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三二五章 月天尊的伤(第一更)

第一三二五章 月天尊的伤(第一更)

        两人走入屏风后,屏风后一个女子坐在那里,披头散发。

        秦牧终于见到了月天尊。

        她的腰间有一道剑伤,触目惊心,那是晓天尊给她留下的剑伤。

        晓天尊晓未苏,使剑,他的剑是帝剑。同时,作为天帝太初的转世身,他又精通各种神通道法!

        月天尊的长发掩面,让人无法看清她的面目,她长发下有着火焰在飘动,不断灼烧着她的脸庞。

        那是火天尊的拳印留下的道伤。

        火天尊一身神通惊天动地,可以在南帝朱雀的祖地中将其格杀!

        月天尊的头上还有一个大坑,头骨裂开,露出脑浆,那是祖神王给她造成的伤口。

        祖神王炼就四十九天道之宝,可以肆意组合,化作最为强大的天道至宝!

        秦牧绕到月天尊的背后,她的背后衣衫有一道大掌印,那是昊天尊的掌印。

        昊天尊精修先天一炁和归墟大道,这一印虽然不曾将先天一炁和归墟大道融会贯通,但一印之中暗藏两种神通,归墟大道化作大渊,吞噬月天尊的修为,壮大先天一炁的破坏力。

        秦牧迈步,又来到她的面前,轻轻分开她额头遮挡面容的长发。

        这时,月天尊抬起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声音沙哑道:“不要,我很丑……”

        秦牧另一只手轻轻推开她的手掌,柔声道:“在我心中,你从未丑过。让我看看。”

        月天尊不再阻拦。

        他轻轻分开月天尊额前的长发,目光落在她的容颜上,月天尊的容颜已经毁了,看不到肌肤。

        当世最强的火系神通在她脸上肆虐,形成一个个恐怖的火焰纹。

        秦牧的目光又落在她的眉心,被火焰灼烧的痕迹中有一个深深的小孔。

        这个小孔是神识冲击造成的。

        琅轩神皇的神识强横无比,除了嫱天妃和宫天尊不敢暴露身份之外,他便是天庭的第一人。

        他的神识从月天尊的眉心刺入,攻击月天尊的大脑,攻击月天尊的元神!

        月天尊的空间之道,空间神通,都达到了极致,她的战力虽然不是天尊之中最高的,但她却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没有人能够伤到她。

        唯一能够伤到她的机会,便是月天尊必须出手保护凌天尊的时候。

        秦牧虽然见到那一战,但可以想象得出当时的情形。

        月天尊试图施展神通送走凌天尊的一刹那,就是她的破绽暴露的一刹那,这时候琅轩神皇的神识先行,刺入她的眉心,扰乱她的大脑思维意识,攻击她的元神。

        这一击,导致她的破绽更大。

        于是晓天尊的剑趁机袭来。

        剑最快,只需要简单的一刺,因为月天尊的空间神通极为强大,只要她回过神来便可以立刻遁走,必须要用最快的攻击让她的身体失去控制!

        因此晓天尊的剑刺入她的腰间,让她的双腿失去知觉。

        此时,火天尊的拳来到月天尊的面门,而昊天尊的掌印来到她的后心。

        他们两人配合的最为默契,一前一后,给予月天尊以致命一击。

        但是月天尊是最难被杀死的天尊,她的空间之道可以将敌人的攻击挪移到其他空间中去,让对手最为强大的手段失效。

        最后一击,则是祖神王的天道至宝,这是威力最强的一击,也是致命一击!

        最终,月天尊还是逃了出去,但她的道伤,已然无法治愈。

        她能活下来,已经是一个莫大的奇迹!

        月天尊抬起手,又合上额前的长发遮住面孔,低声道:“牧天尊,这已经很好了,很好了,是最好的结局。”

        “不。”

        秦牧取出一卷画轴,轻轻展开,挂在披风上,画中的月天尊有着少女的俏皮和娇羞。

        “这画中的你,才是最好的结局。”秦牧眉心竖眼越来越明亮,注视着她身上的道伤。

        药师上前,端详一番,沉声道:“从最后一击开始治疗,她头顶这一击,我需要知道其中的道伤蕴藏的一切道纹。”

        “这是天道制造的道伤。”

        秦牧立刻催动元气,以元气演化祖神王的天道至宝,用天道的符文组成道纹,又用道纹构件天道至宝,将祖神王这一击的精妙,以及残留在月天尊身上的道伤原原本本的复现出来。

        药师细细倾听,又观察秦牧演化的道纹,沉声道:“天道我理解得不多,你来讲解这些道纹蕴藏的道妙。”

        秦牧细细讲解,药师一边听,一边配药。

        月天尊静静地坐在那里,只见这一个中年一个少年配合得很是密切,让她心中不由又生出一线希望。

        药师配好灵药,秦牧又取出太素之卵,药师从蛋壳中取出一丝太素元液。

        “月,会有人寻到你这里吗?”秦牧问道。

        月天尊微微一怔,顿时明白他的意思,道:“有一些人不想我痊愈,倘若药师先生真的能治好我身上的伤,那么的确会有人阻拦。不过,你们放心,这世间能够伤到我的人不多,哪怕我已经残废了。”

        药师没有急于炼药,而是将配好的药材放在一边,道:“我医治你身上的道伤的时候,极有可能会惊动留下道伤的人。不如将所有的道伤查明,然后一起医治。”

        月天尊心中微动,笑道:“倘若昊、火、晓、琅、祖五位天尊一起攻来,我便抵挡不住了。”

        药师皱眉,看向秦牧。

        秦牧思忖片刻,道:“先将所有的伤探索一遍,心中先有定数,再看如何医治。”

        药师点头,道:“牧儿,月天尊后心和面门的伤是同时负下的,需要同时医治。你能看得穿吗?”

        秦牧将眉心竖眼催发到极致,目光落在昊天尊留下的道伤上:“归墟大道和先天一炁,我不比昊天尊差!”

        “那么火天尊的圣火呢?”药师打量月天尊的面庞,问道。

        秦牧心中一沉,眼角跳了跳。

        药师注意到他面部表情,微微皱眉。

        他知道秦牧并非是无所不能。

        残老村中知道霸体只是一个善意谎言的,只有村长和他。

        秦牧沉声道:“我对天火有研究,对火天尊的圣火没有任何研究,但是我精通道门术数和佛门梦中入道,而且我拥有比瞎爷爷更强的神眼,看破他的圣火用不了多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