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四八九章 我是风,无拘无束的风

第一四八九章 我是风,无拘无束的风

        龙虓迟疑一下,强行忍住逃走的冲动,再度从天而降,声音如同雷音在半空中滚动,道:“丑话说在前头,倘若我察觉到不敌,立刻便走,绝不会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去!牧天尊,你明白吗?”

        秦牧没有去看他,目光依旧紧紧锁定那个瘦长怪人,风轻云淡道:“随你。”

        龙虓巨大的身躯完全从兽界脱离,扑向那个瘦长怪人,掀动滚滚风雷,九颗脑袋遮住祖庭的天空,其中八颗脑袋观想作法,神识神通爆发,轰向那瘦长怪人,第九颗脑袋高声道:“牧天尊,你要记得,我儿子龙丕与你关系很好。我若是死了,以他现在的修为实力还不能继承我的位子!他肯定会被兽界其他巨兽撕得粉碎!”

        他利爪探出,神识神通轰向瘦长怪人的同时,经历了无数造物主祭祀的强大肉身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力量,利爪如同最为锋利的刀,撕向那瘦长怪人!

        今时不同往日,从前的龙虓固步自封,沉寂在祖庭的背面,统治太古巨兽作威作福,而现在的他显然从龙麒麟那里学到了延康的诸多知识,无论是神通威力还是肉身力量,都比从前强大了许多!

        修炼到他这等地步,想要进步太难,但龙虓与其他人不同,他所拥有的知识不过是造物主时代的知识,当他学习延康变法的成果时,他的底蕴便会爆发,修为实力获得飞跃!

        他也是天尊级的存在,当年他是造物主们用来威慑古神的存在,无论天公土伯都要让他三分,此刻他如虎添翼,在飞落之时,肉身也在急剧缩小!

        缩小肉身,可以让自身的力量高度凝聚,让肉身的攻击力更强。

        他也看出祖庭黑山中这个怪眼和眼中怪人非同小可,因此一上来便施展出全力!

        那瘦长怪人形容凄惨,断了一臂,眉心也是血迹斑斑,身上到处都是伤痕,然而却对龙虓凶恶无比的攻击露出不屑之色。

        轰——

        龙虓的神识神通高度凝练,冲入他的体内,企图在他体内观想,将他肉身撑爆,然而龙虓八颗头颅施展出的神识神通来到瘦长怪人体内,便只听嘭嘭嘭连续八声闷响,他的神识还未来得及观想,便被瘦长怪人强大的肉身生生碾碎!

        嗤!

        龙虓利爪落下,瘦长怪人抬手迎上这只爪子,五指一握,将龙虓的大爪子握住。

        龙虓长啸发力,那瘦长怪人同时也发力,只听咔吧咔吧的响声传来,龙虓痛得眼泪横流,九首飞舞,猛然张开大口向那瘦长怪人咬下!

        那瘦长怪人的身躯一半在过去宇宙,一半在裂开的黑山外,躲避不便,被他咬在身体上,顿时利齿插入身躯之中!

        突然,那怪人眉心竖眼威力爆发,转头一扫,一道光芒平平斩出,鲜血冲天,龙虓一颗脑袋被斩落下来,接着是第二颗脑袋,第三颗脑袋!

        龙虓惨叫,另一只龙爪掏向那瘦长怪人心窝,插入他的胸膛,但随即他的龙爪感觉到一股澎湃的威能从他龙爪握住的心脏中迸发出来,让他的龙爪开始融化!

        龙虓心中惶恐无比,这是什么存在?

        只有半边身子,被嵌在怪眼中不能动弹,然而仅凭一只手便将他这样的存在重创!

        世间有如此强大之人吗?

        他急忙松口,挣扎,腾空,舍弃自己断掉的三颗头颅,试图逃回兽界。

        然而那瘦长怪人却依旧握住他的龙爪不曾松手,反倒发力,将他从天上扯回来。

        龙虓心中惶恐不安,拼了命向那怪人攻去,身躯一摇周身无数龙鳞飞出,一片片龙鳞如同明镜,却又锋利无比,斩向那怪人!

        那怪人身后的怪眼嗡的一声震动,数不清的龙鳞突然失控,向怪眼中飞去,甚至连龙虓的断首也自飞起,飞向怪眼。

        “难道我才是祭品?”

        龙虓毛骨悚然,只见那瘦长怪人眉心的竖眼又在迸发光芒,这一击只怕会将他所有头颅斩断!

        他心中惊惧,放眼十天尊,就算是最为强大的天尊,也不能凭借单手便将他克制得死死的,更不能一击之下便将他击败!

        而现在,这怪人一击,只怕便能将他击杀,把他当成祭品,当成养料!

        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到一个细小的身影正在贴着一片片龙鳞飞行,以极快的速度在龙鳞下游走,飞速接近那瘦长怪人。

        “牧天尊……”

        龙虓顾不得多想,六颗脑袋上下飞舞,竭力躲避那怪人怪眼中射出的光芒,然而还是躲避不及,被一道光芒斩中,又掉下一颗头颅。

        他像是被斩断头的多头大蟒,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但却难逃死亡的命运。

        突然,秦牧已经飞至那怪人身前,五指叉开,一印印在那怪人的胸口!

        嗡!

        炫目的光芒爆发,明亮无比,那是铺张开来的太极图,被他硬生生印入怪人体内!

        太极衍变阴阳行!

        秦牧反手正手,双臂如雨,疯狂向那怪人胸口印去!

        只见他的手掌所到之处,怪人的身躯在飞速的石化,石化的面积越来越大,石化的趋势也越来越快!

        那怪人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声,放开龙虓,探手抓向秦牧。

        秦牧在他身上游走,每一击都是他的第二十三重天入道神通,太极衍变阴阳行,一路从怪人腹腔打到他的喉结,从喉结打到他的独臂。

        那怪人抓向秦牧的手掌渐渐停下,他的肩头已经石化,手掌无法抓向秦牧,但他的眉心竖眼却一道光芒斩向秦牧。

        龙虓知道此时正是最为关键的时期,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恐惧,抬起利爪挡在秦牧上空。

        那眼中光芒无比锋利,嗤的一声便将他的爪子斩落下来。

        龙虓痛得五首扬起,长呼不绝,但是尾巴却横扫过来,继续挡住这一击。

        他的尾巴断裂!

        与此同时,那怪人整条手臂石化,石化的趋势却还在沿着脖子向上蔓延。

        秦牧已经从手臂折返回来,杀到他的面门上,一击又一击准确无比的落在他的面目承浆、地仓、兑端、大迎、颊车、人中、迎香等穴位上。

        秦牧脚步不停,一路杀向上方,步履飞奔,沿着他的脑袋转了一圈又一圈,一路杀到头顶百汇,最后一印落下,怪人上半身完全石化!

        呼——

        秦牧又沿着他的身体一路狂奔而下,一道又一道神通印下,将他的双腿、身前身后,统统印上太极衍变阴阳行!

        终于,他的最后一印打在怪人的脚趾头上,将其脚趾也石化!

        秦牧落地,身躯一个踉跄,身体摇摇晃晃,险些没能站稳。

        “这样的存在,仅凭太极衍变阴阳行是封不住!”

        他强提一口气,催动神藏领域,残存的元气在世界树中运行,疯狂催动功法,腾空而起,再度向怪人印下!

        太素忽开混沌苞!

        太始质形问青冥!

        两种神通交替,将石化的瘦长怪人的身躯打得越来越虚化,向能量体转变,即将把他变成有形无质的存在!

        突然,秦牧法力耗尽,从半空中坠落下来。

        龙虓从空中冲下,以自身为肉垫,将他借助,一人一龙砸在地上,滑行出数十里,这才堪堪停住。

        秦牧挣扎起身,却又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从龙虓身上滚落下来,跌入尘埃中。

        龙虓肉身噼里啪啦作响,身躯不断缩小,变成没有双手五颗脑袋的怪人,屁股后面拖着一条残尾。

        他飞速观想,观想出双臂,又观想出一条尾巴,只是身上的龙鳞几乎全被怪人身后的怪眼吞噬,让他身上到处都是血窟窿。

        龙虓大怒,抓住秦牧的衣领,将秦牧拎了起来,怒笑道:“牧天尊,我是答应你,替你办三件事!但头一件事便险些要了我的命!剩下两件事,老子不做了,你要是有本事,便让你哥哥来吃我!”

        秦牧艰难的抬起头,声音沙哑道:“打……快点,打碎他……”

        龙虓冷笑道:“我可以替你打碎他,但是这就算是第二件事了。第三件事,便是咱们的小土伯之约一笔勾销,你觉得如何?”

        “快点打碎他!”

        秦牧用尽力气怒吼道:“他的眼睛就是道果,唯一不能被石化的地方,大道凝聚而成的道果!他另一半身体在过去宇宙,没有被石化,他在激发他的另一半身体,我的神通困不住他多久!”

        龙虓将他放下,正欲冲上前去将那怪人身体打碎,突然那瘦长怪人身体动弹一下,眉心的怪眼中一道道光芒如同流水一般流下。

        那瘦长身影石化的身躯震动,石躯摇摇晃晃。

        龙虓吃了一惊,停下脚步,秦牧嘶声道:“攻击他的眼睛!那是他唯一的弱点!打碎他的眼睛,他就死了!他虽有道果,但道果没有融入到终极虚空!现在是他最虚弱的时候!”

        龙虓迟疑,回头道:“你怎么说都行,有本事你上!”

        他顿了顿,鼓足勇气飞身上前,突然那怪人眉心竖眼光芒大放,龙虓心中一惊,急忙腾空而起,呼啸冲天,天空中光芒一闪,龙虓已经返回兽界。

        他已经被打破了胆,不敢再战。

        秦牧咬牙,牙齿几乎被咬碎。

        他抬手抓起太易的拐杖,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向瘦长怪人走去,喃喃道:“我是风……”

        “自由自在的风!”

        他呼呼喘着粗气,努力的加快脚步,口中响起的话语却是年幼时残老村瘸子教导他的话。

        “当我的速度足够快,当我的心足够平静,当我觉得身体足够轻盈,我就能感觉到风的力量。”

        他的脚步越来越快,渐渐地脚底生风。

        “那时我便可以追上风,踩在风尖上,自由自在的在天空中翱翔……”

        他走在空中,速度越来越快。

        “我是风,无拘无束的风,谁也追不上我……”

        他嘴角流血,身躯肌肤炸开,一路奔行,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得越来越快。

        他以太易的拐杖指向瘦长怪人的眉心,指向那枚竖眼,他的眼中一片迷茫,视线越来越模糊。

        “我是风,追着风奔行的少年……”

        他在空中踉踉跄跄,却努力的加快速度,突然一个干瘦的身影来到他的身边,老迈却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牧儿,把拐杖给我吧。”

        一只有力的手掌从他手中接过拐杖,秦牧瞳孔渐渐缩小,聚焦视线,看到了瘸子的脸。

        “不要去。”

        他伸手抓住瘸子的衣袖:“不要去,会死……”

        瘸子将他的手推开,脚步轻盈,化作一道流光远去,举起拐杖的杖尖奔向那瘦长怪人的眉心。

        秦牧心神大乱,脚步再也无法踩在风尖上,他的身体从高空中无助的坠落下来。

        “不要去啊——”他用尽力气呐喊道。

        瘸子青衫猎猎,在空中留下一道青色的光芒,这一刻,他的身形突破了空间,突破了自己的极限。

        “我是风!无拘无束的风!”

        他的声音在空中炸响:“谁也追不上的风——”

        嗤!

        太易的木杖连同瘸子的身影一起刺入那瘦长怪人眉心竖眼,短暂的沉默之后,突然无比恐怖的波动爆发!

        那瘦长怪人的头颅炸开,身躯不断崩裂,一块块碎石从空中落下,刺眼的光芒袭来,澎湃的气浪将秦牧拍飞。

        他狠狠砸在地上,连翻带滚,过了良久这才停下,秦牧努力挣扎想要爬起,却爬不起来。

        一根拐杖呼呼旋转,突然插在他面前的地面上。

        秦牧抬头,只见拐杖上有红色的血顺着拐杖流下。

        他抬手用力握住拐杖,将拐杖抱在怀里,眼中的泪顺着木杖上的血一起流了下来。

        他抱着拐杖,像是一个孩子躺在那里,久久没有动弹一下。

        那个老人,不能再和他抢糖葫芦了,不能再把他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