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三三章 助你成道

第一五三三章 助你成道

        崖壁上的道纹阵列,秦牧为了尽量显得高深莫测,于是以鸿蒙元气符文为核心,辅以五太变化,再糅合各种大道的道纹。

        他的底蕴不足,因此抄录了弥罗宫主人的道纹中的许多片段,加以改变,混淆这九人的视听。

        但即便如此,一晚的时间,昊天尊、晓天尊他们也摸索到极深的领域。

        秦牧细细整理七大天尊两尊古神一晚的领悟,现这九人各有擅长。

        虚天尊已经摸索到魔道向太极之道转变的门槛,祖神王摸索到天道向太极之道转变的边缘,对秦牧来说都有很大的启迪。

        琅轩神皇则从道纹阵列中看到了太初之道,留下了自己许多见解,有些见解是秦牧也未曾领悟到的,展现出非凡的资质悟性。

        太阳古神参悟的东西是太极衍变之道,甚至接触到太极衍变逆推太素之道,而太素则从中参悟出太素之道逆证太始,衍变太极的道理。

        晓天尊揣摩出的方向则是一与神识结合演化太初,以及零星的太始太初互换。

        昊天尊也差不多揣摩到这一步。

        “这九人的才智非凡,一晚上便能参悟出这么多东西。他们恐怕还藏私了,传授给江云间的,只是无关紧要的部分,藏下了他们认为最重要的部分。”

        秦牧不禁赞叹:“真想将他们关押在这里,让他们日夜参悟,替我推演出弥罗宫道纹的一切秘密。”

        即便七位天尊和两位古神都藏私了,未曾将自己参悟所得都传授给江云间,但也给秦牧以很大的启迪,让他参悟出更多的东西。

        秦牧正要静下心来,细细的整理一番,突然江云间面色慌张的赶来,急促道:“义父,晓天尊又回来了!”

        秦牧脸色微变,江云间取出一张纸,道:“晓天尊让我把这幅画交给太易!”

        秦牧接过来看去,只见纸上画的是一艘金船。

        “还是露出马脚了。”

        秦牧长长吸了口气,为了显现出太易的威严,让这些人不敢怀疑,因此他将渡世金船上的一座金殿搬下来作为太易的宫殿。

        金殿中有混沌之气,可以蒙蔽晓天尊、昊天尊等人的神眼,让他们无法看清秦牧的样貌,从而无法现这个太易是秦牧变化的。

        然而唯一的破绽,就在于太阳古神曾经登上金船!

        想来,马脚就出现在此。

        “晓天尊身边还有谁?”他询问道。

        江云间道:“没有其他人,只有晓天尊一人。”

        秦牧眼中精光闪动,沉声道:“云间,请他来这里!”

        江云间心中一惊,低声道:“义父……”

        “去吧!我自有打算。”

        江云间只得匆匆离去。

        不久之后,晓天尊施施然走来,走到秦牧身边,仰头看着崖壁上的石刻,过了片刻,笑道:“牧天尊昨晚好不吓人,一席话连哄带骗,差点便骗过我,比太极古神的骗术更加高明。这么说来,太易并不在这里。”

        秦牧悠然道:“太易神龙见不见尾,连我也不知他身在何处,因此只好出此下策。没有吓到道兄罢?”

        “还好,还好。”

        晓天尊微微一笑,悠然道:“其实,太易是遇到凶险了吧?甚至有可能已经死了!”

        秦牧挑了挑眉毛。

        “倘若太易安然无恙,你完全无需大费周章,甚至冒着被我们拆穿的危险,只需要告诉我们一声太易不在,我们还能拿你怎么样不成?碍于太易这个成道者,我们不敢动你。”

        晓天尊微笑道:“正是因为太易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凶险,甚至可能是死亡,所以你才会不惜毛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也要伪装成太易!你的目的不是过一把瘾,而是为了保护这片圣地,保护延康。我可以替你保守秘密。”

        秦牧微笑道:“但是要付出代价。”

        晓天尊笑道:“这世上任何好东西,都要付出代价。当年我助你保下延康,你也付出了代价。现在也是如此。牧天尊,你始终无法逃出我的五指山。”

        秦牧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你可以营救凌天尊,但是我们需要联手。”

        晓天尊淡淡道:“你营救凌天尊之时,便是太帝死亡之时,也是我收回肉身之时。这一点,你明白吗?”

        秦牧缓缓点头:“我明白。”

        晓天尊笑道:“朕有容人之量。无论是你,还是开皇,或是月天尊、凌天尊,朕都可以容忍你们,甚至许给你们以权势地位,只要你们不再变法,不再尝试反抗。火天尊便做得很好,你能明白吗?”

        秦牧道:“微臣明白,开皇也会明白的。”

        晓天尊笑道:“功成之日,朕不会亏待你。”

        “谢陛下恩典。”

        晓天尊哈哈大笑,转身离去,悠然道:“延康劫时,你斗不过我,现在也是如此。你准备营救凌天尊时,提前通知我,不要再自作主张了。朕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恭送陛下。”

        秦牧目送他远去,露出笑容,低声道:“有晓天尊相助,营救凌天尊,稳了。营救云天尊,也稳了。”

        他长舒一口气,从未像现在这样轻松过。

        “晓天尊,并非是你老了,而是我长大了。”

        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低声道:“从前我弱小,任你拿捏,而现在我已经成长到可以与你分庭抗礼的程度了。你想拿捏我,可惜你已经拿捏不动了,当心自己头破血流。”

        太阳古神在十万圣山外等候,过了不久,晓天尊走出圣山,太阳古神急忙迎上前去,低声道:“道兄,与牧天尊谈得如何?”

        “很顺利。”

        晓天尊微微一笑,道:“牧天尊很是识趣,他也不得不识趣。因为他的最大靠山已经倒了,这世上他只能依靠我。他还是野心勃勃,在解救凌天尊时,他必会有所动作。不过我会让他知道,他的任何动作都是徒劳无功。”

        他流露出强大的自信,仿佛当年那个一统天下,掌管宇宙乾坤的天帝太初又回来了:“当我夺回肉身,吞噬了太帝的元神,杀到终极虚空吞噬太帝的道树之时,我就是这个世界最为强大的存在,无敌的存在!就算是所有的天尊联手,包括秦天尊、牧天尊、月天尊、凌天尊,也统统不是我的对手!”

        太阳古神舒了口气,笑道:“我在这里提前恭喜道兄。”

        晓天尊哈哈大笑:“当我灭掉彼岸虚空,灭掉所有造物主之时,成道对我来说,便再简单不过!而那时,你们兄妹二人,也可以成道!”

        太阳古神露出憧憬之色。

        圣山中,秦牧依旧在参悟弥罗宫主人的道纹,心神沉寂在其中,他对这道纹研究得越深,便越有一种敬畏之感,弥罗宫主人的才学实在太深厚了。

        仅凭这一个道纹,他便无愧十七个宇宙的第一人!

        只是短时间内秦牧还是难以领悟出道纹的变化,只是让自己的鸿蒙一指的威力更强一些。

        他起身来到渡世金船上,只见金船里瞎子、司婆婆等人还在进进出出,搜寻每一座金殿。

        “牧儿,这艘船里面有很多秘密。”

        司婆婆见他来了,连忙道:“船里可以时不时看到这艘船的主人!我们探索金殿时,便不时遇到他!”

        秦牧道:“这艘船是弥罗宫主人锻造出来,用以渡世的,他在船上浸润了太多的心血,所以他的身影烙印在船中,偶尔会出现历史的回光。”

        司婆婆摇头道:“有时候不太像是历史的回光。偶尔我们还会看到真正的弥罗宫主人,我们还曾与他说过话呢!”

        秦牧诧异,摇头道:“弥罗宫主人已经死了,你们遇到的肯定是历史的回光返照。至于与他说话,那多半是这艘船在捣鬼。这艘船是有灵的。”

        瞎子面色凝重,道:“牧儿,这艘船的确有古怪。我们见到的,也绝非是历史的回光,肯定是真正的弥罗宫主人!我带你去看看!”

        秦牧摇头失笑,跟上他的脚步,瞎子推开一座大殿的门户,道:“我们便是在这里遇到弥罗宫主人,他还指点我们修行……咦!”

        他露出迷茫之色,只见这座大殿内部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

        瞎子纳闷,道:“这里先前是有人的!很多人都看到了!”

        司婆婆、魏随风、幽溟太子等人纷纷点头,异口同声道:“我们都看到了!”

        秦牧笑道:“你们修为浅薄,估计是弥罗宫主人太强,烙印太真实,影响到了你们,让你们把历史的回光当成了现实。不必大惊小怪,等你们修炼到我这等层次,便可以看破这一切了。”

        众人勃然大怒,却无可奈何。

        现在秦牧的确有资格说他们修为浅薄。

        秦牧把他们送下船去,然而金船死活不肯放他们下船,秦牧苦口婆心,对着这艘金船窃窃私语,劝说了良久,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终于让这艘船愿意放他们下来。

        众人看到他对这艘船嘀嘀咕咕,说个不停,不禁面面相觑。

        “牧儿压力太大,多半是疯魔了。”

        司婆婆很是心疼:“该让他找个伴了……”

        秦牧将众人送出金船,乘着金船驶离十万圣山,心道:“弥罗宫主人的烙印真的这么强,可以让魏随风幽溟太子这等帝座境界的存在也判断失误?嗯,他们的眼力远不如我,多半无法分辨烙印和真实的区别……”

        渡世金船驶出圣山,突然秦牧无意中瞥见一座金殿中有一个身影闪过,不由心头一跳。

        “是烙印吗?”

        他心里直打鼓,前去搜寻,却没能寻到。

        “不管他,先去无忧乡见开皇和月天尊!”

        两个月后,金船来到无忧乡,这一路走来,秦牧的确现这艘船上好像不止他一人,他时不时的看到有其他身影闪过。

        然而等到他去寻时,却始终没有寻到。

        这身影,像是鬼船上的羽林军幽灵一般,注视时便会化作虚无,即便他催动物质不易神通,也无法将那身影定住。

        开皇迎上前来,秦牧摒弃杂念,迎上前去,笑道:“开皇,我来助你成道!”

        开皇落在船上,打量这艘金船,道:“我离成道还差一些。没有斩神台,我的道境始终难以再进一步。而祖庭斩神台被嫱天妃掌控,我去过她那里,斩神台被她带走,绝了我的成道之路……你这艘船上有其他人!”

        秦牧心头一跳,急忙看去,却没有看到什么人,笑道:“嫱天妃,已经被我杀了。我不仅带来了斩神台,还带来了斩神玄刀,足以让你道境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