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一二章 鸿蒙元气

第一五一二章 鸿蒙元气

        第三道混沌长河中,秦牧感觉到自己的世界树又在生长,这株世界树奇怪就奇怪在可以从破灭劫中汲取混沌气,壮大自身。

        即便没有进入玉京这个境界,秦牧也感觉到自身的法力的滋长,虽然不是很快,但修为的提升却是实实在在的,这一点很是奇怪。

        “玉京境界,是否是必须的境界?”

        他不禁陷入沉思。

        他的修为境界到了九狱台之后,再往前走,便必须要踏入玉京境界。踏入玉京境界后才能修成凌霄和帝座境界,进而进军天庭境界。

        与传统的天宫修炼体系不同,他的境界多出了四天门境界的其他三座天门境界,还多出了天河境界、九狱台境界。

        以传统的天宫修炼体系来看,他现在大约相当于凌霄境界到帝座境界之间。

        不过因为他不想修成玉京境界,所以秦牧想要继续提升修为是极为困难的。而现在,因为世界树的关系他的修为继续提升,这也就表明,刨除玉京、凌霄和帝座境界,可能还存在其他境界。

        “难道是先天五太境界?”

        他潜运心神,去发掘自己修为提升的缘由:“倘若能够因此而确立五太境界,或许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他的神识顺着世界树去探查,去观察法力提升来自何处。

        对于先天五太,他虽然很想将之当成境界,但一直以来他所修炼的五种先天大道都仅仅是从感悟上参悟五种大道,领悟其中的奥妙,参悟出神通。

        仅仅是参悟神通,领悟大道,并不能称之为境界,只能说是一种修炼手段。

        想要作为境界,便需要像灵胎神藏、天宫一样,开辟出来,作为一种修行的道路。

        这就需要建立标准!

        龙汉初年开辟神藏七境界的七天尊,无一不是建立起一个个境界的标准,这才被称之为天尊。御天尊确立了灵胎神藏的标准,昊天尊确立了五曜神藏的标准,如此等等。

        而天宫各个境界,也是确立各个境界的标准,这才方便流传来下。

        秦牧在自己的神藏中开辟五大矿脉,便是期望做到这一步。

        “世界树吞噬混沌长河中的混沌之气,果然是从五大矿脉中转化过来的!”

        秦牧细细观察,只见世界树吞噬混沌之气,首先流经代表太易之道的混沌矿脉,化作一种奇妙的元气,鸿蒙元气。

        接着,鸿蒙元气又从混沌矿脉流入太初矿脉,从混沌状态转化为太初状态,化作太初元气。

        再流经太始矿脉,从太初状态转化为太始状态,化作太始元气。

        太始之卵倒是趁机得了许多好处,秦牧感受到卵中的太始比以前更加强大了。

        太始元气经过太始矿脉,又流经太素矿脉,化作太素元气,之后流入太极矿脉,化作太极元气。

        秦牧潜心观察,突然醒起一事,取出魏随风交给他的两面乾坤镜,这两面镜子中藏着弥罗宫主人的一个道纹,是魏随风用聋子的乾坤镜拓印下来。

        秦牧在来玉京城的途中,细细参悟过,只是所获不多。

        现在他揣摩五太境界,突然觉得五种奇特的元气与这两面镜子中的道纹中蕴藏的奇特元气有些类似。

        他细细对照弥罗宫主人的道纹,道纹蕴藏的道理实在太深奥了,不过现在有了五太中的鸿蒙元气做参照,秦牧渐渐的参悟出一些道理。

        他尝试着以自身的元气来凝结道纹最底层的大道符文,然而始终不能成功。

        “这种道纹中蕴藏的元气,像是鸿蒙元气……”

        秦牧怔然,鸿蒙元气对应的是太易矿脉!

        弥罗宫主人的元气是鸿蒙元气,也即是说,他有可能是太易,第一个宇宙时代的太易!

        “我又在胡思乱想。”

        他不禁摇了摇头,鸿蒙元气也是一种元气形态,对应太易矿脉,但多半其他人也能炼成,或许与太易没有多少关系。

        “倘若先天五太可以入境的话,那么这种修炼方式,便是五种元气形态的修炼方式!”

        他想到便做,立刻开始尝试将自身的元气化作太极元气。

        “五太境界,便是五种元气境界,既然玉京境界不那么安全,那么便将自己的元气化作太极元气,再从太极元气化作太素元气,步步提升,最终化作鸿蒙元气!倘若能够修成这五种境界,那么成道应该简单无比!”

        他兴致勃勃,以自身元气反哺太极矿脉,尝试把太极矿脉加入到自己的霸体三丹功的元气运行体系之中。

        嫱天妃战在小舟的船尾,紧张兮兮的看着后方不断追击而来的九天尊,相比秦牧,她便忙碌许多,除了要提防九天尊来袭,还要应付河中涌出的诡异。

        好在斩神玄刀的威力非凡,河中诡异她尽可以挡下。

        只是她的修为消耗也是十分巨大,倘若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她恐怕自己无法坚持到达混沌河的对岸。

        “牧天尊夺走了我的斩神台,没有斩神台,斩神玄刀的威力无法发挥到极致。”

        嫱天妃目光闪动,瞥了正坐在船头,闭目凝神,不知是在修炼还是在做什么的秦牧身上,只见秦牧还拿着两面镜子,一面放在自己的左脸颊,一面放在自己的右脸颊。

        “这厮没有变成女人,却比我臭美多了。”

        嫱天妃心道:“现在还需要他来催动太易的拐杖来渡河,不能杀他,且先与他虚与委蛇,让他载我渡河。待到了弥罗宫时,再见他碎尸万段,夺了拐杖,夺回斩神台!”

        她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秦牧在她面前炸开,整个人被炸成一团恐怖的能量气流,四下膨胀!

        嫱天妃措手不及,被炸得满脸是血,呆了片刻,这才想起来,急忙抹去脸上的血迹。

        就在此时,时光仿佛倒流了一般,激荡膨胀的能量飞速收缩,向小船的船头汇聚,甚至连崩散的鲜血也开始回流,秦牧又好端端的坐在那里,似乎刚才的那一场恐怖爆炸只是嫱天妃的错觉。

        两面镜子还在一左一右的挂在他的脸颊两旁,秦牧也在那里闭目凝神。

        嫱天妃晃了晃头,正欲说话,突然船头的秦牧肉身急剧扭曲,在她的注视下顷刻间一颗颗脑袋疯狂从秦牧的脖子上生长出来,很快便化作一个巨大的长满脑袋的怪物,接着膨胀炸开,死于非命!

        嫱天妃瞪大眼睛,却见不易神通再次启动,秦牧又恢复到从前模样。

        嘭!

        秦牧变成了肉形太极图,阴阳之气绕动,将肉身搅得粉碎。

        嘭!

        秦牧化作了一条威风凛凛的恶龙,盘踞在小舟的船头,冲着嫱天妃张牙舞爪。

        嘭!

        他又变成了一座石头山,矗立在那里。

        嫱天妃定了定神,最终决定不再去看这厮,随他怎么变化。

        过了月余时间,嫱天妃远远望见对岸,终于松了口气,这期间,秦牧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最近几天,秦牧终于不再死亡,形体稳定下来,嫱天妃还有些不太习惯。

        “前面便应该是弥罗宫主人的所居之地了吧?”嫱天妃喘了口粗气,低声道。

        “弥罗宫主人主宰第十六条混沌河的对岸,并非在这里。”

        道果中的女子道:“太帝,你想要见他,还需要再穿过十三条河。”

        嫱天妃颓然,她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法力了,必须要歇一歇恢复一些实力,否则根本无法渡过下一条混沌长河!

        不过九位天尊一直稳稳的跟在他们后面,她根本无暇停下来恢复修为实力。

        “牧天尊这小子一直出工不出力,天天坐在船头变着花样作死!”

        嫱天妃恶向胆边生,心道:“他若是再不出力,我便调动神识借生了他,变回男儿身!”

        突然,她感应到秦牧体内有着一丝不同寻常的变化,不由怔了怔。

        这种变化很是奇妙奇特,她看秦牧时,只觉他竟像是星空一般广阔,在秦牧体内像是阴阳衍变万道孕生,万物滋生。

        这种变化,像是一种根本上的变化,她觉察出变化的来源,应该是秦牧的元气!

        “这小子又在搞什么名堂?”嫱天妃大惑不解。

        不同的元气有着不同的属性,在神通者的截断,这是由灵体决定的,不同的灵体,拥有着不同的元气属性。

        哪怕修成神境之后,尝试着修炼其他道法神通,自身占主导地位的元气,还是与灵体属性一样。

        而现在,秦牧给嫱天妃的感觉却是,秦牧似乎改变了自身的灵体属性一般,变成了另一种灵体,她从未见过的灵体。

        “这种气息,像是太极灵体……难道臭小子是两位太极古神的私生子?”

        嫱天妃眨眨眼睛,心道:“不过他们才刚刚出生吧?而且还是兄妹……”

        秦牧张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心中很是欢喜,这月余时间,终于让他摸索出五太境界的边缘!

        他初步摸索出自身元气向太极元气转变的办法!

        “无论修不修炼玉京境界,我都不会弱于任何人,甚至还会比他们更强!”

        这时,他的目光落在晓天尊的身上,气势顿时矮了一分:“嗯,现在还是比不上晓天尊这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