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八零章 教育之本(求月票)

第一五八零章 教育之本(求月票)

        他的注意力被龙麒麟家的小可爱吸引过去,龙麒麟这才松了口气,秦牧应该是不会追究老教主这个词了。

        秦牧带着这几只似鸟非鸟似兽非兽似龙非龙的小怪物在城中四处游历,观察延康的风土人情,有这些小怪物解闷,倒也轻松。

        有个小家伙跑到他的肩头,对着他的耳洞瞅来瞅去,很是好奇。

        还有两个小家伙跑到他的头发里藏了起来,很快又为了这个鸟巢而大打出手。

        教主,兽界这些年发展得也很快。

        龙麒麟陪在他的身边,道:兽界地域广阔,祖庭背面兽族最多,我帮助龙虓建造了许多神城。元界玄都幽都背面,也都建立起不少城市。还有

        他迟疑一下,道:我与皇帝商议,用减兵增灶的办法,把一些延康人口迁徙到了元界背面,在那里建立了许多神城。那里被称作小延康。

        秦牧听到这里,长舒了口气。

        兽界里的小延康,便是延康的退路。

        减兵增灶计划,可以让天庭无法察觉延康人口的减少,再加上用生死簿抹去他们存在过的痕迹,如此一来,便可以让这些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前往兽界,开辟第二延康。

        龙麒麟道:我在兽界也有不少势力,这些年已经在尝试着开启兽界的兽族的智慧。蓝御田蓝圣人有一些兽族弟子,都是太古巨兽,这次能够建成小延康,也是靠他们的帮助。

        秦牧点头,心中很是欣慰。

        蓝御田在祖庭传道授业,有不少太古巨兽追随他,开启了灵智,懂得修炼,演化为新的种族,兽族。

        兽界开辟后,秦牧让龙麒麟跟随龙虓前往兽界,这些兽族也跟随着龙麒麟去了兽界,秦牧目的便是让龙麒麟在兽界经营,建立起另一个势力范围。

        兽界处在诸天万界的阴暗面,环境恶劣,但是倘若战争开启,那么兽界反倒是最后的净土。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因此秦牧必须派出一个最值得信任的人去办好这件事,龙麒麟这么多年没有现身,就是在经营这件事。

        我与兽族强者用逆向召唤神通,将延康人们召唤到兽界,这些年进展缓慢,因为还要提防龙虓,免得被他知晓,但好在小有成就。

        龙麒麟笑道:教主何时前往兽界小延康看看?

        秦牧笑道:你做事,我放心。丕,在我心中,你早已成为独当一面的存在了。

        龙麒麟心花怒放,很想摇一摇尾巴,但这些年他在兽界地位尊贵仅次于龙虓,地位使然,让他变得有些矜持。

        秦牧摸了摸他的大脑袋,龙麒麟立刻忍不住,尾巴呼呼摇动两下,心满意足。

        秦牧在这座神城中游历一周,又去菜市坊间小学大学看了看,神识散发,将整座神城的人们的对话悉数听到耳中,查看民情。

        这座神城很好,虽有龌蹉,但大体向上。

        秦牧突然道:神城看过了,但下面发展得怎么样?

        他来到城边,看向下方的陆地,那里也有诸多村落城镇。

        龙麒麟跟随着他来到陆地上,秦牧走在乡间,来到一座城镇上,问道:子女都有姓名吗?

        龙麒麟道:都取了名字,我姓龙,烟儿姓朱,这些小家伙男孩随我姓,女孩随她姓。老大出生的早,是男孩,叫昌黎,二丫头叫红玉,老三口齿伶俐,叫谈玄

        秦牧来到城镇间,只见城镇里往往都是老年人,带着些孩童,但是青壮很少,不由皱眉。

        他又来到镇上小学,听了几节课,眉头皱得更紧。

        这座城镇中的民众衣着远不如神城中的民众靓丽光鲜,生活起居也比神城差了许多,饮食也是如此。

        更可怕的是小学大学,教授孩子们的老师都是很普通的神通者,没有多少才华出众之人,教导孩子也是得过且过,甚至连老师都是一知半解。

        他前去询问镇上的老者,老者道:年轻人都去了神城,或者去了矿山督造厂,还有的翻山越岭去了下京。一年到头不一定能见上一两面。

        那么,乡间的小学大学

        人少了,小学大学办不下去,有些早就倒闭了,我们镇比较大,还能办的下去。家里有些钱财的,小孩都去城里求学了,没钱的便只能留下来,多少学一点本领,不至于饿死。

        秦牧怔怔的站在破败的小学中,有些浑噩,喃喃道:这才百余年,这才百余年

        龙麒麟小心翼翼道:教主,他们比百年前的生活,其实已经好了不知多少。

        秦牧摇了摇头,道: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们继续走,到前面看看。

        他来到乡下村庄,这里更显破败,秦牧没有停留太长时间,直接询问村里的小学在哪里。

        已经倒闭十多年了。有人带着他来到乡间小学的废墟上。

        秦牧带着龙麒麟一路走下去,在乡野间穿梭,头顶是光鲜亮丽的神城,繁华至极,下方是破败的乡镇,只剩下老幼。

        他走过延康许多城市和乡村,眉头没有舒展过。

        夜色渐深,秦牧停下脚步,龙麒麟带着自己家的小家伙们搭建篝火,众人坐在火边。

        龙麒麟道:教主,这其实是难免的事情,神城发展,必定会吸引来青壮,青壮在神城中有活路,可以出力,可以求学,可以有更大的发展机会。但是神城并不需要老年人和小孩,因此老幼只能留在乡村。这是公道,并非是公平。

        秦牧点头道:我明白。道理还是我教给你的。

        龙麒麟舒了口气,笑道:教主既然明白这个道理,应该知道,延康发展得越快,便越会产生不同的阶层,有些人靠自己的本事,自己的天分,赚了很多钱,飞黄腾达,身居显位。有些人因为落后了一步,但也可以风生水起,不愁衣食住行。还有些人,因为没能成为神通者,只能留在乡下。延康,学以致用,唯才是举,知行合一,有用之人方能有成就,不正是教主的理想吗?

        秦牧点头:我也明白。这些道理也是我教给你的。

        那么教主为何愁眉不展?

        龙麒麟不解道:延康这百余年发展,都是依循你的理念,依循圣人之道百姓自用。为何教主还会心中有忧虑?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一切都可以按照公道运行,惟独教育不可。

        龙麒麟怔了怔,道:延康教育,并无区别,无论是贫贱之家还是富贵之家,能够学到的神通绝学,都是最好的神通绝学,延康并无藏私。这不是公道?

        秦牧给篝火添了把柴,火焰照耀着他的脸庞,晦明晦暗:人的资质有高下之分,悟性有云泥之别,性情也有不同,成长起来之后,成就不同,阶层不同,这是正确的,理当如此。但教育不可有阶层。

        父母愚钝,沦为穷苦人,但孩子未必愚钝。倘若孩子天资卓绝,却生于清贫之家,因为家境贫寒而不能受到好的教育,而浪费了才智泯为众人,这就是最大的不公。他因为家境贫寒而泯为众人,是公平,但不是公道!

        眼下延康一切都好,但在教育上并不公道。教育分化,长此以往,贫者愈贫,永无翻身可能,这才是令我毛骨悚然之处。延康变法向这方面走,并非是我想要的。

        秦牧思索道:变法是给人以希望,而并非固化这种阶层。天圣教三百六十堂,惟独没有学堂,我做了天圣教主之后,便建立了学堂。当年学堂中的学子,都是来自底层穷苦人家。当年尚可以做到这一步,为何今日反倒做不到了?

        他眉头紧锁:穷苦人家的声音低,嗓门小,即便在荒野中大声诉苦神城中的人也听不到。但必须要有人替他们说话,不是替他们求个前程,而是替他们的子孙后代求个公道。我是国师,是神城中的个子最高的人了,我倘若不说,嘿嘿,还有谁人替他们说话?

        龙麒麟皱眉,思索良久,道:我观教主这些日子一直有心事,怕是要大战将至,现在倘若教育也要变法,势必会触动很多人的利益,会造成上层根基不稳。

        秦牧拨弄篝火,沉声道:天庭要动幽都,进而再取无忧乡,取延康,恢复半神统治,让人再无反抗的能力。这时候延康教育变法,的确会造成一些乱象。但我要取的并非是一时的胜败,而是延康的长盛不衰,常胜不败!现在教育变法,会让今后长达百千年的兴盛繁荣,否则今日的上层,便是明日的十天尊,不可不察。

        他低笑一声:现在诸天万界,半神吃人,因此延康要推翻半神统治,倘若将来人吃人,那才是笑话!在其位,谋其政,我是国师,须谋其政。教育变法,势在必行,我会上书皇帝,让她提拔文元祖师,主掌此事。文元祖师一向接地气,但也必须要他在乡野间行走几年,看清楚乡野中的情况。

        龙麒麟看着他,突然笑道:教主还是昔日的教主。既然这件事已经定了,那么教主或许应该去诸天万界走一遭。

        秦牧惊讶的看着他。

        龙麒麟笑道:天庭推行天币以控制天下经济,当年教主定下铸造立国的经略,百年过去,教主应当去看一看诸天万界的情况。

        秦牧想了想,道:延康大事是否能成,要看民心向背,不仅仅是延康的民心向背,还要看诸天万界的民心向背。好,咱们去诸天万界走一遭!

        他站起身来,龙麒麟家的小怪物们还在睡觉,小小土伯作出一个噤声的动作,将这些小家伙拢了起来。

        龙麒麟耳朵张开,让他将这些小家伙抱起来送入自己的耳朵里。

        两人前往最近的神城,路途中,秦牧已经写好奏折,到了神城之后,便命人立刻加急送到延康上京。

        灵毓秀连夜批阅奏章,看到秦牧的奏折,沉吟一下,命人前往祖庭,去请文元。

        放牛的难得回来一趟,却没有来看我,只是送了一道奏折上来

        她摇了摇头,奏折上不止说教育变法之事,还说了幽都之事,请她命人寻找凌天尊月天尊阆涴和开皇等人。

        灵毓秀将心中的小心思压下,心道:幽都之战,不容有失,否则延康危也!

        她立刻命人搜寻这几位天尊下落,心道:放牛的不回来一趟,又去了哪里?

        ————泪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