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五章 神话的破灭

第一五五章 神话的破灭

        月天尊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凌天尊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想笑,但是笑容露出来的时候,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多少年了?

        自己失去这位老朋友多少年了?

        她们的友情从龙汉初年便开始了,经历了龙汉时代的三天庭之战,一起奋斗拼搏,背靠着背,沐浴过鲜血。

        她们在龙汉末年,一起意志消沉,又在赤明末年因为看到人族的凋零衰亡,决心重新出山,为人族做点什么。

        是她们这两个女子,联手创立了上皇时代!

        在地母元君聚集天下半神,统治奴役所有人族,称霸元界时,是她们这两个女子站出来,对抗地母,扶持起南上皇天庭,建立起一个长达三十万年之久的辉煌时代,历经十五朝上皇天帝!

        她们相互扶持,付出的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个中滋味与辛酸只有她们自己最是了解。

        凌天尊最冷淡,她几乎全部身心都投入到研究不易神通之中,在造化之道上,她的成就已经无人能够与她媲美,不易神通的奥妙就是建立在造化神通的基础之上,需要她用尽心血去研究。

        然而,正是她看到了赤皇时代覆灭后,人族的惨淡,于是决心复出。

        在赤明时代覆灭的时候,元界混乱,地母元君崛起,复辟古神的野蛮统治,以血祭代替文明,而式微的人族,成为了最佳的祭品。

        一时成为被奴役的奴隶,一是成为血祭的祭品,那个时代,可以说是元界人族最为黑暗的时期。

        是她找到了月天尊,请月天尊再度出山。

        她冷峻的外表下,有一颗火烫的心,不忍看到自己的族人继续在苦难中挣扎。

        而月天尊在云天尊死后,万念俱灰,隐居下来,原本不打算再出世,但是凌天尊的到来,让这个女子毅然决然的违背了自己的诺言,再度出山!

        凌天尊其实并不适合参与到权势的争斗之中,在漫长的上皇时代,更多的是月天尊去打理一切,扶持南上皇天庭,与北上皇天庭的地母元君相抗衡。

        倘若没有月天尊,凌天尊很难成事。

        倘若没有凌天尊,月天尊又没有足够的勇气支撑她走下去,凌天尊是她的支撑,是她的主心骨。

        凌天尊刚强,月天尊温柔,两人相互扶持,让三十万年上皇岁月,成为历史中最为灿烂耀眼的明星!

        这世上的奇女子虽多,但是她们才是传奇中的传奇!

        凌天尊也记得铲除地母那一战,月天尊为了保护自己而陷入险境,被火天尊昊天尊晓天尊等人重伤。

        她记得,自那之后,月天尊便不再露面了,道伤一直纠缠她,久久难愈。

        她们俩相互扶持,没有人敢动南上皇,但是月天尊道伤缠身后,天庭的天尊们便蠢蠢欲动,终于在她不易神通大成时,对她痛下杀手!

        她与天帝肉身被困在不易神通中,上皇时代的两大支柱,就此崩塌。

        上皇天庭覆灭,一个辉煌的时代分崩离析,变成了废墟。

        此时,这两位支撑起上皇时代三十万年璀璨的女子,一别四万年,就这样在涌江的源头重逢了。

        她们看向彼此,岁月在她们的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她们依旧是那样风华绝代。

        她们的心中有很多话要说,一时间不知该从何说起。

        这世间有很多英雄豪杰,但是做到如这两位女子的成就和事业的英雄豪杰,却屈指可数。

        风吹涌江,大罗天上传来的冷寂之风,将涌江上空的太阳光芒,吹得像是金色的沙尘,在天空中画出美妙的沙画。

        大罗天上,剑道大罗天与神识大罗天剧烈碰撞,让终极虚空变得清晰可见,一艘瑰丽金船,两株伟岸道树,道花迸发出亿万道剑光,道果散发出迷人的道光,就此碰撞在一起,剧烈而迷人!

        这一瞬间,大罗天上几乎所有人都拿出了自己最为强大的手段!

        开皇的剑道大罗天本身便是三十六重剑域,剑道在这一刻迸发出的光芒让太阳也为之黯淡!

        晓天尊的凌霄殿,来自于史前宇宙的最高传承,是力量与权势的象征,再加上三十六天宫以及四十七宝殿宝殿,驾驭着太初之道,他的一击,令终极虚空也为之颤抖!

        昊天尊的万道领域凝聚,化作万道天轮,万道天轮中,紫霄殿旋转,这座来自祖庭玉京城紫霄殿,是弥罗宫四公子的毕生绝学化作的实体!

        旋转的紫霄殿上,无数瑰丽符文映照,落在万道天轮上,天轮旋转,展现出正反两面。

        万道天轮的正面,是汇聚了三十六天宫的力量所凝聚而成的太初之道,而天轮的背面却是无边的黑暗。

        黑暗笼罩之处,被开皇的剑光偶尔照亮,那是另外三十六座天宫,藏在黑暗之中,黑暗万道天轮,像是一个巨大的归墟,充满了灭世般的破坏力!

        昊天尊有两座天庭。

        其实秦牧在太虚之地时,便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太帝肉身复活,阻击昊天尊,那一战之中,昊天尊便动用了两种不同的天庭功法,其一是以脱胎自太初之道的先天一为主,另外一个则是以归墟之道为主。

        那一战,太帝肉身被打残,昊天尊也身受重创。

        而现在,昊天尊在紫霄殿的加持下,两种天庭功法近乎完美的统一起来!

        他展现出的实力高绝,甚至还在晓天尊之上!

        金船上另一个变数便是秦牧。

        这时,秦牧拔剑。

        剑是劫剑。

        劫剑一出,剑光不如开皇的剑道煌煌大气,威力也不如晓天尊和昊天尊,却让太帝不得不重视。

        因为秦牧的劫剑,竟似专门针对他的弱点而来!

        他的剑并没有刺向天帝肉身,攻击太帝的神识,而是每一击都准确无比的刺在道树的道果之上。

        秦牧像是对他的功法已经研究了百万年,熟悉于他的功法神通的每一个变化,明晰他的大道的破绽和不足。

        这一剑是破劫剑,专破大道,哪怕是他的道果也在劫剑的攻击下出现了伤痕!

        秦牧的这一击,是来自于云天尊的传授。

        云天尊将太帝的道法研究透彻,甚至补全了太帝的不足之处,对太帝最为了解的,不是太帝自己,也不是晓天尊这个老对头,而是他。

        秦牧与云天尊交流之后,梦中入道,研究的便是太帝的弱点。

        在这一战中,秦牧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云天尊被镇压百万年的成就!

        他要为云天尊正名,让太帝知道,他之所以能够战胜云天尊,靠的只不过是自己六十亿年的积累!

        这一战的绚丽,让整个元界都清晰可见,元界中的万界诸天,一尊尊神和魔神仰起头来,看着不可触摸的高空中的这一幕,露出痴迷与震撼。

        延康,上京的延秀帝灵毓秀率领文武百官,走出朝堂,仰头张望。

        他们不知何人在战,也不知何人在为他们而战。

        金船横空,战斗惨烈而壮观,让正在被天庭大军衔尾追杀的无忧乡三十三重天的将士们,此时难得休息一段时间,整理身上染血的铠甲,洗去神兵上的血渍。

        他们抹去脸上的血和泪,送别战死的战友时,也看到了终极虚空中的那一幕。

        有人麻木,有人憧憬,有人为这一战而热血沸腾!

        渐渐地,有人欢呼起来,内心中生出了勇气和勇力!

        他们认出了开皇的剑光,认出了开皇的道。

        他们的领袖,依旧在战斗,从未抛弃他们,他们在这一路上经历了无数苦难、厮杀和拼搏,曾有过绝望,放弃,甚至投降的念头。

        直到他们看到从终极虚空中透射出的剑光!

        终极虚空,大罗天上,战斗尽管剧烈无比,但却短暂且仓促。

        开皇的剑将天帝肉身刺穿,从眉心刺入,剑道如瀑,从天帝肉身眉心伤口灌入体内,剑光在天帝肉身之中几乎形成了一株剑道道树!

        论力量,他比晓天尊和昊天尊都有不如,但论攻击力,他还是天下第一!

        然而下一刻,神识道树的神识道果迸发出的炫目道光,洞穿他的胸膛,无数道光如同一杆杆长枪,将他的身体穿透,将他的道花打得凋零!

        另一边,昊天尊的万道天轮正反轮回,呼啸旋转,化作一面面大印,硬生生穿过神识道树枝叶攻击,印在道树上。

        太初之道与归墟之道同时爆发,神识道树的枝条和树叶上,到处都浮现出他的万道天轮的印记。

        印记化作神通,下一刻爆发开来,无数枝叶破碎翻飞!

        然而,同一时间,太帝一指刺穿他的额头,无比恐怖的力量爆发,昊天尊的后脑勺破开一个大洞,脑浆纷飞,涂在脑后的紫霄殿上!

        晓天尊攻击的是太帝的神识道果,凌霄殿的力量加持,让他聚气聚道,化作一口帝剑,一剑斩在道果上!

        他势要斩落太帝道果,将其生生削掉一个大境界!

        他的剑法不如开皇,也不如秦牧,但堂堂天帝,威震世间百万载,他的剑充满了霸道与威严,一剑落下,道果竟从树上脱落!

        晓天尊心中一喜,随即露出骇然与惊恐的神色。

        他看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

        “我的伴生至宝!”

        他刚刚发出这一声怒吼,随即道果中一道剑光射出,将他刺穿,晓天尊呼啸向后飞去,被钉在金船的一座大殿殿檐下。

        与此同时,秦牧的劫剑刺中太帝道果,剑光闪烁,变得无比细腻,唰唰唰缠绕道果。

        那青色道果竟无法抵御他的剑光,道果表面的道纹道链飞速瓦解,道果也在迅速变小。

        啪!

        太帝一拳轰出,秦牧整个人炸裂,连同灵胎神藏领域一起化作齑粉!

        太帝站在金船上,抖去手上的血迹,负手而立。

        太素神女在船外当当敲响太钟,钟声震荡,随即一根道树枝条从她眉心穿过。

        太素神女炸开,化作太素之气在神识大罗天里乱窜,尖声叫道:“太帝,你杀不了我!”

        太帝不以为意,看着船上再无一战之力的众人,有些萧索:“百万年了,你们还是如此不堪。没想到时至今日,我依旧是无敌的神话……”

        秦牧恢复肉身,重聚灵胎和神藏,呼呼喘着粗气。

        开皇浑身是血,努力使自己站着,不要倒下。

        晓天尊被钉在殿檐下,看着自己胸口的大洞,洞口中弥漫着太初之气,他面如死灰。

        昊天尊仰面倒在甲板上,双眸无神,脑后的紫霄殿虚影幻明幻灭,他后脑勺的大洞还在向外流着热腾腾的脑浆。

        秦牧四下看了一眼,咧嘴笑了笑,牙齿上都是血。

        “居余氏。”太帝身后传来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

        太帝猛地回头,凌天尊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他的眉心。

        太帝眼角剧烈跳动一下。

        嗯,为太帝求一下月票,送他一程吧。毕竟,凌姐姐都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