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四六三章 君不负我,我不负君

第一四六三章 君不负我,我不负君

        “我也要回彼岸虚空了,牧天尊,你送送我。”阆涴神王轻声道。

        秦牧迟疑一下,点了点头。

        两人走在天海上,海面很是平静,只有他们的脚步落下,才会荡起一圈圈涟漪。

        蓝御田没有跟上来,而是坐了下来,他感受到这片天海中蕴藏着奇妙的大道,所以打算先静静的领悟一番。

        “你在阻止我与宫天尊见宫天尊。”阆涴神王突然道。

        秦牧脚下不自觉的升起一道浪波,涌向远处,阆涴神王看着这道过其他涟漪的浪波,轻声叹道:“果然如此。玄都之战中,你屡次横在我和宫天尊之间,我便感觉到有些诧异,因此有这个猜测。你在担心什么,牧天尊?”

        她从前都是称秦牧为圣婴的,而自从玄都之战,她便改口称秦牧为牧天尊。

        圣婴,代表的是造物主一族的圣婴,而牧天尊则代表的是秦牧高高在上的身份和地位,是一种尊敬。

        秦牧没有否认,这天海太奇妙了,即便他否认也会因为道心上的波动而被天海展现出来。

        “我在担心你与宫天尊接触之后,会被宫天尊说服,背叛我们之间的联盟。”

        秦牧坦然展露心声,道:“玄都之战极为重要,倘若你背叛了我们之间的联盟,便会让我们损伤惨重,是我所无法容忍的。因此,我请开皇出手,重创宫天尊,但是没有料到太素将宫天尊伤势治愈,她还是出现在玄都之中,因此你与她碰面时,我不得不阻拦。”

        阆涴神王侧着脸看着他,肌肤像是温润的羊脂玉,轻声笑道:“牧天尊何时如此不自信了?你觉得我与宫天尊接触,便会投靠宫天尊,投靠十天尊,变成他们的一员,难道你是觉得,自己的魅力不如他们?”

        秦牧脸色微红,脚下道道涟漪如同蝴蝶的翅膀抖来抖去。

        “在我心中,神通立道的牧天尊,是天庭十天尊所不能及的。晓天尊是太初,我造物主一族的大仇家,嫱天妃是太帝,也有着血海深仇。鸿天尊已死,琅、祖、火、虚,气魄太小,自身尚且难保,更何况保我?”

        阆涴神王不紧不慢道:“妍天妃石奇罗,彼此恩怨深重,纠缠不休,是一个烂摊子,她们自己尚且难以分出胜负,我岂能投靠她们?至于宫天尊……”

        她淡淡一笑:“宫天尊一生是失败的一生,借助男人而成事,自己却没有多大的能为。她先借太帝之力,后借太初之力,现在又要借昊天尊之力,却始终蝇营狗苟,没有多大气候。你倘若以为她一席话便可以让我纳头便拜,将造物主的前途命运交给她,便太小觑你自己了,也小觑我阆涴的眼光了。”

        秦牧微笑道:“是我错了。”

        阆涴神王虽然一直处在绝对理智之中,但与她相处却是一件既赏心又悦目的事情,无论与她谈什么,总是一件令人只觉是享受的事。

        “你应该让我与宫天尊碰面,说不定我与她谈一谈,她非但没能说服我,反倒被我说服,也未必没有这个可能。”这女孩笑道。

        秦牧哈哈笑道:“确实有这个可能,是我太患得患失了。”

        阆涴神王听出他话中意思,却没有点明,道:“你解开心结,我也就放心了。当初你我捕获太帝的神识,一分为三,你我和叔钧各得一份,你那份还没有动用罢?”

        秦牧微微一怔。

        阆涴神王看着他的眼眸,道:“我修行之路已经到顶,难有再进一步的可能,太帝神识,你若是没有用处,那么我这次帮你,是否可以从你手中换得那件宝物?”

        秦牧摇头道:“神王,你已经用过一次太帝神识,现在再用,将来你成道更为艰难!太帝之所以不能无敌,不能凭借神识炼成真正的道果,就是因为他靠祭祀之力,强行将自己的神识修为堆到烙印终极虚空的程度。我给你太帝神识,便是害了你。”

        阆涴神王恬静一笑,风姿绰约:“你觉得我还有提升空间吗?我的修为资质修炼到这一步,已经到顶了,对于你和开皇秦业这样的存在来说,前面还有路,但对我来说,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因此,无论什么手段,我都要试一试。”

        她眼眸如星月般皎洁,轻声道:“你的修为实力提升迅猛,开皇也更是惊人,从前我可以与他并驾齐驱,而现在,我已经远非他的对手。将来,你还会赶上我,越我,我对你的用处会越来越低,越来越没有存在感。”

        秦牧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阆涴神王道:“牧天尊,我用百万年的岁月,修炼到这一步,我已经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给我吧。”

        秦牧沉默片刻,嘴角动了动,勉强一笑,取出太帝神识交给她。

        阆涴神王接过那个玉瓶,道:“作为盟友,我不会拖你后腿,你也不要辜负我造物主一族。”

        秦牧郑重点头。

        阆涴神王飘然而去。

        秦牧目送她的身影从虚空中消失,这才收回目光转身回到蓝御田身边。

        蓝御田此时竟在悟道之中,道韵从他身上散开来,天海中一片平静祥和,天道幽幽,玄都中的天道已空,而天海上却有天道再起。

        这是蓝御田引起的天道异象,他此刻天人交感,像是曾经的天公一般神圣庄严。

        秦牧来到他的身边,一时间心中有所感触,竟也不知不觉间陷入入道之中。

        两人一个坐在海面上,一个站在海面上,俯仰之间,天海与玄都似乎融为一体。

        过了不知多久,秦牧从入道中醒来,背负双手抬头看着破败的天空,低声道:“大必笼天海,细不遗草树。岂惟玩景物,亦欲摅心素。这天海道心,是天道之心,也是人道之心。”

        他目光明亮,看向蓝御田,蓝御田已经站起身来。

        秦牧起步向天海外走去。

        “走吧,去十万圣山。咱们来看一看,这披香殿中到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