看不穿你的行踪。”

        月天尊来到他身边,道:“凌姐姐对我说,道境和以力成道都不是正统的成道路,无需修炼道境,也可以成道。等她研究出来便传给我……”

        云天尊脸色一沉,摇头道:“你听她的?凌自然是无比聪明,但她为了达成目标可以忍受百万年的寂寞,一个人独自钻研不易神通。这次等到她研究出正统成道路,不知要过多少万年!你能等,人族等不得。”

        月天尊想起凌天尊研究不易神通的过往,恍然大悟,于是绝了这个念想,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全心全意参悟道境。”

        一直以来,她都是跟随着云天尊,辅佐云天尊,后来又跟随凌天尊,辅佐凌天尊,她总是一个小妹妹,很听两人的话,自己却没有多少主见。

        云天尊躬身,谢过开皇。

        开皇还礼,道:“牧天尊请我前来,留在祖庭几个月时间,保护你,直到你可以动用肉身的力量。”

        云天尊恍然大悟,抚掌笑道:“原来如此!我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了,他是要借你来绊住昊天尊,而他趁机干掉土伯。你在祖庭,昊天尊便必须留在天庭,提防你将天庭铲平。”

        “干掉土伯?”

        开皇露出惊讶之色,随即点头道:“的确是他的作风。只是凭他的力量,能在应对凌天尊和祖神王的同时,干掉土伯吗?”

        他离开剑道大罗天,来到云天尊身边,村长同时面对这三位天尊,顿时有些压力,想了想,道:“你们知道牧天尊小时候,被鸡婆龙追着打的事情么?”

        ……

        云天尊在两大天尊和村长的守护下,继续走向黑木圣地,远远看到黑木圣地中的那株世界树,不由心头微震:“这株树比元木还要广大!不过,这株树还是树苗,未曾长成,倘若长成了该会是何等广大?”

        他们正要进入黑木圣地,突然云天尊微微一怔,只见前方一个女子静静地站在圣地前,似乎在等待他们。

        月天尊心头一跳,连忙道:“我先去圣地里看看!”说罢,一溜烟消失无踪。

        开皇皱眉,也自走入圣地,道:“苏道友,咱们来比划一下。”

        村长精神大振,急忙跟着他走去。

        云天尊迈步走上前去,来到那女子身边。

        阆涴转过身来,目光清澈无暇,云天尊有些目眩神摇,随即又稳住心神。

        当年跟在他身边的那个造物主小女孩,已经长大了,她的美丽,在世间寻不到第二个,但是她的目光中不带有任何情感。

        随着她的功法运行,她的情感被压抑在内心深处,很难释放出来。

        云天尊见礼道:“阆涴姑娘……”

        阆涴转身离开。

        云天尊微微一怔,目送她远去。

        “我还是无法释怀。”

        阆涴的神识遥遥传来:“我见到你之后,被我压制的旧日情绪泛起,让我又想起那几百万族人之死。云叔叔,我不会与你再见了。”

        云天尊怅然,走入黑山圣地。

        他来到世界树下,村长引领着他去见蓝御田,当云天尊看到那个正在世界树下悟道的少年时,不由痴了,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弹。

        蓝御田抬头,看到他,有些诧异,笑道:“我好像见过你,咱们从前认识吗?村长爷爷说,让你做我的弟子,随我修行一段时间。”

        “兄长!”云天尊走上前去,长揖到地,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地面上。

        同一时间,渡世金船驶入幽都,来到土伯长角之中的天齐仁圣王府。

        他还未来得及停船,突然天齐仁圣王府中传来一股暴烈又阴冷的气息,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幽天尊的无双元神撑破圣王府,探手便向金船上的秦牧抓下!

        “幽天尊,是我,别动手!”秦牧连忙高声道。

        幽天尊的手掌停在金船上方,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冷冷道:“我从你身上感应到对土伯的杀意!”

        “这怎么可能?”

        秦牧额头挂着一滴冷汗,诧异道:“我怎么会对土伯动杀心?你一定是感应错了。你看,我来到这里,幽都大道都没有动我分毫,说明幽都大道已经摒弃前嫌,知道我是来帮助土伯渡劫哩!快把手收回去!”

        幽天尊露出狐疑之色,细细感应,还是从秦牧身上感应到对土伯的杀意。

        他浸淫幽都大道,道境深远,不逊于虚天尊和阿丑土伯,甚至还在他们之上,因此极为敏感。

        “不过,牧天尊怎么可能对土伯动杀心?一定是我感应错了。”

        幽天尊收回元神,秦牧抹去额头的冷汗,笑道:“幽天尊,我给你带来一位故人。凌天尊被我带过来了!”

        幽天尊心神大震,急忙向船上看去,秦牧若有意若无意道:“幽,土伯的生死簿还在你身上吧?”

        幽天尊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秦牧松了口气,哈哈大笑拥着他走入府中,笑道:“凌,你也来罢!”

        凌天尊来到他身边,神识波动:“生死簿到手了?”

        秦牧点头:“已经到手了。现在只剩下一个难题,杀土伯需要几步,如何布局?”

        “两步。”

        凌天尊神识传音:“走到土伯身边,把土伯杀了。”

        。着笔中文网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