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四八四章 玉京陷阱

第一四八四章 玉京陷阱

        太易从河这边一路打到河中央,突然河中有骸骨冉冉升起,挡住他们去路。

        “道兄,你们是成了道的存在,为何还如此看重生死?”太易停下脚步,拄着拐杖问道。

        那骸骨似乎能听懂他的话,下颚开合,口中说出的话魏随风和叔钧却是听不懂,这是一种高深的道语。

        他像是在责问太易。

        这世界上种族繁多,如同天上的星辰,而这个宇宙也经历了十六次生灭,语言自然是不通的。

        然而却有一种语言可以交流,那就是道语。

        以大道为语言,便可以道出自己的想法。不过能够用道语交流,自身的本事自然是极高。

        这具河中骸骨,也是一位成了道的存在,实力强横。

        太易听了片刻,摇头道:“你说得再好,也不过是贪生怕死。”

        那河中骸骨向太易扑来,与此同时混沌河沸腾,一具具骸骨从河中冉冉升起,从不同方位向太易杀去!

        而在太易脚下的混沌河中,也有一具骸骨杀来!

        他们所动用的神通对于魏随风和叔钧来说着实高深莫测,道境之深远,之深邃,是他们二人前所未见!

        即便是十天尊的神通,两人也能看懂一些,但是这些河中骸骨的神通,他们却一点也看不懂!

        太易手提拐杖,一杖点去,任由河中骸骨的神通奥妙万千,这一杖还是准确无比的突破其人神通,点在对方眉心!

        一具骸骨头骨炸裂,退入混沌河中。

        太易拐杖上下翻飞,或点或扫或砸,每一招每一式看起来都简单到笨拙的程度,然而每一击都无比准确的击中对手,看似慢实则快,很快将所有骸骨都击落在混沌之中。

        他收杖,杖尖顿在河面上,而河底的那具准备偷袭他脚底板的骸骨被杖尖恰恰点在眉心,一声不吭的沉入河中。

        太易向惊魂未定的叔钧和魏随风道:“这些人是从前的成道者,这条混沌河是他们所身处的破灭宇宙,他们跳出河面杀来,便是从他们那个破灭宇宙杀来。只消将他们打回河里即可,他们便会回到他们所身处的宇宙,无法过来。”

        魏随风问道:“道兄,倘若他们跳出混沌河,踏上岸呢?”

        “他们跳出混沌河,只要不上岸,都不算是来到咱们这个宇宙,上岸了,我也无可奈何。”

        过了良久,他们终于来到河对岸,三人向前看去,只见又是一条混沌大河拦住去路。

        太易皱眉,魏随风和叔钧也是纳闷。

        “我这具身躯老迈,虽然神通极高,但是肉身机能不行,一路厮杀下去,肯定劳累不堪。”

        太易向两人道:“你们留在这里不要走动,待我去换一具身躯。”

        两人心惊肉跳,只见太易跳入混沌河中,过了片刻,混沌河中水花翻涌,从里面走上来一个少年,眉清目秀,英姿勃发,手持一杆木质长枪,上面还有几片嫩绿色的树叶,道:“咱们走罢。”

        两人不知道他适才跳到那里去了,换了什么人的身躯。

        他们打量太易手中的木枪,也不知这杆木枪用的是什么木头炼制而成。

        少年太易带着他们杀入第二条混沌河中,这次,少年太易不像老年太易那般稳重,枪法神通也多了许多花样,不再是简单质朴。

        两人的眼界虽然没有太易那么高,但还是看出少年太易的枪法虽然近战,却似乎不如老年太易给人一种大道至简的感觉。

        好在少年太易胜在肉身机能更强,一路冲杀上去,多了几分惊险。

        这一路让人提心吊胆,却也平安的渡过这条大河。

        然而河对岸,还有一条混沌大河。

        少年太易皱眉,观察一番,道:“这条河难渡,且等我去换一具身躯。”说罢,又跳入河中。

        魏随风和叔钧已经习惯,站在河边等候,过了片刻,从河里走出来一位妖娆妇人,手中拎着一口细剑,很是妩媚的说道:“两位随我走一遭。”

        那妇人带着两人过河,一路剑光如电光,在混沌中嗤嗤乱窜,将那混沌中诸多诡异危险斩落下来,打入混沌。

        这一路行去,渡过一条又一条大河,太易也换了十多种形态,手中的武器也换了十多种。

        魏随风和叔钧纳闷,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武器。

        又来到一条大河,这次太易化作一个身躯魁梧的男子,背着神弓。

        魏随风看那神弓有些眼熟,不由眼角乱跳:“好像是师弟背着的那口神弓!古怪,太易这是跑到了上一个宇宙,借来别的成道者的肉身和武器吗?他是怎么去上一个宇宙的?难道这混沌河真的可以通往其他宇宙?”

        叔钧也看出这口神弓与秦牧在矿脉中挖出的那口神弓有些相似,心中纳闷:“太易从前化作各种形态,难道都是借用其他成道者的肉身?这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

        两人都没有多问,而是向河下看去,只是下面混沌氤氲,看不清河下有什么。

        突然一股狂风吹过,魁梧太易伸手挡了挡,顿时混沌河翻腾,水面变薄,魏随风和叔钧立刻赶到他们像是站在云气上面,而下面便是浩瀚无垠的祖庭!

        不过,那并非是而今的祖庭,而是更为古老,更为破败的祖庭!

        那片祖庭此时竟在崩塌之中!

        下方,不仅祖庭在崩塌,整个宇宙都在崩塌,坍缩,只有一株宏伟的巨树挺立在天地间,未曾被大破灭动摇!

        两人连打几个冷战,隐约看到一尊尊无比强大的身影在宇宙崩溃之际来到那株大树的根须边,强壮而强大的身躯改天换地,移星换斗,打造一座瑰丽的神城!

        就在此时,狂风止歇,混沌气充斥河道,将他们的视线遮住。

        两人心头震惊万分,对视一眼,各自默不作声。

        太易弯弓,将河中诡异一一射落下来。

        他们来到第十六条大河,太易道:“弥罗宫主人以逸待劳,我须得以最强形态去见他,你们稍候。”

        他又跳入河中,过了片刻,从河中走出一位身躯魁梧雄壮的男子,一身筋肉狰狞,扛着混沌斧,向两人道:“我准备得不是太充分,但目前也只能如此了。咱们过河之后,你们便留在外面,我进去见他。”

        两人只得点头。

        第十六条大河极为宽阔,太易持斧,带着两人一路闯将过去,只见河面上风平浪静,没有先前那么多的诡异。

        两人战战兢兢,心中更加警觉,只见对面雾气重重,混沌气像是迷雾一样遮挡他们的视线,他们跟随太易在混沌中穿行,远远看到一个个巨大的阴影矗立在混沌气之中,看不清是什么。

        两人心中愈发紧张,然而待来到混沌河的对岸,他们这才发现对面的阴影竟然是高大巍峨的玉质宫殿和各种奇异的建筑。

        “美轮美奂的城市!”

        魏随风不禁赞道:“玉京,玉京,白玉为京,这里才是真正的玉京城,天庭的玉京城比起这里,当真是土坷垃堆起来的!”

        叔钧也是点头连连,赞叹不已。

        “这里可以叫玉京,也可以叫弥罗宫。”

        太易将混沌斧背在身后,脚步迈出,他迈出一步,魏随风等人便需要奔出百十步才能跟上他。太易道:“天庭的凌霄殿,便是这弥罗宫中的一座大殿。你们看那里!”

        他提斧一指,两人急忙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座凌霄宝殿!

        不过这座凌霄宝殿比天庭中的那座凌霄宝殿更加宏伟,更有气势,同时也有一种天然的大道气韵,萦绕在宝殿周围!

        天庭的凌霄宝殿与这座大殿根本不能比。

        “天庭的凌霄宝殿,其实是造物主们观想出来的。太帝应该是见过这座大殿,观想出凌霄宝殿的形态,却无法将那座真正的宝殿复现出来。”太易不紧不慢道。

        魏随风听得瞠目结舌,突然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急忙道:“这座凌霄宝殿不是自然形成,而是弥罗宫主人炼制出来的?”

        太易点头,道:“这座宝殿是以大道所炼,整个玉京城也都是成道者的大道所炼。因此拥有无上威能。”

        魏随风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底板,心里冰凉,失声道:“那么玉京境界,凌霄境界,还有帝座境界,这三个境界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三个境界都是依照天庭的玉京城而创立,玉京倘若是仿造这里而建立,那么岂不是说……岂不是说……”

        他连打几个冷战,不敢再说下去。

        叔钧突然道:“岂不是说,这三个境界都是陷阱?”

        玉京陷阱!

        玉京境界是陷阱,凌霄境界也是陷阱,甚至连帝座境界也是陷阱!

        什么人拥有这么大的本事,这么强的手段,这么深远的布局,布下如此恐怖的陷阱,将天下强者一网打尽?

        难道就是那个弥罗宫主人吗?

        他们看向前方越来越近的宫殿,不禁打个几个冷战,心底一股凉气往上涌,凉气顺着脊梁骨爬到脖颈上,又爬到后脑勺,钻进脑子里。

        太易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肯定他们的猜测,但是他们却从蛛丝马迹中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当年我们发现祖庭玉京城也是机缘巧合。”

        叔钧喃喃道:“我和伯阳是从另一条路进来,太帝太初走的路则和我们不一样,他们难道来过这里?倘若弥罗宫主人布局,应该从那时便开始布局了吧……”

        “你们留在这里。”

        太易将一根拐杖插在地上,背着混沌斧径自向弥罗宫中走去,沉声道:“我去会一会他!倘若能阻止他,一切好说,倘若不能……”

        早上送闺女上学,回来立刻赶稿子,这一章提前上传了。宅猪去医院陪夫人了,下午直接去学校接闺女,回来之后继续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