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四零八章 太极化万道

第一四零八章 太极化万道

        两位太极古神落地,嘴角溢血,刚一出世,便遇到这种情况,让他们负伤,对他们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两位太极古神身上的衣裳一黑一白,一男一女,相貌清奇,男女都是人人身蛇尾。

        古神的样貌千奇百怪,很多古神都是太古时代的造物主对神祇的想象而形成的,这里有历史的因素在其中。

        造物主想象拥有不同大道,掌握不同力量的神祇,他们的模样和形态应该与造物主不同,因此形成朱雀玄武青龙白虎与诸天星宿古神。

        不过那些古神是祭祀神,其他道生古神则是大道形成,如天公、土伯、天阴、帝后娘娘等人,除了土伯之外,长相都还算正常。

        而先天五太,他们的形态就难以理解了。

        太易无形无态,可以化作一切。

        他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

        太素有形而无体,所想即所见,也是一种不可言喻的形态,你想她是什么模样,她便是什么模样。

        天帝太初,他之所以有形有体,则是因为被太帝暗算,让造物主祭祀他,让他有了形体,但同时也限制了太初的力量。

        太极,阴阳生化,大道始起,宇宙从太易的无形无态无气,到太初的先天一炁,到太始的有形无质无体,再到太素的有形有质无体,再到太极,宇宙间的天地大道因为阴阳二气化生,有了天、地、万物,众生。

        太极古神的形态,因此并没有其他四位神圣那么不可思议,但也是相貌奇特,有人之形,有道之态。

        他们的蛇身,便是道的形态的表现。

        石奇罗、嫱天妃以及神器御天尊再度杀来,控制他们的其实只有两人,一个是元姆夫人一个是太帝。

        元姆夫人心知太极古神出世,倘若与帝后联手,那么自己的处境便极为不妙,因此只要有机会,便一定要除掉太极古神。

        太帝则纯粹是与太极古神有仇,唯恐这两位古神向自己报复。

        妍天妃与帝后娘娘则急冲来,她们都是帝后娘娘,无论如何都要保太极古神,她位列十天尊之中,倘若得到太极古神的相助,那么好处实在太大了。

        她的势力将会扶摇直上,一举成为十天尊中第一大势力,同样太极古神助她炼化妹妹元姆夫人,她的实力同样也会扶摇直上,一举修成大天庭!

        到那时,女子来做天帝,未尝不可!

        “天尊虽强,但不识真正的道妙啊。”

        两位太极古神相视一笑,突然身形猛地旋转,整个太极星域突然间随着他们的身躯一起疯狂旋转起来!

        石奇罗、神器御天尊、嫱天妃、帝后等人顿时立脚不住,看向四周,已经难以看到矿区,不仅看不到矿区,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只见他们四周黑沙白沙交汇合流,在他们四周疯狂旋转,无上无下,无天无地!

        “天尊,是普通的生灵,虽然力量凡入圣,但远未达到脱的境地。”

        涌动的狂沙之中传来男声女声重叠的声音,清晰无比传入他们的耳中“阴阳之道你们虽可以领悟,但阴阳之道并非是太极!你们所谓的天地大道,不过都是从太极之道中化生而来!”

        石奇罗等人脸色大变,狂沙之中,一尊无比高大伟岸的身影若隐若现。

        那是一尊天公。

        白眉白须,长须飘动,无数狂沙组成他的身躯,还有无数砂砾变成了环绕他飞行的亿万星辰!

        他的天道气息无比浓烈,让三位天尊都是眼角乱跳。

        “天公,完全体的天公……”

        嫱天妃花容失色,这尊天公给她的感觉不逊于玄都中的天公,实力着实强悍。

        她当机立断控制神器御天尊向这尊天公冲去,而自己的本体立刻破空而去,霎时间隐匿在虚空之中。

        那天公抬手,四十九天道化作四十九件天道之宝,一轰入虚空之中!

        虚空剧烈动荡,嫱天妃被轰飞出来,衣衫不整,脸色惊疑不定。

        神器御天尊冲向天公,但是下一刻便被那天公巨大的拳头轰下,一拳砸得双腿酸软,跪在地上,双手托起天公的拳头。

        “没用的太帝,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

        元姆夫人元神冲入神器御天尊之中,厉声道“滚回来!我的元神,你的神识,还奈何不得他?一起上!”

        她元神冲入神器御天尊体内,法力爆,她的元神法力浩瀚,嫱天妃的神识强大,两人共同将神器御天尊的实力提升到极致!

        神器御天尊怒吼一声,站起身来,将天公的拳头托起。

        天公收拳,另一拳砸下,天道轰鸣,光芒盈霄,照亮星空无数银河!

        神器御天尊不愧是天庭打造的最强武器,脑后一片天庭神光冲天而起,元姆夫人与嫱天妃合璧,将这尊神器的战力强行提升到大天庭圆满的境地,硬撼天道。

        下一刻,天公拳头炸开,化作无数沙尘飞舞。

        另一边,石奇罗攻来,挥舞双莲,归墟双莲落在他的手中,双莲一动,顿时归墟大渊吞吐万物,向天公罩落!

        嫱天妃则鼓荡神识,冲击天公的眉心,乱其神识。

        两大天尊联手,归墟大渊立刻将天公的脑袋吞噬,天公那巨大的躯体顿时被吞下了大半。

        呼——

        无量身躯的天公,竟然被归墟大渊整个吞下!

        嫱天妃看得心惊肉跳,对这归墟大渊有了敬畏之心,然而归墟大渊突然剧烈震荡,只见大渊动荡不休,突然大渊一分为二,变成两座归墟,两口大渊!

        嫱天妃看得呆了,石奇罗也是看得呆了,浑然没有料到这种情况!

        只见另一座归墟大渊中,一个长着两幅面孔的神女手持双莲杀出,一击之下,将神器御天尊打飞出去!

        神器御天尊体内,元姆夫人的元神和嫱天妃的神识几乎被拉出体外,两人心中惊骇万分。

        那尊拥有两张面孔的神女掌握着生与死的力量,端的强横,击飞神器御天尊,下一刻便将石奇罗砸趴在地,莲花一抖,无数花瓣飞出,将嫱天妃团团围住,试图将她炼化吞噬。

        “我的神识之道,是来自太初之道,你克制不了我!”

        嫱天妃唳啸,奋力杀出重重花瓣,与此同时,神器御天尊如同蛮牛般冲来,轰然撞在那双面神女身上,将那神女撞飞,无数神通不要命的轰出,将那神女轰得跌入归墟大渊之中。

        嫱天妃鼓荡神识,冲击归墟,与此同时,石奇罗飞身而起,将双莲塞入神器御天尊手中,神器御天尊重重一刷,将那座归墟大渊打得爆碎!

        帝后娘娘和妍天妃冲至附近,见状反而停下脚步,没有向嫱天妃和石奇罗出手。

        她也很想看一看太极古神的实力到底强横到什么程度。

        归墟大渊爆碎,化作漫天飞沙,飞沙之中,突然传来如牛似虎的嘶吼声,两只九曲十八弯的锋利长角从飞沙中穿出。

        那两条长角之中有熔岩大河围绕着长角流动,从角尖流到一颗乌黑的头颅上。

        那颗巨大的头颅缓缓抬起,越来越高,嫱天妃与石奇罗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他们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跟随着那颗头颅抬起而抬起,渐渐地,他们看到了一尊掌控着幽都六十四大道的土伯,手持冥河长鞭。

        呼——

        长鞭向他们抽来,将冲上前去的神器御天尊一鞭子抽飞。

        神器御天尊如同陀螺般旋转,飞向远处。

        石奇罗出凄厉尖叫,元姆夫人的元神在神器御天尊体内,被那道冥河鞭卷住,魂魄顿时受到难以想象的煎熬,撕心裂肺,痛得难以想象!

        这一鞭,让她的元神几乎被撕裂,急忙从神器御天尊体内逃脱,只见元姆夫人的元神周身燃起熊熊魔火,难以熄灭!

        嫱天妃控制神器御天尊,施展天道神通,以天道克制幽都大道,将她元神魔火熄灭。

        元姆夫人的元神飞一般投入神器御天尊体内,对土伯很是畏惧。

        神器御天尊呼啸冲向土伯,喝道“这次以我为主,我没有元神!我的神识大道,不惧他的太极之道!”

        元姆夫人对土伯心有余悸,立刻退居其次,让嫱天妃控制神器御天尊。

        两人,三个身体,围绕土伯团团厮杀,终于将土伯击碎,突然太极星域的大漠震动,一株元木浮现出来,弥天之高,树下站着地母元君。

        而元木树冠四周,悬浮着诸天万界,散出各色光芒。

        石奇罗和嫱天妃心中绝望,立刻打消继续战斗下去的,飞身便走,逃之夭夭。

        那尊地母元君没有阻拦,很快元木如同飞沙般坍塌,诸天万界也消失不见,大漠的剧烈震荡也平息下来,缓缓恢复平静,依旧是黑沙大漠在一边,白沙大漠在一边。

        两位太极古神的身影出现,气息枯败,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两人相互扶持,向妍天妃走去,苦笑道“我们被红尘俗世侵扰,果然无法将太极之道挥到极致,否则也不至于被他们逼到这种程度,更不会被他们逃走了。”

        妍天妃笑道“两位道兄的实力非同小可,小妹佩服得五体投地。你们这一身本事,放在十天尊之中也是数一数二,两位联手,更是无敌,即便是大天庭大圆满的强者,两位也可以尽情一战!”

        “娘娘谬赞了……”

        两位古神目光一扫,看向自己的原石和蛋壳,不由脸色剧变,异口同声道“我们的蛋壳呢?”

        妍天妃急忙看去,只见七块太极原石还在,但是太极古神破壳而出的那两块蛋壳,却已经不翼而飞!

        妍天妃不由变了脸色,心道“这是什么贼?竟能悄然无息的潜伏到战场之中,这身本事真是偷天换日……但是,这个贼人为何不偷太极神石,反倒把最没用的蛋壳偷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