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二六章 弥罗宫四公子

第一五二六章 弥罗宫四公子

        秦牧心头一跳,弥罗宫四公子的琴声!

        渡世金船冲入迷雾之中,混沌迷雾难辨方位,但是却难不倒他,他只需要查看下方的混沌长河中,第十宇宙的破灭走势,便可以寻到对岸。

        渡世金船疾驰,秦牧按住剑柄,目光闪动。

        前方突然迷雾散去,一株道树出现在前方,树上挂着几颗道果,秦牧数了数,有七枚道果。

        道树下,那帝皇装束的弥罗宫四公子依旧坐在那里,一手捧着琴谱,一手尝试着弹奏,只是始终难以弹出琴谱上的曲子。

        渡世金船像是陷入重重的泥淖之中,速度越来越慢,待来到道树旁边,渡世金船已经再无法前进。

        秦牧趴在船舷边,右腿站稳,左腿却踮着脚尖与右腿交叉,晃了晃腿脚,一派悠然。

        四公子放下琴谱,眉头紧锁,尝试着调整琴弦,接着又抚琴弹奏,只是琴音比刚才更加走调,难以入耳。

        “这曲律恐怕是无法弹奏,我尝试了许多种方法,始终难以弹出来。”

        四公子叹了口气,继续尝试弹奏,道:“牧公子,你见过弥罗宫主人了?他还好吧?”

        “好得很。”

        秦牧笑道:“我与他聊了一会儿,又问他借了一艘船,这才赶回来。”

        四公子点了点头,调了一下琴弦,道:“我算是追随他比较早的人物,玉京城能够炼制出来,也有我的一份功劳。那时候,我折服于他的远见和洞察,一心要辅佐他建造一个可以庇护众生的神城。他总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一直激励着我。直到神城彻底建成时,他突然失去了勇气。”

        他抬起头来,目光落在船上的秦牧身上:“到了第十六宇宙的破灭劫,他厌倦了,倦怠了,对我们说,他的理念可能永远也无法成功。他没有试图带着我们进入第十七宇宙,而是让我们各自回到自己诞生的宇宙中,他也回到了最初宇宙。”

        四公子轻笑一声,道:“他是领袖,他的话我自然是听的,所以我回到了这里。但是我并不甘心。”

        他看着琴谱,眼中流露出温柔,轻声道:“这琴谱是我爱妻所留,这世间能够弹奏出琴谱上的曲子的,只有她。当年我们的宇宙破灭时,我没有能力搭救她,看着她葬身在破灭大劫中,一切灰飞烟灭,什么也没有留下。我唯一能够救下的,只有这谱子。我回到这里之后,破灭劫已经无法伤我分毫,但我依旧不能救她。”

        秦牧静静地听着。

        “我住在混沌长河之中,尝试着去搭救她,却一次又一次失败。我尝试着弹奏她的曲子,也是一次又一次失败。”

        他摇了摇头:“你没有听到过这种美妙的曲调,听到过,你便毕生难忘。或许纵观一个个宇宙,能够弹奏这首曲子的,只有她一人。我来到这里,只为再听她弹奏一曲,然而就算是这微薄的愿望也不可得。所以……”

        秦牧扬了扬眉毛,询问道:“所以?”

        弥罗宫四公子微笑道:“所以我要前往未来。在未来,我会变得更加强大,直到我强大到超越破灭大劫,超越弥罗宫主人,我便可以回到这里,将我妻救出。”

        他目光中充满了温柔:“我没有什么野心,我活了七个宇宙年,我站在七个宇宙权力的巅峰,世间任何权力我都品尝过了,世间任何崇拜,我也品尝过了。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回到这里,听她再续琴弦为我弹奏一曲。这曲调,是品尝之后便不会忘却的。”

        他的目光又一次落在秦牧身上,淡淡道:“为了达到我的目的,我需要进入第十七宇宙,我需要不择手段。谁阻挡我,我便杀了谁。牧公子,你明白吗?”

        秦牧轻轻点头,道:“我明白。”

        弥罗宫四公子微笑道:“弥罗宫主人是死了,对吗?”

        秦牧惊诧莫名,疑惑道:“四公子何出此言?他好端端的,就是有些意志消沉,你去那里自己见他便是。为何咒他死了?”

        弥罗宫四公子的目光一直盯着他的面孔,似要看出他是否撒谎。

        秦牧不似作伪。

        过了良久,弥罗宫四公子笑道:“是我多虑了。我担心以他至情至圣的性子,会丧失一切动力而心死,听到他还安然无恙,我便放心了。”

        秦牧问道:“那么,你见过太易了吗?”

        弥罗宫四公子挑了挑眉头。

        秦牧道:“我一直在寻找他的下落,四公子若是见到了他,不妨指点一二。”

        四公子垂目,观看琴谱,调试琴音。

        秦牧再度询问,四公子头也不抬,道:“他与我有仇,你一直询问我,是想激怒我,求死不成?”

        秦牧笑道:“你不愧是做过帝皇的存在,喜怒无常,刚才还说的好好的,现在便突然发怒要杀人。”

        四公子淡然道:“你借他来激怒我,削我道心,我岂能不知?但是,你对太易又了解多少?”

        秦牧微微一怔。

        “他叫什么?修炼的是什么大道?道树上有几枚道果?他活过几世?他从前做过什么?他当年的作为是善是恶?你知道吗?”

        四公子琴音黯哑,幽幽道:“你一无所知。牧公子,你可以走了。”

        秦牧沉默,经他这么一说,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确对太易一无所知。

        渡世金船向前驶去,秦牧回头看向那树下调琴的帝皇,高声道:“你扶持昊天尊,但昊天尊注定要败亡在我的手中!你可以扶持我,我比他更有前途!”

        四公子拨动琴弦,渡世金船剧烈震荡:“牧公子,昊天尊能够助我登岸,来到未来世,你却只会搅混水。去吧,看在弥罗宫主人的面子上,这一次我不会为难你。”

        秦牧站稳跟脚,笑道:“同为弥罗宫的公子,我很期待将来能够与你对弈!与昊天尊相争,算是我们在未来世的第一次交手吧?”

        “你还不够资格。”四公子的声音传来,重重的混沌雾气将他遮掩,从秦牧的目光中消失。

        秦牧轻笑一声,渡世金船轻轻一顿,来到岸边。

        混沌长河中,弥罗宫四公子弹奏琴曲,曲调难成。

        他叹了口气,沉入破灭大劫中,任由破灭大劫如何剧烈,也不能伤他分毫。

        他站在劫波之中,目光温柔的看向下方,那里有一个女子,那是他的妻子。

        “我会回到这一刻,将你从死亡中救出。”他低声道。

        那女子在破灭大劫中化作劫灰,荡然无存。

        “谁也挡不了我!”

        他闭上眼睛,没有去看那一幕:“谁都不行!”

        渡世金船不断前行,从一条条混沌长河上驶过,秦牧几次看到弥罗宫主人与诸多成道者一起打造新的玉京城,玉京城渐渐起了规模,与破灭大劫抗衡,越来越稳固。

        观察不同时代的玉京城,也带给他诸多领悟。

        过了不知多久,他终于来到第一条混沌长河上,于是开始仔细搜寻,尝试着寻到太易的下落。

        这是第十六宇宙,世界树前,诸多成道者和第十六宇宙的强者奔向世界树,然而却看到巨人太易的虚影将世界树伐倒,让他们无法偷渡。

        还有许许多多成道者在浩劫中挣扎,尝试着登上玉京城,却始终无法上岸。

        秦牧细细搜寻,比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更加仔细,突然他心中微动,目光落在世界树的根须上。

        至今为止,他始终没有看出来到底是谁布下了祖庭血祭,按理来说,在第十六宇宙破灭的那一刻,那人便应该布下血祭,然而仅从混沌长河中看去,却看不出来到底是谁所为。

        “弥罗宫这时候应该分成了几个派系,有的是主张借玉京城进入下一个宇宙,有的试图通过世界树偷渡到下一个宇宙。除此之外,应该还有混乱空间。但是,为何连混乱空间也无法寻到?”

        他一遍又一遍搜寻,始终没有在混沌长河中寻到这一切,没有看到是谁布下血祭,也没有寻到混乱空间,更没有寻到太易的踪迹。

        “难道是有人蒙蔽了这一切?”

        他心中有些骇然,什么人有如此大的法力,在宇宙毁灭时还能蒙蔽一切?

        是弥罗宫主人所为,还是太易,或者是弥罗宫的公子?

        突然,秦牧收回目光,他感应到有人从河面上走来。

        混沌长河上,混沌气弥漫,两位太极古神乘着道树渡河,从长河深处驶来。

        他们没有看到渡世金船,也没有看到船上的秦牧,就这样从渡世金船的旁边驶过。

        道树上还有一个巨大的蚕茧,蚕茧中似乎有生物在里面蠕动。

        “帝后与元姆融合,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

        那两位古神忧心忡忡,女古神道:“融合之后,出来的到底是帝后还是元姆?倘若是元姆夫人呢?那时她已经成道,岂不是要对我们下手?”

        “我们只需从她们融合之道上,参悟我们的融合之道,至于出来的是谁则无需关心。”

        道树上的男古神安慰道:“无论最终活下来的是帝后还是元姆,她都需感激我们。没有我们的插手,她们岂能成道?”

        秦牧调动金船,悄然的跟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