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二五章 长河琴声

第一五二五章 长河琴声

        渡世金船来到第四宇宙形成的混沌长河之上,度放缓下来,秦牧站在船头向下看去,细细搜寻太易的踪迹。

        太易被打落到第四宇宙之中,想要寻遍一个宇宙而找到他的踪影,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是破灭大劫中,宇宙坍缩,众生灭绝,整个宇宙在不停缩小,空间化作虚无,物质化作能量,能够活动的空间,恐怕便只剩下祖庭的世界树附近。

        因此秦牧只需要观察第四宇宙仅存的强者,便可以寻到太易。

        不过,太易精通变化,他被弥罗宫主人和第四宇宙的强者打入破灭劫中,说明第四宇宙中有能够与他匹敌的存在。

        而且,从魏随风吐露的消息来看,太易被弥罗宫主人重伤,他多半在落入第四宇宙之后便立刻改头换面,因此秦牧须得从破灭劫开始之时,锁定太易的变化,才能寻到他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秦牧一路细细搜寻,渡世金船不紧不慢前行,过了不知多少天,突然秦牧看到太易的身躯从河面下飞向混沌长河中坠落!

        他不禁精神大振。

        这正是太易被打落第四宇宙的那一幕!

        他聚精会神,眉心竖眼紧紧锁定太易的坠落的身影。

        将太易拉入混沌长河中的是两位成道者,三人在坠落途中不断厮杀,身形走马灯一般旋转,让人眼花缭乱。

        金船继续前进,随着金船的前进,下方的战斗也像是加快了无数倍。

        只见巨人太易因为负伤太重,难敌那两位成道者,不过他变化形态,化作一个少年,身上的伤势便不翼而飞。

        但少年太易的实力难敌两人,还是不断负伤,每当伤势加重,太易便再度变化形态,让那两位成道者也是无可奈何。

        突然,太易化作一道混沌之气远遁而去,那两位成道者一路追赶厮杀。

        金船上,秦牧紧紧锁定这三人的踪影,却见这三人在破灭大劫中杀到世界树下,即便是站在树上也在不断移动身形,出手攻击对方。

        随着金船的移动,距离对岸越来越近,只见下方的宇宙已经近乎完全湮灭,几乎所有物质都化作了能量,被压缩到一起,混沌之气环绕着世界树,无比恐怖!

        这等恐怖的能量,即便是成道者也难逃一死,只有世界树却一如从前,在这股浓烈到极致的破灭大劫中依旧缓缓的舒展根触,汲取破灭大劫的能量。

        这株世界树根触上已经没有半点泥土,整个祖庭都已经灰飞烟灭,有许多来不及赶到世界树下的成道者纷纷化作劫灰。

        不过也有些成道者来到树下,尝试着钻入世界树的根须之中,企图从这个破灭的宇宙爬到下一世,未来的宇宙中。

        世界树上,正在交锋的三人也难以承受浓烈到极限的破灭大劫,相继向世界树的根须中钻去。

        整个第四宇宙完全湮灭,只剩下世界树漂浮在混沌能量之中,酝酿着再度开天辟地演化宇宙洪荒。

        这时,秦牧看到了玉京城,不由怔了怔。

        他看到一座极为华丽的神城在宇宙破灭的终极大劫中不断崩塌,却没有被完全摧毁!

        这座神城中有一株道树郁郁葱葱,定住混沌能量,道树下有一个身影屹立在那里,并没有前往世界树。

        他孤身屹立在完全毁灭的宇宙之中,目光中只有悲怆与凄凉,似乎悲伤于这个宇宙的毁灭。

        “弥罗宫主人!”

        渡世金船微微一顿,来到了对岸,一片第四宇宙的玉京城废墟出现在他的面前。

        秦牧思索片刻,眉头紧锁。

        观察了这么久,他竟然始终没有看出太易有什么特质!

        一个人的特质很难改变,然而太易每换一幅形态,其特质也在生着改变,竟然没有任何相同的特质!

        无论其言行举止,细微神态,还是他的神通,竟然全部没有重复的!

        “仔细回想起来,在大黑山的时候,太易也像是没有任何特质。”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催动金船飞过两条混沌大河之间的玉京城遗迹,低声道:“我现在回想他的一切,虽然每一次都印象深刻,但是想要想起他的面容,却是一片混沌。这就是混沌的特质吧?”

        但关键问题也出在这一点上,那就是他虽然在第四宇宙的破灭劫中紧紧锁定了太易,但是第五宇宙的破灭劫中,太易化作了什么样子,他就全然无知了。

        寻不到太易的特质,便无法寻到太易在第五宇宙的踪迹。

        之后的第六宇宙,第七宇宙,更是无从找寻!

        “他让我寻图找他,那么是否与那幅地理图有关?”

        秦牧沉吟,太易拐杖留下的地理图无比复杂,是他从未见过的地方,而且秦牧也不知道这幅地理图到底是否是而今的宇宙的地理图!

        倘若是史前宇宙的地理图,那就更无从寻起了!

        “等一下,太易有一个明显的特质!”

        突然秦牧眼前一亮,拍手笑道:“他每一次变化的音容笑貌言行举止生性习惯和神通道法都不相同,但是他有一幅形态却用了不止一次!那就是巨人太易!”

        他不禁兴奋起来,巨人太易应该是他的第一具身躯,也是掌握着混沌斧这件伴生至宝的身躯,也是他实力最强的身躯。

        太易曾经在砍伐世界树时,动用过这具身躯,后来世界树复生,他也再度化作巨人太易,扛着混沌斧前来准备伐树。

        而第四混沌长河中,太易被打落到第四宇宙,一开始动用的也是那个身躯!

        “也即是说,这就是太易的特质!我不用管太易的任何变化,只要在后面的宇宙中,看到巨人太易,那么那个人便一定是他!”

        秦牧兴冲冲驾驭着渡世金船上岸,从第四宇宙的玉京城遗迹上方飞过,飞向第五宇宙的混沌长河。

        他向下看去,不自觉又想起那个屹立在神城废墟中的伟岸身影,以及他眼中的悲怆。

        “弥罗宫主人应该是在那时便开始打造玉京,期望能够创造出一个庇护弱者的神城。他的梦想中,这座神城也是下一个宇宙的文明的源泉。”

        他突然有些理解弥罗宫主人为何会心死,为何会回到他出生的那个宇宙,为何会选择化道。

        弥罗宫主人从第一宇宙到第十六宇宙,一直梦想着拯救所有人,然而每一次都失败了。

        他退而求其次,梦想创造一个庇护神城,将过去宇宙的文明种子带到未来宇宙,而这些却变成了玉京城的公子们争权夺利的工具。

        他寻不到任何希望,于是心死,回到自己出生的那个时代,将弥罗宫放在那里,选择永恒的死亡。

        “一个值得敬重的人……”

        秦牧从金船上跳下,走在这片玉京城废墟中,缅怀那位顶天立地的存在,胸怀激荡起伏,最终化作礼敬。

        他对着这片废墟礼敬,纵身跃起,回到渡世金船上。

        金船驶入第五宇宙的混沌长河,直奔第五宇宙彻底灭亡的那一刻,在整个宇宙彻底破灭时,他终于寻到太易的根脚。

        太易在陷入凶险之中时,还是忍不住动用了自己的最强肉身!

        不过这一次,秦牧搜寻太易的踪迹倒非他此行的主要目的了,更多的时间,他的目光落在弥罗宫主人的身上。

        弥罗宫主人又打造了一座玉京城,但是这次他并非孤身一人,他身边有了几位追随者,与他一起维护玉京城,尝试着不借助世界树的力量来度过破灭大劫。

        这场浩劫与上次并无不同,玉京城还是变成了废墟。

        弥罗宫主人的那几位追随者是否活了下来,秦牧便不知道了,第五宇宙完全湮灭的时候,他便已经登岸,无法看到最后的情形。

        渡世金船在一个又一个宇宙破灭劫的上空驶过,混沌长河下有不少枯骨大手纷纷向这艘船抓来,试图登船,渡过浩劫。

        秦牧拔出劫剑,一路劈砍,将那些试图登船的成道者劈砍下去。

        他在一个个宇宙中寻到了太易的踪迹,也看到了弥罗宫主人的执着,更看到了弥罗宫主人的追随者越来越多。

        他们打造的神城愈完整,愈坚固,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愈来愈接近后世的玉京城!

        “而今的玉京城,是弥罗宫主人从一次又一次失败中打造出来的,并非是一日建成。”

        秦牧心中禁不住赞叹,从弥罗宫主人打造玉京城的过程中来看,的确不存在玉京陷阱!

        真正的陷阱,是凌霄陷阱、紫霄陷阱!

        渡世金船来到第十宇宙的破灭大劫,这里一片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成道者试图登上大船。

        秦牧扬了扬眉毛,暗暗让渡世金船提,心中暗自提防。

        上次,他便是在这里遇到了弥罗宫的四公子,那位坐在树下观看琴谱的帝皇模样的成道者!

        那次,有南湘元君假弥罗宫主人之名,四公子放他们过去。

        但四公子可没有说过放秦牧回来!

        更为可怕的是,其他成道者无法活着走出混沌长河,而这位弥罗宫四公子却安然无恙的站在长河上,肉身、道果、道树悉数完整!

        倘若他再度出现阻挡,即便有渡世金船在,秦牧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逃走!

        渡世金船的度越来越快,渐渐地提升到了极致,这艘船距离对岸越来越近,秦牧紧张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下来。

        就在此时,前方一片混沌迷雾涌来,雾气中隐约传来断断续续的琴音。

        新的一月,有保底月票的书友别忘记投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