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六六章 人间正道

第一五六六章 人间正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阆涴看着灰飞烟灭的宫天尊,摇头道:但即便如此,也难掩你这百万年来为虎作伥的作为。仅凭一句劝人向善的话,不能抹除你这百万年来所做过的恶。

        她回到无忧乡三十三重天,向烟云兮道:宫天尊已死,请延康延秀帝收。

        烟云兮心头震动,立刻命一尊神人赶赴延康,通知灵毓秀这个消息。

        二十余日后,熊琪儿来到延康京城,面见灵毓秀。

        她是西土真天宫的实际掌权人,是与灵毓秀一个时代的人物,虽然年纪比秦牧小了十来岁,但在西土,她的地位和威望,还在虚生花之上。

        西土真天宫当年是与天圣教道门和雷音寺齐名的圣地,这个圣地选拔女主人,需要选拔道心纯净之人,年纪越小越好,方能得到四灵珠的认同。

        熊琪儿早在八岁的时候,便得到了四灵珠的认同,拥有真神般强大的力量,比那时的秦牧还要强大许多。

        这百余年苦修,她在道心上达到了极高的层次,因此上次斩杀太帝的借生之躯韦世杰,灵毓秀才会选择请她出手。

        宫天尊虽然也是神识强大之辈,但是她与太帝不同。

        熊琪儿听明原委,沉吟片刻,道:太帝不敢接触延康最新的变法成果,但宫天尊的转世身却敢。她的转世身陶绣淓,神通广大,在延康年轻一辈中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名声极大。女帝陛下,我虽然可以杀她,但却难杀死她。她的神识幻境会干扰到我,借机逃生。

        灵毓秀道:那么你以为谁去杀陶绣淓,方有充足把握?

        熊琪儿道:杀宫天尊,战力高未必便能杀死她。杀她之人,须得拥有更加强大的神识,能够识破她的一切幻境。因此林轩道主战空如来玉京王仙人,恐怕都不成,容易被她走脱。神刀洛,哲华黎,固然强大,但对付她的神识也有些困难。因此臣保举一人,神识广大,神通无量,可破宫天尊转世身。只不过这人不在延康。

        灵毓秀心中微动,笑道:我知道此人在哪里了。你等待两日。

        两日后,狐灵儿赶到上京,灵毓秀说了一番,狐灵儿笑道:原来如此,我将他唤来便是。

        有劳灵儿了。

        狐灵儿布下祭坛,亲自作法,祭坛与另一个世界建立起联系,但见天空裂开,一个无比巨大的洞口出现,洞口的另一端便是浩瀚无垠的江山。

        只听一个厚重洪亮的声音响起,在上京上空来回激荡:是何人召唤兽界至高无上的主宰的干儿子

        丕!

        狐灵儿高声唤道:我是你姐!

        那个厚重洪亮的声音吓了一跳,过了片刻,洞口中沉下一个巨大的脑袋,龙麒麟探出头来,满脸堆笑:原来是大姐头。大姐头唤小弟有何要事?

        没有要事,便不能让你过来了?

        狐灵儿站在祭坛上,双手叉腰,眉开眼笑道:不过这次叫你来,的确有要事。你快点过来!

        大姐头稍候片刻。

        龙麒麟缩回脑袋,只听兽界中传来对话声:义父,我姐叫我过去不会出事,义父放心我不会不回来!我这次过去见见教主,还有妻儿,好些年没有见过他们了放心放心,我不会把义父一个人丢在这里

        又过片刻,一个麒麟首龙角人身的少年从兽界下来,来到祭坛上,正是龙麒麟,穿着一身玄色衣裳,镶金戴玉,说不出的奢华。

        狐灵儿上下打量他,冷笑道:你在兽界富贵了,地位尊贵,你家烟儿被你丢在大黑山那里孵蛋,子女都成群了。你也不怕哪知公鸟把你媳妇勾搭走了!

        龙麒麟赔笑道:义父一个人管理不来兽界,我帮忙打理着,想要回来,义父不肯放人。我和烟儿好事已成,南帝都是首肯过的!再说,天下兽族也都归我打理,谁敢挖我墙角?

        灵毓秀道:龙虓视你为义子,同样也是防备国师的质子,自然不肯放你归来。

        龙麒麟这才注意到她,连忙见礼:陛下。

        灵毓秀道:不必多礼。国师见你长大了,这才放你出去,让你做出一番事业。这些年来,你随龙虓修行,想来有所成就。适才真天宫的小公主说,你可以对付宫天尊的转世身陶绣淓,因此才请你回来。

        龙麒麟看向熊琪儿,立刻认出她来,熊琪儿跑过来,欢呼雀跃:滑一下!滑一下!

        龙麒麟无奈,道:你现在是真天宫的首脑,我也是兽界的少主,怎么能做出这种没体面的事情来?

        滑一下!熊琪儿斩钉截铁的坚持道。

        龙麒麟只得现出真身,化作一头庞然大物,翘起尾巴,尾巴构成一个巨大的圆弧。

        熊琪儿毛手毛脚的爬到他的尾巴尖儿上,从顶端滑了下来,龙麒麟身躯凹下,这女孩滑到他的背上,被惯性带着冲上空中,咯咯笑个不停,又冲落下来。

        这可不是滑一下那么简单,熊琪儿滑了良久还是没有停下,灵毓秀无奈,道:爱卿,正事要紧。

        熊琪儿连忙停下,脸色羞红。

        龙麒麟又变成雄壮少年,道:她小时候教主不乐意哄她,我哄她时才这么玩的。那陶绣淓现在何处?处置了她,我便要去见妻小。免得真有什么公鸟不开眼

        熊琪儿取出生死簿和陶绣淓的资料,交给龙麒麟,兴奋道:我随你一起去!

        龙麒麟急忙看向灵毓秀,灵毓秀笑道:龙丕许多年没有回来,还要去祖庭见烟儿和儿女们,爱卿下次再说罢。

        熊琪儿只得作罢。

        龙麒麟立刻启程,前往东海之滨的滨州。

        他速度极快,原本他的速度便要超过秦牧,这些年来在兽界苦修,尝试着帮助龙虓建立兽界文明,做出许多开创性的事业,本事非凡。

        秦牧回到延康的时候较少,但他却时不时的被狐灵儿等人召唤过来叙旧,延康这边的变法成果却也没有落下。

        龙麒麟比从前多了许多成熟和稳重,也有兽界少主的威严,一路上翻看宫天尊转世身的资料,从陶绣淓所学过的功法,到她精通的神通,以及钻研的方向,她生平的战绩,悉数巨细无漏的记录在案。

        ——自从上次秦牧发觉晓天尊的转世身进入延康,悄然无息的爬到延康的权力中心之后,一场针对十天尊转世身的监控和罗悄然无息的开始了。

        龙麒麟掩上卷宗,低头看去,已经来到滨州。

        滨州在江陵之北,是近些年兴盛起来的一座神城。

        从上一次延康劫至今,已经过去了百年,这百年时间延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财富越来越多,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一座座神城越来越大,容纳的人口越来越多,但一座城市不可能永无边境的扩张,因此又有其他神城兴起。

        滨州便是其中之一,也是发展得较为出色的一个,缓解了江陵的人口压力,许多年轻人都喜欢聚集在这里。

        龙麒麟来到城中,寻到陶绣淓所居之地,却见这里正在大摆喜宴,打听之下,却是陶绣淓家添丁,正为孩子大摆百日宴。

        宫天尊的转世身嫁人了?这卷宗上可没有说过这件事。

        龙麒麟诧异,继续打听,陶绣淓嫁给的是滨州的一个神通者,不算是个大户人家,嫁到那里已经有两年时间。

        宫天尊这种人,怎么会嫁人?难道男方是某一位天尊转世?

        他悄悄潜入喜宴之中,以生死簿照这家的男主人,发现这男主人身世清白,并非是天尊转世。

        这男子的资质悟性并非是天资绝代的那种,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想来修成神境是可以的,但是做出惊天动地的事业,那就不太可能了。

        龙麒麟思索一番,又照了照陶绣淓,陶绣淓的确是宫天尊的一魂转世,并没有猫腻。

        他面色古怪,堂堂天尊,为何会嫁给一个普通人?

        难道是宫天尊的幻境?

        他的神识强大,这些年来本事也越来越高,定睛看去,并非是幻境。

        陶绣淓的修为不如他,倘若是幻境,肯定会被他看破。

        陶绣淓也注意到宾客中的龙麒麟,这个相貌古怪的男子,很难不引起他人的主意。

        龙丕,可否过了今日?她的神识波动,传入龙麒麟的脑海中。

        龙麒麟默默点头。

        百日宴很是热闹,陶绣淓作为这个家庭的主母,人前人后殷勤招待,又抱着孩子,百般怜爱,似乎上一世的无情都要在这一世,在这个婴孩身上补偿回来。

        龙麒麟一直留在宴会上,静静地观察,待到宴会散去,他走出滨州,在城外静静等候。

        日出东方,跃出大海。

        海风清凉,吹拂这个少年的衣衫,他站在海边,看着日出,阳光将他的脸膛照耀得泛红。

        陶绣淓从他身后走了过来,面色复杂:造物主也是人,哪怕是我贵为天尊,在转世之后也难免被红尘滋扰,有了凡心。兽界少主,你是奉命来杀我的,对不对?

        宫天尊绝情寡义,我也没想到你竟会嫁做人妇,做了人母。

        龙麒麟转过身来,道:倘若我知道,我是不会接下这个差事的。你现在,不像是一个天尊,更像是一个贤妻良母,让我很难下得去手。所以我给你半日时间,让你处理后事。

        陶绣淓看着他,低声道:没有了天庭的权势之争,我心中一片平静,懂得了凡人之爱。牧天尊杀了我,但是我并不想复仇,我对天庭的权势也没有了念想,兽界少主可否面,容我做个普通人?我只愿相夫教子,平平凡凡度过一生。

        她很难放低姿态,然而现在却放低了姿态。

        龙麒麟面色平静的看着她,过了片刻道:教主曾经教导过我,不可对好人太坏,也不可对坏人太好。这并非是公平,而是公道。对坏人太好,对不起那些被坏人伤到的好人凡人,对好人太坏,对不起好人曾经做过的好事,自己尚且做不到那些好事,何必放大好人身上的零星污点?

        陶绣淓静静地听着。

        龙麒麟继续道:我曾经问他,为何不复活他的一个故人?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实力。他说,复活大尊,会让他想起那些死在大尊手中的无数凡人。大尊临终前做的好事,并不能改变他此生中做过的坏事。宫天尊,在你漫长的岁月中,曾经有不少人向你求饶罢?

        陶绣淓默默点头。

        你放过他们了吗?龙麒麟追问道。

        陶绣淓默默摇头,突然道:为了我这个小家,我不会束手待毙!

        龙麒麟向她见礼:你为孩子安排好乳母了吗?倘若没有安排,我可以再给你半日时间。

        陶绣淓还礼,摇头道:已经安排好了。

        龙麒麟露出笑容:那么,请出手。

        陶绣淓叱咤,暴起,尽自己所有力量,一切神通,向他攻去!

        轰!

        东海的海风骤起,大浪拍击海岸,迸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龙麒麟向西方走去,没有直接走向滨州,而是绕道过去。

        他不想再进入滨州。

        他的身后,陶绣淓的尸体被海浪吞没。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他回头望了一眼,东海的波涛正急,他转过头去,前方是江陵城的钟山,龙盘虎踞。

        钟山风雨渐起,天地一片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