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三八四章 天行无常(第三更)

第一三八四章 天行无常(第三更)

        “讨伐天公?”

        秦牧心中一惊,天公要死了?

        按照天公自己的估算,想要将他的天道完全解析出来,最低也需要百年的时间,而现在才过了二十余年!

        十天尊为何要这么快便除掉天公?

        “这里面肯定有天公自己推波助澜!”

        秦牧目光闪动,天公和土伯前不久前往十万黑山拜会太易,现在十天尊便将讨伐天公一事搬到天盟会议上,这里面肯定有鸿天尊在默默推动。

        因为鸿天尊就是天公,天公问太易,自己能够摆脱天道的束缚吗?太易对天公说,你会成功。

        想来就是这句话让天公有了信心,因此主动提前自己的死期!

        而其他天尊因为将无忧乡与造物主的势力逼入了彼岸虚空,双方在虚空桥对峙,虚空桥是易守难攻的绝地,天庭一时片刻无法攻入彼岸虚空,但同样彼岸虚空也无法夺回虚空桥,双方陷入僵持。

        无忧乡和造物主的势力已经无法威胁到天庭,所以十天尊才能腾出手来,全心全意对付天公!

        “至于让我背锅,则是给我一次登上十天尊贼船的机会。”

        秦牧脸上挂着笑容,心道:“十天尊除天公,除土伯,除古神三帝,铲除所有的古神,甚至铲除名义上的古神天帝,都需要一个背锅的人。这个背锅的人须得有足够的分量,他们自己是不背的,而我这个天盟的创始人,实力不高,势力不强,正适合背锅。”

        秦牧只有在这次天盟会议上宣布讨伐天公,才能登上他们的贼船,成为分享祖庭和祖庭背面利益的人。

        而且,这些命令是秦牧下达的,于是便有了把柄落在十天尊手中。

        将来秦牧若是不听话,随便一个杀天公土伯的名头,都足以让秦牧以及秦牧的势力死无葬身之地。

        如此一来,秦牧便算是加入了十天尊的阵营,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十天尊没能折服开皇秦天尊,迫使开皇加入他们,但是却可以通过威逼利诱,迫使牧天尊加入他们。

        想要分享利益,可以,但前提条件是必须要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

        “那么……”

        秦牧笑道:“神皇,这次天盟会议上的其他大事呢?”

        琅轩神皇见他依旧淡定从容,也不禁对他的城府很是钦佩,道:“第三件事便是太子铭崖背叛天庭,投靠邪无岐,在幽都为祸,因此要废太子,重立太子。”

        秦牧眉头挑了挑,道:“重立太子?那么这位新太子是昊天尊?”

        琅轩神皇感慨道:“昊天尊虽然一直没有名分,但这些年来他为天庭兢兢业业,又是天帝陛下之子,这次立他为太子也是理所当然。”

        秦牧微笑道:“然而,同样作为私生子,我替神皇不值。”

        琅轩神皇笑道:“牧天尊,你知道许多秘密,但也知道史上有许多人因为知道了许多不该知道的秘密,因此莫名其妙的送命。”

        秦牧哈哈大笑,正色道:“神皇放心,我与昊天尊是生死大敌,或许你我可以联手,一起做点什么。”

        琅轩神皇淡然一笑,起身道:“不打搅盟主歇息了,告退。盟主腿疾不便,不必送了。”说罢,转身向外走去。

        秦牧沉吟片刻,站起身来,面色有些凝重。

        “虽说太易说他会成功,但是天公未免太急切了。我期望他能多拖延百年时间,让延康有充足的时间成长起来,然而他却现在便要跳出天道束缚,摆脱古神之身。”

        他不禁皱眉,天公有些不近人情,这么重要的事也不与他相商一番!

        作为盟友,他没有主动与秦牧互通消息,到头来竟然是琅轩神皇告诉他此事。

        “天公太急了,太迫切了,没有考虑到我,也没有考虑延康。琅轩神皇先前曾经打趣我,说我已经到了老年,还有三十年寿命。嘿嘿,看来不是无的放矢啊!”

        倘若十天尊除掉天公,除掉土伯,诛古神,废天帝,踏平无忧乡,那么下一个便是秦牧了。

        而做好这些事情,满打满算也需要三十年时间。

        琅轩神皇说他只剩下三十年寿命,的确是有所指。

        “天公不可靠!不,是鸿天尊不可靠!这些年来,天公以鸿天尊的面目行走世间,他已经被十天尊同化,成为了像十天尊一样的掌权者!他就算摆脱了古神的束缚,也会变成十天尊中的一员,贪恋权势!”

        他突然有些毛骨悚然,天公的目标是摆脱古神束缚,但同时又要牢牢的抓住权力,让自己成为像其他天尊一样的统治者,就算是王朝更迭,他也不会被取代的统治者!

        “而今的天公因为本体还在,他还不会完全沦为这样的存在,现在的他还是道生古神,站在天道的高度去看人世间纷争。他的分身入世,则是进入人世间纷争,这么长时间,鸿天尊已经被红尘滋扰污染,鸿天尊已经无法站在天公的角度去看人世间的纷争了。”

        他心中生出无比强烈的警觉,倘若天公真身死亡,摆脱了天道的束缚,完全变成鸿天尊,那么鸿天尊便会完全变成十天尊中的一员,成为高高在上的掌权者,而不会成为他的盟友!

        那时的天公,完全入世,沉迷于权势,未必会是秦牧的朋友,更有可能是一个无比恐怖的敌人!

        “不行,我一定要去见天公,陈述利弊!现在的天公,还有着天道之心,他应该会被我劝动,知晓其中利害!鸿天尊有私心,天公没有!”

        他当机立断,立刻走出天尊府:“他们已经不是同一个人,就如南帝与白玉琼一样,就如御天尊与蓝御田一样!”

        现在离天盟会议还有一日时间,他完全可以通过灵能对迁桥前往玄都,去面见天公,让天公回心转意!

        他刚刚走出天尊府,迎面便见大袖飘飘,道骨仙风的白眉白须老者走来,这老者满面荣光,见谁都是笑呵呵的,正是鸿天尊!

        “牧天尊!”

        鸿天尊见礼,笑道:“恭喜牧天尊。当年天尊开创天盟,云、秦、月、凌因为各自缘故而一去不回,牧天尊也一去百万年,今日终于回归,让天盟重回正统。可喜可贺!”

        秦牧还礼,感慨道:“道兄说笑了,这次天盟会议,我不过是被推出来撑门面的,将来说不定还会因此而死。”

        鸿天尊正色道:“此言差矣。牧天尊,这边请,诸位天尊已经在天盟殿中等候了。”

        秦牧不解道:“天盟会议,不是明日吗?”

        “明日是召集所有天盟成员,宣布今日我们的决定。真正决定天下命运的,并非是天盟所有人,其实只是我们这个小圈子而已。”

        鸿天尊笑道:“我们做出决断,他们奉行而已。”

        秦牧无奈,只得跟随他向瑶池走去,鸿天尊大袖飘飘,说不出的洒脱与飘然,不沾染一丝尘埃。

        秦牧与他并驾齐驱,沉默片刻,道:“天行有常,不为牧存,不为晓亡。”

        鸿天尊侧头向他看来,笑道:“这是我点醒牧天尊的一句话,牧天尊为何今日又提起这句话?”

        “前面这句话我明白。”

        秦牧与他的速度都是极快,很快来到瑶台上,放眼看去,只见瑶池如海,汪洋无际,一朵朵巨大的莲花漂浮在海面上如同花朵状的海岛,万千各界主宰徜徉海上,寻朋访友,三五成群,欢声笑语,说不出的自在。

        “这句话说的是天道有着其自己的规律,不会因为牧天尊的贤明而改变,也不会因为晓天尊的残暴而改变。”

        秦牧话锋一转,似笑非笑道:“不过道兄点醒我时,还有后面这句话。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这后面的话,我便不是太懂了。今日难得与道兄同行,我想请教这句话的意思。”

        两人走在海面上,他们二人所过之处,让瑶海顿时轰动,鸿天尊可谓是十天尊之中交游最广的天尊,那些诸天主宰纷纷上前拜见,持弟子之力。

        而鸿天尊竟然认得每一个人,知道他们的名字,知道他们的家庭,甚至认得他们的弟子,让所有人都受宠若惊,如沐春风。

        这种手段,即便是秦牧也不得不佩服!

        十天尊之中,恐怕只有鸿天尊才会对每一个人都了如指掌,还能让对方受宠若惊,绝对自己是鸿天尊器重的人!

        鸿天尊瞥了秦牧一眼,微笑道:“牧天尊会不懂这句话?牧天尊不必妄自菲薄,你不妨说一说自己的见解,我看对是不对。”

        又有诸天主宰带着后辈前来拜见了,鸿天尊还是八面玲珑,让他们感恩戴德,心花怒放。

        “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我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是顺应天公治理天下,则是大吉,天公庇护。”

        秦牧眯着眼睛,淡然道:“不顺应天公,扰乱天道,就是大凶,天公是要杀人的。”

        鸿天尊又看他一眼,笑道:“牧天尊这句话理解错了。顺应天道治理天下大吉,逆天道而行,则是大凶。你我虽然解释的看似差不多,但你将天道理解成天公,那就错了。天公只是天道所生的神祇。”

        秦牧停下脚步,站在海面上,笑道:“说不定天公是这么理解的呢。这句话按照道兄的理解,则是顺天而行,逆天则亡。按照我的理解,则是一种威胁,并没有那么淡然。”

        鸿天尊向前走出两步,也停了下来,背对着他,笑道:“牧天尊,你为何突然说起这种话?我们相处得不是一直很好吗?”

        他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秦牧却突然打了个冷战。

        瑶池上,海风呼啸,阴冷,吹拂两人的衣袂。

        ————通知:春节期间,宅猪也要过年,牧神记恢复从前的更新制度,每天两章,每章三千字保底。节后再恢复四章,每章两千字保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