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月天尊的灯笼(第三更)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月天尊的灯笼(第三更)

        摧毁秦牧的祭坛,将两辆天尊宝辇和十八天龙完全抹杀的那人,正是一尊无比强横的神器御天尊!

        “神器御天尊的数量是有限的,迄今为止,虽然造父天宫制造出许多较小的神器御天尊,但真正拥有毁天灭地般的力量的,只有十尊。”

        琅轩神皇脸色阴晴不定,声音沙哑道:“而现在却有了第十一尊!这第十一尊神器御天尊,到底是谁制造出来的?”

        “当然是元姆夫人。”

        宫天尊打量四周,道:“这里寻不到半点痕迹,我们的宝辇,牧天尊的祭坛,像是完全被毁灭,拥有这等手段的只有帝后姊妹。”

        妍天妃和嫱天妃点头,道:“能够将物质完全摧毁的,只有帝后和元姆夫人的归墟神通。”

        八位天尊面带忧色。

        祖神王低声道:“可是,元姆夫人已经被凌天尊杀死了啊……”

        众人沉默不语。

        天庭中,只怕的确有第十一位天尊,而且这位天尊便是古神中的道生古神,拥有着毁灭物质的力量的元姆夫人!

        秦牧突然道:“元姆夫人会不会是火天尊或者虚天尊?”

        众人心中凛然。

        秦牧眨眨眼睛,道:“十天尊中,只有他们二位不在这里,他们的嫌疑最大!”

        昊天尊咳嗽一声,不咸不淡道:“牧天尊不要试图搅混水。他们率领天庭大军进攻太虚,分身乏术,不可能是他们。”

        秦牧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搅混水,就算昊天尊这么说,但心里也难保对火天尊虚天尊产生怀疑,只要有所怀疑,那么他这番话便不是无用功。

        “多事之秋啊。”

        鸿天尊怅然一叹,感慨道:“这些古神死而不僵,何时才能除掉他们,还天下苍生一个朗朗乾坤?唉,走了走了!”

        他大袖飘飘,潇洒翩然,远遁而去。

        其他天尊也纷纷离去,将秦牧晾在那里。

        秦牧黑着脸,老老实实赶路。

        星空漫漫,即便他的速度不慢,但比起这些天尊来还是慢了不知多少,他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狂奔数月之久,终于遇到第一颗星辰。

        “用双腿赶路,恐怕要十多年才能回到天庭!”

        秦牧定了定神,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一盏月天尊送他的灯笼,不由心中微动:“月天尊是以空间之术立道,成为一代天尊。她的灯笼是否有什么古怪?”

        他取出灯笼,挑在手中,雄浑的元气催动这盏灯笼,但见灯光照耀之处,漫漫星空在他脚下收缩。

        在这灯光的照耀下,远处的那轮太阳也变得无比细小,仿佛一步便可以跨越。

        秦牧呆了呆,试探着迈出脚步,只见他一步之间便跨越了这座太阳星系,连续走出数十步,便越过一片星云。

        “这神通……无愧天尊之名!”

        他提着灯笼前行,走过漫漫星河,心中不禁赞叹不已。

        月天尊送他的这盏灯笼不愧是天尊所用的宝物,令人不得不钦佩。

        “月天尊如此神通广大,她的腿又是怎么断的?为何怎么也治不好?”

        秦牧纳闷不解,又想起月天尊赠给他的那卷画,那幅画是秦牧所画,送给月天尊,桃林中,月天尊又将那幅画送给了他。

        “我还有两次回到过去的机会,我准备用这两次机会营救凌天尊,另一次机会,说不定还可以见到月天尊……”

        他提灯夜行,穿梭于星空之中,抬手将太始之卵取出,细细研究从太始之卵中传来的道音。

        不知不觉间,他又陷入昏睡之中,然而脚步却依旧不停的向前行走。

        他的梦境从脑海中浮现出来,许许多多梦境中,数以百计的小巧秦牧钻出来,一边聆听太始道音,一边勤劳的写写画画。

        过了十多日,秦牧追上了宫天尊,在宫天尊瞠目结舌的目光中,他提着灯笼扬长而去。

        又过半日,秦牧赶上妍天妃和祖神王,两位天尊瞪着眼睛看着他,秦牧旁若无人,挑着灯笼将他们远远抛开。

        “这小子顶着一个蛋,目高于顶!”

        祖神王大怒,奋力向前追去,岂料没有追上秦牧,反倒距离秦牧越来越远。祖神王暴跳如雷,骂骂咧咧。

        秦牧又赶上了晓天尊、嫱天尊,这两位天尊正在有说有笑,宛如至交好友,眼睁睁的看着秦牧径自从他们身边走过。

        两人呆呆的看着正在睡觉的秦牧,各自对视一眼。嫱天尊笑道:“道兄,你看那枚卵,像不像是昭阳殿中丢失的宝物?”

        晓天尊淡淡道:“我又不是帝家的人物,怎么会知道昭阳殿内有什么宝物?天妃莫要开玩笑。”

        昊天尊与琅轩神皇走在最前面,突然心有所感,齐齐回头看去,便见秦牧打着鼾声从后面走来,速度之快令人瞠目,从他们旁边经过。

        “月天尊的神通,无愧是最为奇异的神通之一。”琅轩神皇忍不住赞叹道。

        昊天尊淡淡道:“再奇妙,也不过是一个无法动弹的瘫痪之人。她现在能动的地方,只有两条手和脑袋了。她若是再不老实,连脑袋都动不了。”

        琅轩神皇笑道:“当年为了废掉她,可是费了一番周折,手段也不怎么光彩。”

        “成王败寇,败了就是败了。”

        昊天尊目光深邃深沉,道:“云天尊死后,她原本已经对天下人宣布她要退隐,十几万年不出世,然而凌天尊去请她,她还是违背了诺言出世。两个女人,竟想翻天!”

        琅轩神皇道:“也多亏了晓天尊深明大义。”

        昊天尊轻轻点头,目光奇异,道:“晓未苏这个人,嘿嘿,很有意思……他从前没有斗过我,今后也不会斗过我!”

        他突然冒出这句话,琅轩神皇也不知是什么意思,但也没有出言询问。

        他能够活到现在,便是奉行揣着明白装糊涂来行事。

        他的实力虽然不比昊天尊差,但每次都不出头,而是让昊天尊出头。

        秦牧脚步看起来不快,但速度极快,头顶的梦境中,数不清的小小秦牧围绕着太始之卵研究,整理各种大道符文。

        突然,一个小小秦牧指着前方,面色严肃道:“玛哈——”

        其他小小秦牧抬头看去,却是天庭近在眼前,连忙纷纷指向前方:“玛哈玛哈!”

        “咕叽咕叽!”

        梦境崩塌,秦牧从睡梦中醒来,抬手收起太始之卵,眉心竖眼张开,一道神光照耀在太始之卵上,将这枚神卵收走。

        他抬头看去,却见前方便是天庭的西天门。

        他收起灯笼,迈步走入西天门,尚未走出多远,便是造父天宫。

        秦牧从造父天宫中穿过,却见灵能对迁桥中,许多满载货物的楼船驶出,造父天宫的主宰是一个络腮胡子五大三粗的壮汉,叫做石奇罗,传闻是一块神石成精,修成帝座。

        此人精通铸造,是天庭第一铸造大宗师。

        造化神器便是交给他来掌控。

        秦牧停步张望,却见灵毓秀亲自押送这些货物从延康赶来,与石奇罗交差。

        云初袖也在船上,正在忙来忙去,见到了他,这个妖女不由兴奋的脸蛋通红,站在船头挺着胸脯向他遥遥招手,还侧头向灵毓秀说着些什么。

        秦牧脸色一黑,冷哼一声:“小娘皮,我岂会被你诱惑?”

        他想到这里,向延康的货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