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四六零章 御天尊与火天尊(第三更!)

第一四六零章 御天尊与火天尊(第三更!)

        祖庭上空,天庭镇压祖庭气运,此时距离玄都之战结束没多久,鸿天尊已死,晓天尊被流放,天庭中只剩下虚天尊镇守。



        然而虚天尊却没有留在天庭中,而是一直站在天海的海面上,凝视海面,海面如镜,倒映玄都中的战况。



        等到玄都之战尘埃落定,虚天尊的目光这才挪开,返回天庭。



        她还未来到天庭,便听得天庭中一片哗然,只见镇守天庭的无数天兵天将四下搜寻盘查,虚天尊上前询问,神官连忙禀告:“大事不好,天庭失窃,来了贼人!”



        虚天尊急忙道:“少了什么东西?”



        “有人闯入玉京城,进入后宫盗宝!”



        虚天尊听到这里,心中一凛:“难道是牧天尊前来偷天帝蛋壳了?”



        那神官继续道:“……偷走了一座神殿!我们适才巡逻,发现披香殿不翼而飞!”



        虚天尊听到不是秦牧来偷天帝蛋壳,这才舒了口气,突然听到披香殿被盗,心中不由又是一紧,心道:“披香殿被盗!这披香殿据说是镇压着许多了不起神魔的魂魄的地方,昊天尊他们对这座大殿讳莫如深,里面镇压的东西也不曾对我提及过,只是让我帮忙添加封印。火天尊还用这座大殿收走了南帝的魂魄,让牧天尊无法复活南帝,破了他万劫不灭大法师的名头。难道是牧天尊偷走的?”



        她又有些狐疑,秦牧参与玄都之战,即便速度如何之快也不可能这么快便跑到天庭盗取宝物。



        更何况秦牧若是前来盗宝,那么一定是前往天帝太初的诞生祭坛那里盗宝,把太初蛋壳盗走。



        而这个贼人放着天帝蛋壳不取,却盗走了披香殿,着实有些古怪。



        她并不知道玄都与元界之间还有天阴界这条捷径,倘若通过天阴界,便可以从玄都快速赶回元界,再从元界的灵能对迁桥出发,便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来到祖庭天庭。



        披香殿与她的干系不大,虚天尊倒没有紧张,勒令神捕营严加搜查,道:“披香殿极为庞大,突然间消失,便被你们察觉,那么他一定来不及离开,肯定是借变化之道隐藏在天庭中。只要没有离开天庭,便不虑他逃脱。我这里有招魂镜,任由他如何变化,用我这镜子一照,便可以让他现出原形!”



        神捕营得了招魂镜,四下搜寻盘查。



        虚天尊坐镇下来,心道:“他们留在玄都中分割利益,却没有我的一份儿……是了,天庭闹贼,盗走披香殿,那么我何不也做一次贼?”



        她鬼使神差悄然向后宫走去,直奔天帝诞生的那座祭坛而来。



        “这太初蛋壳被我得手之后,便可以推脱说是被盗走披香殿的贼人盗了去,此等宝物到手,也不逊于玄都的利益了!”



        她前去盗取另一半太初蛋壳,待来到天帝诞生祭坛,虚天尊向那里看去,突然手足冰凉,之间那座祭坛上也空空如也!



        另一半太初蛋壳,竟也不翼而飞!



        “何人胆敢盗我宝物!”虚天尊勃然大怒。



        天庭中,有一人不断变化,时而化作鸟兽,时而化作虫鱼,墙角一蹲便是一株嫩草,花园一站便是一株花树,一路千变万化,向天庭外而去。



        神捕营将招魂镜催动,四下照耀,突然只见这面镜子失控,呼的一声漂浮在天空中,镜光大放,光芒笼罩范围极广,嗡的一声将玉京城统统笼罩在镜光中!



        虚天尊杀气腾腾,站在招魂镜上方,看着镜面,查看玉京城中的景象。



        但凡有人施展变化之术,被她这镜光一照,悉数嘭的一声化作原形!



        这天庭中有不少神魔是异类成神,妖修魔修很多,平日里相貌狰狞,便变化得好看一些,此刻被这镜子照了照,纷纷现出真身,玉京城中当真是妖魔鬼怪横行!



        而天帝后宫中多得是俊美妃子、宫女,有的在洗澡沐浴,有的春宫寂寞幽会天神行苟且之事,被镜光一照,也顿时鸡飞狗跳,乱作一团。



        虚天尊额头冒出冷汗,这天庭平日里神圣万方,庄严无比,但被她这么一照,各种阴暗都冒了出来,难以收拾。



        这里乱象太多,即便是她也一时间无法分辨出哪个才是盗取天帝蛋壳和披香殿的贼人。



        而在此时,一个少年已经跳入天河,化作一头大鲲悠然自在的潜入水中,向天庭外游去。



        来到南天门时,大鲲纵身一跃,从南天门上一跃而过,镇守南天门的神人抬头看到这一幕,都喝了声彩。



        大鲲落入天河中,溅起巨大的水花,待沉入水中又化作一条鱼龙,潜踪而去。



        这一游不知多远,鱼龙化作一头天河巨蟹,一路横行,爬上河岸,巨蟹抖了抖身上的水,化作一个少年,长长舒了口气,取出一座神殿看了看,露出喜色,急忙又收入饕餮袋中,急匆匆向前赶去。



        这少年速度极快,浮光掠影,远离天庭,打算沿着天河逆行,奔往天海。



        天河起于天海,待他来到中途,突然只觉天空渐渐变得炎热起来。



        他急忙抬头看去,只见一尊高大巍峨的天尊站在前方,脑后道火如轮,脸色似悲似喜,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火?”



        那少年的目光与火天尊的目光相逢,微微一怔,随即展颜笑道:“火天尊,是你吗?”



        火天尊眼角肌肉乱跳,怔怔的看着这个少年,声音沙哑道:“御天尊,大哥,你真的活了过来。”



        他的身体不由缩小,又仿佛变成了瑶池上的那个火天尊,呆呆的看着面前那个让他仰慕的兄长。



        那少年正是蓝御田,见到他不由精神大振,目光温润,风华绝代,笑道:“我回来了。火天尊,我盗来了我的残魂,从前的那个我又回来了!”



        他意气风发,笑道:“没想到咱们时隔百万年还可以重逢!这世间,还是半神当道,半神当道与古神当道,有何区别?我们人族,还是他们的食粮而已!”



        他目光热切,似乎又重现当年瑶池上那位御天尊的强大感染力,他的气度也是如此卓尔不群,却又给人一种亲近之感,是天生的领袖的气质!



        “火天尊,我需要你!”



        蓝御田伸出手来,言辞切切,真诚无比:“来吧,咱们一起干!为了人族,一起推翻这个腐朽的世界!”



        火天尊却没有伸出手,眼中熊熊的火光渐渐黯淡下来,轻声道:“蓝大哥,我从前最敬重的人便是你,你是我人族的领袖,所有天尊的大哥,你做领袖,没有人不服你。我们都愿意跟着你,随着你一起拼杀,甚至不惜性命。”



        蓝御田伸出的手没有收回,依旧殷切的等待着他的回应。



        火天尊哽咽道:“你死的时候,我曾经发过毒誓一定要为你报仇,一定要让杀你的凶手血债血偿!不过大哥,你的理想太虚了,太飘渺了,太理想主义了!你想要做到的,永远也不可能实现!你只会被人杀死!”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脑后旋转的火焰轮转动速度越来越快,掀起滔滔的天河之水,让水汽蒸发,化作浓浓的雾气弥漫天河。



        蓝御田微微蹙眉,道:“火,只要你我同心协力,只要我们人族同心协力,便没有什么办不到……”



        “不!办不到!”



        火天尊大声道:“人族天生便不如其他种族,永远也不可能站起来!人族不能靠自己的力量,人族只能依靠半神,依附半神,才有可能在这个残忍的世界上存活下来!”



        “只有我的路,才是正确的路!现在的人族,比你做领袖时的人族,过得好了无数倍!不要再反抗天庭了!”



        他的神态近乎癫狂,几乎是向蓝御田吼道:“别再拿着你的理想陷害人族了!你只会再一次被杀掉!人族也会因为你,因为你这样的人,而再一次陷入灾难之中!”



        他紧紧握住拳头,厉声道:“力量,这个世界的真理,这个世界的大道,只有力量!人族没有力量,所以要依附于力量!”



        “你变了。”蓝御田面色平静道。



        “我没有变!”



        火天尊咆哮一句,但是又渐渐的平静下来,嘿嘿笑道:“我从来没有变过,我只是学得更聪明了。兄长,你是我最敬重的人,放弃你的理想吧,到我身边来,我会好好保护你。将来我也会手刃你的仇人。”



        蓝御田迈开脚步,从他身边走过,摇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火天尊,从今日起,你不必称呼我为兄长了,我的仇你也无需替我报……”



        一只手掌从他的后心穿入,胸前穿出,手掌五指紧紧扣住他的心脏。



        这只手在颤抖,他身后的火天尊也在颤抖,蓝御田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回头看到火天尊的脸上都是泪水,随即泪水与天河的水雾一起被他身上的热力蒸发。



        “兄长,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对不对?你为什么还要活过来?你死了不是挺好吗?”



        火天尊贴在蓝御田的耳边,呼呼喘着粗气,面孔扭曲,嘿嘿笑道:“你死了,你在我心中便还是那个完美无缺的兄长,完美无缺的大哥,你活过来,只会让我很为难,让我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你还是死吧,你还是化作灰烬,还是保持着你完美的形象留在我的心里……”



        他的手掌渐渐发力,捏碎了蓝御田的心脏,道火开始吞噬蓝御田的身躯。



        “你应该理解我,你一定理解我对不对?”



        火天尊面孔更加扭曲,变形,呼呼喘着粗气,嘿嘿笑道:“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我一定会的,你在天有灵的话……不对,牧天尊会再度为你招魂,不能让你在天有灵!”



        他在蓝御田的尸体上翻找:“披香殿呢?快把披香殿拿出来!把你封印在披香殿里,这样他便无法复活你了,披香殿……”



        他从燃烧的饕餮袋中寻到了披香殿,披香殿正在燃烧之中。



        火天尊怔了怔,披香殿是集合最为强大的神之力形成的最强封印的大殿,根本不可能被他的道火点燃。



        他看向蓝御田的尸体,尸体的血肉被烧成灰烬,然而灰烬也散去了,什么也没有留下。



        “神识幻境!”



        火天尊脸上肌肉乱跳,呼,火风吹拂,将天河上的迷雾吹开。



        这时,他看到远处的河面上,蓝御田站在那里,蓝御田的身边是秦牧,秦牧的身边是阆神王。



        天河上,风在呼啸,但久久没有人说话。



        阆神王打破沉默,轻声道:“牧天尊,你要求我办的事情,我办到了。你还满意吗?”



        “非常满意。”



        秦牧不咸不淡道:“我可以死心了。御天尊,你呢?”



        蓝御田摇头道:“哥,这里没有御天尊。”



        投票结果已经出来啦,一千多人投票,八百多人选择四更,每更两千字,二百多人选择两更,那么,今后牧神记就四更八千字吧!今天三章,已经更新九千字!



        兄弟们还有月票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