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三二零章 物归原主(第四更)

第一三二零章 物归原主(第四更)

        秦牧恍若无觉,脚步却是极快,很快行走千里,地母元君的根须延伸到百里的距离便立刻有新的根须从他们身后钻出,原来的根须则飞速收回。

        如此一路行进数十万里,地母元君还是没能解开宝印上的四矿封印!

        太帝目光闪动:“地母还是不行,根本破不开秦牧这厮的封印!”

        突然,数十条根须轻轻一卷,将宝印卷住,硬生生从秦牧背上撕扯下来。

        这面宝印坠地,随即消失,被扯入大地之中消失不见。

        秦牧舒展一下懒腰,头也不回,继续前行。

        过了片刻,宝印从数万里外的地面浮现出来,与宝印一起浮现的是无数粗大的根须,但见四周群山迅速恢复青绿,无数树木疯狂生长,花草绿意盎然,花开烂漫。

        一条条根须在空中飞舞,化作一座祭坛,地母元君从祭坛中冉冉升起,向祭坛中心的宝印稽首道:“太帝陛下,元君有礼了。”

        太帝轻轻点了点头,淡然道:“元君不必多礼,起来吧。”

        地母元君直起腰身,笑道:“那小子的封印极为古怪,我无法做到不惊动他的情况下破除封印,因此只能将太帝陛下抢来,还望陛下恕罪。”

        太古时代,太帝统治宇宙乾坤,尽管残暴无比,但所有古神都是他名下的臣子,因此地母元君遵循古制,依旧称他为陛下。

        当然,当年太古时代的血锈战役,地母也追随天帝太初出手,在铲除造物主和除掉太帝的战役中发挥了很大的力量。

        太帝沉声道:“元君,你为何没有直接除掉牧天尊?反而偷偷摸摸,将宝印盗走?以你的实力,直接痛下杀手,他定然不是你的对手。”

        地母元君打量这块宝印,突然打个冷战,眼中露出惊恐之色:“牧天尊背后有人。在混沌海上,他背后的存在一击逼退四大天尊!那位存在之可怕,远在十天尊之上!我担心那位存在没有走远,因此不敢对他动手。”

        “一举逼退四天尊?”

        太帝面色凝重,喃喃道:“四天尊被我重伤,他们的实力不如全盛状态,能够逼退他们,我巅峰时期也可以办到,天帝太初巅峰时期,也可以办到……何时祖庭中有这样一位存在?难道是鸿天尊……”

        对于鸿天尊,他一直都很忌惮。

        鸿天尊的身份是大鸿,当年太帝借生大鸿,以大鸿的名头行走世间,因为云、凌、月在太虚暗算了他的本体,他盛怒之下准备去灭霄汉天庭,却在霄汉天庭遇到秦牧的堵截。

        两人在天河上一战,秦牧遭到重创,而大鸿也被秦牧重伤,两人各自退去,大鸿在逃亡途中遭遇了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将大鸿体内太帝的神识完全抹杀!

        后来,太帝化作明方雨,但他并未揭破大鸿的身份。

        因为留着这个可怕的对手,他可以让其他天尊怀疑鸿天尊便是太帝,怀疑不到他的头上。

        事实上,鸿天尊也的确屡次为他挡刀,甚至连宫天尊都打过鸿天尊不知多少次!

        地母元君先前只是用根须出手破解秦牧的四矿封印,现在则是全力出手!

        她的实力强大,这么短的时间内,她便恢复到堪比小天庭的强者!

        然而令她不解的是,无论她施展出多么强大的神通,无论她如何破解宝印上的四矿封印,这封印始终无法解开!

        非但无法解开,甚至她的任何攻击,都无法作用在宝印上!

        哪怕她动用一切力量攻击这块宝印,也没有半点威能落在宝印上!

        她的任何神通都会从宝印中穿过,没有触及宝印分毫!

        过了良久,地母元君额头冷汗滚滚,呼呼喘着粗气。

        太帝面无表情,冷漠的看着她,突然道:“元君,够了!我已经明白了你的心意,你投靠我,可行。我在十天尊中另有身份,可以庇护你,保你性命。”

        地母元君面色微红,躬身道:“谢陛下开恩。这封印……”

        “这封印别说你解不开,就算我亲自出手也无法解开。”

        太帝淡漠道:“十天尊中,也无一人能够解开他的封印!他的封印,已经超过了这个时代的认知,属于未知,即便是我也只能看懂其中一道封印中的一半知识。天帝或许可以看懂另一半,但是他不会与我联手破解封印。”

        地母元君吓了一跳,失声道:“牧天尊竟然这么厉害?”

        “他只是修为弱一些罢了。”

        太帝淡淡道:“他的修为若是提升到昊天尊那等层次,嘿嘿,就算与巅峰时期的我和太初争夺天下,他也不会落在下风。天盟的五大元老盟主,云、凌、月、秦、牧,云死凌消,月伤秦隐,只剩下牧天尊。他的神通,的确当得起盟主之称。难怪上次天盟议会,都想让他到场……”

        地母元君心头大震,想起秦牧的当年,便觉得这一切有些不可思议。

        当年的秦牧只是被公孙嬿引领着,带入地母元君的地宫,在她的地宫中东张西望的土包子,没有什么眼界见识。

        而现在,竟然连太帝也说秦牧不容小觑,俨然把秦牧当成真正的对手!

        要知道,除了太初之外,太帝从未把其他人当成对手过,即便是地母元君也没有这个资格!

        地母元君迟疑一下,试探道:“陛下,那么现在……”

        太帝面无表情道:“现在,把我送回去。”

        地母元君吓了一跳。

        太帝冷哼一声:“不要把我送回原地,你直接把我送到大黑木那里,在那里等他。”

        地母元君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失声道:“陛下,你好不容易才……”

        “地母,你被煞气蒙蔽了智慧,变得有些智慧不明,很是危险。”

        太帝冷笑道:“你现在根本不应该留在祖庭,而是立刻离开祖庭去寻大梵天,借他的佛法炼化煞气,否则必死无疑。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皆为利往。我与牧天尊都不是讲信用的人,但是有一个原则我们很像,那就是利和则和,利分则分。他要借用我的领地,那么便不会害我。好了,把我送到大黑木旁边等他!”

        秦牧一路上闲庭信步,欣赏祖庭的盛景,而今的祖庭比他当年头一次来到这里时好了太多,处处圣地,鸟语花香,巨兽徜徉,令人赏心悦目。

        不知不觉间,他终于来到十万黑山前,只见一面大印立在前方。

        秦牧走上前去,笑道:“大哥久等了。”

        太帝冷哼一声:“叫我太帝。”

        秦牧微微一笑,将他背了起来,走入十万黑山。

        前方一个大头少年快步走来,远远笑道:“牧天尊,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有件事你只怕还不知道,太帝那混账小兔崽子与四天尊打起来了,被打得那个惨啊……分尸了,胳膊腿儿从天上往下掉,大快人心……你背着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