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四九八章 剑道贯长空,道心霜雪明

第一四九八章 剑道贯长空,道心霜雪明

        “劫?”

        开皇看着秦牧,只见他举起神剑,借着从玄都照落下来的光芒打量这口神剑,不由心潮起伏。

        劫运苍茫,谁主沉浮?

        当年开皇时代,上皇时代,赤明时代,十天尊一次又一次降劫灭世,让煌煌盛世就此灰飞烟灭。

        在那些劫运之中,一个个光芒璀璨的帝皇,一个个承前启后的文明,终于没落衰亡,即便是开皇时代也终成梦幻泡影。

        劫运当前,谁能抓住乘风破浪的船桨,载着众生渡劫前行?

        开皇没有抓住。

        现在,秦牧的神剑命名为劫,是他看到了未来十天尊将会降劫于延康吗?

        还是说,他将要降劫给天庭?

        或许,二者皆有之。

        劫剑的威力完全内敛,这口剑从外表来看平平无奇,没有复杂的道纹印记,也没有多余的装饰,握在秦牧手中就像是握在手里的一束光,只不过长着刃而且有剑尖而已。

        但是所有参与这次铸剑的人都知道,这口剑是何其恐怖。

        这口剑铸造成功时,需要古神四帝和开皇等人一起淬炼,压制,剑成之时,其威直达天外!

        劫剑惊天阙,弹指落星辰。

        天尊之宝,也没有如此大的动静。

        秦牧握住剑,想了想,随手做了个木质剑鞘将劫剑插入剑鞘之中。

        已经没有什么剑鞘能够配得上这口神剑了,倘若剑威完全绽放,即便是天下最好的鞘也承受不住,因此还不如省点事,用最朴素最普通的剑鞘遮掩神剑锋芒。

        “当年你靠剑说服我,让我走出无忧乡。之后,你便弃了剑,改用神通。”

        开皇走到秦牧面前,道:“而今你重新捡起剑,不要辜负了它。”

        秦牧点头,道:“我的剑不是单纯的剑道,我用剑,是用来杀人的。”

        “神通便不是用来杀人的?循道而行,守着心中的方正,不偏离本心,不违背初心,那么手中剑变成杀生之剑又有何妨?”

        开皇迈步离开,淡淡道:“牧天尊,你是剑道上的天才,但是你自己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你觉得神通之道与剑道格格不入,但是你却没有想到,剑道神通是神通,神通也是神通,是可以相通相容的。”

        秦牧脑中轰然,僵在那里。

        开皇的话,突然间像是给他打开了一扇门户,让他不禁激动起来!

        神通与剑道相容,这是最浅显的道理,然而却是他未曾想过的道理!

        他从前参悟神通,做到神通入道二十三重天,他在神通上用功极多,参悟各种大道,对剑道却懈怠了。

        他因为瘸子之死而动了杀戮之心,因此转修剑道,但是他也知道他的剑道只修炼到第三重天,想要再进一步,无比困难。

        然而开皇的一句点拨,让他看到一个无比广阔的可能,那就是将神通道境与剑道的道境相容!

        突然,他忍不住跳起来,蹈入虚空,拔出劫剑,剑光挥洒,剑道与神通之道竟然就这样交融!

        他的手中,剑光挥洒,施展出天地四尊印,化作天圆地方,形成喜怒哀乐,情感蕴藏在劫剑中,神通入道与剑道完美融合,威力竟是如此强大!

        他剑法一变,又化作天地玄门,剑光纵横捭阖,一座天门承天接地连人间!

        他手中剑光挥洒,一剑刺出一道天河,天地四极浮现,以剑道书写绘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古神四帝屹立在天河四极。

        他一式又一式施展,直抒胸臆,难掩兴奋与激动。

        开皇向天阴界外走去,烟云兮和李悠然迈步走来,跟在他的身后,开皇回头看去,但见剑道横于长空之上,跨于虚空之中,煞是夺目。

        那里,秦牧将自己的知识底蕴化作剑道,突飞猛进,剑道修养一跃千里,令他也不禁赞叹不已。

        “秦家的人,剑道是烙印在骨子里的。”

        他露出笑容,转身继续前行,这时,一个老者拦住他的去路,那老者怯懦,畏畏缩缩,不敢直视他。

        “人皇苏幕遮。”

        开皇停步,打量这个老者,只见村长苏幕遮向他看来的目光躲躲闪闪,不敢与他对视。开皇道:“你拦住我,想破心中神,却又不敢出剑,难道你连握剑也没有吗?”

        烟云兮和李悠然停下脚步,向村长看来。

        村长手掌缓缓向腰间佩剑抓去,然而却颤抖,根本不像是握剑的手。

        握剑的手,当如开皇一般,无比沉稳。

        因为剑道强者的手,反映的是其道心的修养,握剑的手须得如同道心一样沉稳,波澜不惊,一剑定江山,一剑平天下,都需要道心上的造诣。

        村长苏幕遮是第二个参悟出剑域的人,他在剑道上的造诣极高,延康能够出现这么多的剑道高手可以说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是他悉心教导栽培,延康的剑道才能如此突飞猛进。

        然而他在参悟出剑域之后,便再难前进一步,甚至连修为境界也无法再进一步!

        因为,他的剑道修养实在太高了,高到他动用剑道之时便会看到在他前方,有一尊无比强大的巨人屹立,像是无法攀登无法超越的巅峰!

        那个人,就是开皇秦业!

        开皇秦业,剑道第一人,其剑道烙印三十五虚空,任何踏足剑道,领悟出剑域的人,都会看到他的背影,感受到那博大精深的剑道力量和修为,生出高山仰止的感觉!

        开皇,几乎是所有剑道强者的心中神,无法击破的心中神,尤其是对村长苏幕遮来说,这尊神更是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你想出手,破心中神,却又不敢出手,因为你觉得只要你一出剑,任何剑招都是错的。”

        开皇看着村长的手,那只手还在颤抖,还是无法握住自己的剑,沉声道:“但是你没有想过,牧天尊并非是我教出来的。他的剑道是你调教出来的,你才是他的老师。在他心中,根本没有心中神,他的剑道,根本没有我这尊神挡路。”

        村长苏幕遮声音沙哑,苍老,嘶声道:“他的剑道没有修炼到高深境界,因此难以看到你这尊大神阻挡在前面……”

        “错!”

        开皇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直视他的双眼,道:“他的剑道,已经到了二十九重天了。”

        村长心中一惊,抬头向天空看去,只见秦牧的剑道苍茫,化作混元一,正在施展出一混元道同游这一式大神通!

        那不仅仅是秦牧对于大道的理解,对于神通的理解,也是对于剑道的理解!

        剑道的第二十九重天,就这样在秦牧的手中施展出来,以剑道来阐述阐释太初之道,竟是如此完美和谐!

        “这种剑道天才,是你教出来的,你培养出来的,我教不来。”

        开皇的手掌按住无忧剑的剑柄,沉声道:“你能教出如此绝代无双的弟子,但在我面前连剑也不敢出吗?是你告诉他他是霸体,是你培养了他无敌的信心,是你教导他如何做人做事,他没有心中神,便是你的栽培。难道你这个老师却做不到吗?拔剑!”

        村长的眼睛越来越明亮,手掌越来越稳。

        突然,苍啷一声,他的神剑出鞘,剑光满霄!

        开皇的无忧剑出鞘,剑光碰撞,两个身影相互冲锋,交错而过。

        开皇止住脚步,身后,村长苏幕遮白发苍苍,回剑入鞘,身躯稳稳的站在那里。

        嗤嗤嗤

        村长身上千百道剑创裂开,旺盛的气血将这些伤口崩裂,难以压制。

        他露出笑容,身躯摇摇晃晃,突然仆倒在地。

        开皇将无忧剑插回剑鞘中,鬓角一根发丝缓缓飘落下来,回头道:“苏幕遮,你从我阴影中走出来了,可以作为我剑道上的道友了。”

        村长被他的剑伤到了肺,像是破风箱一样呼哧呼哧的喘气,却笑得很是开心,像是个孩子一般,在血泞打滚,怀中抱着自己的神剑翻来滚去。

        开皇摇了摇头,走出天阴界。

        烟云兮和帝释天连忙跟上他,烟云兮悄声道:“陛下是让他了吗?他削断你的发丝,以他的实力,应该是无法办到的。”

        开皇摇了摇头,淡淡道:“我在修为上让了他,但在剑道上没有让。剑道乃是攻击之道,他有资格有实力斩断我一根发丝。”

        他面色平静,道:“我不想成为剑道上的十天尊。现在不想,未来也不想。”

        “剑道上的十天尊?”

        烟云兮怔了怔,明白他的意思,禁锢后来者,牢牢把握权力,把握资源,掌控一切,让后来者没有希望超越他,可不正是十天尊?

        开皇有没有让村长苏幕遮一招,烟云兮是看不出来的,无论开皇还是村长,在剑道上的造诣都超越她良多。

        但她能够感受到开皇那种心境,成道者的心境。

        这种境界,是十天尊所不能企及的。

        帝释天李悠然回头看向天阴界,天阴界的道火祖地中,一个伟岸雄壮的身影屹立在重重道火之中,道境越来越深。

        他能够感受到铸造之道在不断前进,不断完善。

        他已经不再是第一天工了。

        有后来者超越了他,但是他心中又有着无尽的欢喜。

        祝穿空石,天地,枫叶林中的故事,三位盟主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