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四一零章 上苍虚公子,卓绝时无双

第一四一零章 上苍虚公子,卓绝时无双

        虚生花一路不做停留,直奔妍天妃的领地,他道心坚定,心无旁骛,虽然太极元液的诱惑极大,但他也未曾尝一口。

        秦牧尽管时常夸赞自己的道心强大,然而性情跳脱,时常会突然间冒出一个想法便忍不住要动手。但虚生花不同。

        上苍虚公子,卓绝时无双。

        他比秦牧更加沉稳,内敛,同时又谦虚谨慎,有着秦牧所不曾具备的优点。

        他的想法虽然没有秦牧那么多,那么古灵精怪,但是在聪慧上,秦牧甘拜下风。不过成也如此,败也如此,他正是因为太沉稳内敛谦虚谨慎,因此在开拓性上比秦牧有着很大的不足。

        但那是在他没有对手的情况下,倘若虚生花棋逢对手,遇到了道友和强敌时,他又会被激极为强大的创造力,比如涌江神藏就是他在与秦牧打赌之后所开辟的。

        涌江神藏又叫天河神藏,虚生花在不知道涌江就是天河的情况下,硬生生在秦牧之前开辟出这座神藏,单单此举,都足以位列天尊。

        他的另一个成就是在神藏中种下先天建木,以术数之美,勾连七大神藏,将七大神藏统一,变成一个。这也是一份天尊级的成就。

        有了对手和道友的虚生花,灼灼其华,光彩夺目。

        只是因为他太谦虚内敛,他的名头远不如秦牧,也不如延丰帝和前国师江白圭。

        虚生花一路来到妍天妃的领地,突然又是一股剧烈的震荡传来,天庭的第三座大灵能对迁桥建成通桥,光芒冲天而起,照耀夜空。

        现在是夜晚,虚生花张望一眼,来到妍天妃领地的神城中休息一晚,等到日上三竿,这才进入太始矿脉的门户,献上牧天尊拜帖,求见妍天妃。

        ——当然,秦牧并没有给他什么拜帖,所谓的牧天尊拜帖是虚生花昨夜里提笔写的。

        过了片刻,琇红苏迎来,只见一位令人怦然心动的俏公子立在门户外,静静地站在那里,令人只觉岁月美好。

        琇红苏不知不觉心跳快了两拍,上前见礼,道:“使者如何称呼?”

        “延康上苍神宗虚生花,奉牧天尊之命,前来拜会。”虚生花还礼,礼节的一举一动,都完美得令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琇红苏不觉心醉神迷,对他不由抱有很深的好感,道:“娘娘已经知道了,请虚公子前去。”这话出口,她才心中一惊。

        她作为帝座境界的存在,妍天妃栽培的大弟子,位高权重,竟然不自觉的把自己的身段放低,称呼虚生花为虚公子!

        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虚生花是元界小国延康的一个宗派的人,又是被牧天尊派来的,论身份地位自然是万万比不上自己,然而自己竟然放低了姿态,这是被男色诱惑了吗?

        虚生花目光落在她的眼眸上,露出疑惑之色,琇红苏被他看得心醉,突然醒悟过来:“他是问我为何还不去见天妃娘娘,并非是目送秋波。他彬彬有礼,虽然心有疑惑却没有直接询问,不像牧天尊那等粗鲁汉子……”

        她在前方引路,话不知不觉多了起来,与这等俊美男子说话,总是一件令人惬意的事情。

        虚生花是个很好的听众,总是含笑听着她,偶尔才回上一两句,但一两句话,已经让琇红苏很是开心了。

        妍天妃的别宫到了,突然琇红苏醒悟过来:“糟了!天妃娘娘喜欢年轻俊美的男子,若是她见到了虚公子,只怕连小七也会失宠。小七的气质比他逊色太多……”

        但是已经到了殿前,现在也不能离开了。

        殿内传来妍天妃的声音:“红苏,请使者进来。”

        虚生花面带笑容,向殿内走去,神识波动,向琇红苏传音道:“我此来的目的,是通过天妃娘娘,求见太极古神。还请姑娘通报太极古神一声。”

        琇红苏微微一怔,心领神会,引领着他走入别宫之中。

        殿内,妍天妃坐在宝座上,怀抱着白猫,低头看着这头白猫,纤纤玉手从猫儿的后脑滑下,滑到后背,又滑到尾巴上。

        她看猫看得入神,虽然听到脚步声却没有抬起头来,笑道:“果然如太极古神所料,牧天尊还是将太极元液送了回来。然而牧天尊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他是否能与太极古神化解恩怨,则还要看本宫的心意。本宫若是不许,牧天尊的使者,你根本见不到……”

        她抬头看向虚生花,目光突然呆滞。

        虚生花见礼,虽然风轻云淡,不逾规矩,但自身的气度气质却在他身上形成不尽风流。

        突然,白猫身上的毛炸起,弓起身子对着虚生花出呜呜的威胁声。

        妍天妃起身,把白猫丢在地上,弓着身子侧着脚步来到虚生花身前,尾巴如蛇般抖动,围绕着虚生花迈开脚步转动。

        它像是在看自己的敌人,随时暴起,起致命一击。

        “小七退下,不要惊扰了贵客。”

        妍天妃一声令下,白猫虽然心有不甘,却不得不退。

        “红苏,你也退下吧。”妍天妃挥手笑道。

        琇红苏趁机退下。

        虚生花道:“那么娘娘是许我见太极古神,还是不许?”

        “许还是不许,则还要看使者了。”

        妍天妃靠上前来,笑吟吟道:“使者年轻俊美,不止是生得好看,而且气质不俗,下界竟有你这等人物,真是异数。”

        “娘娘谬赞。”

        虚生花微微欠身,道:“天妃高高在上,承天帝恩泽,臣担心……”

        “担心什么?”

        妍天妃手腕勾住他的脖颈,顺势倒在他的怀里,媚眼如丝,笑道:“他寻其他女人,连我妹妹也不放过,本宫就是要睡尽天下俊美男子报复他!”

        虚生花顺势揽着她的腰肢,两人四目相对,虚生花直视她的眼眸,柔声道:“娘娘报复他之后,可曾感觉到快乐?”

        妍天妃心中一颤,内心柔软的地方被触动,只觉一股苦涩涌上心头。

        “不曾。”

        “我想也是。”

        虚生花依旧看着她的眼眸,柔声道:“娘娘每报复他一次,便会回忆他的背叛一次,便会感受到痛苦一次。娘娘的报复并没有伤害到他,反而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自己。娘娘,你这是何苦?”

        ……

        殿外,琇红苏看着怒气冲天远去的白猫小七,心中微动,连忙将他唤住,心道:“我去禀告太极古神,那么必然会被娘娘查到头上,我与娘娘虽是师徒,实则主奴,我爬到而今的地位不容易,这种冒险的事情,自然是另有人做比较好。”

        她如此这般,对白猫小七说道一番。

        白猫小七大喜,人立起来,向琇红苏拱手作揖,道:“多谢师姐点拨!牧天尊这厮害我,派来一个小白脸来夺我气运,分享娘娘宠爱!我一定不能让他得手!”说罢,匆匆去了。

        过了不久,两位太极古神联袂而来,女古神道:“帝后拦下牧天尊使者,不让使者见我们,只怕是有所图谋!”

        “不必多说,见了使者便知。”

        两人来到别宫前,琇红苏连忙阻挡,道:“两位前辈,容晚辈前去通禀!”

        两位古神岂是她所能挡得住的?径自从她身边走了过去,让琇红苏挡了个空。

        她不禁头皮麻,急忙向那两位古神追去,心中暗暗叫苦:“倘若里面在恩爱,两人衣衫不整,那该如何是好?”

        她与两位太极古神一前一后闯入宫内,琇红苏心中惴惴,急忙抬头看去,不由微微一怔。

        只见妍天妃和虚生花都是高坐云台上,与虚生花有说有笑,不像是快活云雨的样子,反而妍天妃像是把虚生花当成了密友,知心贴己,与他谈笑风生,时不时抬起香帕掩嘴偷笑。

        琇红苏错愕非常,这幅场面是她万万不曾料到的,她原本以为这里必然是旖旎风光,却没想到面对这样出色的男子,妍天妃居然还能以礼相待,与虚生花说着贴心话儿。

        “虚爱卿真的应该常来。”

        妍天妃从云台上起身,笑道:“本宫与你说道一番,心里舒畅了很多,我没有知己知音,难得遇到你这样的贴心朋友,恨不得痛述衷肠。可惜,你是牧天尊的使者,本宫又讨厌牧天尊那等丑男子臭男人。这厮屡屡与我作对……”

        虚生花道:“娘娘若是不嫌弃,臣可以常来。”

        妍天妃大喜,牵着他的手走了下来,道:“有虚爱卿这话本宫便放心了。红苏,今后虚爱卿来见本宫,不得阻拦。”

        琇红苏愈错愕,却不敢露出惊讶之色,低头称是。

        妍天妃走落云台,松开虚生花的手,道:“牧天尊命你来见太极道兄,本宫虽想阻拦,坏他好事,但恐你回去后这臭男人又责罚你,索性成全你罢。红苏,咱们走,让虚爱卿与两位道兄慢慢谈。”

        虚生花躬身谢过。

        妍天妃连忙还礼,与琇红苏一起走出宫殿。

        “真是个妙人儿。”

        妍天妃走出别宫,回头依旧忍不住赞叹一声:“牧天尊身边,竟有如此才德之人,令人羡慕。”

        琇红苏眨眨眼睛,心中古怪:“难道娘娘改了性子?”

        白猫小七一溜烟跑来,妍天妃视而不见,白猫不敢跳入她的怀中撒娇,心中委屈不已:“难道来迟一步?姓虚的那小子,果然很虚,度快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