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七章 太帝意识

第一千零七章 太帝意识

        “老大不努力,少壮徒伤悲。不知道屠爷爷何时能开创出帝座境界的刀法?”

        秦牧走下天龙宝辇,他自幼跟随屠夫村长等人修行,所学很多很杂,因此他炼就了十五座天宫,其中画道天宫、刀道天宫、医天宫、神通天宫、铸造天宫、佛道天宫、盗天宫、阵天宫这八大天宫都是半阙,只有一半,无法成型。

        尽管后来秦牧得到了造物主一族的智慧传承,神通入道,连续开创神通八重天,然而神通天宫还是未能彻底完善。

        残老村九老的所传中,唯一得到完善的还是剑天宫,而且这并非村长的功劳,而是秦牧的剑道领悟极高的缘故。

        他自幼跟随屠夫等人修行,受屠夫、马爷等人的影响极大,他的霸体三丹功也深受屠夫马爷等人的影响。

        只有屠夫马爷等人开创出帝座级别的功法,他才能汲取其中的养分,完善自己的这八座天宫。

        否则秦牧很难突破尊神境界,修成真神。

        这次秦牧下界游历,除了要避开天庭的权力斗争之外,还有一个打算,便是督促鞭策屠夫、司婆婆、瞎子等残老村的诸老努力修行,早日参悟出帝座级别的功法。

        涌江学宫虽然改名为涌江派,但是与从前的涌江学宫却也没有什么区别,这几日宫中的士子们兴奋异常,得以见证三大神刀的对决。

        天刀屠夫,妖刀哲华黎,还有便是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独臂神刀。

        三大神刀的对决令人别开生面,屠夫的天刀豪迈奔放,哲华黎的妖刀诡异莫测,独臂神刀则是精巧无比,同时也多了一分豪迈。

        秦牧还未进入涌江学宫,便看到三大神刀在天空中对决的情形,不由驻足观望,只见天空中三位刀神的刀光端的是异彩纷呈,刀光惊世,斩得天空不断裂开,在人的眼中形成一道道黑线。

        五年未见,妖刀哲华黎的本事提升了许多,修为实力精进不说,在刀道上也有了不凡的造诣,他以刀入道,又有其他入道招式被开发出来,更加适合自己。

        哲华黎师从洛无双,又师从魔族的巨擘缚日罗,有着魔性与神性,只是迟迟不能以刀入道,直到遇到了屠夫,见到了天刀,这才恍然大悟,破开心中迷障,从而以刀入道。

        他的刀法有着洛无双的精巧精密,又有着魔族的魔性,还有着屠夫的大气,十分厉害。

        然而他毕竟造诣尚浅,第一个败下阵来。

        天空中,只剩下天刀屠夫与洛无双还在交锋。

        秦牧仰望片刻,只见洛无双已经施展到刀道第十四重天,刀法愈发精妙,刀道天穹的威能惊人无比。

        屠夫却挡了下来,他的刀道狂野奔放,一力破万法,一刀破万法,大有返璞归真之意。

        突然,洛无双刀意暴涨,竟然参悟出刀道第十五重天!

        秦牧不由露出惊讶之色:“我将洛无双踢到元界时,他还只是参悟出第十四重天,这么快便参悟出第十五重天了?”

        天空中两大神刀碰撞,天刀屠夫顿时不支,却愈发豪放,遇强则强,放声笑道:“你的刀太精巧了,虽然也参悟出豪迈,但始终是匠心匠道,难脱工匠之气!”

        他的刀光暴涨,大开大合,硬撼洛无双的刀道天穹,要将天穹劈开!

        洛无双冷笑道:“天刀,你的刀又太霸道,不知收敛,你懂得出刀,然而不知收刀。等到你懂得了收,你便是天下第一神刀,还在我之上!”

        两大神刀碰撞,刀光迸发,照花人眼。

        两人各自受伤,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秦牧赞叹不已,走上前去,却在此时,只听屠夫高声吟道:“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

        秦牧高声和道:“城头铁鼓声犹振,匣里金刀血未干!”

        屠夫又惊又喜,飞速冲出涌江学宫,哈哈大笑:“是牧儿回来了!”

        两人相见,秦牧张开双臂打算与屠夫拥抱,却见屠夫一刀劈来,喝道:“牧儿,出刀罢!”

        秦牧吓了一跳,急忙躲开,心念一动剑丸化作两口神刀,两人刀光纵横交错,过了片刻,屠夫的刀架在秦牧的脖子上,不由大怒:“还没有入道,丢我的脸,不如小哲子!”

        秦牧脸色微红,讷讷道:“屠爷爷,不是我不行,而是这些年我在剑道和神通上用的功夫更多……”

        屠夫呸了一口,瞥见走来的阆涴神王等人,露出惊讶之色,低声道:“还有人的美貌能够比得上司婆婆?这是你媳妇?”

        秦牧脸色涨红,低声道:“还不是……呸呸!这位是阆涴神王,造物主中的神王,是堪比天尊的高手。”

        阆涴神王见礼。

        屠夫心中凛然,正儿八经的还礼,道:“牧儿,这几日你先别走,我给你喂招,免得你的刀法又懈怠了。”

        秦牧只得称是。

        另一边,洛无双阴沉着脸提刀赶了过来,秦牧连忙笑道:“洛神刀这些日子倒是刀道精进神速!”

        洛无双按刀,冷笑道:“你将我踢到元木天宫,害得我落入重围,为免暴露身份,只好血洗元木天宫,晓天尊门下强者追杀我整整两年,害得我好惨!”

        秦牧哈哈笑道:“若非如此,洛神刀也不能修成刀道天穹的第十五重天。你先把刀放下,不要冲动。哲华黎,来劝劝你师父!”

        哲华黎走来,摇头笑道:“他已经不是我师父,而是我的道友,我劝不住他。牧天尊,你天尊的名头好大的威风,不知道刀法有几分本事?”

        秦牧哼了一声,洛无双瞥见阆涴神王,心中凛然,急忙道:“云初袖?元姆夫人?”

        秦牧连忙拦下他,摇了摇头,道:“这是正主。”

        洛无双惊疑不定:“世上真有这样的女子?”

        秦牧在涌江学宫住下,阆涴神王见到这几日秦牧与三大神刀天天交战,被打得鼻青脸肿,身上的伤口从未断过,不由好奇万分。

        以秦牧的本事,倘若以神识施展出神通,即便是洛无双也难以破去他的神识神通,而他偏偏要用刀法与这三位神刀对抗,被打得相当凄惨。

        五日后,屠夫对他没了脾气,道:“你的基础好得很,学什么也都很快,但是就难以以刀入道。大抵是你旁门左道的心思太多,你走吧。”

        秦牧只得告辞,继续乘着天龙宝辇离去。

        “牧天尊,有空常来比较刀法!”哲华黎冲他挥手。

        秦牧哼了一声,颇为不快。

        天龙宝辇行了几日,来到堕神谷附近,堕神谷已经被夷为平地,秦牧打算绕过堕神谷,前往江陵学宫,寻找前国师江白圭的下落,突然只见堕神谷中有一个草庐,一个少年从草庐中走出。

        那是一位少年御天尊。

        秦牧怔了怔,命都天魔王停下。

        那少年御天尊看到他,也是怔了怔,笑道:“秦教主,好久不见。”

        他话音落下,从草庐中走出一个箱子,见到秦牧,便哒哒哒的奔来,围绕着秦牧的双腿转来转去,很是亲昵,又跑到龙麒麟身边,哒哒的开合箱子盖,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

        龙麒麟跳到箱子上坐下,箱子立刻载着他撒欢般跑来跑去。

        秦牧走下宝辇,让阆涴神王等人留在车上,独自来到那位少年御天尊身旁,道:“星犴道友,这具肉身的奥秘你研究出来了?”

        星犴瞥了瞥天龙宝辇,又收回目光,请他入屋,道:“研究得七七八八,这肉身中囊括各种古神符文,极为精巧,构建成各种天宫、各种古神,集万道于一身,非常厉害!秦教主请看!”

        他的这间草庐看似不大,但里面却空间广阔,竟然摆着无数书架,书架上到处都是书籍,秦牧捡起一本,翻开看去,上面记载的赫然是各种古神大道的符文!

        秦牧合上书,道:“星犴,你的才华绝代,可惜用错地方了。”

        星犴扬了扬眉毛,自负万分,傲然道:“我虽然好事没有做过几件,五年前延康劫我也不曾入世救人,但是我将这具肉身的奥妙研究出来,便可以造福于世,让世人都得我好处!秦教主,你无非是妒忌我而已!”

        秦牧摇了摇头,取出一面镜子,道:“这镜子里的玉简,记录的是你这具身躯中的所有古神大道符文,送你了。”

        星犴脑中轰然,急忙结果镜子,向镜中的一排排玉简看去,果然是御天尊神器中的那些大道符文,而且更加精密,是秦牧以微观术数重新演算后得到的大道符文!

        他不由得失魂落魄,半晌回不过神来。

        “你太自闭了,与外界交流太少。”

        秦牧怜悯的看着他,道:“这镜中玉简,我已经送给延康变法高层,虽然不能说人手一面,但数量也是不少。你倘若与他人多交流交流,也不至于在这里荒废五年光阴了。”

        星犴哼了一声,将镜子收下,淡淡道:“以自身为道基,肉身内藏周天古神,这个成就,你也领悟到了吗?”

        秦牧气息一震,周身神光氤氲,只见近两千古神出现在他的肉身各处,微笑道:“你说的是这个吗?”

        星犴瞠目结舌,再也说不出话来。

        秦牧散去古神异象,赞道:“你独自摸索,居然也能参悟出肉身内藏周天古神,的确是天资绝代,不愧是前一代圣人。你应该去道门寻林轩道主,他在微观术数上的造诣远在我之上,研究古神大道符文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你的才智与他结合,必定事半功倍。”

        星犴沉默片刻,挥手收了整个草庐,准备动身。

        秦牧伸手拦住他,星犴露出疑惑之色。

        秦牧笑道:“当初你我游历堕神谷时,你捕获了这具肉身,其中还有天尊的一缕意识。这缕意识是否还在?”

        星犴点头,道:“我无法将其炼化,因此封印起来。”

        “交给我吧。”秦牧目光闪动。

        星犴取出一枚玉瓶,交到他的手中,转身唤来箱子,带着箱子远去。

        秦牧目送他走远,这才返回宝辇上,抛了抛手中的玉瓶,露出思索之色。

        叔钧看着玉瓶,询问道:“圣婴,瓶中的是什么?”

        “一位天尊的一缕意识。”

        天龙宝辇起航,秦牧望向车外的堕神谷,目光幽幽:“五年之前,神器御天尊被制造出来之后,那位天尊第一时间赶到堕神谷,来查看凌天尊是否真的死了,当初我与天帝弟子燕泣翎和星犴等人一起进入堕神谷。这么关心凌天尊的死活,他不是天帝就是太帝。而当时天帝派来了燕泣翎,那么自然不是天帝,只能是太帝了。”

        他打量玉瓶,淡淡道:“天帝是为了天帝肉身,太帝则是关心凌天尊是否真的死了。我那时还心想为什么我探索堕神谷,其他人也在同时探索堕神谷,未免太巧合了。现在看来,太帝和天帝算准了只有我能打开堕神谷,进入其中,因此才与我同时到达这里。只是太帝并未算到,他的意识有落在我手中的一天。”

        “你是说,太帝意识就在这个瓶中?”阆涴神王眼中神光迸发。