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五零九章 治不好,没救了

第一五零九章 治不好,没救了

        祖神王冷哼一声:“有胆子你便来!”&1t;/p>

        话虽如此,他看到火天尊的惨状,也不禁心有余悸,急忙来到昊天尊身边,不敢单独行动。&1t;/p>

        道树上,火天尊的面目全毁,脸部骨骼也碎掉了大半。&1t;/p>

        碎骨之间,还有丝丝缕缕的混沌之气从伤口处坠下,祖神王甚至能够看到火天尊凸出的眼珠子,鼻腔的内部构造,甚至看到他的脑子!&1t;/p>

        更为可怕的是火天尊的牙齿被化去,只剩下三五颗,舌头却保留下来,嘴巴已经藏不住舌头,半条舌头露在外面。&1t;/p>

        从前的火天尊相貌俊朗不俗,仪表堂堂,又有着一身正气,令人望而生敬畏之心。&1t;/p>

        而现在却变成了形容丑陋,令人不敢直视之辈,可谓是无比凄惨。&1t;/p>

        他的手臂也断了一条,另一条手臂则变成了白骨,白骨上布满剑痕,那些剑痕中甚至还有剑光时不时跃动一下。&1t;/p>

        昊天尊仔细审视火天尊的伤,突然抬手一斩,将火天尊的白骨手臂齐肩斩断,沉声道:“你用造化玄功是否能够恢复双臂?”&1t;/p>

        火天尊默不作声。&1t;/p>

        昊天尊微微一笑,悠然道:“延康变法,你也藏了一尊转世身在延康,偷学变法成果。不要告诉我,你没有研究延康的造化玄功。”&1t;/p>

        火天尊声音沙哑,道:“瞒不过昊兄。”&1t;/p>

        他催动造化玄功,两条断臂处血肉滋长,断骨滋生,很快长出两条细小的手臂,如同婴儿的手臂一般,手和胳膊都很短。&1t;/p>

        延康流传的功法,都是建立在变法的基础上,没有天河神藏很难将延康的功法炼成。&1t;/p>

        火天尊没有开辟天河神藏,开辟天河,对他来说风险太大,所以他转世身修炼的是延康的功法,而本体走的路子还是传统的神桥神藏。&1t;/p>

        他的造化玄功只能按照自己的领悟重新推导一遍,不过显然他推导出的造化玄功,还无法做到让肉身元神完美的生长出来,不像秦牧那般灵便迅捷。&1t;/p>

        他须得等待自己的两条短胳膊短手不断生长,才能恢复如初,但这需要几天时间。&1t;/p>

        昊天尊笑道:“牧天尊自夸他的神通造成的伤,谁也治不好,现在看来不过是吹牛罢了。”&1t;/p>

        火天尊声音愈沙哑:“我脸上的伤,造化玄功无法治愈!”&1t;/p>

        昊天尊微微一怔,仔细打量他的面孔,却见火天尊的脸还是与刚才一样,一点血肉也没有生长出来!&1t;/p>

        造化玄功全然无用!&1t;/p>

        昊天尊沉吟一下,退开两步:“神王,你将他脸上的伤完全割下来。”&1t;/p>

        祖神王上前,来到火天尊前方,笑道:“火道友,你脸上的伤口中有牧贼的残余神通,他的神通不好破解,只好把你的血肉连同残余神通一起割下来。不过,伤口很深,我怕连你的眼睛和舌头也一并切下来,说不定还要搭上半个脑子,你真要我动手吗?”&1t;/p>

        火天尊屹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神王尽管出手!”&1t;/p>

        祖神王以天道至宝化作天刀,一刀斩下,将火天尊的脸完全切下来,舌头眼睛和半个脑子也被他一刀斩下!&1t;/p>

        一个人的脑袋少了一半,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恐怕连剩下半个脑子都会从脑壳里掉下来,但火天尊依旧淡定从容站在那里,定力之高,让祖神王也不禁钦佩万分。&1t;/p>

        然而下一刻,奇妙的事情生,火天尊催动造化玄功,长出来的脸还是没有任何皮肤,血肉,只有断骨、舌头和裸露在外的眼珠子!&1t;/p>

        火天尊终于无法淡定从容,新长出来的两条短胳膊短手颤抖,艰难的抬起来,试图触摸自己的脸,然而胳膊实在太短,无法摸到。&1t;/p>

        而且,就算他能摸到,恐怕也只会更加崩溃!&1t;/p>

        祖神王后退一步,大皱眉头。&1t;/p>

        按理来说,切掉了伤口,连同秦牧的残余神通一起切掉,没有了秦牧的神通,火天尊新长出来的脸便会恢复如初,绝不会长出与伤口一模一样的脸。&1t;/p>

        这根本不能称之为脸!&1t;/p>

        古怪的是,火天尊催动造化玄功长出的脸还是受伤的脸,根本不是他从前的面孔!&1t;/p>

        火天尊声音沙哑,颤声道:“神王,再切一次!”&1t;/p>

        祖神王皱眉,又是一刀切下,那张丑脸落地,火天尊再度催动造化玄功,新的面孔生长出来,与适才的面孔还是一模一样,无比丑陋!&1t;/p>

        “再来一次!”火天尊几乎崩溃,声色俱厉道。&1t;/p>

        祖神王摇头道:“没用的火道友。牧天尊在伤你的时候,肯定用到了某种诡异神通,不破解这种神通,休想让你的容貌恢复。无论把你的脸切下来多少次,也没有任何作用。”&1t;/p>

        火天尊怒吼一声,陡然催动自身雄浑无比的法力,向自己那张破烂不堪的面孔涌去,道火熊熊,在他的面孔上燃烧起来!&1t;/p>

        他试图寻到秦牧的神通痕迹,将秦牧的神通完全抹去!&1t;/p>

        只要抹去秦牧的神通,他便可以复原!&1t;/p>

        然而无论他的道火如何猛烈,他也未曾寻到秦牧的神通痕迹,仿佛这种痕迹根本不存在一般。&1t;/p>

        火天尊大叫,道火在破烂的面孔中钻来钻去,可是他没有遇到任何抵触。&1t;/p>

        没有敌人,没有对抗,让他一身武力全然无用。&1t;/p>

        “这种伤势,我也治不了。”&1t;/p>

        昊天尊身后,太素的声音传来,道:“这不是剑道,也不是单纯的太素之道,太初之道,太始之道,而是各种大道神通都有一些。其中还有不易神通,造化之道,似乎还有些阴天子所参悟的轮回之道。”&1t;/p>

        火天尊身躯颤抖,疯狂催动道火。&1t;/p>

        &1t;/p>

        太素继续道:“牧天尊在他的剑道攻入你的面门之时,只怕便已经催动他的大道神通侵入你的身体了。”&1t;/p>

        火天尊强行冷静下来,双目血红向昊天尊身后看去,嘶声道:“娘娘请说!我想知道他的神通是如何攻入我的身体的!”&1t;/p>

        “神通攻入天尊的身体很难,会遇到天尊自身机能的抵抗,但对于我与太初这样的卵生古神来说,就不那么困难了。”&1t;/p>

        昊天尊身后有虚影晃动,太素神女的声音从那里传来,道:“太初之道,分为神识和先天一,太帝不过只学了神识,便可以横行于天下难逢敌手。他的神识侵入你们体内,你们抵挡不了吧?”&1t;/p>

        昊天尊和祖神王点头。&1t;/p>

        “而牧天尊对我的太素之道,天帝的太初之道,以及太始之道太极之道,都很精通。他在攻入你的面门之时,肯定动用了这四太大道中的一种。”&1t;/p>

        太素询问道:“我猜的是否正确?”&1t;/p>

        火天尊点头,道:“他的剑法奇异无比,持剑躬身一拜,我便感觉到一剑从混沌中袭来,避无可避,待这一剑刺入我的面门,我眼前全都是混沌之气。”&1t;/p>

        “这是太初大道所演化的神通。”&1t;/p>

        太素神女道:“这种神通是将剑光所过的一切化作混沌之气,叫做混元一。他这一招攻入你的面门之时,太初大道已经侵入你的身体,将他的另外一种神通打入你的体内。你的面门中了几招?”&1t;/p>

        火天尊心中升起一缕希望,连忙道:“他拜了三次,便被嫱天妃拉走。”&1t;/p>

        “那就是中了三招。”&1t;/p>

        昊天尊身后的阴影飘出,来到火天尊的身前,上下巡视,忽而又钻入火天尊的体内,游走一番从他的后背钻出,又飘回昊天尊身后。&1t;/p>

        “牧天尊的第一招混元一,将太始之道太素之道和太极之道打入你的体内,让你的肉身构造处在有形无质无体的状态,方便他来改造。第一招过后,你虽然没有感觉到异状,但你的肉身构造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1t;/p>

        太素神女的声音从昊天尊身后传来,飘忽不定,每个人听到的声音也各不相同,不紧不慢道:“第一阶段是太始阶段,有形无质无体,第二阶段是太素阶段,有形有质无体,第三阶段是太极阶段,有形有质有体,你自身的道行和大道修为,没有任何变化,因此你没有察觉。你没有察觉,便难以抵抗他的第二招。”&1t;/p>

        昊天尊和祖神王听她分解秦牧的攻击,均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1t;/p>

        这种战栗感从心中升起,顺着脊梁骨往上爬,爬到后脑勺,钻进脑子里!&1t;/p>

        “第二招还是混元一,这一招攻入你的面门时,正是第二阶段爆时,他将阴天子的轮回之道顺着混元一打入你的体内,轮回之道与太素之道结合,你的肉身形态便彻底改变。”&1t;/p>

        太素越说,众人越是觉得可怕。&1t;/p>

        “同时,他在你体内种下造化之道。这是他的第二招神通。”&1t;/p>

        “他的第三招神通还是混元一,攻入你的面门,这一招就了不起了,他将不易神通攻入你的体内,恰恰此时是第三阶段!”&1t;/p>

        太素言语中也不禁露出佩服之意,赞道:“他的不易神通进入你的身体之时,正值造化之道与你肉身融合之时。同时,第三阶段的太极之道爆,让你的身体恢复到从前。然而这个从前,并非是真正的从前。”&1t;/p>

        她言语中的钦佩之意越来越浓,几乎是呻吟般的轻声赞叹,道:“这个从前,你是面部受到他三次攻击之后的从前。他将你的面目,永远固定在现在的模样上!”&1t;/p>

        她忍不住笑出声来:“火天尊,你应该庆幸牧天尊的修为远不如你,也应该庆幸嫱天妃将他拉走。他的法力不如你,因此这三招没能遍布你的全身,只来得及改变你的头颅构造。倘若这三招侵入你的全身各处,那么你两条手臂也休想生长出来!”&1t;/p>

        火天尊一股怒火冲天而起,将头顶的混沌雾气搅散!&1t;/p>

        他受了如此严重的伤,这女子竟然还能笑出声来,让他难以容忍!&1t;/p>

        突然,昊天尊的声音适时传来,淡淡道:“好在牧天尊的修为弱,没有伤及性命,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1t;/p>

        火天尊听到他的声音,怒火渐渐回落,怒气被压制下来。&1t;/p>

        昊天尊继续道:“姑姑,你能治好火天尊的伤吗?”&1t;/p>

        “治不好。”&1t;/p>

        太素神女道:“我没有这个手段破解深种在火天尊体内的不易神通,也无法破解他体内的轮回之道和造化之道,除非太初天帝恢复到巅峰状态,又将神识之道融为一体,化作完整的太初之道,才有可能解决火天尊的伤势。”&1t;/p>

        昊天尊扬了扬眉毛。&1t;/p>

        “那时,需要太初天帝以太初之道将火天尊打到太初形态,化作先天一,无形无质。然后又需要太始出手,将先天一化作太始形态,有形无质。然后我再出手,将他化作有形有质无体的状态,这时便需要阴天子来破解牧天尊留下的轮回之道,凌天尊破解牧天尊留下的不易神通。”&1t;/p>

        太素神女道:“接着便需要两位太极古神出手,将他的身体重塑。所以……”&1t;/p>

        她淡淡道:“没救了。”&1t;/p>

        火天尊一颗心渐渐沉入冰谷之中,无比寒冷。&1t;/p>

        阴天子和太素还好说,其他几个人,根本不可能来救他。&1t;/p>

        昊天尊皱了皱眉头,道:“那么火天尊的伤,对他的实力有影响吗?”&1t;/p>

        “有影响,但是不大。”&1t;/p>

        昊天尊松了口气:“好在修为实力影响不大,火道友,男儿志在四方,是否英俊算得了什么?你炼一张面具戴在脸上便是。”&1t;/p>

        火天尊称是。&1t;/p>

        昊天尊向祖神王道:“不可落单去寻牧天尊,他身边有嫱天妃,你不是他们的对手。”&1t;/p>

        祖神王哈哈笑道:“我岂会怕他?不过,这厮的神通的确诡异得很……宫天尊呢?”&1t;/p>

        祝2o17浮生未歇生日快乐!&1t;/p>

        宅猪最近几天可能是太劳累了,有些心律不齐,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心跳偶尔会少一拍,夫人让我明天去医院查查。中午更新尽量准点。&1t;/p>

        &1t;!--fpz-->&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