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一八章 成道者之战

第一五一八章 成道者之战

        三十六座天宫组成的大天庭,再加上多达四十八座宝殿,昊天尊的力量比七天尊全盛状态时期强大不知多少!

        他的气息压迫之下,七位天尊之中的琅轩神皇闷哼一声,轰隆一声被压得趴在地上,被压得七窍流血,动弹不得!

        另一边,秦牧飞速后退,一步又一步向后退去,他每退一步,身前的玉京城遗迹便被无比恐怖的力量碾压得大地沉降!

        他的前方,仿佛有无双的巨人抬起大脚,不断向他追击,不断向他踩下!

        那是昊天尊的力量!

        昊天尊未曾出手,仅仅凭借其气势带来的力量,便让他不得不后退!

        “琅轩,我的兄长,这便是天宫天庭体系的以力成道!”

        恢复年轻的昊天尊抬手,掌心中出现一道万道天轮,那万道天轮初时只有杯口大小,呼啸旋转,贴着地面向秦牧而去。

        下一刻,万道天轮来到秦牧前方,已经化作数丈方圆,天轮中各种大道融汇一体,万道在天轮**鸣。

        倘若细看,便可以看到无数大道在万道天轮中形成各种神通,复杂无比,无数神通在万道天轮中组合,让其威力变得更大更强!

        神通从万道天轮中喷涌而出,万道天轮散去,秦牧劫剑向前刺去,以破劫剑来破天轮神通,只听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不绝于耳,秦牧被震得手臂筋肉炸开,连退百十步,终于将所有的神通破开。

        然而他还未来得及长舒一口气,那些神通所化的流光一顿,光芒汇聚化作第二面万道天轮,这一面万道天轮更大,足有六十丈高!

        天轮中的万道如同在洪炉中旋转激荡,轮面变得猩红,又从猩红变成炽白色,万道神通在天轮中旋转,迸发!

        秦牧将劫剑交到左手,迎着万道天轮中迸发的神通刺去,他脚步不停,不断后退,眨眼间左臂也鲜血淋漓。

        无数神通再度汇聚,化作第三面万道天轮,高达百丈,如同一面明光闪闪的明镜出现在秦牧前方。

        秦牧再退,腋下一条条手臂钻出,劫剑震动,一分为六,六条手臂竟然各自抓起一口劫剑,硬撼万道天轮。

        万道天轮中万道神通喷涌奔流,化作一道粗达百丈的虹光奔袭到他的面前。

        秦牧闷哼一声,待破开这一面万道天轮之后,百丈虹光猛地一收又化作第四面万道天轮!

        这面天轮,高大一百四十丈!

        镜面中已经无法看到万道流动的异象,只能看到秦牧的影像,填充满整个天轮,但现在的天轮威力也变得更强!

        “是入道神通!一面天轮一重天!”

        秦牧醒悟过来,身躯一摇,四十九天道道兵融为一体,化作一口天刀,他弃剑持刀,六臂高举天刀,一刀斩下!

        这一刀将迎面而来虹光劈开,虹光一分为二,突然唰的一声在他身后汇聚,化作第五面万道天轮。

        秦牧转身,弃刀,手中多出一根拐杖,他以太易拐杖为剑,向这面高达一百八十丈的镜面刺去!

        轰!

        太易拐杖刺穿虹光,与昊天尊的这一击碰撞,下一刻,秦牧身躯大震,被高高弹起,接着又是一面万道天轮出现在他面前,镜面前,秦牧的身形细小无比,那镜面折射他的身躯,竟然将他的肉身和肉身内部的照耀得清清楚楚!

        镜中的他高达二百余丈,五脏六腑都被照耀得通透,甚至照耀出他的神藏,他的天宫,他的元神!

        秦牧落地,再度破开这一击,然而下一刻又是一面万道天轮出现,比刚才的天轮更大!

        秦牧飞速后退,突然脚下一空,踩到混沌长河上,他的脚底顿时被混沌长河侵蚀腐蚀,脚底溃烂。

        他临危不乱,太易拐杖化作一条小舟落在河面上,秦牧仗剑在手,剑光激射,迎上迎面而来的万道虹光!

        嗡,嗡,嗡!

        混沌长河上,一面面万道天轮次第出现在秦牧前方,每一次攻击都将他轰出数百里,将他从河岸边一直打到混沌长河中心!

        说时迟那时快,从昊天尊掌心中万道天轮飞出,到秦牧被轰入混沌长河中,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这一眨眼的功夫,秦牧便已经出了无数招对抗昊天尊这一击。

        而从远处看去,只能看到昊天尊这一掌拍出,一道虹光连着镜面,一面面镜面不断向前轰出,秦牧便不断后退,最终被逼到混沌长河上。

        到了混沌长河中心,秦牧前方的万道天轮已经高达万丈,镜中的他灵胎神藏领域被映照得纤毫毕现,像是再无秘密可言!

        他所修炼的大道,他的天宫的构成,他神藏中的日月星辰,诸天万界,乃至于祖庭中的一切布置,都被照耀得通透!

        他的道法神通,在万道天轮中被映照出最为细微的结构,他的元神在镜光中也显露出最为细微的奥妙!

        “这是昊天尊的道境第三十重天。”

        秦牧目光依旧锐利无比,看着昊天尊万道天轮中的自己的投影,昊天尊的道境已经达到三十重天,的确极为强横。

        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天庭这个境界,比其他天尊走的更远,这已经极为可怕,然而他的道境造诣也在其他天尊之上!

        这短短片刻交锋,秦牧已经探知万道天轮的奥秘,这面天轮映照对手的影子,解析对手的肉身构造,大道构成,天宫构成,元神构造,洞悉对方的一切秘密。

        洞悉对方的秘密,便可以破去对方的大道神通,将对方斩杀!

        昊天尊能够有而今的地位,的确不是靠他是天帝太初的私生子这个身份,确有其独到之处。

        “但想要一招杀我,即便你拥有成道者般强大的力量也无法办到!”

        秦牧一剑向前刺去,万道天轮中,秦牧的映像突然瓦解,这代表着昊天尊的万道天轮已经将秦牧的一切奥秘解析出来,这一击,便可以将秦牧彻底瓦解!

        第十四道混沌长河的中央,一股恐怖的悸动爆发,卷起一股混沌气浪,呼啸旋转,如同混沌龙卷风。

        龙卷风随即散去,化作飓风四面八方拍击,过了片刻,飓风吹拂到昊天尊等人所在的玉京城遗迹上,狂风呼啸,吹拂着道树上的昊天尊和晓天尊的衣衫。

        晓天尊转过身来,面带笑容,悠然道:“昊儿,你的心魔被你打死了吗?”

        他的对面的道树上,昊天尊脸色微变,冷笑道:“他逃了出去,没有死,但他活不久了。”

        晓天尊微笑道:“他体内有五种大道你没有看懂对不对?这五种大道,第一是太易,第二是太初,第三是太始,第四是太素,第五是太极。就是因为你看不懂,所以无法杀死他。而我,就是太初。”

        他的气息疯狂提升,脑后一座座天宫越出,组合成一片三十六天宫四十七宝殿的大天庭!

        “你看不破的,就有你的父神。”

        晓天尊微微一笑:“作为我的孩子,你是最出众的那个,我承认,从前是我小觑你了。”

        昊天尊露出笑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浓得化不开,他的身后,太素神女的伴生至宝开始变化,向万道天轮转变。

        “你不仅仅是从前小觑我了,现在也是小觑了我!”

        先前,昊天尊那一击是神通,而现在太素的伴生至宝演变为万道天轮,却是至宝,诞生于太素之卵中的至宝!

        “父神,你的至宝被太帝送入终极虚空中镇压,没有至宝,没有帮手,你只能受死!”

        昊天尊抬手抓住万道天轮,腾空而起!

        第三条混沌长河上,秦牧脚踩太易拐杖所化的小舟,手掌扶着自己的世界树,肉身破破烂烂,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喘出的气息中混杂着血沫子。

        昊天尊的入道三十重天的神通,的确厉害无比,然而秦牧在他最后一击的天轮镜光中,却看到万道天轮并未解析出他祖庭中的五大矿脉,因此意识到生机所在。

        他最后一击,催动祖庭中五大矿脉,强行将这五矿中蕴藏的力量的激发,在最为紧要的关头,甚至连太易矿脉的力量也被他催动,终于将这一招挡下,没有被昊天尊格杀。

        “成道之后,的确强横无匹,我不能敌……”

        他噗通一声倒了下来,任由小舟随波逐流。

        过了不知多久,秦牧这才恢复了一些力气,突然河中升起惊涛骇浪,那是昊天尊与晓天尊动手时散发出的波动冲击到这里,小舟随时可能会被打翻!

        秦牧挣扎起身,控制着小舟向对岸驶去。

        混沌苍茫,他眉心竖眼张开,观察第三条混沌长河下的宇宙演变,搜寻道路。

        十多日过后,他寻到了对岸,抬头看去,又是一条混沌长河出现在眼前。

        “只有两条长河了……”

        他稍作休息,身上的伤势好了许多,然后登上小舟继续前行。

        对于昊天尊与晓天尊的结果,他已经不再那么关心,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寻到弥罗宫,去见弥罗宫主人,问问他关于玉京城的一切。

        倘若能够活着回来,那么他还要在第四宇宙所化的混沌长河上停留一段时间,追踪太易的下落。

        时间一日一日的流逝,秦牧独自撑着小舟前行,他的伤势好了差不多了,他拥有完整的瑶池境界,瑶池中能够产生鸿蒙元液,对修复肉身和元神损伤很是有益。

        他来到了最后一条混沌长河,乘舟进入河中。

        “渡过这条长河,应该便是弥罗宫了……”

        一块道树树桩轻轻一顿,终于来到了最后一条混沌长河的对岸,从那树桩上走下来一个老妪,身姿佝偻,佝偻到她的脸几乎是贴在地面上。

        她便是嫱天妃,千辛万苦终于来到这里。

        她颤巍巍的从树桩上下来,步履蹒跚,艰难的挪动脚步向弥罗宫走去。

        “太帝。”

        突然她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嫱天妃努力转动头颅,突然身躯一轻,被一只手掌拎了起来。

        嫱天妃努力抬头,老眼昏花,隐约看到是秦牧的面容。

        “牧天尊……”

        嫱天妃挣扎一下,试图挥起两口斩神玄刀将秦牧斩杀,然而现在她几乎提不动那两口神刀了。

        那两口神刀也丧失了一切神力,无力的耷拉下来。

        秦牧掰开她枯瘦的手掌,将两口神刀取下来,然后拎着嫱天妃来到河边。

        嫱天妃努力挣扎,撕扯着他的衣领,声音沙哑道:“放开我,我要去见弥罗宫主人,你不能杀我牧天尊,我是弥罗宫主人的客人……”

        “对不住,太帝。”

        秦牧将她按在混沌长河中,任由她的双手撕扯着自己的衣领和脸,注视着她在破灭大劫中化作齑粉,喃喃道:“我必须杀你,必须杀你,现在不杀你,营救凌天尊时我便没有十足的把握……昊天尊和晓天尊已经快要成道了,我不能再等了,必须要去救凌天尊……别挣扎了……”

        他将嫱天妃一点点沉入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