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四三五章 帝译月之父(第二更)

第一四三五章 帝译月之父(第二更)

        天方是四十九天道中的第十一天道,天方城便是玄都的四十九神城之一,那里聚集了庞大的力量,天道气息最为浓烈。



        等到他们赶到天方城时,只见天道加持整座神城,在神城的上方浓郁得形成了实质,不计其数的太阳守、月亮守和星君聚集在这里。



        神城被万千太阳月亮和星辰星斗拱卫,像是漂浮在一座浩瀚星系的中心,光芒璀璨耀眼,目光几乎无法直视!



        此时,天方城正在被祖神王麾下的大日星君丹凤来率领祖神王的大军围攻,无数金乌拖动一颗颗太阳,太阳中飞出数不清的火鸦军,攻打天方城。



        然而面对天方城天垒般的布置,丹凤来根本无法攻入其中。



        丹凤来曾经负责在玄都绘测天道绘测天公,但是天公纵容地母元君,将天庭留在玄都的势力一扫而空,他麾下亲卫几百万神魔统统死在地母元君之手,现在他所掌握的军队是新凑起来的军队,从诸天万界中征调的金乌神族,比不上他原来的亲卫。



        他乃是帝座境界的存在,身先士卒,冲杀上前。



        秦牧等人到来时,正值战事最激烈之时,眼看丹凤来便要杀入神城,突然城中天道震动,一尊尊太阳守月亮守和星君齐声爆喝,法力相连,天空中天道凝聚,化作一口天印轰然盖落!



        天印尚未完全落下,丹凤来便眼角剧烈跳动,身体顿时如同被天道锁链锁住一般,动弹不得,无边的压力从上方镇压而下,天印还未来到他的头顶,他的骨骼便噼里啪啦作响,肌肤炸开,神血蒸腾!



        丹凤来唳啸连连,突然摇身一晃化作一只火凤凰,三座天宫冲天而起,他的元神法力全开,拖动一颗颗炼就的神阳迎上天印,九颗神阳若九星连珠连续轰在天印上,剧烈的爆炸将天印托了托,随即火凤凰振翅而走。



        轰隆!



        天印碾碎九颗神阳,轰然落下,战场中顿时残肢断臂翻飞,丹凤来麾下无数神兵神将肉身元神支离破碎,数不清的肢体飞舞,随即被炽热的飓风吹得化作灰烬!



        这股恐怖的冲击波冲到秦牧等人身前,将他们冲击得身形不稳,楼船也无法接近天方城。



        天印形成的冲击过后,突然一口天井从战场浮现,天井与寻常所见的井不同,这口井上方连天,下方及地,井身如同龙躯。



        天井一出现在战场中,整口井像是吞噬一切的魔怪,将丹凤来的大军吸气,数不清的神兵神将在空中手舞足蹈,想要抓住什么,但却什么也抓不住,被纷纷吸入井中,化作飞灰。



        “天道之威,未免太强了吧?”田蜀喃喃道。



        丹凤来吃了败仗,立刻鸣金,招呼着残兵败将疯狂撤退,天方城中无数身躯雄壮的太阳守杀出,衔尾追杀。



        秦牧在战场外稍后片刻,随即快船启动,驶向天方城。



        天方城中的守军感受到他们身上传来的天道气息,没有阻拦,打开城门由他们进城。



        刚刚到了城里,便听有人叫道:“射小人,射小人!”



        秦牧循声看去,只见那些顽童应该是玄都太阳守月亮守的孩子,背着弓箭,正在对着几个草人射箭。



        那几个草人其中一个是祖神王,另一个是火天尊,还有一个便是秦牧。



        其中一个孩童连射几箭,欢呼道:“我射中秦牧秦小人了!”



        “我也射中了!”



        其他几个没有射中秦牧草人的孩童上前,对着草人连唾几口。



        秦牧默然,摸了摸脸上的黑巾。



        屠夫来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沉声道:“并非是所有人都能明白你的所作所为。”



        “我知道,孩子而已,我怕什么?”



        秦牧嗤笑一声,迈步向城中走去:“我背负的骂名还少吗?不在乎这一点。”



        屠夫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跟上他的脚步。



        田蜀扯开黑巾,道:“镇守天方城的玄都领袖,我可能认识。他多半是帝译月的父亲帝清,据说是天公的后代。当年开皇时代,他是元界的太阳守,奉天公之名下界帮助开皇,后来帝译月诞生,展露出惊人的资质,他将帝译月托付给开皇。你们一个是牧天尊,两个是天庭灵秀军,还有一个是牧天尊的老师,都不便露面。我与他有旧,随我去见他。”



        众人称是,跟上他的脚步。



        “听说帝清与帝译月的关系并不好。”洛无双突然道。



        田蜀道:“旧事了。帝译月的娘是人族,帝清是神族,有着天公血脉,她娘怀孕之后便被帝清抛弃了,后来生下帝译月,娘俩相依为命,但她娘命苦,一身病痛,死了。帝译月无意中遇到帝清,帝清认出是自己的孩子,这才收留她,又觉得与人族的孩子是自己的污点,所以送给了开皇。原本是打算给开皇做童养媳的……”



        他是开皇麾下的天王之一,来寻帝清,顿时引起一番轰动,他的到来,代表着开皇的态度,帝清急忙率领天方城的诸多守将来见。



        “开皇见识到帝译月的资质后,惊为天人,于是送她去各地求学。帝译月因此对帝清恨之入骨,见到他从来不说话,后来开皇劫爆发,帝清直接抛弃开皇走了,更让帝译月不齿……”



        田蜀看到帝清等人迎来,连忙住口不谈,哈哈大笑道:“帝清老哥,多久不见了!”



        帝清身材魁梧,白发银眼,颇有天公的异象,哈哈笑道:“开皇没有忘记往日的情分,命你前来,我便放心了!”



        两人用力抱了抱,帝清笑道:“而今天道昌隆,守护玄都,即便你不来,天庭也奈何不得玄都分毫!你来了也好,可以分点功劳给你!”说罢,又哈哈大笑起来。



        秦牧等人各自皱眉,没有说话。



        田蜀面色一整,沉声道:“我在路上看到四帝神器被运送过来,除了四帝神器,还有神器御天尊、道火祖地,天方城根本扛不住!而且,十天尊也赶来六位,天方城在天尊的面前,如同鸡子,一碰既破!”



        “妖言耸听。”



        帝清摇头道:“田蜀,你是来助阵的还是来妖言惑众的?我这天方城有天道加持,牢不可破,十天尊来攻也无法破开这座天道神城!你我有旧,我不追究。我女儿来了吗?”



        田蜀摇头。



        帝清冷笑道:“也是个无情无义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