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三四章 初心为剑

第一五三四章 初心为剑

        “嫱天妃死了?而且还是死在你的手中?”

        开皇心头一跳,惊讶的看向秦牧,过了片刻,这才道:“你炼就劫剑之后,实力大进,宝剑虽利,但掌剑人的修为也不要落下才是。过分依赖利器,便会失去前进动力。”

        秦牧取出斩神台,道:“我的修为从未落下,事实上,我现在前所未有的强大!我已经可以与天尊同台竞技!开皇,当年在我这个年纪,你什么修为?不必为我担心。”

        开皇想了想,自己在秦牧这个年纪,还是一个小小的神,远没有秦牧而今的成就。

        想来是自己对他的要求太高,因此才会担心他堕落。

        斩神台上,那两口神刀的威力已经恢复了许多,但是依旧未曾恢复到巅峰状态。

        只见两口血煞神刀在斩神台上纠缠,威力惊人,斩元神,斩肉身,斩道心!

        “这两口神刀,似乎不如从前,比不上玄都之战时的威能。”

        开皇打量一番,疑惑道:“而今两口神刀威力太浅,恐怕不能助我成道。我太强了,斩神台不能给我多少压力。”

        秦牧扬眉,斩神台上的两口神刀的威力恐怖无比,虽说还未恢复到全盛时期,但也是碰着就死,粘上就亡,开皇竟然还嫌威力太浅。

        “刀是人使的,空有斩神玄刀而无人催动,对你来说当然威力太浅。”

        秦牧目光闪动:“而且,你要的并非是压力,而是参悟斩神台中的道心道境。不如这样,我来操控这两口神刀,助你一臂之力。你看如何?”

        开皇剑眉轻轻挑起,微笑道:“好啊。不过我担心你的本事不足以驾驭这两口神刀。”

        秦牧扭动腰肢,晃动脖子,活动身躯,笑道:“玄都之战中,我手持神刀,砍了何止一位天尊?那时我没有掌控斩神玄刀,现在有神刀在手,我更加担心你。毕竟你老了,而我还是壮年。”

        开皇笑道:“神魔哪里有老与少之说?牧天尊说笑了。”

        “秦天尊客气。”

        秦牧抬手相请,道:“既然如此,那么秦天尊便上台罢?”

        开皇左手握住无忧剑的剑鞘,缓缓登台。

        秦牧身形腾空,来到斩神台的上方,漂浮在两口斩神玄刀中间,两口神刀如同两道血煞长龙,围绕他呼啸转动。

        他眯了眯眼睛,抬起手掌,血煞长龙从他掌心边游过,片片逆鳞粗糙而锋利,摩擦他的掌心。

        他的掌心流血,然而这两条血煞恶龙却显得温顺无比。

        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将斩神台炼化,炼化斩神台,连同两口斩神玄刀也被他炼化,祭炼神刀得心应手。

        下方,开皇抵抗神刀的煞气,一步一步向神台上走来。

        他的周围,仿佛有一重重无形的剑道领域,斩神台的刀芒闪动,侵入他的领域中便见剑光与刀芒铮铮碰撞。

        对秦牧来说,斩神台只有三十道台阶,而对于开皇来说,斩神台却有着三十五道台阶。

        这便是斩神台的奇异之处,道境的修养越高,斩神台的台阶数目便越多,台上的神刀威力也就越强!

        终于,开皇第三十五步迈出,登上斩神台!

        当年秦牧、屠夫等刀道大家联手登上斩神台,很早便出动了各自的神刀和绝学,而开皇登上三十五重斩神台,却始终没有出剑。

        两口斩神玄刀龙头微微停顿,随即向下扑去。

        秦牧目光落在开皇身上,搜寻他的破绽,任由两口神刀自主攻击。

        神台上,开皇宛如闲庭信步,拔剑信手挥洒,将两口斩神玄刀一次又一次逼开。

        他的剑道太强了,借斩神台磨砺剑道便显得有些艰难,因为斩神玄刀很难伤到他。

        他的道心又太强了,如此强大的道心,斩道心磨砺道心的斩神台对他来说也失去了作用。

        强大到他这等层次,的确难以再进一步。

        当初,他之所以想在玄都之战中登上斩神台,也是这个原因。

        他太强了,想要成道需要有一场莫大的磨砺,嫱天妃是天尊,掌握斩神台和斩神玄刀,可以激发他的潜力潜能,助他成道!

        而现在,斩神玄刀的威力大损,已经无法让他感受到压力!

        突然,铺天盖地般的血色刀光不翼而飞,两口神刀升腾而起,开皇不由抬头看去。

        只见他头顶蓝天,没有任何云彩,晴空通透,几乎可以看到天外的星辰。

        开皇眯了眯眼睛,他看到秦牧带着两口神刀旋转着冲天而起,距离斩神台越来越远,很快,秦牧已经远的像是一只细小的蚂蚁。

        开皇仰起头,隔空看向秦牧,秦牧还在远去,此时已经来到了无忧乡的天外,这才停顿下来。

        开皇扬眉,唰的一声将无忧剑插入剑鞘之中,右手抖了抖,活动一下五指,这才握住剑柄,蓄势待发。

        而在天外,秦牧握住血煞斩神刀,用力一振,两口神刀被他合并在一起,化作一口神刀。

        这口刀通体血红,以龙头为兵,龙鳍为刃,龙骨为脊,带着斩杀天公养成的无双煞气!

        秦牧握刀,曲蹲,蓄力,突然咧嘴一笑,下一刻一步跨出!

        这一刻,无忧乡的上空像是突然出现一颗流星,那流星冲破天际进入无忧乡的大气层,初时黯淡,但随着坠落便越来越明亮。

        那光芒是血色光芒,将无忧乡映照得血红一片,待到后来便如同血海汪洋一般!

        与此同时,整个斩神台光芒大放,天然的大道纹理悉数亮起,突然间,血光如潮,疯狂向上涌去!

        刀光与血光连成一片,开皇仰头看去,已经看不出哪里才是刀光哪里才是血光!

        突然,开皇脸上出现一道刀痕,斩神玄刀尚未来到,他的脸上便已经出现伤口!

        而他脸上的伤口中,血液竟然在向上空流去,他体内的气血也在浮动,不断向伤口涌去!

        “不愧是天下第一凶兵!”

        开皇忍不住兴奋起来,悍然拔剑,剑光与他的鲜血汇聚,他的剑道融入到一滴滴飞起的鲜血之中。

        突然只听叮叮叮几声脆响传来,他的鲜血与斩神玄刀碰撞的一瞬间,血中蕴藏的剑道陡然爆发!

        开皇眼睛一亮,终于看到了血海汪洋中的斩神玄刀!

        无忧剑迎上血色狂潮中的斩神玄刀,他的剑道在这一剑中迸发,霎时间便是三十五重诸天剑域在血光中涌现!

        轰!

        斩神台上空的血海炸开,疯狂的刀光与剑光纠缠在一起,开皇眨眼间便浑身鲜血淋漓,到处都是伤口!

        这并非是秦牧个人的力量,而是斩神玄刀与斩神台的力量。

        这座斩神台极为奇妙,站在斩神台上,道境有多少重天,斩神台便会衍生出多少重天的道境,秦牧自身的刀道境界只有二十六重天,与屠夫等人联手,才能将刀道提升到三十重天,肯定伤不到开皇。

        但是借助斩神台,他便可以施展出三十五重天的道境!

        这正是斩神台的强大之处,也是开皇的强大之处。

        没有开皇这个道境三十五重天的存在站在斩神台上,他根本无法驾驭三十五重道境的力量!

        再加上斩神玄刀的威力,他已经让开皇受伤!

        开皇头一次遇到如此凶悍的攻击,这铺天盖地袭来的刀光竟然让他生出无从抵御之感,不仅如此,那种可怕的刀光无孔不入,一刀又一刀的斩在他的肉身上,斩在他的元神上!

        甚至连他的道心也被刀光侵袭,被斩得千疮百孔!

        斩神玄刀,配合上斩神台,再加上秦牧这个精通刀道的强横存在,开皇竟然陷入被动之中!

        他看到了血光之中的秦牧,玄刀一分为二,忽而又化作一口,长短变化,忽远忽近,如狂风,如雷霆,如暴雨,快得无法想象,快得不可思议!

        秦牧从各个角度向他攻来,即便是他的道境也无法抵挡,剑域也被那两口神刀一次又一次劈开!

        肉身和元神的伤势虽重,但是更重的是落在他道心上的刀痕。

        斩神玄刀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像是一次又一次的道问,呵责他的道心,呵责他的所作所为,让他自我怀疑,自我否定!

        这种攻击是他前所未见,不知该如何抵挡。

        他头一次有了迟疑,有了不决。

        他牢不可破的道心这一刻变得虚弱,他像是在血光中看到了自己此生的作为,自己的失败,看到了当开皇劫爆发时,自己的决断带来的后果。

        他看到了开皇劫中,他带着开皇天庭最为强大的力量前往无忧乡避难,看到他们离开之后,开皇天庭庇护的子民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看到无数鲜活的生命在天庭的神魔手中惨死!

        他看到那些自己承诺要守护他们的生命,在天灾和**之中的所面对的苦难和无助,看到他们哭天抢地,却等不到自己兑现承诺。

        他看到自己的老部下心生绝望,一个个化作石像。

        他看到了开皇时代变成了大墟,看到了天工神族的惨死,看到樵夫圣人的失望,看到初祖人皇带着开皇时代残存的人们筚路蓝缕,四处求生。

        他看到初祖人皇最终因为内疚,而化作小玉京上的一尊石像,不肯醒来。

        这是开皇的罪,然而却由初祖人皇来承受。

        开皇的道心动摇了。

        秦牧的刀光让他动摇了,他此生做不到无愧,秦牧利用斩神台的道妙,打出了他的道心中的愧!

        唰!

        一道血染的刀光落下,开皇横剑抵挡,却被压得跪在地上,斩神玄刀压着无忧剑,无忧剑刺入他的肩头。

        他跪在地上,又像是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当年第一次握住剑的那一刻。

        朦胧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师父,一个籍籍无名的剑客,当自己跪下求他传授自己剑术时,那个老迈的剑客声音在他的道心中响起:“秦业,你为何学剑?”

        泥泞中,一个幼童仰起头,眼中满是坚毅:“我学剑,是为了保护那些和我一样遭受苦难和不公的人!”

        “我学剑,是为了拥有力量,铲平天下的不平,保护黎民百姓!”

        “我学剑,是以剑为犁,犁出河道,让洪水不再泛滥,让天上的神不敢降灾。我学剑,是以剑为武器,荡平凶兽,铲除妖魔,为诸神立纲统,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

        ……

        “你能做到吗?”

        “我能!”

        那个老迈的剑客将手中的剑压在他的肩头,微笑道:“秦业,莫要忘记了,这就是你的初心。你将来的一切作为,都不能违背你的初心。”

        血光中,满是鲜血的开皇仰头,看着斩来的两口血煞恶龙,龙的眼睛似乎在讥讽他这些年的作为,讥讽他早已忘记了初心为何物!

        开皇泪流满面,眼中流出的是血泪。

        啪。

        他手中的无忧剑突然炸开,化作齑粉。

        这口伴随着他征战的无忧剑,破碎了,碎得干干净净。

        然而在他手中却还有一口剑,光芒四射!

        他的剑道,没有了无忧,只剩下初心。

        初心为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