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四九章 四万年孤独

第一五四九章 四万年孤独

        秦牧松了口气,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太帝的强大的确出乎他的预料,他也万万没有想到,神识大罗天中的天帝,竟然会强横到这种程度。

        这与从前太帝的表现不符。

        倘若太帝真有这般实力,还何须与十天尊虚与委蛇?

        何须千方百计的寻回自己的肉身?

        何须在一次次战斗中,把自己的肉身打残打碎?

        何须不惜出动转世身明方雨,借助天帝肉身来暗杀凌天尊?

        “太帝多半是被披香殿里的弥罗宫元圣暗算,他神识烙印终极虚空,打造出神识大罗天后才发现中了暗算,他的神识可能无法全部降临,每次只能降临小部分神识。因此我们杀入大罗天,反倒是中了他的计。”

        秦牧目光闪动:“他便可以趁机将我们一网打尽!不过,天帝太初的肉身,可不是那般容易控制的。”

        他在天帝肉身中藏下了一些小手段,原本是打算暗算晓天尊或者昊天尊的,只要两人抢夺这具肉身,他留下的“小手段”便会启动!

        却没想到神识大罗天中的太帝实在太强,竟然会是他率先从秦牧手中夺走了天帝肉身!

        秦牧在天帝肉身中藏下的小手段,正是鸿蒙元气符文阵列,烙印上鸿蒙符文,一是方便他驾驭天帝肉身,另一方面便是等待暗算夺走天帝肉身的其他人!

        “太帝这么强,的确很难击败他,但是他夺走了天帝肉身,便有了击败他的可能!”

        秦牧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听那天帝肉身开口,声音惊天动地:“好强大的肉身!太初,我羡慕你,一直都很羡慕你!”

        太帝掌控着这具躯体,看向晓天尊,赞叹道:“你一出生,什么都不必学,什么都不必问,你便是天下第一的古神,拥有着强横无边的力量,掌控着先天一炁,天下第一肉身。而我不一样,我需要从其他造物主那里汲取知识,参悟各种神识神通,我需要一步步修炼,还要面对其他造物主的挑战,一步一个脚印的攀爬,才能有所成就。”

        他用力一握拳头,感受着从这具躯体中传来的绝世力量。

        即便是天尊,也很难将这具躯体中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适才秦牧掌控天帝肉身,若是能够将这具肉身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早就将昊天尊活活打死。

        想要发挥出天帝肉身的力量,需要对太初之道有着高深的领悟之外,还需要有着雄浑无比的修为。

        这两点,太帝都已经满足!

        神识之道脱胎于太初之道,而他又作为嫱天妃和天尊明方雨,研究天帝肉身和太初符文不知多少年。

        对太初之道的领悟,他有着极大的优势。

        至于法力,他的境界还在开皇之上,修成道果,法力绝对是无人能及!

        他完全可以将天帝肉身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甚至比晓天尊自己发挥得还要淋漓尽致!

        “得到这具躯体,并非我的目的。”

        太帝环视一周,露出笑容:“我的目的也是太初之道。想要真正的修成太初之道,除了要吸收所有造物主的神识之外,还需要掌控太初肉身,甚至吞噬太初!从前,十天尊相互掣肘,我很难拥有独自掌控太初肉身的机会,更无法吞噬太初。因为太初已经转世,我不知道他是谁。所以我需要太初自己送货上门。又有什么比太初自己送上门来,让我吞噬更加省事的呢?”

        他哈哈大笑:“除了吞噬太初之外,我还需要解决一批对我有威胁的对手,你们主动送上门来,却也省得我一一去寻你们。”

        他背靠道树,身躯一动,大罗天和道树也随他而移动,下一刻,他便来到晓天尊面前,简简单单一拳轰出!

        晓天尊长啸,身后天宫宝殿迸发出浓烈光芒,在一瞬间他便将自己的修为实力提升到极致!

        不仅如此,他对太初之道的领悟也在这个时候再有突破,一鼓作气参悟出太初之道的第二十八重天道境!

        他不像是琅轩神皇借助他人道果参悟出太初之道的高深境界,也不想昊天尊那样修炼得太杂。

        他的二十八重天,是纯粹的太初之道二十八重天!

        要知道,他倘若能参悟出太初之道的三十六重天,他便无需借助太初原石太初神石,也无需吞噬吸收造物主的神识,仅凭道境,他便可以成道。

        正是因为太初之道的入道太难,难度极高,他才动了吞噬造物主吞噬太帝的主意。

        但即便如此,太初二十八重天道境,也是无法想象的成就!

        若非太帝给他这个压力,他也休想在这么短时间内再将自己的道境造诣提升一重天。

        轰!

        晓天尊喋血,骨断筋折,连翻带滚向后砸去。

        任由他的太初入道大神通是何等强悍惊人,也无法抵挡太帝一拳之威!

        太帝再进一步,大手向下扣下,晓天尊竟然被强行吸了回来,落入他的掌中。

        太帝抓住晓天尊的脑袋,将晓天尊拎起。

        另一边,一道剑光疾驰而来,刺向天帝肉身的双眸,却是开皇出手,营救晓天尊。

        他们先前是不死不休的大敌,都恨不得除掉对方,但太帝实在太强,他们不得不联手应对。倘若晓天尊被太帝打死或者吞噬,那么他们几人都无法活着离开!

        太帝抬起另一只手,二指挡在眼前,开皇的剑光叮叮两声刺在他的双指上,顿时双指破开,流出两滴血。

        “不坏。”

        太帝赞叹:“但还差得远了。秦业,你比我差半步,便是天壤之别!而今我得到了太初肉身,你与我相比更是相去甚远!”

        他手掌一翻,一掌拍去,开皇纵剑,剑道大罗天向外扩张,与他这一掌剧烈碰撞,剑道呼啸,然而剑道大罗天与太帝一掌碰撞,一触即溃!

        就在此时,昊天尊怒声长啸,一记万道天轮,砍在天帝肉身的手腕上,这一击的力量内蕴三十重天道境的神通,次第爆发,轰击天帝肉身手腕处的筋络,连续三十记大神通轰击,终于将这只手掌轰得松开。

        晓天尊脱困,当即催动太初神通,一击又一击反反复复印在天帝肉身的额头,试图将侵入其肉身的神识太帝轰碎!

        然而他这么多道神通落下,太帝不过是头颅稍稍向后扬起,随即双眸中两道粗大无比太初道光射出,将他轰飞。

        太帝另一只手扬起,拍在昊天尊身上,昊天尊肉身炸开,血肉飞溅,碎骨咄咄乱射!

        太素神女飞至,催动伴生至宝化作一口破破烂烂的太钟,轰向太帝,同时催动太素之道,营救昊天尊,助昊天尊肉身恢复。

        当!

        太帝一拳锤在太钟上,太钟四分五裂,被轰成齑粉!

        他抓向太素神女,太素神女身躯摇晃,化作宫天尊的模样,太帝神态痴迷,随即咧嘴一笑,反手将她拍得粉碎!

        太素神女尽管破碎,却随即化作太素之气,再度凝聚身躯,但也气息大损,心中又惊又怒:“成道者这么强悍?我不信!”

        另一边,秦牧与凌天尊汇合,凌天尊正要冲上前去,秦牧抬手止住,摇头道:“让他们拼!”

        凌天尊诧异,秦牧沉声道:“凌,我们恐怕要分开了。”

        凌天尊微微一怔。

        秦牧神识波动,将自己这段时间参悟弥罗宫道纹的所得传授给她,又取出烙印着那道纹的两面乾坤镜,塞到她的手里。

        凌天尊心中一沉:“牧,你这是?”

        “太帝必须要死,不过这里是上皇时代覆灭,开皇时代尚未建立之时,是四万年前。”

        秦牧目光闪动,沉声道:“我需要你催动不易神通,将我们送回到我们的时代,也就是四万年后。那时,终极虚空中有开皇的剑道大罗天,有开皇的道树道花,才有与太帝一战之力。我在天帝肉身中留下的后手,也未必能对付得了太帝。”

        凌天尊心头一颤,声音沙哑道:“我不是四万年后的人,我无法回到四万年后。我送走你们,只能留在现在。”

        “四万年后,我们会重逢。而那时,你参悟弥罗宫道纹四万年,想来能够参悟出其中的奥妙。”

        秦牧点头,微笑道:“倘若那时我们还是无法除掉太帝,就需要你来杀到大罗天上,一举定乾坤!”

        他的眼神热切:“凌,你能忍受四万年孤独吗?我需要你忍受四万年孤独,才能营救出云天尊的元神!”

        凌天尊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过了片刻,她的目光又渐渐亮起,露出笑容,显得有些孤傲不群:“四万年光阴?百万年我独自研究不易神通,都已经挺过来了,四万年何足道哉?牧,四万年后,我们大罗天上重逢!”

        “我送你离开大罗天!”

        秦牧鼓荡元气,眉心中一艘金船飞出,凌天尊纵身跃到金船上,金船冲出神识大罗天,载着这女子冲出终极虚空。

        “牧,四万年后,我回归来!”

        那女子站在船头,向他遥遥招手:“活着!活下来!”

        秦牧将他送出一重重虚空,很快,渡世金船载着凌天尊来到上皇时代的废墟上,凌天尊走下金船,只见那艘金船呼啸而去,消失在虚空深处。

        凌天尊仰头上望,只见终极虚空中,神识大罗天若隐若现。

        她取出桃木发簪,对着神识大罗天施展不易神通,神通催动,无比艰辛。

        她是对神识大罗天施法,而大罗天中的众人都是天尊级存在,更有三位成道者,以及太帝这等可怕存在,还有天帝肉身!

        凌天尊努力施法,竭力催动神通,将秦牧等人向他们所处的时代送去。

        她法力蒸腾,感受到大罗天中传来的震荡,那是对她的反噬。

        很快,她的法力挥霍一空,犹自强行完成这道神通。

        终于,这一道不易神通将整个神识大罗天包围,凌天尊叱咤一声,神通爆发,神识大罗天呼啸消失!

        凌天尊身躯一软,跪坐下来,气息委顿不堪。

        过了良久,她摇摇晃晃站起身来,神色似悲还喜。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她眼角有清泪滑过,喃喃道:“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呢……不过我会走下去,你们等我!”

        她看了看秦牧交给她的两面乾坤镜,将镜子收起,转过身去,渐行渐远。

        数千年后,开皇天庭建立,开皇登基称帝。这一日,开皇正在批阅奏章,一个身着青衣头戴发簪的女子从夜色中走来。

        开皇抬头,看到这青衣女子,不由得身躯巨震。

        那青衣女子露出笑容:“秦天尊,好久不见了。我等你,等得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