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八三章 月宫,茶树,暗香

第一五八三章 月宫,茶树,暗香

        秦牧寻到金船,正打算前往终极虚空,却见凌天尊走了过来。

        “你知道如何去终极虚空,如何寻到云天尊吗?”她站在船下问道。

        秦牧微微一怔,露出笑容,伸出手来。

        凌天尊握住他的手,秦牧用力,将她拉到船上。

        “你这船有古怪。”

        凌天尊落在船头,道:“我在船上见到一人,看不清是谁。而且你这艘船实际上极大,里面有着不知多大的空间,我请月天尊来搜寻,月天尊找了半年时间,也没能寻遍这艘船。”

        秦牧吓了一跳,月天尊找了半年时间也没有走遍这艘船?

        月天尊的空间神通非同小可,造诣之高令秦牧也是高山仰止,她的载极虚空从宇宙的这一端跑到另一端,恐怕也用不了几年时间。

        “月天尊说,这艘船像是有生命,能够自主生长,或者收缩。这艘船在藏匿船上的人,让你们寻不到他。”凌天尊向船上看去,道。

        秦牧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能看到金船外部的座座宫殿,直到现在为止,他也未曾见到过渡世金船的全貌。

        “你是说,弥罗宫主人真的活在这艘船上?”

        他思索道:“不过,弥罗宫主人已经死了,假使有人在船上也不会是他,只能是他的烙印。或者,这艘船上真的有人藏着……”

        他想了想,按捺下搜寻金船的冲动,笑道:“还是先去见云天尊要紧。我这艘金船非比寻常,能够进入终极虚空,只是云天尊的大罗天在哪里我便不知道了。”

        “大罗天至关重要,倘若被昊天尊、太初寻到那里,云天尊便死定了,所以他必须隐藏起来。”

        凌天尊道:“知道大罗天何在的人不多,我指点你如何前往那里。路上我可以将我这四万年的领悟传授给你。”

        秦牧心中大喜。

        凌天尊想了想,还是用神识的方法把自己四万年的参悟所得传授给他,这样更省时间,也更方便秦牧理解参悟。

        渡世金船缓缓升空,一点点加速,向天空驶去。

        金船上,秦牧一边整理凌天尊传授给他的知识,一边控制金船,他须得等到金船达到一定的速度,开启虚空,让金船在虚空中穿梭。

        凌天尊这四万年来的参悟的确非同小可,秦牧传授给她的弥罗宫道纹已经基本上被她解出。

        这是莫大的成就!

        弥罗宫道纹中有着无穷的变化,无穷细节,无数细节在道纹发生变化时会相互联动,因此无比复杂。

        秦牧在弥罗宫呆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解出固定的道纹蕴藏的奥秘,对于道纹的变化他便无法解出了。

        即便如此,他靠着这一点浅薄的领悟开创出鸿蒙一指,让火天尊、琅轩神皇等人不敢撄其锋芒。

        但因为没有领悟出变化,导致秦牧这一指直来直去,很容易被躲过去。

        倘若有了凌天尊参悟出的这些变化,秦牧的鸿蒙一指便可以做到变化由心,威力大大提升!

        同样,他还可以从弥罗宫道纹的变化中,参透红绳结扣印法的变化,让红绳结扣的威力威能大大提升!

        若是能做到这一步,那么红绳结扣便不再是困住元姆夫人帝后娘娘那么简单,而是一印落下,对方灰飞烟灭!

        “凌,我将一招印法传给你,同样是出自弥罗宫道纹,不过牵扯到道链,更为复杂。”

        秦牧神识波动,将自己参悟红绳结扣印法的所得传授给凌天尊,道:“这门印法我也只学会了静止状态下的红绳结扣,无法做到变化由心。你多久能够参悟出其中的变化?”

        凌天尊默默坐在船头,久久没有回答。

        秦牧也不着急,一边继续参悟道纹的奥妙,一边加速金船,金船已经来到元界的天空之外,这时金船从月亮旁边经过。

        月中有一片宫阙,秦牧张望一下,只见一个白衫女子从宫中走出,背着口剑来到宫外,提着花篮打算采摘些鲜花。

        那女子见到金船和船上的秦牧,于是静静地站在宫门前。

        秦牧控制金船,围绕那月亮飞行几周,缓缓减速,终于让金船停顿下来。

        他从船上跳下,来到那座月宫前,只见月宫前种着许多花草,还有一株老茶树,约有百余年了。

        茶树长得慢,但百余年也可以长得很高了。

        “好久不见了。”

        那女子迎到茶树下,却停下脚步,月光洁白,照耀得茶树下阴影婆娑。

        暗香在月光中浮动。

        秦牧走上前去,也来到茶树下,静静地看着白璩儿。

        白璩儿还如从前那般,恬静,美好,弗役于物。

        “我知道你喜爱喝茶,所以种了株茶树。”

        她的美好随她一起来到茶树下,让宫外花园的暗香清淡而优雅,道:“你好些日子不见了,有些茶放得陈了,我就自己喝掉了。我原本不喜欢喝的,慢慢的竟然喜欢上了。”

        秦牧的心境突然宁静下来,笑道:“还有茶吗?我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想喝一杯再走。”

        白璩儿很是开心,回宫准备,这时凌天尊走了过来,道:“多备一套茶具。”

        白璩儿深深看她一眼,疑惑道:“凌天尊?上皇凌天尊?”

        她曾经跟随父亲去过上皇天庭,遥遥见过凌天尊一面。

        凌天尊虽是女子,却不太讲究,上皇时期平日里不修边幅,现在一袭青衫,女子装扮,但嫌头发麻烦,懒得搭理,因此剪得很短,与当年的豹裙草鞋的邋遢模样已有很大不同。

        凌天尊认出她,道:“白龙氏?上皇剑神?我见过你,应该是四万年前的上皇天庭庆典,你在人群中跟着百隆城主,那时你才这么高。”

        她用手比划了一下。

        “天尊的记忆真好。”

        白璩儿心中震惊,当时参与庆典的各族何止数万?凌天尊从万千人中瞥一眼,便能将她的音容相貌悉数记下,实在惊人。

        “后来我也见过你。”

        凌天尊道:“涌江源头,提着篮子的女人,篮子里是个婴孩,是我送你去救他们。后来婴孩长大了,我把他送到四万年前去见你。”

        白璩儿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他们三人之间的缘分,竟然如此奇妙,形成了一个奇妙的环扣!

        四万年前,秦牧来到百隆城救下了白璩儿,四万年后,白璩儿在凌天尊的指引下救下了襁褓中的秦牧,秦牧长大,又被凌天尊送到了四万年前的百隆城。

        秦牧搬来石桌,白璩儿沏茶,秦牧为凌天尊斟了一杯,凌天尊抿了一口放在一边,又陷入沉思。

        白璩儿看向秦牧,露出疑惑之色,秦牧笑道:“她就是这个脾性,不必理会她。”

        他慢慢饮茶,茶如身边的女子般淡雅,清香而迷人,小啜一口,回味悠长。

        秦牧仰头看着这株茶树,好奇道:“是从上苍移植过来的吧?”

        白璩儿点头,道:“虚夫人京燕送给我一株,说是当年虚生花就是用这种茶招待了你,还被你骗走一半。”

        秦牧哈哈大笑,很是得意,道:“我不是把他的茶骗走一半,而是我把他这个人一起骗走了!”

        白璩儿低笑饮茶。

        秦牧看着她,又想起自己与她在天外遨游的事,想起自己与她在月宫中的事,还想起他们扰乱星辰,江白圭、玉辰子前来查看,逼着秦牧称她为前辈的事情。

        那是他此生之中最快乐无忧的时光。

        他露出笑容,道心中无比宁静,静静地饮着茶,放松下来。

        他觉得自己的心灵到达了一个安静的港湾中,难得享受这份宁静。

        他与白璩儿的缘分太奇妙了。

        不知过了多久,凌天尊突然道:“我算出来了!给我五万年时间,我可以解出来给你!”

        她把两人吓了一跳,秦牧这才想起来凌天尊说的是红绳结扣这件事,不由哭笑不得。

        凌天尊端起茶,白璩儿连忙道:“天尊稍候,已经凉了,我去换一杯……”

        “不用!”

        凌天尊仰头一饮而尽,放下茶杯,道:“牧天尊,我去船上等你。不要耽搁太久。”

        秦牧点头,凌天尊返回渡世金船。

        秦牧为自己续了杯茶,捧在手心里,感受着温热。

        白璩儿看着他,发现他一直在看着自己,心中不禁有些慌乱。

        秦牧欣赏良久,手中的茶已经变凉,这才一饮而尽,将空掉的茶杯放下,起身道:“我又要走了。”

        白璩儿起身,为他整理一下衣领,问道:“危险吗?”

        “还行。”

        秦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待她整理好,笑道:“我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经历了太多了。”

        “那么当心。”

        白璩儿想了想,道:“凌天尊月天尊是上皇时代的天尊,你帮我问她,我守护着一些上皇遗民,但自身实力不高,恳请两位天尊庇护她们的子民。”

        秦牧点头,转身离去,白璩儿目送他向金船走去,却见他突然折返回来,猛地把自己揽在他的怀中。

        白璩儿没有挣扎,而是静静地依靠在他的胸膛上。

        过了片刻,秦牧松开她,转身离去。

        “是个不错的女孩。”

        船上,凌天尊依旧大咧咧的席地而坐,用元气来演化红绳结扣的构造,试图推演出其中的变化和奥妙,头也不抬道:“你们若是能在一起,很是完美。”

        “是啊。”秦牧笑道,催动渡世金船。

        凌天尊道:“我听月儿说,你为她画了一幅画,她很珍惜。”

        秦牧眼珠子转了一下,后颈缓缓冒出一滴冷汗。

        “我听苏幕遮说,你与延秀帝的关系非同一般,你们小的时候便私定终身,还拜了堂,只是没圆房。”凌天尊继续道。

        秦牧后颈湿了,汗水顺着后背流下。

        凌天尊抬头,瞥他一眼,道:“苏幕遮还悄悄对我说,阆涴那里有你画的一幅画,画圣画得更好,但阆涴却把画圣的画烧了,只留下你的。”

        秦牧后背一片凉意,发力催动金船,金船破开虚空,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