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六八章 史前恶人

第一五六八章 史前恶人

        祖庭玉京城。

        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入这座古老的神域,这具肉身破破烂烂,头顶的天灵盖被掀开,脑浆冒着腾腾热气,身上有各种各样的伤口。

        不仅如此,他的眉心还有一个剑创,有人用利剑刺穿他的脑壳,在他体内种了一株剑道的道树。

        这株道树时不时在他体内浮现出来,持续的破坏着他的肉身机能,让他每迈出一步都艰难万分。

        剑伤造成他的肉身内出血,一步跨出,脚印中便盛满了他的鲜血,伤口始终无法愈合。

        他便是夺回天帝肉身的晓天尊,或者更应该称呼他为太初,因为晓天尊作为天尊已经死了。

        晓天尊的肉身在神识大罗天一战中,被开皇等人完全摧毁,不复存在,现在入主天帝肉身的,正是天帝太初的三魂之一。

        天帝肉身,才是他真正的躯体。

        他夺回自己的肉身,也代表着先天五太中的第二太,太初的回归。

        太初艰难的行走在祖庭玉京城中,四周一片凋敝,到处都是倒塌的宫宇建筑,还有冷寂之风热寂之风从枯萎的道树丛林中呼啸吹过。

        他步履沉重,他躲避凌天尊的一击,从大罗天中坠落下来之后,身上的各种伤势爆发,几乎将他拖死。

        他必须躲避昊天尊等人的视线,现在的他很是虚弱,尽管肉身中依旧拥有强大无边的力量,但已经不再无敌,因此必须小心谨慎。

        走了这么久,他这才来到祖庭玉京城。

        玉京城被天尊们封印,晓天尊也是曾经的封印者之一,他们不想外人来到这里。

        不过作为曾经的天帝,太初自然会留下后手,方便自己进入玉京城。

        他不断深入,寻找混沌长河,突然他的瞳孔骤缩,目光落在一口剑上。

        那并非是一口剑,而是有强大无比的剑道强者来到这里,曾经在这里战斗过,以其无双剑道与对手一战,以至于他的道烙印在祖庭玉京城中。

        太初吐出一口浊气:“开皇也在这里。”

        他心中警觉,现在的他不适合与开皇一战,倘若遇到开皇,恐怕难能保全自己的性命。

        他一路避开开皇留下的剑道痕迹,终于来到混沌长河。

        他正要渡河,突然瞳孔骤缩,只见前方的河面上一个人影背负着双手,背对着他。

        那人脚下形成一片剑域,有河中诡异攻击他,巨大的成道者的道骨手掌来到那人的额头,然而却被一道剑光穿过,沉入河中。

        太初瞳孔骤缩,声音沙哑道:“秦业!”

        开皇转过身来,看他一眼,淡淡道:“太初陛下,你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想让所谓的弥罗宫三公子修复你的肉身,对不对?”

        太初站在岸边,凝望这个男人。

        当年开皇因为凌天尊的神通而回到龙汉初年,参与瑶池盛会,与秦牧一战,展现出高绝的神通造诣。

        太初那是一统宇宙乾坤,踌躇满志,召集天下众神和各族神圣,举办天庭盛会。

        相比天庭盛会,瑶池盛会显得微不足道,但那时起,他已经注意到这个男人,惊艳于秦业和秦牧的神通,封为天尊,与龙汉七天尊并列。

        他并没有想过今日,这个男人会成为自己最强大最难缠的对手。

        “有我在,陛下是无法过河的。”

        开皇语气淡漠,成道之后,他对权势的欲望已经降低了很多,取而代之的则是贯穿自己始终的信念,初心。

        他站在混沌长河上,像是一口横贯亘古与今日的长剑,犀利无匹,斩断一切,挡住了太初的去路。

        “作为这个宇宙的五太之一,陛下不应该去借助旧日的成道者来达成自己的野心。”

        开皇手中缓缓出现一口道剑,轻声道:“倘若陛下一意孤行,那么臣也不得不在这条长河上葬送陛下了。”

        太初哈哈大笑,迈步走入长河,站在河面之上,与他遥遥对峙。

        “秦业,你的确大有本事,第一个成道,惊艳了我。但是道境成道,并非是唯一的成道之路。还有其他成道路可走,因此你并非无敌。”

        太初淡淡道:“你别忘了,你的道境体系,也是建立在天宫体系之上,你也是借玉京城的力量,借凌霄殿的力量,才有今日成就。倘若你的凌霄殿被毁,你还有如今的修为和地位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让我过去。”

        开皇没有动。

        太初脑后突然浮现出三十六天宫组成的大天庭,一座凌霄宝殿的虚影镇压下来,沉声道:“在祖庭玉京城中,我可以从容借来弥罗宫三公子的力量,三公子也可以轻易压制你的力量,让你凌霄宝殿尽毁!在这条河上,我不惧你分毫!”

        开皇按住道剑,蓄势待发。

        太初爆喝,声音化作太初道音,席卷混沌之气,气势腾腾而起,元神坐镇在凌霄宝殿之中,力量贯通所有天宫,迈步向前走去!

        就在此时,突然苍茫的混沌长河上一道灯光照耀而来,太初急忙停步,蓄势不发。

        开皇轻轻皱眉,手掌依旧握在剑柄上,一重重剑域叠加,并未直接出手。

        只见有小童提着灯笼从混沌长河的深处走来,步步高升,很快来到河面上,灯光向两人照去。

        那小童从混沌长河中升起,待升到河面已经变得极为苍老,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照到了两人的面孔,这才呵呵笑道:“太初,三公子命我前来接引你前往凌霄宝殿。任何人胆敢阻挡你,都将死路一条!”

        这老者经历了童年和苍老,却仿佛早已习惯了这种事情,对强大无比的开皇也不以为意,不放在心上。

        “你是秦业?劝你不要动,否则我灯光一照,削你道行,将你打落破灭大劫,让你身也死道也消!”

        那老者老气横秋道:“你走的也是借力凌霄殿的路子,削了你的道行,对我来说最简单不过。”

        开皇提剑,向脑后一斩,他脑后的天宫之中,凌霄殿轰然崩塌!

        那老者瞳孔骤缩,只见剑光一闪,开皇的凌霄宝殿便被他自己斩得粉碎!

        开皇直接削掉凌霄、帝座两大境界,气息稍稍回落,随即再度膨胀,直达巅峰,道行没有半点损耗!

        “斩我道行,你也配?”开皇睥睨他一眼。

        那老者冷笑道:“后世的小辈,总是用鼻孔看人,不知天高地厚……”

        他正要出手,突然河下又有一道灯光照来,又有一个女子提着灯笼从混沌长河中向上走来,那女子风华绝代,然而走到河面上时便已经化作了老妪。

        那老者看向那老妪,微微皱眉,没有直接动手。

        “开皇秦业,我来接引你前往弥罗宫。”

        那老妪笑道:“有位公子在那里等你呢。”

        开皇皱眉,看了看这老妪,确认自己不认得她。

        那老者冷笑一声,瞥了瞥那老妪,颇为忌惮,道:“太初,我接引你前往弥罗宫,三公子已经知道你的来意,随我走罢!”

        太初松了口气,直接与开皇动手,他着实没有胜算,能够不动手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不过那老妪也前来接引开皇,让他有些诧异,出乎他的意料。

        “秦业,你自诩高风亮节,也不过是与我一样,同样是要借弥罗宫公子的力量。”

        他跟着那老者从开皇身边经过,在开皇身后停下脚步,嗤笑一声:“你并不比我高尚。”

        开皇转身,太初也转过身来,两人目光碰撞。

        那老者停步,提灯转身,气势爆发,一株道树从混沌长河中冉冉升起,道果混元,散发出惊天动地的力量!

        与此同时那老妪也催动灯笼,另一株道树自河中升起,道果旋转,绽放道光,与那老者对峙。

        两人蓄势,死死盯着对方。

        突然,开皇嘴角绽放出一抹笑容,道:“敢问阁下,哪位弥罗宫公子想见我?见我所为何事?”

        那老妪身体绷紧,盯着那老者不放,沉声道:“弥罗宫有七殿,大公子太上殿,二公子无极殿,三公子凌霄殿,四公子紫霄殿,五公子无宗殿,六公子湛寂殿,七公子混沌殿。这次要见你的,便是混沌殿!”

        “混沌殿?”

        开皇思索一下,笑道:“那么也就是弥罗宫的七公子要见我了。好,我随你去。请。”

        他气息收敛,剑域消失,那老妪在前方引路,沉声道:“开皇请随我来。”

        他们从太初和那老者身边经过,太初笑道:“你也如我一样堕落了。”

        开皇没有理会他,与那老妪消失在混沌之气中。

        太初冷笑:“沽名钓誉之徒,只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他与那老者也向混沌深处走去,询问道:“这位道兄,弥罗宫混沌殿的七公子,是什么人?”

        “坏人!”

        那老者提着灯笼,听到他说起混沌殿七公子,便不由得打个冷战,冷冰冰道:“一个无恶不作之徒!不过,太初道友应该听说过他才是。他是第十七宇宙偷渡到史前宇宙的家伙,在你们那里,他的名声很响。”

        太初怔了怔,脑海中思索一番,诧异道:“我们这个时代,还有这样的恶人?”

        “我听闻,你们叫他牧天尊!”那老者咬牙切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