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三二八章 幕后黑手(第四更)

第一三二八章 幕后黑手(第四更)

        万道一统?

        宫内所有人都是心神大震,晓天尊就是天帝太初的转世身,他的图谋极大,在他的天帝真身死之前,他便已经分魂转世,化作一个名叫晓未苏的人族年轻俊杰,拜云天尊为师。

        后来,他继承云天尊的衣钵,成为人族领袖,而那时正是龙汉时代的后期。

        这说明,天帝太初在龙汉时代的后期便已经意识到后天之道将要崛起,因此未雨绸缪,早早分出一魂化作晓未苏开始布局!

        而后天之道真正开始崛起的时候并非是之后的赤明时代和上皇时代,在上皇时代的末期,后天之道开始萌芽,真正发展起来则是在开皇时代和延康时代,变得昌盛。

        这里面,樵夫圣人闻天阁功莫大焉。

        也即是说,天帝太初看到四五十万年之后的景象,因此才能提前布局!

        “太初天帝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十天尊,没有一个善茬!”众人心中默默道。

        有魏随风和云渐离帮忙,晓天尊这一剑中蕴藏的道纹很快被整理出来,魏随风博学,涉猎广,从樵夫圣人那里学到的后天之道最多,晓天尊功法中的后天之道都难不倒他。

        云渐离则是紫霄碧落功的正统传人,两人配合,相得益彰。

        两人整理出来之后,丝毫没有离开的打算,眼巴巴的看着秦牧、药师和月天尊,打算看他们如何疗伤。

        秦牧正在用神识检查月天尊的元神中的道伤,头也不抬道:“待我们治病时,留下这些道伤的那五位天尊都会被惊动,不知谁会对这里下手。”

        魏随风和云渐离脸色大变,魏随风长揖到地,朗声道:“天尊,我们是被天尊从闻道院掳来的,闻道院里还有些活儿没有干完,恳请天尊送我们回去!”

        “义之所在,义不容辞!”

        云渐离大义凛然道:“我们答应了延秀帝,便一定要做得漂亮!恳请天尊送我们回闻道院!”

        月天尊柔声道:“辛苦两位了。你们走出宫门,顺着桃林里的灯光走,走出桃林,便是延康京城了。”

        两人如蒙大赦,急忙匆匆出宫,果然看到桃林中有灯光,他们顺着灯光前行,待走出桃林,只见那灯光是延康京城的下京城中的灯光。

        两人松了口气,急匆匆走向下京,云渐离有些不忍心,道:“咱们丢下牧天尊和药王神在那里送死,有些不太讲义气吧?”

        魏随风笑道:“当然不讲义气!不过,我这个二师弟喜欢折腾,他死不了,咱们可不一定!走走,正事要紧。”

        两人入京。

        桃林宫中,秦牧终于将琅轩神皇的神识之道的道纹罗列齐全,药师也准备好一份份灵药,秦牧取出太素元液,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言语。

        月天尊等了良久,始终没有说话,但还是忍不住,笑道:“两位国手,为何事到临头如此凝重?”

        药师微微欠身,道:“倘若是给牧儿疗伤,别说五种丹药,就算是五百种我也炼好给他吃下去了,反正又毒不死他。但是给天尊疗伤,我不免有些惴惴,力图没有任何后患。”

        月天尊不禁对秦牧充满同情,笑道:“药王神不必如此。服用你的药,会比今日的我的状况更坏吗?倘若不坏,那就尽管出手。”

        药师称是。

        月天尊看向秦牧,等了片刻,噗嗤笑道:“牧天尊又有何事忧心忡忡?”

        秦牧正色道:“我在想这五位天尊,谁会回到天庭,谁会向你出手。这五位天尊,都是半死不活……”

        月天尊吓了一跳,吃吃道:“他们半死不活?”

        秦牧思索道:“昊天尊是不可能出手的,他被太帝重创,现在根本不敢回到天庭,五天尊之中他的伤势最重,就算太素全力助他,没有一两百年也休想恢复,而且他的神器御天尊也被打得粉碎。火天尊则被太帝、开皇和阆涴重创,这段时间应该也无法恢复,而且他留在太虚镇守,此时多半不再天庭。他的神器御天尊留在了南极天,镇压南极天。”

        月天尊静静地听着,只听秦牧继续道:“但倘若火天尊返回天庭,那么他便有可能出手了。之后便是琅轩。琅轩被太帝重创,又被晓天尊重伤,伤势也是极重,他即便回到天庭也是无妨。他的神器御天尊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赶到这里……”

        “祖神王的神器御天尊在玄都,无法降临。而祖神王的伤势也不轻,与太帝一战,让他的天道之宝几乎完全破碎,一时片刻间无法炼回来。他就算出手,也奈何不得我们。”

        “唯一令我忌惮的是晓天尊。他被妍天妃斩断一只手,但是这厮偏偏是十天尊中的异类,修炼后天大道,他对后天大道极为热切。”

        秦牧深深皱眉,低声道:“他对延康变法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显然是对延康变法也动了心思。延康继承自赤明的造化功,肯定也被他学了去。现在他应该已经伤势痊愈。而且更可怕的是,他是天帝太初,不知道他的万道一统修炼到了哪一步……”

        药师提醒道:“晓天尊还有一株元木,就在桃林不远处。”

        秦牧点头,道:“他的神器御天尊就在元木旁边。万道一统的晓天尊,再加上神器御天尊和元木,十天尊中实力最强的,只怕便是他了!他若是出手,月天尊,你能挡住吗?”

        月天尊想了想,唤来宫中所有的宫女,道:“把我这些年炼的灯笼都取出来,按照这张阵图挂在桃林中。”

        她取出一张阵图,交给为首的宫女,嘱咐道:“挂好之后,立刻回到宫中,切不可在桃林中停留。”

        那些宫女称是,前去打开宫中的宝库,取出几百盏灯笼,摇了摇,灯笼亮起,这些宫女挑着灯笼纷纷走出宫去,将这些灯笼挂在一颗颗桃树上。

        秦牧看直了眼,心里有几百个狐灵儿抓来挠去,恨不得抢来些灯笼。

        别人不知道月天尊灯笼的好处,但他却知道这些灯笼的妙用,提着灯笼赶路,比那些天尊的速度还快!

        但这并非是灯笼最大的功效,这灯笼强就强在可以化作一根根琴弦!

        秦牧见过白玉琼白天师,用这灯笼所化的琴弦将昊天尊的指头斩断,甚至将昊天尊的脑袋斩了下来!

        月天尊挥了挥衣袖,一张古琴飞来,落在她的膝上,向两人笑道:“五大天尊悉数受伤,太帝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太帝怎么会如此好心?”

        秦牧微微一笑,悠然道:“自然是有人在幕后推手,借力打力。若是没有这个幕后黑……推手,我也不敢立刻便来为月儿你疗伤。”

        月天尊深深看他一眼,突然笑道:“牧天尊,药王神,今日我要献丑了。两位尽管炼药疗伤,待我抚琴一曲,会一会天庭的天尊。”

        她拨动一根琴弦,琴弦震颤,发出咚的一声脆响,只见夜色下的桃林中,一盏盏灯笼的光芒突然变的明亮起来,一道道光弦从这些灯笼中射出!

        一盏盏灯笼有着光弦相连,纵横交错,跟随着月天尊的琴弦一起震动,发出美妙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