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凌天尊手札(第二更!)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凌天尊手札(第二更!)

        西天。

        云罗天宫,灵能对迁桥,一道光芒落下,在对迁桥上化作天龙宝辇。

        秦牧走出宝辇,四下打量一番,只见云罗天宫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倒塌的宫殿,还有些宫殿用到的神金神料竟然被人拆了去,只剩下残垣断壁。

        这里像是遭人洗劫,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搜刮干净,片瓦不存。

        而今的云罗天宫中,只有零星几个看守此地的神人,白发苍苍,面带菜色,衣衫褴褛,远远看到秦牧的车驾,探头探脑的张望,不敢上前。

        烟儿飞身过去,那几个神人慌忙撒腿便跑,然而下一刻便被烟儿抓回,掼在地上。

        “上神饶命!”那几个神人急忙叩头不已。

        秦牧微微皱眉,问道:“云罗天宫为何会变成这样?”

        “上神有所不知,上一任云罗帝事发之后,天庭一直没有派来新的云罗帝镇守此地。三柱天和九州匪患猖獗,杀到云罗天宫,把这里洗劫了无数遭。”

        一尊衣衫破败的神人哭诉道:“原本这里还有很多兄弟镇守,但都被擒拿做奴隶,只剩下我们这些老弱病残。前两天又有一批贼人跑过来洗劫了一次,实在搜刮不出什么东西,又给我们几个老兄弟放血,抽走了一身神血说是拿去炼宝……”

        秦牧愕然,道:“你们为何没有上报天庭?”

        “不敢。”

        那几个老神大哭道:“那些魔王说了,胆敢上报天庭,便把我们杀了下酒!”

        秦牧哭笑不得,站在云罗天宫上方四下张望,但见云罗天宫坐落在西天柱一、柱二、柱三与九州之间,地势很高,可以将九州与三柱天一览无余。

        所谓柱一柱二,指的是柱天。

        柱天是柱子形态的世界,秦牧远远看去,便见三道柱天悬浮在九州之上,群星汇聚,是星辰形成的天柱世界。

        而西天的九州是东南神州,名叫晨土,正南昂州,叫深土,西南戎州叫滔土,正西州叫开土,正中冀州叫白土,西北柱州叫肥土,北方玄州叫成土,东北咸州叫隐土,正东扬州叫信土。

        这九州各有古神,三柱天中也各有古神栖息,被称作三柱神。

        云罗天宫便是建造在三柱天与九州之间。

        龙汉时代的中后期,天庭飞升,离开元界,龙汉分家,周天星斗正神与古神四帝各自离开元界,离开天庭,迁徙到宇宙各地。

        其中四极天是古神四帝所居之地,而西天、东天、南天、北天,则是由白帝、青帝、赤帝、黑帝统治。

        这四帝被称作四色大帝,以称号中的颜色划分,与古神四帝不同,是由后天生灵或者半神修炼而来。

        四帝有着滔天的权势,麾下各有四大天宫,云罗天宫便是西天的四大天宫之一,属于白帝麾下的诸侯。

        从龙汉至今,各种战争不断,四色大帝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凡战死,天帝便会提拔帝座强者接替。

        唯一没有被换过的便是黑帝阴朝槿,阴朝槿又叫阴天子,稳居黑帝之位,统治北天,建立冥都。

        云罗天宫所镇守的地方,是西天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三大天域,合在一起并称为西天。

        “大师兄一个人镇住十二尊古神,的确很是了不起。”

        秦牧向下方的九州世界看去,但见九州连在一起,里面多有半神种族和后天生灵,秦牧遥望,却见杀气盈霄,血光冲天,九州世界中杀伐四起,到处都在发生战争!

        从这里往下看,能够看到恐怖的神通制造出的波动,一朵朵蘑菇云冉冉升起,伴随着浓烈的神光。

        “九州世界和三柱天都有古神镇守,为何还会如此混乱?”秦牧问道。

        一尊白发神人摇头道:“镇守这里的十二尊古神不问世事,哪里会管这些?下面的恶徒开战的时候,还会用血肉祭祀他们,他们便会降临,大杀四方。”

        秦牧眉头微蹙,道:“云罗帝的弟子呢?”

        “云罗帝被擒后,他们便逃走了,多半在下界做妖魔鬼怪了。我怀疑洗劫云罗宫的,便有他们。”

        一尊老神道:“前些日子还有天庭来人,也是要寻他们。在这里没有寻到,便下界去找,至今还未归来。”

        秦牧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烟儿于心不忍,送给这些神人一些灵丹让他们果腹。

        这几个神人千恩万谢,慌忙吃了,落泪道:“好久不曾吃过这等美味了,前几年都是啃宫里的树皮树叶度日。不久前那群天杀的跑上来,把神树也扛走了,树皮也没得啃……”

        说到悲处,这几个老迈的神人相互抱头痛哭。

        秦牧取出魏随风的地理图,与云罗宫的地理对照一番,找到地理图标记处,却见那里一片瓦砾,空无一物。

        秦牧微微皱眉,抬手一拂,瓦砾浮空,在半空中组成一座大殿,缓缓落下。

        秦牧走入殿中,四下扫视一番,只见大殿的殿顶有一片破碎的星图。

        他来到星图下细细打量,星图已经残缺,很难辨识出完整的星图是什么样子。

        秦牧沉吟片刻,元气飞腾,化作一颗颗星辰补全星图。

        对于魏随风的天斗道功他有所了解,同样是出自大育天魔经的功法,因此他的星图补上不难。

        星图被补全,一件东西从星图中跌落下来,却是一个盆栽。

        秦牧抬手接住盆栽,花盆是长方形的,里面有假山树木,四周是水,中央的假山旁边是一株小小的针叶松,老树虬枝,针叶松下则有一栋带着院子的小房子。

        那小房子左右各有三间,正堂三间,有门有窗,从窗户看去,里面还有灯光传来,桌椅上摆着一摞摞纸张,还有一壶茶,茶杯中犹自冒着腾腾热气。

        “凌天尊手札!”

        秦牧心头一热,这盆栽并非真的是盆栽,而是魏随风用空间神通,将凌天尊的故居缩小,装入盆栽之中!

        凌天尊故居很是简朴,凌天尊死后,她的各种手稿都被天庭搬了去,甚至连她的故居也被搬走。

        后来凌天尊故居被人盗走,这个人便是魏随风!

        “终于寻到凌天尊的手札了!”

        秦牧一颗心怦怦乱跳,向其他几间房看去,里面的手稿汗牛充栋,显然凌天尊研究造化之道和不易神通耗费了极大的精力。

        “有了手札,我便参悟凌天尊的不易神通、造化神通,甚至根据不易神通来逆推太始之卵的大道符文,从而破解不易神通!”

        宅猪去鲁迅学院上学了,这里是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