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四一二章 法度之刀

第一四一二章 法度之刀

        “马马虎虎。”



        秦牧刚刚谦逊一句,便被屠夫在脑袋上敲了一记,只得道:“我上次以刀入道,参悟出一招叩关南天门,之后便再无动静了。”



        屠夫冷冷的瞥他一眼,秦牧顿时像是被砍了一刀,矮了一截。



        “你的刀道没有进境,那么剑道也同样没有进境罢?”



        屠夫冷笑道:“医道,画道,佛道,阵道,盗之道,铸造之道,统统没有进境,对不对?”



        秦牧由衷佩服,赞道:“屠爷爷法眼无双,一眼便看出我的困境!”



        屠夫作势要打,秦牧连忙道:“不过我在神通上已经参悟出二十六重天!”



        “你是从先天之道参悟出来的罢?”



        屠夫忍住揍他的冲动,道:“先天之道,有古往今来的不知多少精英在上面用功,天庭十天尊,道门,都是刻苦钻研先天之道,解析古神大道。你只需要学来,便可以用,然后融会贯通,便可以入道。即便是祖庭,你也是可以参悟出许多神通道法来。但是你为何没有参悟出更深层次的刀道剑道画道?”



        秦牧思索片刻,道:“因为刀道剑道都是后天,需要无中生有,需要自悟,需要自己摸索整理。”



        “这就是即便参悟古神大道,也无法在刀剑书画上更进一步的原因所在。”



        屠夫道:“牧儿,你离开俗世太久了。后天之道,起于世俗红尘之中,你自从上天庭之后,朝堂之上面对的巍巍诸神,朝堂之下面对的是诸天神圣,与你勾心斗角的是十天尊。你在俗世中可以在短短几年参悟出你的剑道三重天,但是你到了天庭,便再无进境。牧儿,你离后天之道,已经很远了,我现在不敢肯定,你是否还能保持当年的那个大墟少年的初心了。”



        秦牧眉头挑了挑:“我道心稳固,不可能忘记初心。”



        “果真?”



        屠夫拔刀,打算把刀抛给他,想了想又止住了,从画舫的船帮上掰下来一块三尺长断的铁片子,塞到他的手中,道:“你封印所有修为,天宫,神藏,一并封印了,变回凡人。我带你去见你的初心。”



        “用不着这么麻烦。”



        秦牧低喝一声,关闭灵胎神藏,连同元神也一起封印在神藏之中。



        屠夫瞥他一眼,道:“你还有肉身未曾封印。”



        秦牧十指翻飞,连连点在自己的肉身各处,将肉身百窍也悉数封印,顿时只觉肉身沉重,体内半点元气也没有。



        屠夫跃出画舫,沉声道:“带着你的刀,跟上我。”



        秦牧纵身跳出画舫,咚的一声沉入江底,过了片刻,他才从江面上浮出,迈开脚步撒腿狂奔,终于找寻到当年在涌江江面上踏波而行的感觉。



        不久后,他们来到江岸上,秦牧正欲催动元气排干身上的江水,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元气可以动用。



        屠夫不紧不慢前行,秦牧接近所能跟上他,渐渐地他又感应到风的流动,身形越来越轻,突然纵身跃到空中,脚踩风尖儿而行。



        屠夫来到一座不大的城市,秦牧四下张望,这里应该是江陵的一座新城,他记忆中没有这座城市。



        近些年,延康日新月异,各地都有新城出现,秦牧倘若三五年不回延康京城,也会摸迷路。



        “牧儿,这城中有一恶霸,你去提刀杀了他。”屠夫突然道。



        秦牧微微皱眉,道:“屠爷爷,国有国法,既然是恶霸,那么让官府来查办便是。我作为延康国师,岂能擅自杀人?”



        屠夫眉头挑了挑,睥睨他一眼,冷笑道:“你初心变了。当年在镶龙城,一怒提刀出禁,将傅岳庭一刀劈开的那个秦牧,哪里去了?国法国法,倘若国法真的无所不能,那么何来恶霸?”



        秦牧摇头道:“这是匹夫之勇。大墟中没有国法,因此以刀除之,但延康是有法制……”



        “刀道,就是匹夫之勇!”



        屠夫怒喝道:“遇不平,一刀平之!去年江陵要建新城,有恶霸手眼通天,兼并土地,此处原本是一村庄,村中有人口一百二十四口。恶霸强买土地,迫使村民搬迁,有不从者,死六人,伤四十九人。你说国法,这里的村民前往江陵去告官,那恶霸就坐在衙门里,拍案喝问何人状告本官!国法何在?那些告他的村民,又被杖毙两人,国法何在?你的国法,可照顾不到这里!”



        秦牧皱眉,道:“江陵府衙,为何纵容恶霸为祸?”



        “牧天尊,你离天太近,离地太远,已经失去初心了!”



        屠夫冷笑道:“你的血冷了,刀钝了。你站得太高,已经看不到凡间阴暗的角落里还有着黑暗和龌蹉。你居庙堂之高,高屋建瓴,把握天下大势,却看不到升斗小民。倘若是从前的秦牧,该怎么做?”



        秦牧抖了抖手中的三尺铁片,迈步向城中走去,一身气血往上涌,沉声道:“我还可以唤醒自己的热血。这恶霸是谁?”



        屠夫迈步走在他的身后:“卫墉之子,卫清河。”



        秦牧停下脚步,侧头看来。



        屠夫冷笑道:“怎么了牧天尊?卫墉之子让你却步了?你的刀已经锈迹斑斑,你已经与十天尊一般无二,你常年飘在天上,不接触地气,不接触凡间,你钝了。你已经不配再用刀了。滚吧,回你的天庭,做你的天尊去!”



        秦牧热血上涌,杀气冲天,手握三尺铁片,大步走向城中闹市。



        “哪个是卫清河?”他拦下一人,问道。



        “连卫清河你也不知?”



        那人笑道:“那可是鼎鼎有名的江陵新城的卫天尊卫太爷!你往前走,正在揽雀台上听曲儿的红袍青年便是。”



        秦牧走上前去,耳听得声乐悦耳,只见玉宇琼楼间有歌女做歌,舞女作舞,乐女弹奏丝竹。秦牧仰头看去,高台上一男子身着大红袍,左拥右抱,四周多有神通者与他一起嬉闹,笑声震天。



        秦牧走上前去,迈步登楼,楼下有神通者阻拦,道:“太爷在楼上听曲,已经把揽雀台包圆了,请回。”



        秦牧近身一靠,肩头肌肉一弹,轰隆一声大响,那神通者倒跌飞出,将揽雀台撞出一个大洞。



        楼上传来呵斥声,许多神通者探头下来,秦牧屈指连弹,一个个神通者被他指风弹得向上飞起,嘭嘭撞穿楼宇。



        秦牧迈步上楼,忽听剑声响起,随手以铁片轻轻一点,那神通者的飞剑无比锋利,而他手中的不过是凡铁碾压成的铁片,但是点在那飞剑上,飞剑顿时爆碎,而铁片却安然无恙。



        他并没有动用任何修为,动用的只是最简单的术。



        术,法,道。



        这三者是神通者学习进步的步骤,先学术,剑术,道术,刀术,阵术,医术,术学到极致再学法,剑法,道法,刀法,阵法,医法。



        法大成,方可悟道。



        道不能学,只能参悟。



        秦牧用的是残老村所传的最简单的刀术,而对方施展的却是精妙的剑法,是延康所传的经典剑术,其中甚至还有江白圭和秦牧开创的几招剑法的影子。



        但秦牧却已经到了大巧不工的程度,虽然是最简单的刀术,破对方的精妙剑法却简单无比。



        他登上楼台,迎面数十道剑光袭来,与卫清河一起的那些男子纷纷暴起,喝骂不绝,御剑向他杀去,所用的都是延康最为精妙的剑法。



        在秦牧当年,这些剑法世间罕见,甚至可以说是镇教级的剑法都不为过,然而现在,却人人都可以学得。



        秦牧手持铁片,轻挑慢点,只听啪啪的炸裂声传来,他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去,身前身后四周都是炸开的飞剑。



        突然,一道神光袭面而来,那红袍男子卫清河突然催动一口神剑,直指秦牧面门!



        秦牧提起铁片迎风一斩,叮,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



        卫清河露出喜色,跳起来叫道:“你这贱民收买的破落户,竟敢刺杀我,却不知道我爹是谁!我爹疼我,早就赐给我护身的神剑……”



        秦牧手中的铁片没有一丝豁口,而那口神剑却突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随即啪的一声炸开,碎了一地!



        卫清河惊骇欲绝,秦牧走上前去,问道:“卫墉之子,卫清河?”



        卫清河连忙道:“兄弟,你还年轻,不要胡来……”



        秦牧手中铁片迸发出艳艳惊绝的刀光,手起刀落,卫清河左肩头到右肋下浮现出一道血痕,接着上半身斜斜滑落。



        楼台上一片哗然,歌女舞女乐女四散而逃,卫清河的随从们纷纷腾空而起,尖声叫道:“快去禀告卫大老爷,公子被人杀了!”



        秦牧抖了抖铁片上的血迹,大马金刀坐下,为自己斟了杯酒,静静等候。



        屠夫露出欣赏之色,道:“你又回来了,我感觉到那个从大墟残老村走出的少年秦牧,又回来了!牧儿,你不走吗?那卫墉是你幼年时的好友,你们交情深厚,你杀他儿子,难道不怕见他?”



        “杀一个卫清河,根本没有用!”



        秦牧面无表情,道:“我请卫墉喝酒,鉴赏我的法度之刀。”



        屠夫侧头:“麻烦。”



        他也径自坐下,自顾自的斟酒饮酒,后来嫌用酒杯喝太麻烦,索性扔了酒壶的盖子,对着酒壶痛饮。



        远处的江陵城,神光飞逝,神威滔天,飞速向这边疾驰而来。



        一尊大胖神人从天而降,落在揽雀台上,震得这座楼宇晃抖不休,那大胖神人威风凛凛,喝道:“何人杀我爱子?”



        就在此时,又有三五道神光从天而降,落地露出几位神人的身形,纷纷踏前一步,喝道:“哪里来的蟊贼,胆敢逞凶杀人?”



        “杀害朝廷命官,无需审问,直接就地正法!”



        那大胖神人却看着坐在自己儿子尸体后面的那个少年,不由得身体颤抖,脸上的肥肉也跟着抖动起来。



        那几尊神人正欲上前,突然卫墉双臂一展,将那几人挡下,那几人不解,以为他要亲自动手为儿子报仇雪恨,于是退到一旁。



        卫墉大步上前,张口道:“秦兄弟……”



        “卫兄,还是叫我国师吧。”



        秦牧抬手,不咸不淡道:“你儿子,我杀的。你我是多年交情,当年我走出大墟,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便是你,你我乘船渡金江,一起前往京城考取功名,路上遇到驭龙门叛变,几经厮杀,可谓是过命交情。我杀了你儿子,心中很是愧疚,于是斟了一杯酒等你,向你赔罪。”



        卫墉大哭:“你教训他便是,为何把他杀了?你的酒,我不喝!”



        “喝不喝由你。”



        秦牧站起身来,沉声道:“这世间多有不平之事,我可以逞匹夫之勇,仗刀而行,取令郎首级,让他血溅五步。我是国师,有这个能力,然则平民百姓只能任由令郎欺压欺诈,让我悟到匹夫之勇,匹夫之刀,只有一时之快,不能平天下,不能治天下。所以我悟到一招法度之刀,请卫兄指点!”



        他手中铁片一起,刀光满楼,法度森严,国法道道,如同天公手中的玄都天纲,如同土伯手中的幽都锁链,摄人心魂,扬天地正气,灭邪佞威风!



        “延康要以法度立国,有法必依,不讲人情!”



        一招罢了,秦牧挥手掷出铁片,插在卫墉面前,迈步从他身边走过:“你教子不严,纵子为祸相邻,自己上禀皇帝,官削三品,罚俸十年。倘若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我用法度之刀斩你。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